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1章番外:染色合體(44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9:36
A+ A- 關燈 聽書

幾天不見而已。

她卻有了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人雖然分開了,可是小手卻是主動的自然而然的牽起了他的大手,再一一的十指相扣著,緊扣在一起,暖暖的,也是刺眼的落在了對面男人的眼裡。

“喻茜在哪兒?”安明宣焦急的問了過來,“麻煩你告訴我好嗎?”

季唯衍淡然抬首,靜靜看了對面的男人一眼,隨即就低頭拾起了面前的咖啡杯,不加糖的原味咖啡,苦澀中是一種原滋原味的醇香,“報歉,我也不知她現在在哪裡。”

“阿染,你真認識喻茜?”

“嗯。”

“為什麼我不知道你認識那麼多的女人呢?”喻色小嘴一嘟,哀怨了。

“呵,我也不知你連安少都這樣熟悉呢,在這裡,想做安少女伴的女人可以排滿一條街,你倒是很容幸。”

聽著季唯衍絕對帶著酸氣的話語,喻色頓覺可樂了,這男人一向惜字如金,這次居然一口氣說了這麼一長串的話,“阿染,這不能怪我,是安少。”總覺得被安明宣看上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如今的世界一見鍾情這樣的事情根本不可能了,每天男人女人見不停,根本不象古代那樣一個女人要見到陌生的男人比登天都難,所以,在古代一見鐘情的概率是非常之高的。

“你象喻茜。”安明宣此時已經完全的冷靜了下來,眼看著季唯衍霸道的對喻色宣示著他的所有權,再加上喻色對季唯衍的小鳥依人般的依賴,他便知這兩隻是一對了。

喻色張大了小嘴,“她真的象我?幾分象?”只聽那姓氏,她就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很親切,那是不同於喻瑤帶人她的感覺。

“九分半。”

“九分。”

相對而坐的兩個男人異口同聲的說過,喻色的眼睛更亮了,小手扯上了季唯衍的大手,興奮的道:“阿染,我跟喻茜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還是等安少找回她做個DNA鑒定吧。”

“呃……”安明宣臉一沉,隨手打了一個響指,服務生便快步迎了上來,“先生有什麼需要嗎?”

“上酒,最烈的酒,本少今夜不醉不歸。”

“好的,安少請稍等。”服務生去取酒了,安明宣端起咖啡杯,當酒一樣的一仰而盡。

“世界這樣大,我若能找到她,早就找到了。”對著季唯衍說完,他就看向喻色,“你也姓喻嗎?”

“嗯。”

“名字。”

喻色看季唯衍,想著他現在的身份和處境,便搖了搖頭,“可不可以不說?”

“你現在不說也沒什麼,我想不用超過半個小時,你所有的資料我都會查到,到時候,你再想說也晚了。”

“呃,難道我現在說有獎勵?”喻色對安明宣的反應和表情好奇了。

“對。”

“什麼獎勵?”

“本少幫你把他身邊的那只花蒼蠅趕走,如何?”安明宣低低笑,彷彿是已經認定了喻色與喻茜的關係了。

“不必。”不想,喻色根本不領情,直接就拒絕了。

“傻,他天天跟著旁的女人一起牽手逛街拍拖,你也樂意?若是喻茜有你一半的大度,也不至於……”

“我相信阿染,他不會亂來的。”同床共枕多少天,要不是在她的强烈勾搭下,他不會碰她半根手指頭的。

喻色的話語讓季唯衍心情愉悅了,淡淡笑開,“安明宣,她還不够大度嗎?你與旁的女人卿卿我我她全都當做沒看見,是你不想給她幸福,她若不走,只會更傷。”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知道的這樣多?”

“我是我女人的男人。”

“這不廢話嗎,我覺得我以前一定認識你,在哪遇見過你。”安明宣篤定的睨著季唯衍,開啟了蒐索記憶模式中。

季唯衍的牛排來了,他卻不理會,端過喻色的那份羊排,動作俐落而乾淨的分解了,再遞到喻色面前,“吃吧。”

喻色真餓了,下午醒過來就忙開了,沒想到她算來算去,最後卻是以這樣的管道與季唯衍見了面。

可也算是達到了目的,此時的她吃什麼都是開心的。

安明宣卻什麼也不吃,只是一口接一口的往喉嚨裏灌酒,“她還會回來嗎?”

