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2章番外:染色合體(43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6:52
A+ A- 關燈 聽書

看看時間,喻色洗澡都洗了一個小時了,他是真的不放心了,人停在江君越與藍景伊的客房前,喻淵庭的手抬了又落,落了又抬,估計著這個時候房裏的小倆口一定在“嗨”,那他怎麼辦?

還要敲嗎?

喻淵庭第一次的猶豫了。

想了又想。

想了又想。

在第N次的看過喻色房門的時候,他再也等不及了。

喻色的安危更重要。

想到這裡,喻淵庭先是深吸了一口氣,隨即便敲響了客房的房門。

“咚咚……”有節奏的兩聲後,他就停了下來。

“傾傾,起開,有人敲門。”那敲門聲不高不低,但果然達到了效果,也驚動了藍景伊,只有江君越沒當回事,“不理會外人,咱們繼續。”江君越微微笑,黑亮的眸子繼續落在藍景伊的身上,嬌健的身形顛簸在女人的身上,驚得藍景伊低咳了起來。

“傾傾,一定是有事情,否則唯衍的家人不會亂敲門的,乖,起開啦。”男人不動,藍景伊只好開啟了佑哄模式,這男人麼,有時候就得哄。

“這樣打擾我們的好事,等開了門,我把門外那人丟到樓下去。”江君越冷著一張臉硬生生的停下了身體的動作,再慢悠悠的從藍景伊的身上移開,“你要停下的,你去開門。”長腿一邁,他便下了床進了洗手間,擰開了蓮蓬頭沖涼了。

外間,藍景伊快速的穿妥了一身衣物,此時外面已經沒有動靜了,不過,她還是打開了房門,正以為那剛剛敲門的人已經走了的時候,突然間看到門外正吸烟的喻淵庭,愣了愣,“喻叔,有事兒?”

“江家後,我一直再等喻色,可她一直都沒有出來,剛敲她的門也沒有任何反應,你看,你能不能幫我進去看看那丫頭是怎麼了?”喻淵庭語速極快,他是真的著急了,剛剛藍景伊沒出來的時候,他就如熱鍋上的螞蟻般在這房門前轉來轉去。

藍景伊臉色微紅,嗅著空氣裏還殘存的她與江君越一起的氣息,恨不得立刻離開這間客房,“走,我陪你進去看看。”喻色可是江君越和成青揚好不容易找回來的,為此成青揚還受了傷,若是現在出了事,這是有多不值呢。

敲門。

果然無人應。

“江家後快進去吧,不必再敲了,我剛剛已經敲了幾次了,都是這樣沒有反應。”

“嗯。”藍景伊點頭,伸手推門,好在門在裡面並沒有反鎖的開了,她大步走入,房間裏空蕩蕩的半個人影都無,浴室那裡也是安安靜靜。

“喻色,你在哪兒?”喻淵庭開始四下查看起喻色了。

藍景伊則是沖向了洗手間,依她對喻色的瞭解,九死一生的回家了,第一件事便是痛痛快快的洗個澡,猛的一推浴室的門,果然,浴缸裏喻色安安靜靜的沉睡著,長長的睫毛彷彿蜻蜓的翅膀般,隨時都能煽動起來。

“喻叔,她在浴室裏睡著了。”藍景伊先是通知了喻淵庭,隨即走到浴缸前,這是有多困呢,洗個澡都能睡著,伸手摸了一下浴缸裏的水,冷了。

“喻色……喻色……”她輕輕喚,再輕輕搖了搖喻色的肩膀,喻色這才輕銀了一聲睜開了眼睛,“嗯?”

“喻色,快出來,不然感冒了。”小城的氣溫很適宜,可水還是凉了,女人的身體在冷水裏泡久了絕對不好。

喻色這才徹底的清醒過來,看到是藍景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讓你擔心了。”

“我是還好,是喻叔叔嚇壞了,敲了我和傾傾的門,著急讓我來叫你呢。”藍景伊啥也沒想,隨口就說出來了。

“哈哈,是不是打擾到你們兩個了?”眼看著藍景伊身上的衣服皺巴巴的,一看就是穿了脫了又在情急中穿上的,喻色一語中的。

“你……你壞蛋。”藍景伊一張小臉頓時紅彤彤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喻色踏出了浴缸,**的一身的水,拿過浴巾一邊擦著身體一邊笑道:“還不走?一會讓藍姐夫知道你在這浴室裏盯著我不走,說不定他會吃醋呢,到時候,你吃不了兜著走。”

藍景伊捂著臉,“喻色你壞蛋。”不過,尾音還未落,人就轉出了浴室,再也不敢面對喻色了。

門外,喻淵庭長松了一口氣等在那裡,“小色沒事吧?”

