第923章番外:染色合體(44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0:16
A+ A- 關燈 聽書

“傻。”季唯衍輕輕笑,頎長的身形微彎,長指低落,指尖便點在了她因為熱氣而紅撲撲的臉頰上。

“快咬,就一下。”喻色磨牙,“要不,我不理你了。”

“那我理你好了。”季唯衍薄唇落下去,狠狠的碾壓了一下喻色的唇,“疼嗎?是不是沒有做夢的感覺了?”

“你……你怎麼知道?”喻色吃驚的瞪著季唯衍,這男人還有讀心術不成?

“你呀。”一聲喟歎,季唯衍加深了那個吻。

兩個人,一個衣著整潔,一個身無一物,一個在浴缸裏,一個在浴缸外。

明明只是一個吻而已,可是吻著吻著,原本就被熱汽侵佔的空氣更加的稀薄了,喻色的小手下意識的捉住了季唯衍的衣襟,小手上的水蹭了他漫身。

不經意的一個使力,正專注的季唯衍居然被她一下子給帶進了浴缸。

“撲……”臉落在了水中,再抬起頭來的時候,他身上的衣服已經全都被甩上了水,濕漉漉漫身。

他乾脆大手一扯,三兩下就褪去了濕衣,然後,長腿便邁進了窄小的浴缸。

是的,若是一個人,浴缸並不小,可是兩個人,就顯得有些小了。

好在,他緊摟她入懷,把浴缸的大小變得剛剛好。

溫熱的水溢出來,滌蕩著地板上的濕衣,輕輕晃動。

浴室裏的燈不知什麼時候調得暗暗的,那光線透著一股子濃濃的浪漫的味道,讓喻色如夢的感覺越來越强烈了。

…………

許久許久。

水微微冷了。

季唯衍才抱起昏昏睡去的女人出了浴室,那條本來準備好的睡衣根本沒有用武之地,直接被丟在了浴室裏。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一晚,是喻色許多天以來睡得最沉最酣的一晚。

懷摟著她的男人靜臥在她的身側,手機關機,這一夜,他只陪她。

天亮了。

喻色先於季唯衍醒了。

畢竟,昨個白天她就睡了一大覺,其實她不缺覺了。

睜開眼睛,眼前就是男人的俊顏,長長的睫毛掛在男的眼簾上,這張臉有些陌生,可不得不說,也是一樣的好看。

也不知,他什麼時候回復到他本來的那張臉,她還是習慣他的那張臉。

那個時候,她叫他阿染。

喻染。

季唯衍。

兩個名字,只帶給她恍若隔世的感覺。

“嘀嘀……”小車喇叭的聲音,就在室外。

“嘀嘀……”喇叭聲一聲接一聲的響過,吵得喻色頭痛了,她不想吵醒季唯衍。

懶懶的坐起來,才要下床去落地窗前看看,手腕突的被捉住,“去哪兒?”季唯衍嗓音喑啞的問過來,清晨才醒來的男人看起來格外的慵懶興感。

“吵。”

“不必理會。”

“在你家門口一直摁喇叭,我猜,那應該是沖著你來的。”喻色不管,還要掙開他去看個究竟。

“老婆,不理會好不好?”不想,季唯衍卻不鬆開了,一個用力,又把喻色扯回了床上。

“你壞。”喻色伸手就去呵他的癢,然,這男人一向不怕呵癢的,任憑她換了他身上各種地方,他都是不笑。

胳膊窩。

脚心。

最終,喻色妥協了,“季唯衍,那人還在摁呢,真的不管嗎?吵死了,我心煩。”

她一句心煩,他便坐了起來,“好,我出去看看,你乖乖等著,今天,我們哪也不去。”就想二人世界,在季氏重回自己手裡之前,他大概也就只有這一天會清閒了。

“嗯。”喻色自然是樂意的,恨不得時時就只與他在一起,哪怕什麼也不做,只是靜靜的看著他,那也是美好的。

季唯衍下樓了,喻色踱到了落地窗前,伸手推開窗子,室外的海風吹拂進來,清新惑人,很舒爽。

看著男人頎長的身形出了大廳進了園子裏,喻色怎麼看著自家男人都順眼,多少天的擔憂和不快此時已經煙消雲散。

季唯衍到了大門口。

喇叭聲終於停了下來。

那是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一個女人從車上跳了下來。

離得遠,可是喻色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那個女人是誰。

施安淑。

她心口一跳,清早起所有的開心與快樂突然間就泄去了一般,沉鬱了下去。

紅色的車前,一高一矮,兩個人相對而站,不知道季唯衍在與施安淑說著什麼,施安淑似乎是哭了,一隻小手的手背不住的抹著眼睛,那畫面,看得喻色有些傷感。

她瞭解自己的男人,他一定是在對施安淑說分手吧。

靜靜看著那兩個人,她的心烦乱了。

心有所愛,若是得不到,一定是痛苦的。

如她,若是讓她失去季唯衍,她不知道活著還有什麼意義了。

眼看著男人轉身,喻色便將窗簾拉嚴,就當作什麼也沒有看見,他若想她知道,必然會告訴她一切,若不想讓她知道,也是為了她免於傷心。

算了,那天在電視裏看到的一切她也當從來沒有看到過吧。

就在她轉身的時候,房間裏的電話卻突然間想了。

季唯衍不在,喻色第一個想到的可能是季漫珍或者是曉越曉美和曉衍打過來的,所以,想也沒想的沖過去就拿起了固定電話,“你好。”

