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番外:染色合體(43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4:46
A+ A- 關燈 聽書

“頭,快要沒油了。”車子行駛在半途,司機回頭沖著江誠說到。

“遇到加油站停車加油,休息三分鐘。”江誠冷聲吩咐,倒是挺沉穩的。

喻色的眸光掠過車內,她早就盯上了車格子裏的一隻打火機,“我要上廁所。”

江誠轉頭看她,陰冷的面容寫著譏屑,“我還以為季唯衍那樣高冷的男人的女人不需要上廁所呢,原來,你也需要呀。”

喻色不以為意,“人吃五穀雜糧,是人都要上廁所,江先生不需要嗎?”

“你……”江誠語塞,說不需要那他就不是人了,可若說需要,彷彿笑話了喻色的同時也笑話了他自己。

喻色淡淡冷冷的睨著他,“江先生到底是需要還是不需要呢?”

“滾。”一聲低吼,剛好遇到加油站車子停了下來,他轉身下車,“讓她去吧,免得尿褲子一股子騷味。”

“你才騷呢,你全家都騷。”喻色恨不得掐死江誠,真沒想到她平生的第一次爆粗是因為江誠。

“下車。”身側的男子狠推了她一把,順著那股子力道,喻色的身子便往前栽去,“嘭”的一聲,她的頭正好磕在了前排駕駛座和副駕駛座中間的位置上,小腹壓下的位置不是別的位置,正是她盯了許久的地方。

那個小格子裏有一隻打火機。

喻色一手揉著頭,一手迅速的從小腹下撿起那枚打火機,這才慢吞吞的坐直了身體,“好疼。”

“下車,要是不去你就留在車上。”男子冷怒的瞪著她,這是逃跑中的人一向的脾氣,被人追著,就特別煩躁。

“去去去,我要去。”喻色笑了,三天了,她的小臉上第一次的綻開了真正的笑容。

拿到了打火機,她就有機會了。

下了車,不遠處就是加油站的洗手間,男人在她的身後緊跟著,不過也有點漫不經心,她一個弱女子,殺只雞都嫌費事吧,根本不可能從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喻色認真的掃視了一遍這個小加油站的環境,說實話,真要她下手的話,她還真是覺得歉意。

可,若是錯過了這次的機會,她就再也沒機會了。

加油站的位置有點偏,此時就只有加油的那個師傅正在加油,其它的人連著江誠這車的司機都去洗手間了。

這個時候下手,其實傷亡才是最少的時候,若是等那幾個去洗手間的出來,便有些麻煩了。

喻色不再猶豫,因為再猶豫就會喪失這天賜的良機。

“師傅,你加錯油了吧,這個油號不對。”突然,她大步朝著那個正在給江誠的車加油的師傅。

“喂,你站住,沒錯……”身後,殺手想要叫住她。

可是喻色根本不管那麼多了,一下子沖到那個正加油的師傅身邊,“快走,要爆炸了。”她一邊喊一邊扯過他的衣袖就跑。

人就是這樣,明明沒什麼的,可是當別人跑的時候就會不由自主的也想跟著跑,“什麼爆炸?”師傅問她的時候,身後那個殺手的脚步離她已經沒幾步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伸手就摸出了打火機,點燃,再往身後一擲,“快跑。”

“嘭”,加油站的空氣燃點非常快,打火機一瞬間就引起了火苗,頓時,整個加油站開始爆了起來。

喻色拼命跑拼命跑,也不管是哪個方向了,反正,先逃脫了江誠的人再說。

到時候,她再想辦法回去小城。

“喂……站住……”依稀是那個殺手的聲音,可她已經跑遠了,而那個殺手,不死即傷,因為,他的站位正好是火勢燃起的地方。

“喂,你為什麼點燃了我的加油站?”氣喘吁吁中,一直跟著她跑的師傅突然間停了下來,然後一把抓住喻色的手臂,“你賠我的加油站,建這個加油站的錢我都是借的,現在可怎麼辦呢,我拿什麼去還?”

喻色一愣,可她一點也不後悔帶走了這個男人,不然,他也得死,她不想連累無辜,“你放手,你的加油站我陪你就是了。”

“你拿什麼賠?”

