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番外:染色合體(43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6:26
A+ A- 關燈 聽書

“呃,那我先下樓了。”眼看著藍景伊不動如山的只是靜靜的看著他,江君越哀怨了,眸光灼灼的滑過藍景伊嬌俏的小臉,然後,還真的煞有介事的轉身就要下樓去了。

“傾傾……”藍景伊紅唇微啟,小手下意識的扯住了江君越的大手,可她還不等有下一步的動作,纖腰就被狠狠摟住,隨即整個人被帶入了男人的懷裡,男人修長而骨感的指輕輕挑起她的下頜,“還不親?”

藍景伊眼尾掃了掃這一層樓,見沒有人,這才迫不得已的惦起脚尖,快速的在男人的唇上蜻蜓點水的點了那麼一下下。

“就一下?”江君越抗議了。

藍景伊瞪了他一眼,“這是在別人家裡呢。”他們自己家裡,沁沁壯壯和小三早就都習慣了江君越對待她的管道,可現在這是在季唯衍的家裡,那不一樣的,“小心對你准兒媳和准女婿不良教育。”

“爺自己老婆,愛怎麼親熱就怎麼親熱,哪裡就是不良教育了。”江君越淡淡笑著,唇角勾著淺淺的弧度,一付他才不管其它的樣子。

“傾傾你……”

可藍景伊才要開口反對,男人的指再度抬起她的下頜,緋薄的唇輕輕落下,先還只是慢慢緩緩的碾壓,很快就以火熱的攻勢探入了她的口中。

藍景伊在掙扎,生怕季家的三個小朋友一不小心上了樓看到了不該看到的,可是季唯衍根本不理會,因為上樓前他是提了一大袋的玩具丟到了季家別墅的玩具間的,現在,那三個小朋友一定都在玩具間裏認認真真仔仔細細的玩玩具呢,哪裡有空上樓來窺探他和藍景伊。

“唔……”幽深的綿長,藍景伊只覺心跳開始加快。

許久許久,直到氧氣的即將殆盡,江君越才緩緩鬆開懷裡的女人。

悄悄看她,一張小臉早就紅如胭脂般了,“說,還敢不敢掛我電話,然後說不理我就不理我了?”

聽著江君越磁xin而悅耳的男聲,興感的讓藍景伊渾身一震,想到她若說‘不’的可能的後果,藍景伊磨磨牙,“誰讓你昨晚上臨出門的時候答應我的沒有做到了。”

“那現在呢?”

“昨晚是昨晚,現在是現在,昨晚那般我自然不理你還掛你電話了,今晚就不會了,你已經把喻色救回來了,江傾傾,這樣你滿意了吧?”怎麼就有種這男人看著她的眼神如一匹狼呢,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將她分分鐘吃光抹淨。

“若我說不滿意呢?”江君越俊顏一笑,握著女人腰肢的手下意識的收緊再收緊,讓兩個人之間的距離絕對達到了負值,彷彿要將藍景伊嵌入到他的身體裏一樣。

男xin荷爾蒙的氣息是那樣的强烈,藍景伊身子漸漸發軟,如水般的靠在男人的身上,正不知所措要如何在別人家的地盤上接招的時候,身子忽的被江君越打橫抱起,藍景伊的頭被迫枕在男人的臂彎上,空氣裏的氣流一下子就滾燙了起來,“傾傾,你瘋了嗎?”

江君越微微俯頭,俊顏貼近了她一些,黑亮的眸子灼灼的看著她的眼睛,此時他的人已經停在了此前兩個人住在這裡的客房的門前一側,他背靠在走廊的牆壁上,輕輕笑道:“你昨晚說過了什麼,不記得了?”

“江傾傾,你敢!”藍景伊用的是祈使句而不是疑問句,“喻色雖然現在安然無恙,可那也並不全是你的功勞,她加油站裏九死一生,你昨晚並沒有完全保護好她的,你還不承認?”

“呃,就為了一個男人的女人,你現在還記著這些?”江君越說著,一張口,兩排牙齒便在女人的臉頰上咬了一口,江誠請了那麼多的殺手,還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他和成青揚的主力都在T市,能把人救出來已經是盡力了。

“咳……”一聲低咳從樓梯處傳來,藍景伊一下子慌了,用力就要掙開江君越,可是緊抱著她的男人半點都沒有要鬆開她的意思,“喻叔叔,喻色這個時候應該在洗澡,嗯,你還是過一會再進去找她吧。”

藍景伊將一張小臉全然的埋在了江君越的懷裡,此時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到底還是被人撞見了。

