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番外:染色合體(44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8:01
A+ A- 關燈 聽書

“是。”江君越隨著女孩走進了藥店,卻,怎麼也不好意思開口說出他要買的是驗孕試紙。

男人頎長的身形遊走在藥架間,目光掃過一排又一排的藥,卻怎麼也找不到驗孕試紙在哪裡。

“買什麼藥這麼急?”女孩此刻已經打起了精神,一臉笑意的望著江君越,她剛剛沒有仔細看,此刻再看江君越才發現他是一個大帥哥,渾身上下所顯露出來的氣質邪魅而又冷俊,讓她不由自主的再也移不開視線了,太男人了。

第一次的,江君越心有些微慌了,實在是說不出驗孕試紙這四字,買試紙真的不是大急的事情,可他還是敲開了這家藥店的門,“哦,拉肚子,幫我看看什麼藥適合?”

“這個吧,這個藥最近的銷量很不錯,德國進口的呢,口碑很好。”這樣的高富帥,女孩很自然的就推銷起了進口的藥。

江君越也不在意,隨手接了過來,“兩盒。”他這會不差錢,差的是不好出口說出他要買驗孕試紙。

“先生還需要什麼藥嗎?”女孩這會的臉色很好了,微微笑的樣子比剛開門的時候親切多了。

“嗯,還要……”終於開口了,可,出了一半又咽回去了,江君越急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奈何這藥店此時真沒地縫。

“先生還有哪裡不舒服嗎?”女孩又問。

這一句提醒了江君越,大腦也終於思維運轉正常了,“對了,我家後最近有點不對勁,吃飯吃不香,總吐,還特別的嗜睡。”其實藍景伊最近只是嗜睡,並沒有嘔吐的症狀,可他必須要象現在這樣說,這女孩才能聯想到懷孕的事情,這樣就不用他說出要買驗孕試紙了,他只希望這女孩不要太笨了,最好一下子猜出來。

“是不是休息不好?”沒想到,女孩還真是笨了。

“這個應該不是吧,她很能睡的,這幾天比前陣子都能睡。”江君越繼續提醒。

“春困秋乏,春天到了。”女孩這樣回應了一句。

江君越真的急了,就覺得這女孩一定是故意的,明明正常人都應該能聯想到這是懷孕的,她卻偏偏不提那個,等不及了,只好硬著頭皮道:“我家後有沒有可能是有了?”

“有什麼?”女孩仰頭,彷彿很無害的問到。

這次,江君越徹底的火了,這女孩分明就是故意的,“我要驗孕試紙。”再也不拐彎抹角了,不然,不知要等多久才能買到他真正想要的。

“對呀,先生說的對,你家後說不定是懷孕了,瞧我笨的,居然沒想到,我去給你拿。”女孩這才去取了,“先生要多少?”

“隨便。”江君越此時恨不得立刻拿了走人,只要能買到,怎麼都好。

女孩一聽他這樣說,反正一看就是富貴人家的公子,隨手就摸了兩盒過來,“這樣行嗎?”

“行,多少錢?”江君越懶著理論,伸手就去摸錢夾,他不差錢,他差時間回去給藍景伊驗了,說實話,還是挺擔心藍景伊的,昨天下午和晚上他對她的確是兇猛了些,只要一想起,心底裏就免不了的擔憂。

女孩報了數,江君越隨手摸出三張大鈔,“不用找了。”說完,拎起盛藥的小袋子就走,恨不得一下子飛離這家藥店,不過,出了門走在陽光下,對於他一個男人來買這種東西,他依然不後悔。

心底裏甜絲絲的,竟然哼起了歌來,藍景伊一定是懷上了,越想這個越美。

開車回去季唯衍的別墅,車開到了一半,手下的簡訊就到了。

喻色已經安全抵達新加坡。

這樣便好,他對季唯衍那個曾經的大情敵也就少了一分敵意。

女人再多生幾個更好,對季唯衍的感覺也就更淡了,每每回想起季唯衍失踪了的時候藍景伊吃不好睡不好的反應,他心理就一陣子不平衡,好在,藍景伊現在的心裡只有他了。

車停,拎著袋子進了別墅,還是心情愉悅的哼著小調,他就覺得藍景伊懷孕是板上釘釘,百分百的事情了。

“江先生有喜事?是不是我家唯衍要回來了?奇怪,這陣子他一個電話都沒打過來。”季漫珍迎在門前,攔住了江君越,問起了季唯衍的事情。

“喻色去了,季阿姨放心吧,季唯衍不會有事的,他很安全,我想,季氏應該很快就回歸到他的手上了。”季氏的員工和股東最近鬧得很凶,江誠又不出現,他的大股東的位置只怕很快就要易主了,季唯衍這招很獨特,他不收購季氏的股份,也不投錢,就是攻心,是的,明明就是他的公司,他再出錢拿回來的確是有些怪怪的。