“你若不信,你跟我走我一定賠你。”等季唯衍收回了季氏,再加上他們兩個的染色公司,別說是一個加油站了,一萬個加油站都不在話下。

身後太亂,火勢漫天,這樣緊要的關頭,而且她已經逃到這裡了,若是被那些人追上來了,她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逃了。

機不可失,失不在來。

只要他們把她抓回去,她的小命只怕……

“他們要殺我,也有可能殺了你,這些人瘋了,見人就殺,不然,你跟我一起走吧。”喻色認認真真的說著的時候,眼角的餘光一直瞟向男子身後的加油站。

有人追過來了。

她有些慌,再也等不及的一彎身,就朝著男人的手臂狠狠咬了下去,“啊……”男人吃痛的瞬間不由自主的就松了手,喻色撒腿就跑。

“我叫喻色,你來XX城找我。”風中,她的聲音飄到了男人的耳中,他想追,可是更擔心自己的加油站還能剩下多少,而且,他現在最急的是救火,這樣,至少可以减少些損失。

喻色往路邊跑去,這個地界早已經出了小城,道路兩邊種植著各式的蔬菜,喻色猫著腰穿梭遊走在比較高一些的蔬菜中,比如黃瓜地豆角地,或者是花圃中。

天還沒亮,黑沉沉的像是在無聲為她掩護。

越是黑的地方,那些人越是難發現她。

不過,她還是不能掉以輕心,江誠手下的那些殺手都是很適合野外生存的,於他們比起來,她太小兒科了。

漸漸的,喻色跑不動了,也不知道到了哪裡,四周就只一片黑,她其實是怕黑的,從小就怕黑,然而這一刻,怕了也沒用,沒有人能為她壯膽,只能她一個人慢慢的消解心底裏的那份害怕和恐懼。

喻色尋了一個僻靜的地方停了下來,若是再走,她怕自己離小城越來越遠,她有種感覺,現在不止是江誠的人在追她找她,江君越成青揚和龍驍的人也一定在找她。

只是不知道阿染現在情况怎麼樣了。

她是真的很擔心季唯衍。

等白天若是能遇到好心人借個電話打回去就好了,只要知道季唯衍和孩子們都沒事,她就安心了。

很餓,不過好在她臨逃走的時候順手摸了幾小包餅乾,慢慢吃著,消磨些難挨的時間,也為自己充饑。

天,慢慢亮了。

周遭的景物也越來越清晰。

喻色一夜未睡,卻半點睡意都沒有。

不能再停留在這裡了。

既然能看清了路,她就想辦法回去小城。

加油站早就被她甩在身後了,現在加油站的傷亡情況如何她半點也不知道,不過,只要那個加油的師傅沒事,其它的江誠的人愛怎麼樣就怎麼樣,那些人窮凶極惡,該死。

她身上沒錢也沒手機,要想找人幫忙很困難,不過,還是相信這個世上好人多,還是相信一定會有人幫助她。

“阿伯,去XX城的路往哪個方向走。”終於遇到了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伯,喻色急忙問他,這樣,可以少走很多彎路。“那邊,那條路往南就是了。”

“大概要多遠呢?”

“五十多公里吧,不遠。”

是的,於有車的人來說,五十多公里地絕對不遠,可是於她這個沒車只能靠步行的人來說,五十多公里就是太遠了。

“謝謝老伯。”喻色禮貌的道謝,便朝著那個方向走了,然而,她還是不敢走大馬路,她怕江誠的人也往小城的方向來尋她,所以,只能在沿馬路的路邊的草叢中菜地中快速的往小城的方向趕著路。

也想過站在路邊堵一輛車,可,若是一個不小心攔了江誠的車,那她豈不是白逃了,也是自投羅網了。

那就不是笨,是蠢了,蠢到無藥可救。

天色已經大亮了。

喻色在菜地裏遇到了一比特正摘著菜的阿婆,喻色迎了上去,禮貌的道:“阿婆,我被人打劫了,身上的手機和錢包都被搶走了,我現在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能不能把你的手機借我一下,我這只錶算作是謝禮,行嗎?”

“呵,打個電話罷了,你遭了難,我怎麼好意思收你的錶,你打吧,不用客氣,想打多久就打多久。”阿婆說著就摸出了手機遞向喻色。

手機是很古老的那種款,早就落伍了,可是,此時落在喻色的手中卻是那樣的美,“謝謝阿婆。”她輕輕接過,便快速的撥打了江君越的電話號碼,是的,思前想後她覺得撥打江君越的號碼最有可能獲救,因為,出來找她的人只能是江君越而不可能是藍景伊。

江君越很寵自己的老婆,怎麼捨得讓藍景伊大半夜的出來奔波呢。

好在,她對數位一向敏感,手機雖然丟了,但她依然記得江君越的號碼,飛快的撥出去時,心都跳到了嗓子眼,接呀,快些接吧,她真的急死了。

手機通了。

“你好,請問你是……”那邊,江君越卻不知道是她打過去的,因為,這於江君越來說絕對是個陌生的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