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番外:染色合體(44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9:47
A+ A- 關燈 聽書

寶藍色的蘭博基尼徐徐行駛在馬路上。

這是恢復記憶後,季唯衍第一次的高調的在新加坡開起了豪車。

目的只有一個,帶喻色回去他曾經的家。

是的,就象喻色舍不下小城一樣,他也捨不得這裡的家。

然,為了喻色,他寧願辛苦些,她開心高興就好,那樣,他就滿足了。

車子裏還飄散著兩個人一起的氣息,濃濃的,讓他才解决的生理渴望悄然間又升騰了起來。

轉頭看她一眼,此時的喻色正如猫咪一樣的蜷縮在座椅上,長長的髮絲早就被他打散了垂在肩上背上,卻掩不住她脖頸間的白皙。

經過了一番劇烈的折騰,她身上那件淺紅色的旗袍早就被撕的碎成了片片,如天女撒花般的灑在車內。

為了進去會所,喻色花了高價買的旗袍,就被男人輕描淡寫的大手撕扯了幾下,便成了片片。

喻色身上蓋著季唯衍的外衣,小猪一樣睡得格外的香沉。

季唯衍收回視線,再也不敢看身旁的女人,不然,他一點也不保證下一秒鐘會不會把車子立碼停在路邊,然後再來一次之前做過的那種超高規格的運動。

可是,她困了,她累了,他便捨不得了。

到了。

季家的宅子算是一座老宅子了。

遙控開了大門,車子便緩緩駛入。

車停,車裏的女人還在沉沉的睡著。

季唯衍轉身下車,徐徐繞過車身,打開另一邊的車門,先是彎腰在喻色的臉上輕輕印了一下下,這才將她打橫抱起。

他的動作很輕,可還是驚醒了喻色,迷糊的睜開眼睛,周遭一片黑暗,喻色的意識好半天才回籠過來,嗅著抱著她的男人的氣息,她輕聲道:“阿染,這是你的家嗎?”漸漸習慣的黑暗中,園子裏好多的花草樹木,一眼掃過時,那種莫名的熟悉感讓她心口一慟,原來,即便是失去了記憶,他腦海裏也會不定時的閃過他曾經的世界吧,所以,這裡的花草樹木與小城那邊的別墅居然都是差不多的。

可是季唯衍在建那幢別墅的時候,明明沒有恢復記憶,那時的他根本不知道他是叫做季唯衍的。

原來,他曾是這樣的深愛過這裡,所以,即使什麼也不記得了,也依然會在生活中下意識的刻下曾經的美好。

心,突的一酸,“阿染,以後我們來這裡住一陣子,再回去那邊住一陣子,可好?”他為了她,什麼都肯犧牲,所以她也要為他。

其實只要是與他在一起便好,其它的,都是身外的。

“喜歡這裡了?”

“嗯,好美。”夜色中的園子裏因著路燈的映襯,什麼都是美的,美的讓她嗅到了花香感受到了泥土的輕淳,她喜歡。

“好。”她說怎樣就怎樣,喜歡就好,喜歡萬歲。

長腿幾步就邁到了別墅前,推開門,寬敞的大廳裏水晶吊燈頓時亮了起來,喻色什麼也沒想的便身子一滑,這一滑,她才發覺不對。

糟糕。

落在地上的她居然是身無一物。

原來,她身上只蓋了一件季唯衍的襯衫,她醒過來就只顧著觀察這裡的環境了,居然忽略了自己什麼都沒穿。

“啊……”的一聲驚叫,她低頭就要去撿那件掉落在地的男款襯衫,卻再度被男人抱了起來。

光溜溜的滑膩如脂的肌膚入手的觸感實在是好,那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

眼見著喻色有些驚慌,季唯衍抱著她就朝著樓上的房間走去,“放心,你不穿也沒關係,這別墅裏現在暫時沒人。”他只請了鐘點女工每天定時打掃,所以此時,這整幢別墅裏就只有他和她兩個人,他是在給她吃一顆定心丸,告訴她不必怕。

可是,女人特有的嬌羞感還是讓她特別的無助,“你好壞,我的旗袍呢?”

