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番外:染色合體(44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9:13
A+ A- 關燈 聽書

季唯衍。

是的,就是季唯衍。

只是,新加坡的人並不知道此時出現的男人就是曾經在新加坡叱吒商場的風雲人物季唯衍。

因為,他換了一張臉。

安明宣依然緊扣著喻色的小蠻腰,不過目光瞬間陰冷了下來,淡淡的掃向季唯衍,“呃,這是來了一個想玩英雄救美的?”

季唯衍徐徐走近安明宣,淡淡冷冷的目光掃落在他的身上,“放開她。”

這三字,不高,也不低,但是,卻讓所聽到的人不由自主的感受到了一股子威懾感。

“呵,我憑什麼要聽你的?”安明宣絲毫也沒有要鬆開手的意思,相反的,那只手的力道越來越重,扣得喻色一疼,一張小臉漸漸的蒼白起來。

此時,季唯衍正好停在了安明宣和喻色的面前,望著喻色身上的那件淺紅色的旗袍,他的眉頭皺了皺。

怪不得會被安明宣看上,這件旗袍就象是專門為她量身定做的一樣,襯著她的身形玲瓏有致,那種說不出的女人味,第一眼看過去就只覺身體裏的血液都在翻湧沸騰著。

還有她的髮型,不知是不是因為之前發生了什麼而被碰的有些淩亂,可是那種淩亂卻更顯得她的嫵妹。

“放開她。”季唯衍再一次低聲冷喝,周身都彷彿被渡了一層冰一般,冷寒的讓人打起了寒戰。

“不放,呵呵。”

安明宣與季唯衍杠起來了。

會所裏那麼多名流那麼多的男女老少都看著他這個方向,他要是放了這個女人,那他安少的名頭從此就毀了。

“行,那你別後悔,你現在不放人,一會還是要放,而且,絕對會後悔。”

“少他媽的威脅我,老子不怕。”

季唯衍不再說話,而是低頭看起了手上的手機,隨即撥出了一通電話,那邊像是接通了。

他卻轉過了身,不知道再與對方說著什麼,只是聲音很小,小的喻色距離他只有一步都聽不到他的聲音。

十幾秒的時間,季唯衍掛斷了電話。

就在這時,安明宣的手機響了。

他不接。

“是不是你搞的鬼?”安明宣冷睨著季唯衍,已經猜到季唯衍才掛斷電話,他這邊就接到了一個一定是季唯衍做了什麼,否則,他的手機不可能剛剛好的這個時候響起的。

“是。”季唯衍大大方方的承認,“我說過,你若不放下她,你會後悔的,嗯,喻茜現在應該正看著這場宴會的直播呢,你還不接她的電話嗎?”

“喻茜,真的是喻茜?”聽到喻茜這個名字,安明宣的手條件反射般的就鬆開了喻色,然後,快速的摸出手機直接接通,甚至連看都沒看那打過來的電話號碼。

季唯衍長臂一探,喻色嬌軟的身子便落入了他的懷中,刹那間,喻色只有一種春暖花開的感覺,整個人放鬆的靠在他的懷裡,“阿染。”情不自禁的,這個時候才感到後怕的她流淚了。

“我們走。”季唯衍微一俯身,兩條長臂便將喻色打橫抱起。

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一件白色的襯衫一條西裝褲包裹著他的兩條長腿,白色的上衣襯著他懷裡一身淺紅色旗袍的女人更加的嬌豔,嫵妹。

喻色蜷縮在他的懷裡,因著討厭四周不住射過來的目光還有那些竊竊私語聲,她一張小臉全都埋在了男人的胸口,低低嗅著他身上的那股子熟悉的味道,滿足的喟歎著,完了,她還是愛慘了這個男人,就這樣被他抱著,就覺得有一種如夢般的感覺。

季唯衍不疾不徐,完全無視周遭那些人的目光,可,也才走了三兩步,身後的安明宣就氣急敗壞的拿著手機沖了過來,“你是誰?你為什麼騙我?根本不是喻茜的電話,把她還給我,這個女人我要了。”安明宣擋在季唯衍的面前,一付我一定要搶回來的樣子。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季唯衍冷顏慢慢溢上一抹淡淡的笑意,“不是喻茜嗎?那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了,她明明說過要給你打電話的,那可能是臨時有事延後再打吧。”

“你詐我?”安明宣咬牙切齒的看著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人擺了一道,他下不了這個臺。

“我詐你也要你配合才行,是不是?”

