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8章番外:染色合體(43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4:54
A+ A- 關燈 聽書

驀然,她剛想要說話,就瞥見了不遠處有人快步走過來,那身形很像是她之前見過的江誠的殺手,“阿婆,這是哪裡?”

“XX村。”

“江君越,我在XX村,現在,江誠的人追過來了,救我。”說完,不等江君越回應她就掛斷了電話,匆匆的將阿婆的手機還給了她,“謝謝阿婆。”轉身就走,卻,不敢快了也不敢慢了,因為,她也不確定那個人是否已經發現了她。

喻色走到了馬路上。

雖然這樣危險些,可是遇見江君越的概率也同樣大些,她現在只能賭了,賭自己是被江君越所救還是被江誠給重新掠走。

菜地距離大馬路也就幾分鐘的路,走上去沿著往T市的方向走去,第一次,她腦子裏沒有了季唯衍而全都是江君越,恨不得眼前一下子出現江君越的身影,這樣她就得救了,這是她第一次把自己的命運與一個不是季唯衍的男人聯系在一起。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在那,快追,別讓她跑了。”身後,江誠的人到底還是發現她了,這個時候除了跑喻色已經沒有其它的選擇了。

只是不知自己能堅持多久,以她現在的體力根本不可能是那些殺手的對手。

可,人在萬分危急的時候常常能顯示出來平常所不能及的潛力。

這是喻色從沒有過的速度,更是從沒有過的耐力。

她跑得很快,絕對超出她從前讀書時體育考試的速度了。

但即便是如此,幾分鐘後,她身後的那兩個殺手還是追了上來。

喻色粗喘著,那兩個人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近得讓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可,眼裡又哪裡有半點江君越的踪影呢。

她完了。

這個時候手上沒有手機,她連呼救的機會都沒有了。

“江君越,你他媽的笨蛋。”她昨天製造了兩次機會給他,一次是在被囚禁的那幢小樓附近逃開時製造出了響聲,一次是打火機把加油站給引爆了,這樣的兩次江君越若是不知道那他也太笨了吧,可是,現在率先找到她的不是江君越的人而是江誠的人,所以,她不由得氣惱的爆粗了。

抬眼看前面,一輛耕耘機慢吞吞的駛過來,這與她想像中的江君越開的高級小轎車差了十萬八千裏都不止,這肯定不是江君越的車,完了,她真的徹底的完了。

只是堅持著往前跑去。

“站住,否則你最好祈禱不要讓老子捉到你,否則老子一定把你玩殘,老子最喜歡玩的就是你這樣漂亮的人妻了,免了調教,省事。”許是就要追上她了,身後的那個殺手興奮的朝著喻色大聲喊著。

陽光很好,可這一刻於喻色來說卻是陰霾的。

地上的自己的影子間,兩個追來的殺手的影子重疊在了一處,她閉了閉眼,隨即睜開,轉身,突然間就停了下來,惹得追上來的兩個男人也瞬間急刹車般的停下來,一時間竟是不敢上來了。

“都別過來,否則,我引爆我身上的炸彈,我們同歸於盡。”淡淡冷冷的睨著眼前的兩個男人,喻色的心底很慌,只是强行的不讓自己表現出來。

“你身上哪來的炸彈?”兩個男人將信將疑,雖然按道理喻色身上不應該有炸彈這樣的玩意,可是這個小女人居然有本事引爆加油站,那讓他們此刻不由自主的就覺得在她身上發生什麼都是有可能的了。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反正,你們不許過來。”身後的耕耘機越開越近,震著喻色的耳鼓,耕耘機雖然開不快,可怎麼也比她兩條腿跑得快,她現在也只能向那耕耘機上的人求救了。

“呵,你以為我們會相信你嗎?你身上一定沒有炸彈。”一個男子壯著膽子朝著喻色邁了一步。

男子只邁了一步就證明他還是擔心她身上有炸彈的,這讓喻色原本沒有底氣的心一下子就有了底氣,虛虛實實,實實虛虛,“行,你就試試,反正,我臨死還能找兩個墊背的,我喻色不虧。”冷冷說著,耕耘機已經到了,她正要轉身朝著耕耘機而去,忽而,一道黑影倏然壓來,不等她反應過來,手腕上就一緊,隨即,她被一個男人如拎小雞般的就拎到了耕耘機上,“調頭,帶她走。”

“成哥?”這樣熟悉的聲音,讓喻色頓時松了一口氣,才偽裝的堅強也泄了一個乾乾淨淨,整個人軟軟的坐在耕耘機上,驚喜的看著成青揚擋住了那兩個就要追上來的男人,“成哥,你也上來。”

“你先走,君越要到了。”成青揚背對著喻色揮了揮手,開耕耘機的男子立刻調轉耕耘機的車頭往小城的方向開去。

喻色一直回望著,馬路上的三個男人已經撕打在了一起,成青揚以一對二,但不見半點下風。

雖然知道成青揚的本事,可喻色還是不免擔心,都是自己連累了大家。

耕耘機以它最快的速度往前駛去,可速度再快也是耕耘機,“是江君越的主意嗎?”

