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番外:染色合體(44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7:32
A+ A- 關燈 聽書

“沁沁的電話,我怕吵醒你,嗯,你接吧。”江君越長臂極自然的摟過藍景伊,擁著她便進了房間。

一室的淩亂,嗅著空氣裏兩個人昨夜歡愛的氣息,清晨男人身體裏原本就開始亢奮的荷爾蒙因數更加亢奮了。

“沁沁怎麼醒得這樣早?”藍景伊的聲音溫溫柔柔的融化著男人的心,幸福的味道這樣的濃,濃得再也化不開,江君越突然間一傾身就抱起了藍景伊向房間內的大床走去。

“啊……”一下子的失重,讓正在打電話的藍景伊失聲驚叫了一聲。

“媽咪,你怎麼了?摔倒了?”那邊沁沁急了。

“沒……沒事。”藍景伊的臉‘騰’的紅了,她能說她是因為被江君越突然抱起來而嚇了一跳嗎?

身子被輕輕放在了床上,江君越擁她入懷,她煲著電話粥,他長指輕輕梳理著她順滑如絲綢般的發,時間一點一點的走過,就如指間的沙,悄悄流淌間全都是溫馨和美麗。

不知道是他的手太溫柔,還是那頭的沁沁所聊的內容開始無聊了,才醒過來沒多久的藍景伊竟然打起了哈欠,“又困了?”最近,藍景伊似乎特別的好睡。

“沁沁,媽咪再睡個回籠覺,拜拜。”

“媽咪拜拜。”小東西還是不舍,但乖乖的就掛斷了電話。

藍景伊極自然的蜷進了江君越的懷裡,“傾傾,最近我好象特別的嗜睡,你說會不會是……”說到這裡,藍景伊開始認真的計算起她最近的月經週期了,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小手也下移而落在了小腹上,“傾傾,我好象有一個多月沒有來月經了。”這想算過,手落下去的時候就覺得小腹也不再平坦了似的。

男人頎長的身形一下子坐了起來,一張俊顏上都是驚喜,“真的嗎?快起床,我們去醫院。”江君越如孩子般的笑開,他和藍景伊又要有孩子了。

“可我又覺得不可能,傾傾,你每次都有戴TT的,不可能的,或者,是我的月經週期現在不規則了吧。”藍景伊回想了一下,又搖搖頭否决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君越長眉一凜,“不管是不是,還是去檢查一下比較妥當,起床,我們去醫院。”可是江君越卻固執了起來,非要帶她去醫院不可。

藍景伊掙開了他沒有用力的手,“呃,就算是要確定一下,也不用先去醫院吧,先用試紙就可以了,若不是懷孕而去醫院,豈不是太過興師動眾了,我覺得應該是我經期失調了。”想了又想,藍景伊還是這樣認定。

江君越卻不依了,“那就去買試紙。”

藍景伊瞄了一眼他熱烈的眼神,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傾傾,我怎麼就有一種被你算計了的感覺呢?你是不是做過了什麼?”不然,為什麼她這只是胡亂的猜疑,他就認定了她是懷了身孕非要檢查呢。

江君越嘿嘿笑了兩聲,“哪有,你是我女人,我算計你做什麼?”不過,嘴上這樣說的同時,腦子裏回味的卻是那些個被他使用之前紮了口子的TT,TT有了口子,藍景伊懷上孩子很正常的,不過,這個打死他他都不能說的,她說要等沁沁壯壯上學了她才會再要孩子的,可是,他就覺得有了小三還不够,還想再要要要……

“好吧,那你去給我買試紙。”藍景伊輕闔上了眼眸,眼皮打架了,她沒睡飽。

“這個……”江君越遲疑了,他一個大男人去買那個會不會有點太那啥了?

若是在國內,他直接交待給手下去買就好了。

可這是在小城,這裡,現在就他和藍景伊兩個人。

總不能交待成青揚的人去買吧。

只是一個不確定的事情,若是請別人幫買了,還不鬧得人盡皆知呀。

“你要不去那就不試了,反正我就覺得應該不是,我記得很清楚,你每次都有戴的。”

江君越瞪了藍景伊一眼,他平時不戴也不行呀,不戴她不樂意,她沒打算要孩子就不許他亂來,不過,戴了也沒用,山人自有妙計,他還是覺得她一定懷上了,“算了,我犧牲一下男xin魅力去藥店裡逛一逛吧,嗯,到時候若是被漂亮的店員給勾走了,你可別後悔。”

藍景伊繼續眯著眼睛,一點也不知道男人瞪了她的那一眼,“不後悔,我受不你了,你再這樣折騰我,明個我小腰一定受不了的斷了。”回想起昨天一整天還有夜裡的折騰,她身子頓時便軟了,根根末梢神經都如過電了般的酥麻了起來。

她這一句,江群越一下子精神了,腦子裏轟的一聲,仿如有炸彈般炸了開來,若她真懷上了,他這兩天對她那樣的兇猛會不會傷了胎兒?

