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番外:染色合體(44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7:22
A+ A- 關燈 聽書

“那你看得那麼認真?我還以為你認識呢。”靳雪悉什麼也沒想,輕拍了拍喻色的肩膀,“過來坐下,我還想請教你一些育兒經呢,沐泰最近睡覺總是白天睡晚上精神,你說這可怎麼辦?”

喻色很想馬上離開,可,靳雪悉拉著她坐下了,此時再看電視,那個採訪已經結束了,只有短短的一分鐘左右。

“雪悉,沐泰白天睡得沉,是不是?”

“是。”

“那他白天睡覺的時候,睡一會你就把他弄醒,多陪著他玩,然後晚上儘量不要逗著他,給他一個安靜的氛圍,再哼一哼搖籃曲什麼的,他就好睡了。”

“好吧,我就試試儘量不讓他白天睡。”

“白天也不能一點不睡,正是長身體的時候,睡眠於嬰兒是最最重要的,適量就好。”喻色就把自己知道的告訴靳雪悉,年輕的媽媽對於才出生的孩子特別的寵愛,靳雪悉一定愛慘了這個兒子。

“嗯,我試試。”

喻色又坐了一會兒就藉故要回家照顧孩子們就離開了。

心底裏堵得慌。

她剛剛的反應靳雪悉看到了,不過成青揚雖然看到她的反應,但是成青揚並沒有看到電視畫面,所以,也不知道她此刻的心情了。

出了醫院,喻色漫無目的的開著車,不想回別墅,那便在小城裏轉著圈圈的開著車。

這樣的時刻,她一下子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打給他電話,他是不接的,他的手機在許山的手上。

可若不打他電話,她又要怎麼聯系他呢?

除非是飛去新加坡。

當飛去新加坡這個念頭一起的時候,喻色就再也放不下了。

車子停在路邊,喻色便打開了手機,上網,訂機票,今晚的飛機全都來不及了,但是大清早七點鐘的有一班,她四點就要起就要趕去機場了,這樣也好,先回別墅安頓一下孩子們再走也不遲。

再急,他也總是與別的女人在一起了。

或者,他只是再與那個女人一起演戲罷了。

季唯衍是什麼樣的人,沒有誰比她更清楚了。

就算是與女人同床共枕都是坐懷不亂的。

她雖相信他,可也想在他最難的時候去到他身邊,哪怕只是遠遠的看著他也好。

總之,經歷了被江誠的人劫走一事,她更加的想他了。

那份骨子裡的想念讓她一分一秒鐘也無法再等待了,恨不得立刻就飛到他的身邊。

决定了,喻色便將車子駛回了別墅。

夜漸漸深了,季漫珍早就帶著孩子們睡了。

喻色走進了孩子們的房間,俯身低頭一個一個的親了一口又一口,這才不舍的離開。

回到房間收拾了東西,只拿了三套換洗的衣服再加上洗漱用品就好了。

雙肩的行李包,很小的一個。

準備好了就去洗了個澡,然後對好鬧鐘強制自己小睡一會。

不睡根本不行,身體會吃不消的。

可她才有點點的困意,房門就被敲響了,皺眉的爬起來,“誰呀?”

“喻色,是我。”

原來是藍景伊,喻色跳下床去開了門,藍景伊一閃而入,當視線落在地上的行李包上的時候,她迷糊的問道:“你要出門?”

“嗯。”反正明天她一離開大家就都知道了,說就說吧。

“呃,還真被傾傾猜中了,為什麼呀?”藍景伊眨眨眼睛,剛剛看了電視剛要睡覺,江君越就漫不經心的來了一句說喻色明天要離開這裡,她當時還以為江君越開玩笑,現在她信了,果然是真的,可是她由始至終都是與江君越在一個房間的,那男人沒有可能透過牆壁知道喻色收拾了行李要出發吧。

喻色想起那個採訪節目,淡淡笑道:“你洗澡的時候藍姐夫一個人在看電視吧?”

“是的。”

喻色又說了她看到那個節目的時間點,藍景伊才恍然大悟,“喻色,那麼說來你們是一起看到同一個節目了?到底什麼節目呀?”