“嗯,這樣不容易讓他們發展。”

是的,江誠的人說什麼也不會想到江君越會讓人開著耕耘機來找人,“唯衍和許山都好嗎?”忍不住的問出來,她為他們擔了幾天的心了。

“都好,你放心就是,瞧瞧,江哥來了。”

喻色抬頭看過去,果然,江君越的小車駛向了這裡,小車開得極快,到了,小車的車窗搖了下來,“還有多遠?”江君越只是瞄了一眼喻色,就轉頭問了司機這一句。

“江哥開車只要兩分鐘就能遇見了,快,成哥一個人對付他們兩個人,還不知那姓江的人後面有沒有救兵。”後面的,江君越根本沒聽了,聽過‘兩分鐘’那一句後,小車就如箭一般的駛走去救成青揚了。

喻色正在鬱悶江君越為什麼不把自己帶上那部小車,視野裏又多了一輛小車,很快穩穩的停在了耕耘機旁,還不等喻色反應過來,車門這次直接開了,而不是只搖下車窗。

“藍姐姐……”喻色驚喜的從耕耘機上跳了下去,“你怎麼來了?”

“快上車,咱們回去。”藍景伊拉住喻色的手,邊走邊掃視著喻色,“瘦了。”

“才四天而已,哪裡那麼快就瘦了呢,倒是藍姐姐,你怎麼來了?”坐進了車裏,喻色不好意思了。

“還不是傾傾,他昨晚答應我一定把你救出來,結果,他根本沒做到。”藍景伊緊握著喻色的手,“還好你現在沒什麼,否則我一定不饒他。”

看著藍景伊一本正經的樣子,喻色“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他昨晚一定挨你的訓了是不是?”

“挨訓那是輕的,哼。”

“呃,那你還把他怎麼了?”喻色狐疑的睜圓了眼睛,直覺昨晚雖然是自己一生中最最驚險也最最刺激的經歷,可是於江君越來說,應該也是挺難捱的,怪不得剛剛遇見時,他眼風都未掃自己一眼呢,一定是藍景伊把他認認真真仔仔細細的修理了一頓。

所以,他對她有怨氣呢。

喻色如黑葡萄般的眸子晶晶亮的看著藍景伊,可她的小臉卻倏然紅了,然後垂了下去,“沒怎麼。”

“你騙人,快說,快說。”見到了藍景伊就象是見到了親人一樣,喻色已經卸下了所有的緊張,淘氣的開始呵起了藍景伊的癢,“你要是不說,我就一直呵一直呵,直到你說了為止。”

“哈哈……哈哈哈……”藍景伊笑得前仰後合,她最怕呵癢了,只一會兒的功夫就求饒了,“求你了,我求你了還不行嗎?”

“不行,你快說你昨晚把他怎麼了,你說了,我就放過你。”喻色不依不撓,非要逼著藍景伊說出來。

“哈哈……哈哈……好……好,我說。”藍景伊發出了斷斷續續的細碎的聲音,到底沒有受得住喻色對她的折磨,徹底求饒了。

喻色這才移開小手,“說吧,我聽著呢。”喻色溫溫一笑,瀲灩如花般的美。

“親家母,有沒有男人說,你很漂亮呢?”藍景伊被眼前的美色一震,忍不住的就開始調侃起喻色來了,被喻色呵了半天的癢,多多少少她得找回些場子。

“我再漂亮,也沒有你在你傾傾哥哥的眼睛裏漂亮。”喻色掩著小嘴笑,那兩口子秀恩愛的水准實在是太虐單身狗了。

“他呀,混蛋一個。”

“原來藍姐姐喜歡混蛋呀,別具一格呢。”

“你……你……你再敢胡說,小心我把你丟下車去。”

“你敢?”喻色眨著眼睛繼續笑藍景伊,她小臉上泛起的紅暈正在迅速的加深著顏色,“孩子都生了三個了,沒想到你還會這樣害羞。”

“我才沒有呢。”藍景伊死不承認。

喻色指尖輕落在藍景伊的臉頰上,“瞧瞧,都紅如胭脂了,還不承認。”

“我沒有。”

“來,給你照照鏡子。”喻色推著藍景伊對正了車前的後視鏡,“自己看看,你這都啥模樣了。”

“喻色,你個小壞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