“喻色,你贏了,可,我告訴你,若是哪一天你對不住唯衍,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到時候,我一定會把他搶到我的手裡。”帶著哭腔的女聲,讓喻色馬上聯想到她是誰了。

一時間,喻色真不知道要怎麼回應了。

沒有等到她的聲音,施安淑又道:“唯衍是好男人,你,多珍惜他。”說完,那邊便掛斷了。

聽著電話裏的盲音,喻色的心微微的酸了,正好男人推開房門走了進來,“誰的電話?”

“哦,沒誰,是我要打給孩子們呢,阿染,我們什麼可以回去?”與他在一起,她是快樂的,可是,見不到孩子們,她卻又是想念的。

真希望他們一家五口在一起,那才是最美。

一刹那間的决定,她不想讓季唯衍知道剛剛施安淑打過來的那一通電話,那個女孩子只是表明了她的真心而已,說到底,她還是放手了。

放手本身是對她自己的尊重,也是對季唯衍的尊重,她不知道季唯衍與施安淑之間是因為什麼而短暫的走在一起的,但是,她如今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相信季唯衍。

那一天,除了施安淑的叨擾外就只有鐘點女工來過一次,送來了季唯衍點的菜色,便離開了。

一日三餐,全都是季唯衍煮的,她每次進廚房都被他給推了出來,他說,今天她是他的女神。

今天,全由他來侍候她。

不得不說,季唯衍煮的飯菜還是一如既往的美味,好過她煮的,每次吃他煮的菜,她都會很服氣的承認,現在的廚師男的比女的多,這其實是應該的,也是合理的。

夜了。

餐廳的燈變成了暗紅色,氤氳的光線裏,餐桌上擺上了整整齊齊的六道菜,樣樣都看著精緻可口。

“阿染,就我們兩個,吃得完嗎?”

“等等。”她才要拿筷子吃菜,男人卻封锁了她,隨後又進了廚房,再出來的時候,手裡已經多了一束花,花插在花瓶裏,嗅著花香用餐的感覺隔外的浪漫。

“阿染,你會彈琴嗎?”喻色的目光落在了客廳角落裏的那架鋼琴上,開始揣測著那架鋼琴曾經的主人是季唯衍還是季唯雪呢?

“來一首?”

“好呀。”喻色眼睛一亮,她從來也沒有聽過季唯衍彈琴,真沒想到他居然就會呢。

季唯衍擦了擦手,再摘下了身上的圍裙,頓時從一個居家男人的形象而變成了一個優雅的鋼琴師。

是的,他還沒有彈起鋼琴,就給她這樣的感覺了。

白色的鋼琴,再加上落座的那個男人,唯美的如詩如畫,讓喻色只覺得呼吸都褻瀆了那份美好。

安靜的客廳裏,喻色靜靜的看著季唯衍。

手起,隨即輕落,刹那間,音樂就流淌在了他的指尖。

那是一首獻給愛麗斯。

她記得她讀書的時候有一個舍友就喜歡用吉它彈這首曲子,每一次聽都給人不同的感覺。

她喜歡。

一曲罷,她卻沒有聽够,“阿染,再來一首。”

他淡淡笑開,“餓了。”

原來,他也是個要食人間煙火的人呀,一聲餓了,就把所有都拉回了現實中,她也餓了。

昨晚他折騰過了。

可是他說兩個人的世界一定要時時的做點什麼,於是,他下午就又是折騰了她一回,她求饒的時候他就說,今晚他煮飯。

喻色這才作罷。

因為,她知道她答應不答應都只有一個結果,她們兩個一起,現在全都是由他在主導,他只要手指一個輕輕的動作,都能讓她癱如水般。

兩個人的晚餐,配著花,配著氤氳的光線,美的無法形容。

那一晚,喻色就覺得是她生命中走過的最美的一個夜。

腦子裏始終縈繞著的都是季唯衍彈鋼琴時的樣子,他是王子。

而她,是他的灰姑娘嗎?

灰姑娘,她找到了她的王子,她即將就要有一個真正的家了。

有他,還有曉越曉美和曉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