“碎了。”

“都是你,那件旗袍好貴的,你為什麼不肯為我解開扣子非要撕碎呢?你好浪費。”喻色控訴,那件旗袍可是花了她不少銀子千挑萬選才選出來的,結果,只穿了一個晚上,現在就成碎片了。

“你穿旗袍不好看,醜死了,以後,再別穿那種不適合你的衣服了,不然,我見一件撕一件。”季唯衍感受著懷裡女人的柔軟,喉結又度滑動了起來,嗓音也更加喑啞了。

其實事實真相是,喻色穿旗袍的樣子太驚豔了,驚豔的讓他第一眼看見的時候便再也不想移開視線。

可是,她那樣的美他只想她展示給他一個人看,再也不許展示給旁的人看了。

“怎麼可能?我剛穿上的時候,那家造型店的人從男到女從店員到客人都說好看呢,季唯衍,你胡說。”她自己也照過鏡子看過了,明明很漂亮的。

“別人的眼光太差勁了,反正我說不好看,就不好看。”季唯衍霸道的說著他的看法,同時,腳後跟嗑開了房門,這是他的房間。

踏步而入,入目的所有全都是黑白相間的格調,卻一點也不顯單調,反倒是襯著這個房間優雅尊貴。

季唯衍將喻色放在了黑白相間的格子床單上,喻色急忙扯過枕頭上的被單蓋在身上,“季唯衍,你壞。”她羞死了。

“又不是沒看過,還害羞?在那間小房間裏的時候,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會害羞的?”季唯衍笑看了她一眼,便轉身去洗手間了,“我去放洗澡水,一會洗個澡再睡,嗯?”

他背對著她詢問她,她磨牙的看著他的背影,“季唯衍,你還好意思提當初,別人家都是男人主動的,你卻讓我先主動,哼哼。”

“那現在呢?”

喻色的臉“騰”的紅了,現在幾乎每一次都是他主動,如狼似虎的讓她每次都有些招架不住。

“一會兒我自己洗。”想起剛剛在會所的地下停車場,喻色仍心有餘悸,這男人是不是因為幾天不見她了,所以才那麼兇猛呢?

她怕了他了。

“好。”季唯衍真應了。

喻色松了一口氣,懶懶的閉上眼睛,好累。

被他折騰的累了。

於她來說,這其實絕對算是一個陌生的地方,可是,很神奇的,她居然就是覺得這裡很親切。

這是阿染曾經住過的地方,更是他住了很多年的房間,這樣一想,這裡什麼都是最好的了,是她所喜歡的了,就連身下這絕對男款的床單她都喜歡上了。

她喜歡他的世界。

季唯衍在放水,喻色見睡不著,便興奮的裹著床單跳下了床,這看看,那看看,哪裡都是纖塵不染乾乾淨淨,拉開的抽屜裏東西都擺放的整整齊齊,可見這男人的潔癖有多嚴重了。

全都是男xin的物品,沒一件與女人相關的。

看到這裡,她笑了開來,看來,施安淑那個青純的女孩應該是沒有來過這裡了。

然,當她這樣想而打開房間裏的衣櫃時,入目的所有讓她頓時一愣。

衣櫃分為左右兩部分,左邊全都是男裝,可是右邊掛著的居然全都是女裝。

上衣,褲子,裙子,各種款各種顏色的都有,再拉開最下麵的抽屜,裡面全都是內衣,一套一套的,只瞧一眼就讓她耳熱心跳了,季唯衍也會買這樣的內衣給她嗎?

她確定他是給自己的,因為,尺寸是她習慣的尺寸,還有,上面的標籤都還在,那就證明這些都是新的。

掛著的衣服也是。

剛剛打開時那一瞬間的不快此刻已經煙消雲散了。

她很安心。

目光正再度掠過那一排衣物,身後,突然間想起了男人的聲音,“選一件睡衣吧。”

“好的。”她也想洗個澡了,剛剛在車裏的折騰讓她此刻渾身都粘膩膩的很不舒服,既然要洗,就換一件乾淨的睡衣。

小手撥了過去,可當撥過一件又一件睡衣的時候,喻色迷糊了,她選不出來。

透明的。

半透明的。

再就是特別的,那種特別,嗯,原諒她,她言語無法形容。

而且,要她穿了在季唯衍面前晃悠,她不好意思。

選了半天,等於沒選,她選不了。

乾脆拿了一件季唯衍的襯衫在手,“我穿你的就好。”

“那是男款,可你是女人。”

“季唯衍,這些睡衣都是你挑的?”這是有多壞呢,壞到外婆家了,她這會子討厭他。

“對。”

“你就這樣的品味,下流。”第一次的,她對他嗤之以鼻了。

她身上圍著被單,可是因為不停的在動,被單早就遮不住她的身體了,兩條白腿在被單間若隱若現,他鼻子一熱,輕輕笑道,“你覺得這些睡衣比剛剛在車裏發生的一切更下流嗎?”

喻色小臉一紅,“季唯衍,你混蛋。”

男人已經走了過來,隨手摘了一件睡衣在手,卻是他早就選中的。

再將她打橫抱走,很快就進了洗手間。

氤氳的霧氣中,喻色被放進了浴缸裏,溫熱的水滌蕩著肌膚,她軟軟的靠著,想起她連夜趕過來時的急切,只覺得與他在一起的感覺就象是在夢裡一樣,那麼的不真實。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阿染,你咬我一下可好?”若疼了,他就是真的在她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