江君越緊張了,不由分說就跳下了床,也不管藍景伊是不是還困著,强行的把她抱起來,不理會她的拳打脚踢直接就進了洗手間,“洗漱,我帶你去醫院。”試紙不買了,直接去醫院認認真真的檢查一下更安全。

“江傾傾,這一大早的,你神經病呀?”藍景伊還困著,被他這樣弄的睡不成,起床氣頓時叫囂了起來,她想砍了這男人。

“去醫院檢查。”男人的神情嚴肅了起來,語氣也是不容質疑的聲音,這一刻,他有些後悔這一陣子要她要的狠了,他害怕了,擔心了。

藍景伊一拳頭捶在江君越微敞著的領口間,“江傾傾,果然神經病了,你讓我起床嫌我睡懶覺我認了,不過我不去醫院。”打死也不去,什麼都不確定的事情,去醫院糗大了。

“不行,我說不行就不行,一定要去。”江君越霸道的替她决定,見她懶懶的還不動,乾脆挽了袖子,親自為她洗臉了。

“喂,我不用你洗。”原本的困意被江君越這麼一折騰,早就散去了,藍景伊哀怨的洗著臉,再梳起了頭髮,看著鏡子裏站在自己身後的男人,“先不去醫院,用試紙試過了若是象懷上了,那我們再去醫院好不好?”江君越這男人,有時候特別的大男人主義,這時你若是不哄著他,他一定會把她强行押去醫院,到時她可丟不起那個臉。

江君越頓了一下,想了想便點了頭,“好吧。”

“那你去買試紙吧,真不知道你這麼認真幹嗎,你自己每次都戴你自己不知道嗎?”藍景伊斜睨了鏡子裏的江君越一眼,第六感給她的感覺還是這男人可能算計了她。

“好……吧……”江君越緋薄的唇輕輕抿了一下,隨即便轉身出了洗手間,動作迅速的換了衣服便匆匆下樓了。

藍景伊可能懷孕了,這個認知讓他越走越快,恨不得一下子就知道結果,要是懷上了多好,這樣想著,心底裏全都是沸騰的興奮,美極了。

天色有點早。

喻色走的時候天才朦朦亮。

現在也才七點鐘左右。

江君越開車慢慢的遊走在小城的馬路上。

可是所經的藥店除了關門就是關門。

大清早的,根本沒有開業的。

江君越的眉頭越來越皺了,這個小城雖然不大,可也不小,那麼多的人口居然連一個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藥店都找不到。

再找下去,他要瘋了。

可讓他等到藥店開業再買試紙,他根本等不及。

若是在T市,這點子小事秒秒鐘就能解决,T市他認識的人多,可是這裡,他認識的人就有限了。

眼看著車窗外閃來一家大藥店,看門面很大的,江君越微一思量便把車子駛向了那家藥店。

歇業。

鐵門緊關,根本沒人。

他四處找了找,終於在一邊的牆壁上發現了一張貼紙:如有急需,請撥打電話:XXXXXXXXXXX。

江君越這次一點也不遲疑了,快速的撥過去,那邊好半天才有人接起,江君越強壓著心底裏的急切,禮貌的道:“你好。”他要求人,所以必須注意口氣。

“大清早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什麼事?”女人的聲音,帶著明顯的起床氣和惱怒。

“不好意思呀,我想買藥,麻煩你了。”江君越繼續好脾氣。

“等著,二十分鐘後。”女人不耐煩的吼了一句,“嘭”的一聲就掛斷了。

有一瞬間,江君越真想抬腿就走人了。

可是想想藍景伊的肚子裏此時可能懷了他的寶寶,頓時,兩腳就生了根般的定在了原地。

等。

除了等他別無他法。

去別處,還是一樣不開業。

再者,讓他現在回去更不可能,這裡的藥店差不多都是九點鐘左右開始營業,讓他再等近兩個小時,想想那滋味都受不了。

二十分鐘和近兩個小時,他更願意是等前者。

手裡的手機緊攥著,真恨不得再打個電話催一催,可想想這世上的女人其實挺麻煩的,要洗漱要更衣還要化妝,算來那女孩說二十分鐘開門已經算是好的了。

二十分鐘,卻彷彿二十年一樣的漫長。

明明不是第一次做父親了,可是那種期待還是滿滿的。

“哐啷”一聲,鐵門響過之後便徐徐的打了開來,原來,售藥員是住在店裡面的,這樣想來二十分鐘下來也算是慢的了。

“是你要買藥嗎?”女孩打著吹欠問過來,半點不見好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