“你……”安明宣想起自己剛剛猴急的丟下喻色就去接電話的情形,他的確是配合了季唯衍。

“讓開。”

“不行,把她給我。”安明宣伸開雙臂攔著季唯衍,這一刻,他除了攔住季唯衍別無選擇。

人越來越多。

唯恐天下不亂的全都看著熱鬧。

低低的私語聲越來越密集,新加坡最有權勢的安少好象是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男人給調侃了一回,這戲好看了。

“我抱著我女人,你空手,我們對打,你若贏了,我就把她交給你,你若輸了,那麼,你退開,讓我帶她離開。”季唯衍這一句,聲音洪亮,回聲蕩在大廳裏,喻色確定,很多人都能聽到。

她不由得笑了。

季唯衍的能力怎麼樣,她太清楚了,即便是抱著她對一個花花闊少安明宣也是綽綽有餘。

而這樣,安明宣若是不敢接招,那便是怕了他季唯衍了,空手對一個抱著她的對打還不敢接招,從此,更會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笑資,他下不了這個臺。

“好,開始。”安明宣一雙眼睛彷彿淬了火般的恨不得一下子燒死季唯衍,可是沒用,他噴不出來。

見他應了,季唯衍低低一笑,那張俊顏頓時讓那些圍觀的女xin同胞們一下子閃了神,相對比起來,這男人的冷峻氣質絕對高於安明宣,只是可惜不知道他的身份,否則,年輕的都在芳心暗許,年紀大點的都在想要是女兒能嫁給這樣一個男人就是一輩子的幸福了。

可她們註定了就只有錯過,因為名草已經有主,那就是他懷裡的女人喻色。

“你笑什麼?”那笑容讓安明宣心裡恍惚一跳,想起喻茜那個名字才發覺自己這樣應了季唯衍實在是頭腦發熱了,這男人知道喻茜,說不定就知道她在哪裡,想到這裡,他輕輕移前一步,卻沒有動手,而是很友好的對季唯衍道:“喻茜在哪裡?你只要告訴我,我就放你們離開。”

“呵,這個,我就無可奉告了,既然是自己弄丟了女人,就該自然去找,靠別人來問,你是不是太孬種了點?”

“你……”安明宣語噎,卻說不出反駁的話來,面前的這個男人的確沒有告訴他的義務。

但是,他問不出,躲在季唯衍懷裡的喻色卻好奇了,喻茜這個名字的姓氏實在是挑起了她所有的好奇心,只為,喻姓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阿染,喻茜是誰?”

“色,我們離開這裡再說,好不好?”季唯衍淡淡的抬眸掃過周遭,人太多了,大多數他都認識,幸好這些人大部分不知道他是誰,但是,有一小部分卻是知道他和施安淑的關係的。

果然,他的擔心很快就找上來了,“咦,我想起來了,這男人好象是施家那丫頭的男朋友,最近才交往的,為此我還問過施老呢,就憑著施老的人脈,他要找的女婿絕對差不了。”

“可不是嗎,你說這會子若是施安淑看到她男朋友這樣在大庭廣眾之下英雄救美的救了一個女人,他們兩個是不是就分手了呢?”

兩個人的尾音還未落,人群裏就擠出了一個年約五十歲的女人,沖過來就對著季唯衍吼道:“你不是與我們家淑淑交往了嗎?你這樣,對得起她嗎?我這就打電話告訴淑淑,我們施家的人絕對不能受這樣的氣。”女人低吼著,也把勢態一下子弄得複雜了。

安明宣卻有些不耐煩了,一把推開施安淑的姑姑,“走開,我還有話要問這位先生。”冷靜了下來,他已經沒有了與季唯衍爭鬥的渴望,這會子,只想從他的嘴裡套出喻茜的下落。

“呵呵,安先生覺得這裡是說話的好地方嗎?你不口喝,我家色丫頭口渴了,我也口渴了,至少需要杯水來潤潤喉。”

“好,我們去咖啡廳。”安明宣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便引著季唯衍往大廳的一側走去,會所裏也有咖啡廳,那裡,的確是一個清靜的好所在。

一杯咖啡,一首曲子。

安安靜靜的品完,安安靜靜的聽過,那種感覺很唯美。

不過,那是在只有一個人的情况下。

一個人的憂傷,是優雅的是唯美的。

可現在是三個人走進了咖啡廳,一切就變了味道。

季唯衍始終淡淡的,安明宣始終冷冷的。

對於兩個男人最終沒有動手打起來,喻色是欣慰的,因為,直覺告訴她,那個喻茜也許與她有關係,而喻茜又絕對與安明宣有關係,那麼,她與安明宣就也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了。

所以,有關係的人絕對不能打起來,不然,以後怎麼見面?

三個人一一落坐。

喻色才從季唯衍的懷裡下來,就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

幾天不見而已。

她卻有了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