“也沒什麼。”其實,喻色還想到了一點,那就是成青揚一定打過電話告訴過江君越她在醫院的反常舉動了,所以,江君越才會有此一猜。

“那你要去哪兒?傾傾讓我勸你希望別去了。”藍景伊乾脆拉著喻色一起坐到了床上,一付决定與她徹夜長談讓她放弃出行計畫的樣子。

“會有危險?”除此,她找不出江君越不想她去的原因。

“我不知道,不過我想傾傾不想你去,一定有他的道理。”

“可我想去,藍姐姐,我只想遠遠的能看到他就好,我不會打擾他的,告訴藍姐夫,這次,誰也阻攔不了我了。”喻色意涵堅決,機票都訂好了,東西也收拾好了,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她一定要去。

藍景伊到底也沒有勸了喻色,離開的時候夜更深了。

其實喻色一直都困,下午雖然補了一覺,卻遠遠補不齊昨夜的一夜未睡。

可,因著藍景伊的來來去去,她卻精神了,再也睡不著了,胡思亂想著直到天亮也沒有睡著,只好爬起來準備趕去機場。

洗漱了出去,別墅裏安安靜靜,她脚步輕輕的下了樓梯,才步出大廳,就見玻璃大門一側的木棉樹下,江君越頎長挺拔的身形卓然而立,聽到她的腳步聲徐徐轉身,清晨清新的空氣襯著他乾淨俊朗,如畫中人物般優雅尊貴,“藍姐夫,我是一定要去的。”她以為他是來勸她不要她去新加坡的,所以一開口就想堵住他的口。

江君越淡然一笑,長腿往前邁了兩步便到了喻色的身前,隨即從褲子口袋裏掏出了一把手槍,“這個給你。”

“真的?”江君越若是給孩子們,那一定是玩具手槍,可若是給她,那便不是了,她是大人,也不玩玩具手槍。

“真的,來,我教你怎麼使用。”江君越說著,手裡的手槍一個漂亮的翻轉,再一按,便打開了彈夾,“這裡放子彈,這裡上膛,手按這裡,子彈就打出去了,懂?”

喻色點頭,她看了一個大概,可是看與實際操作完全是兩回事,若真讓她開槍,說實話,她是有些怕的,“懂了。”

“那你試試開一槍,嗯,就打那棵木棉樹的樹幹,哪一點都可。”

說實話,這個範圍蠻大的,絕對的好打,可是當喻色真的按照江君越教給她的動作去做的時候,她的手卻顫了起來。

果然是說一樣,做又是另一樣。

“別怕,上膛,瞄準,射擊。”

喻色按照他的步驟做了前面的,最後一步的時候她緊張的閉上了眼睛,然後終於勾上再鬆開,子彈打出去了。

然,回應她的卻是一片安靜,“消音手槍?”

“對。”你拿著防身總是好的。

“藍姐夫,我婆婆還有三個孩子就交給你和藍姐姐了。”

“呵,好,我在,他們都在。”

這一句,卻是最重的承諾,喻色的眼睛一下子濕潤了,都說江君越對季唯衍只是因為要還季唯衍救過藍景伊的恩情,只是聽從自己女人的話,此時她方覺得在江君越的心底深處,季唯衍早就與他是哥們的關係了,還是很鐵的哥們。

“藍姐夫,我走了。”大清早的有這樣一個人等在這裡送你,喻色是真的很開心的。

“慢走。”江君越也不送,轉身就進了別墅大廳,藍景伊還睡著,睡著前一直念念不忘喻色的安危,所以,他才悄悄的早起,悄悄的安排好對這個朋友妻的照顧。

房間裏,藍景伊還睡得香酣,一張小臉泛著粉紅,均勻的呼吸噴吐出來,沁著女人獨有的馨香,他輕輕俯身,淺淺的在藍景伊的臉頰上印了一下下,很輕很柔,彷彿在親吻自己的心肝寶貝一樣,可,藍景伊也算是他的心肝寶貝了,只不過他的心肝寶貝如今又多了三個小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但是,那個最最重要的心肝寶貝永遠都是此時眸中的女人。

輕輕躺下,擁她入懷。

這一生,屬於他們的磨難已經過去了,他如今擁有的都是濃濃的幸福的味道。

正愜意的軟玉溫香在懷,藍景伊的手機突然間的響了。

江君越皺了皺眉頭,倏然拿過她的手機就要掛斷,然,眸中的那串號碼愣是硬生生的封锁了他接下來準備的動作。

是家裡的電話。

不是三個小東西就是保姆的電話,出來也有幾天了,他也想孩子們了。

可,當轉頭看著正熟睡的女人,他真捨不得把她叫醒。

乾脆直接把手機消音,然後拿著就進了陽臺,接起,“誰?”

“爹地,怎麼是你?為什麼不是媽咪接電話?她又在睡睡睡了嗎?”果然,是沁沁,小女孩的小聲音甜甜美美的傳過來,也軟濡著江君越的心,很軟很柔。

“嗯,媽咪還在睡覺。”

“那怎麼辦呢?我想她了,我想聽她的聲音。”

“晚點等媽咪醒了,我讓她打給你。”

“好吧。”微微失落的童音,讓江君越特別的心疼,“等等,我開門看看,若是媽咪醒了,就讓她接你電話。”

“好的。”沁沁美美噠了。

江君越轉身就推開了陽臺與房間之間相通的那扇木門,視線才掠到床上,眼前突然間有什麼一閃,隨即女人的身體就掛到了他的身上,“傾傾,我以為你被拐了呢,嚇我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