“那樣就好,我家唯衍那孩子從小到大就聰明,從來不用我操心,對了,唯雪還沒消息嗎?怎麼還不回來?連個電話也沒有,唉,女生外相,眼裡就只有你那個發小薛振東了。”季漫珍歎息了,一兒一女全不在身邊,老人家就覺得不自在不舒心更不安心。

江君越的心底裏“咯噔”一跳,這才想起季唯雪走了的事情季漫珍還不知道,是的,這過了年還沒多久,這樣的事情大家都是刻意的瞞著季漫珍了,“是振東不好,我找到他讓他給你打個電話吧。”季唯雪永遠也不可能打給季漫珍了,可是薛振東可以,只要薛振東注意用詞,估計還能瞞上一陣子,這世上,最最讓人傷心難過的事就是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可是人生之事,誰也不能預料。

“好的,這孩子也是的,人不回來也就算了,打個電話也這麼費勁。”季漫珍搖了搖頭,兩個孩子都惦著,這就是天下父母心。

江君越應了一聲就上樓了,讓薛振東打個電話的事情可急不過藍景伊懷孕的事情,還是等自己女人驗了孕之後他再打電話給薛振東好了,頭等大事一定要擺在最前面,他算計了那樣久了,每次都要偷偷的紮破TT,他容易嗎?

推門而入,一室的寂靜,藍景伊居然又睡著了。

不行,他等不及了。

可以先試了再繼續睡。

“伊伊,醒醒。”若不是因為不能代替,他真捨不得弄醒藍景伊。

藍景伊懶懶的翻了個身,可雖然身子動了,眼睛還是閉著的,抬手不耐煩的推開他搖她肩膀的手,“別吵,你好煩人。”

“伊伊,試了再睡,嗯?”他輕柔的聲音,只想哄著她起來試了,太心急了,偏又不能表現出來,那種感覺憋得他要內傷了。

“試什麼?”藍景伊的意識還沒有完全的恢復,扭著柔軟的身子就要避開他,還困,很困。

“試紙。”

“什麼試紙?”藍景伊還在與周公大人交戰著,不想醒。

“呃,驗孕的,不是你讓我去買的嗎?”江君越再也等不及了,看來軟的不行直接來硬的好了,先驗了再說,伸手打橫一抱,就將床上的女人抱進了懷裡,“去洗手間驗了再睡。”抱著她經過室內小茶几的時候,他隨手摸了一個紙杯在手。

這個時候,藍景伊就算是不想醒也得醒了。

迷迷糊糊的小解,然後就歪靠在男人身上,懶懶的又想睡了。

江君越只好放下紙杯,先去把女人安頓好了,她舒服的不鬧他翻了個身就又是睡了過去。

江君越隨手摸了摸藍景伊的小臉便快步沖進了洗手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是的,他是用沖的。

然,真的讓他去使用驗孕試紙的時候,這男人居然在沒有任何人在場的情况下臉微微的泛起了紅意。

這活計可真的不應該是屬於他的。

可沒辦法,裡面的女人不著急,就只他一個人乾著急,自己女人不動手,他難不成還請旁的人動手?

不成,哪怕是旁的女人都不成。

直接來吧。

只要他自己不說出去,一定沒有第三個人知道。

快速的打開了驗孕試紙的包裝,骨感而修長的手居然第一次的有點遲疑有點微顫了。

這是有多想再有一個孩子呢。

多少都不够。

只要是藍景伊生的就不够。

按照說明書,江君越一個大男人不羞不臊的把試紙放進了紙杯。

很快的。

眼睛裏看到的讓他興奮了。

“景伊,懷了,你懷了。”大男孩般的手還拿著試紙就沖回了房間,“你快看看,真的懷了。”

藍景伊被吵得被迫的睜開了眼睛,“什麼懷了?”她一時還沒反應過來,總覺得不可能的,江君越一直都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戴TT的。

“你可能有孩子了,景伊,快起床,我們去醫院,一是去給你好好的檢查一下,二是順路去看看成哥,你沒意見吧?”他知道她對成青揚多多少少還是有一點彆扭的,畢竟,自己被一個男人喜歡著,想想也是怪異。

“真的嗎?你是不是搞錯了?給我看看試紙。”藍景伊不相信的瞪了一眼江君越,怎麼還是有種被他算計了的感覺呢。

“喏,你看。”江君越將一直背在身後的試紙遞到了她面前,果然,是懷孕的標誌,這一下,藍景伊再也躺不住了,“江傾傾,你是不是對我做了什麼?”這怎麼可能呢?她可沒打算要孩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