“只要你不讓她去打胎。”

“嘭”的一聲,安明宣手裡透明的高腳杯連著杯中的液體全都砸在了桌子上,濺起玻璃碎片和醇香的酒液點點,落在他考究的衣衫上桌子上,一片狼藉。

季唯衍抬手推開面前的盤子,同是也推開了喻色的那一份,“不吃了,這地兒不適合用餐,我們走。”說完,他牽起喻色的手,轉身就走。

“浪費。”從小到大的人生經歷,讓喻色學會了節儉,無論是貧窮還是富貴,她從來不浪費。

“裡面都是玻璃渣子還是酒液,你確定還能吃?”季唯衍嫌弃的大步走向咖啡廳的出口,“安少浪費的,所以,安少買單。”

“站住,喻茜在哪兒?你又是誰?你女人又是誰?”

“西藏。”兩個字說完,季唯衍已經帶著喻色走離了咖啡廳,徒留身後那個男人欣喜若狂的拿出手機,訂機票,然後也同樣快步走離。

“先生,請買單。”

“隨便刷。”安明宣隨手摸出一張卡便遞了過去。

“好的,謝謝安少。”

喻色是被季唯衍從側門帶離的,一路都是安安靜靜,不被人打擾的感覺真好。

他一起緊握著她的手,十指相扣間,兩個人的心也彷彿貼在了一起,“阿染,你與喻茜很熟悉?”

“不。”

“你什麼時候知道她的?”她低問,越發的好奇那個喻茜了,一個比喻瑤還更象她的女孩。

“來新加坡的那天,我來,她走。”

喻色倏然駐足,“所以說,你們是在機場上認識的?你把她當成我,就象安少把我當成她一樣一樣的,是不是?”她是猜測的,若真是這樣,那就更足以證明他與施安淑沒有任何關係了,她只要他的心裡只有她就好了。

“嗯。”輕輕一摟,喻色的身體便貼在了季唯衍的身上,“色,來了怎麼沒有通知我?”若不是他在時事新聞裏發現了安明宣對她的唐突而及時趕到,只怕喻色的聲名以後在新加坡都會被加上濃重的一筆了。

“呃,打你的電話你會接?再者,你既然要求許山不許告訴我你的下落,我打他的電話又有什麼用?你的人,只聽你的不聽我的。”喻色哀怨的控訴著,小嘴嘟得老高老高。

“色,他也是為了我的安全。”季唯衍扣緊了她的小手,嗓音喑啞。

“那你現在就敢見我了?”喻色一愣,低低追問。

“嗯,這兩天就要有結果了。”淡淡的聲音,卻是絕對篤定的口氣,他做事,一向有把握。

“真的嗎?”雖然是這樣的疑問句,可是心底裏,喻色是已經認定了季唯衍的話,只要他想做的,就沒有做不成的。

“真的,呵呵,以後,你是想留在新加坡還是在我們現在的家生活呢?”

“你捨得季氏?”喻色撇撇嘴,她有些不喜歡新加坡了,這才第一次來就遇上了安明宣那一頭狼,還差點被當眾給強吻了,此刻想起,都是後怕。

季唯衍拉開車門,“這世上不是有一種叫做飛機的交通工具嗎。”

“阿染,你確定?”喻色欣喜了,她還是喜歡小城,那裡,她住得久了,有感情,換哪裡都沒有那裡帶給她的感覺美好。

“當然確定,因為,那裡也有我們兩個共同的事業。”如今的染色已經越做越大了,只要再給他幾年的時間,相信染色的規模一定超過從前的季氏,因為這幾年,季氏已經被江誠給差不多的掏空了。

喻色頓時美美噠了。

乖乖坐上了副駕的位置,那邊季唯衍已經繞過了車前而打開車門坐進了車裏,她懶懶的坐著,一動也不想動。

季唯衍搖頭失笑,“懶丫頭。”說著,便彎身為她扣好了安全帶。

那“哢”的一聲響響過,男人正想移開身形,突然間,一張小嘴就凑上了他的臉頰,濕濕的輕印一下,帶著女人獨有的幽香。

季唯衍的眼神一下子就迷離了。

眼前的女人髮絲散落,淺紅色的旗袍慰貼在她玲瓏有致的身體上,絕對一個興感尤物,季唯衍喉結湧動了一下,情不自禁的唇就落了下去,刹那間,四片唇便絞在了一起,再也無可分開。

男人的舌與女人的丁香糾纏著,季唯衍滑過她口中的每一寸地方,身體裏的血液已經開始沸騰了,叫囂了。

車子靜靜的停在會所的地下停車場。

靜中,卻帶起了點點的震動,一次又一次,閃過停車場幽暗的燈光,一片旖旎。

車裏的空氣中卻已經開始彌漫起醉人的氣息,纏著喻色的心沉醉再沉醉。

花香鳥語,在車外,也在心間。

喻色輕闔著眼眸,世界在黑暗中卻讓一切都變得清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感受著他的手他的唇,佛說,一切都不可說。

一說,便錯了。

那便不說。

他在她心裡。

她,愛他。

深愛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