喻淵庭先是愣了一秒鐘,隨即轉身下樓,“那我在樓下等她。”喻色回來了,他懸而又懸的心也終於放下了,只是,很想親眼看看她,這是每一個做父親的心。

“江傾傾,你還不放我下去嗎?”低低的腳步聲漸漸從樓梯處消失,藍景伊這才壓低了聲音怒瞪著江君越,恨不得掐死他,她剛剛丟臉丟到家了,可偏偏,若以暴力論,她從來都不是江君越的對手。

“嗯,馬上就放你下去。”一如既往的磁xin而悅耳的男聲,帶著愉悅和輕笑,“說到做到。”說著時,他一脚磕開了身側的客房的門,一個閃身便抱著藍景伊進去了,幾個大步便到了床前,隨即,真的說到做到了,藍景伊被放在了柔軟的大床上,長長的黑髮鋪陳在枕上,妖嬈如一朵墨蓮,她才要說話,男xin的身軀就俯衝了下來,兩隻手臂優雅的撐在她的身體兩側,黝黑的眸子靜靜的看著她,像是很平靜,卻只給藍景伊一種波濤洶湧的感覺,彷彿她就只是身上男人眼中的一隻小獵物,男人分分種就能將她吃得乾乾淨淨。

他明明只是看著她,明明沒有吻她,可是她只覺空氣彷彿稀薄了一般,呼吸越來越困難。

“為了他,你居然跟我發火。”自從結了婚,江君越就習慣了與藍景伊有一說一,不是說夫妻間要相互信任嗎,所以,他此刻心裡想著什麼便說什麼了。

“呃,我是為了喻色。”藍景伊輕輕咬唇,這真的只是一個極自然的反應,可是看在男人的眼裡卻全然不是那麼回事了,她這動作太撩人太嫵妹太……xin……感……

“看起來像是為喻色,可其實是因為季唯衍,景伊,我嫉妒了怎麼辦?”就在藍景伊以為江君越下一秒鐘會狠狠咬她一口再開始啟動折騰她吃了她的模式的時候,他突然間的來了這樣的一句。

就這一句,藍景伊所有的緊張一下子化為了軟濡,目光也如水般的看著身上的男人,出口的一字彷彿是從天際飄來的一樣,輕輕的,柔柔的,“傻。”她都為他生了三個孩子了,喻色也為季唯衍生了三個了,她和季唯衍之間一直都是幹幹淨淨清清楚楚,江君越這樣的反應讓她一時之間不知所措了。

“可我管不住自己,怎麼辦?”江君越邪魅的看著藍景伊,嗓音喑啞的不行,透著絕對無可比擬的興感,惹她心尖尖一直在不由自主的顫抖著。

藍景伊長睫微閃,這是記憶裏江君越第一次這般的對她低喃,卻字字都在融化著她的心,癱成水般的曬在他的面前,兩條手臂不知不覺的就抬起而攬在了男人的頸項上,“傾傾,我愛你。”彷彿是要給他吃下一顆定心丸似的,她輕聲語,一雙大眼睛柔柔的看著他,全都是深情。

只這五個字,便沸騰了男人體內的荷爾蒙,頃刻間,他的唇便深深的落了下去。

陽光很暖,透過窗紗灑在室內,也灑在糾纏在一起的兩個人的身上,旖旎而溫馨。

不遠處的房間裏,喻色果然如江君越所說的進了洗手間,幾天沒有痛快的洗個澡了,只想把這幾天的晦氣洗去,當溫熱的水灑在身上,通體舒暢的讓她慵懶的伸了個懶腰,浴缸的水也滿了,踏進去靠在邊沿上,閉上眼睛享受著這一刻的自由,那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更强烈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自由,果然是最最美好的。

水是溫熱的,那樣的溫度特別的容易催眠,再加上喻色昨夜一夜未睡,不知不覺的,她睡著了。

這一睡,自然是睡了很久。

客廳裏的喻淵庭再也等不及了。

上了樓,好在走廊裏江君越和藍景伊都進了他們住著的客房,他這才方便的走到喻色的房門前,輕輕敲了敲門。

然,足足等了有五秒鐘,裡面也沒有任何反應。

再敲,又等了一會兒,喻色還是沒有來開門。

可他記得很清楚,江君越說過喻色應該是在房間裏洗澡的。

手落在門把手上,這一刻,他是想推開門的,可當想到喻色雖然是自己的女兒,他一個男人進去還是有些不方便,畢竟,這麼多年沒有在一起了。

想了又想,喻淵庭還是頓住了手上的動作,可他剛想要去找季漫珍,猛然想起他回來別墅的時候,季漫珍帶著曉越曉美和曉衍出去嗨去了,這陣子因著江誠的關係他們一直都沒有出去過,現在江誠不知去向,這現在安全了,孩子們就再也忍不住的央求著季漫珍帶他們出去玩了。

剛剛女傭人也出去買菜了,他此時唯一能想到的可以進去喻色房間的女xin人物除了還在這別墅裏的藍景伊再別無他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