“沒事,就是太困了睡著了,喻叔叔放心吧。”

藍景伊說完就往外面走去,喻淵庭看著她的背影,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剛剛打擾了。”

“不會。”可這二字,藍景伊說的尤其的心虛,等回去客房,那男人指不定又要怎麼折騰她呢,只要是欲求不滿,或者中途被人打斷了,那男人就總會發瘋。

這個,生小三的時候她是徹底的體驗過了,每一次被餓醒了的小三給打斷了,他都一付恨不得掐死小三的樣子,好在小三是他親兒子,否則,說不定小命早就沒了。

匆匆的回去客房,才一推開門,男人正一身水珠的走出浴室,頎長的身形挺拔若松,全身上下只腰間圍了一條浴巾,可是那欲遮還掩的樣子更是容易讓人想入非非,精壯的腰身無一絲贅肉,六塊腹肌只是這樣站在那裡都彰顯著他身上的力量感,再配上他肌膚上髮絲上的點點水珠,整個人宛如偶像劇場裏的男神,讓人看一眼就不想移開視線了。

帥。

除了帥還是帥。

“喻色死了沒?”果然,男人哀怨了。

“怎麼說話呢,喻色好端端的。”藍景伊狠狠白了他一眼,“就不能說吉利的,死呀死呀掛在嘴邊,你覺得好嗎?”

“別墅裏那麼多女xin同胞,怎麼就只想到了你?”江君越繼續哀怨。

“傾傾,我才進來之前經過走廊的時候,別墅裏靜悄悄的,我猜應該是都出去了,不然喻叔不會來找我的,剛剛還很不好意思呢,一直說打擾我們了。”

“他知道就好。”江君越長腿邁向藍景伊,每近一步都讓她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份緊張感,終於,他還是抵在了她的面前,長臂一攬就攬住了她的纖腰,“要不要洗洗?”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嗓音魅惑,不必他再說什麼,藍景伊都知道要是她答應了去洗洗的後果是什麼,“不了,我累了,你都洗好了,又弄一身水珠不好,快鬆開我,我身上髒死了。”

江君越俯首就在她的身上嗅了嗅,“果然髒死了,不洗絕對不行的。”這次,也不問她了,直接抱起她沖進浴室,隨手一扯,扯下了她身上的衣衫就擰開了蓮蓬頭。

於是,這一天裏江君越第二度的開啟了洗澡模式。

於是,這一天裏藍景伊又一次的被吃幹了也抹淨了,而且,還換了地方。

藍景伊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著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反正,睡著前最後的記憶是男人還在精壯如牛的運動著,而她永遠也跟不上他的體力。

天黑了,喻色下了樓,親自進了廚房做了幾道菜,曉越曉美和曉衍也回來了,一沖進客廳就興高采烈的喊著:“媽咪快來看我們給你買什麼了?”

喻色來不及擦手,歪頭看了出去,果然三個寶貝手裡大包小包拎著一個又一個的袋子,“這是……”

“奶奶說要開始籌備你和爹地的婚禮了,媽咪,我們幼稚園的小朋友都說他們爹地媽咪是先結婚才有他們的,為什麼你和爹地是先有了我們現在才結婚的?”曉衍屁顛顛的跑到喻色面前,不恥下問了。

喻色臉一紅,她能說那時是她勾著季唯衍做男人而她做女人的嗎?

這個,絕對不能說,“媽咪不是與簡爹地結了婚嗎?”

“可奶奶說季爹地才是我們親生爹地,不過,奶奶說了,讓我們長大了也一定要孝順簡爹地,因為簡爹地對我們很好很好的。”這次,輪到曉美了,曉美這孩子從前就喜歡粘著簡非凡,如今,也是最喜歡簡非的那一個。

喻色撓了撓頭,“這個,等你們爹地回來問你們爹地好了。”她不好意思作答,那乾脆就直接甩給季唯衍來答好了。

“哈哈,你們爹地和媽咪這是先上船後補票,懂不懂?”江君越下樓了,一身乾淨清爽的步下樓梯,每走一步都透著邪魅與尊貴,惹得三個小傢伙全都看了過去,然後撒腿如飛的奔過去,三個合起來摟住了江君越的大腿。

“准公公,我爹地什麼時候回家?”

“准岳父,你知道我爹地什麼時候回來吧?”

江君越低頭抱過最輕的曉衍,“這個,得問你們媽咪,你們爹地凡事都要向你們媽咪彙報的。”

“可是媽咪不知道。”

“簡單,她要是不知道,那就證明她真的聯系不到你們爹地了,放心,不是有准公公准岳父在這裡嗎,我守著你們,沒人敢欺負你們的。”

“可你不是我們爹地,我們更想爹地。”曉衍嘟嘴,即便江君越抱著她,她也不給面子的繼續說她最想爹地。

江君越頓時黑了臉,“怎麼我還比不上你們爹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