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番外:染色合體(43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3:58
A+ A- 關燈 聽書

“現時要先找到他們把小色關在了哪裡。”喻淵庭開口。

“監控都查過了,不是壞了就是那個時間段裡面沒有喻色。”龍驍懊惱的說到,不然,也不會一直沒有線索了。

龍驍說完,江君越的眼睛頓時一亮,“你再說一遍。”

“怎麼了?”龍驍一愣,暈暈的看著江君越。

“我讓你再說一遍。”可江君越卻是認真的讓他再重複說一遍。

龍驍抿抿唇,老大不樂意的又重複了起來,“監控都查過了,不是壞了就是裡面沒有喻色。”

“把壞了的監控全部給我查出來,然後,按那些壞了的監控的位置給我畫出一條線路來,立刻馬上。”

江君越這一說,龍驍猛的一拍大腿,“我明白了,你是說他們把有喻色的監控都毀了,是不是?”

“對。”做賊心虛,可這樣比查監控錄影的內容還讓他更省事,之前他把監控的事情交給龍驍去做了就沒插手,還以為監控沒線索了呢,幸好剛剛龍驍的一句話提醒了他。

“我馬上去辦。”龍驍興奮的去辦了,這事從頭到尾都是他在處理的,他去辦最合理不過了。

龍驍走了,不過成青揚已經回來了,“交待下去了,半個小時後就會把女人帶到。”

“嗯。”江君越低頭看喻色號碼的手機,季唯衍的簡訊又來了,他還沒打開就道:“季唯衍這是有多清閒呢,這麼一會的功夫與喻色的簡訊發不停,瞧瞧,咱們在這裡給他賣命是不是嫌太傻了些?”

“傾傾,你少說幾句吧。”藍景伊剛去廚房裏切了水果,端了水果託盤走了出來,“喻叔吃水果,成哥吃水果。”

“呃,我這一點都沒說錯,我要是說錯了,天打五雷轟。”江君越越看季唯衍的簡訊越是惱火。

“行了,就算他閑一下又怎麼了?你再說一句,我就……”藍景伊惱了,這喻色號碼的手機不讓她碰她也同意了,這她現在說話江君越半點也不聽了,她這地位也太低了吧。

江君越一看藍景伊的臉色黑了,結婚這麼幾年了,沒有誰比他更瞭解自己女人了,立刻就揚起了笑容,溫溫柔柔的摟過了女人的腰,摟著她坐在自己身側,“好了,我收回還不行嗎?季唯衍季大人季男神現在一點也不閑,他忙,很忙很忙,所以我們大家必須要幫他把喻色救出來,這樣總行了吧。”

“撲哧”一聲,藍景伊樂了,從江君越的嘴裡說出季男神這樣的字眼這是有多稀奇呢,看來,江君越也是知道季唯衍的魅力了,“行了,商量正事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現在沒法子商量,不知道喻色在哪兒,我們手上就是有再多的人也沒辦法,就象江誠找不到季唯衍拿季唯衍沒辦法一樣,他請再多的殺手也是無劑於事。”江君越攤攤手,不是他不管,而是現在沒有辦法。

“都三天了,你看喻色她……”那邊,喻淵庭歎息了。

“喻叔,你放心,江誠暫時不會動喻色的,好歹喻色還是他手裡最後垂死掙扎的一個籌碼,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動,只是他這樣的沉得住氣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我總以為他搶了喻色的第一天就會給我們或者是季唯衍打電話要脅呢,可是你看這都過去三天了,他半點都沒消息,這個人,誠府極深,不是個好對付的。”江君越手指輕點在茶几上,眸色深深,若有所思的說到。

“好了,圖已經弄好了,嗯,就是這個。”他的尾音才落,龍驍就從書房出來了,手裡是幾份列印好的路線圖,“你們看看,我覺得就在這裡了,原來,繞來繞去離我們居然是這樣近,這次,江誠倒是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沒有把把喻色藏到什麼郊外的山中或者不容易找到的老房子裏了。”

聽龍驍如此說,江君越伸手拿過那張地圖就認認真真的看了起來。

按照被損壞的監控顯示的位置,再從警察局附近開始算起,彎彎繞繞,繞繞彎彎後果然最後停留的位置就在這別墅附近。

“果然是個對手。”江君越讚賞的放下了手裡的地圖,“龍驍的眼力不錯,是的,應該就是這附近了,範圍縮小就好找了,給我挨家挨戶的調查,發現任何不對勁的都立刻查進去,江誠,我要讓他無處可逃。”至少,也能從江誠的手上救出喻色。

“好,分頭行動,我去查這一片,成哥,你派人去查這一片,兩邊分頭行動,有消息了再通個氣,嗯,現在就行動吧。”龍驍也是一個做事的,在國內,他的名號雖然不及成青揚,可,在屬於他的那一片山頭,成青揚也是沒辦法打入進去的。

“嗯。”成青揚輕輕點頭,他為的是江君越,不管他對江君越的那段情是不是放下了,總是有一種感覺,只要是江君越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他為江君越什麼都會做的。

就象是季唯衍的心理如今也只藏著喻色一樣,因為是喻色給了季唯衍的重生。

而他呢,當初若不是江君越救了他一次,他此刻已經不在這個人世間了。

“等等。”兩個男人正要去辦事情,忽而,江君越又叫住了他們。

兩個男人徐徐轉身,“還有事兒?”

“我總覺得這圖哪裡有些不對,這監控雖然可以連成一條線,可,有沒有可能在這些線上的某一點呢?”

“警察局附近?”喻淵庭敲了一下桌子,意外的道。

“嗯,我也這樣想,龍驍,你負責這別墅附近,成哥就負責警察局那一片吧,仔細些。”雖然手上的紙只有兩個巴掌大,但是要找起來可就是不是巴掌大的範圍了,但至少比他們之前無頭蒼蠅般不知目標要好上許多了,這,也是進步。

龍驍和成青揚離開了。

偌大的別墅裏冷清了,因著喻色的事情喻淵庭這幾天沉默了許多。

“喻叔,你去休息一下吧,你放心,只要有喻色的消息,我們就會叫醒你的,不然,你休息不好,等找到喻色的下落都沒力氣去救人了。”藍景伊微笑的說著這些,語氣也儘量的放平穩,就是想要讓喻淵庭卸下心防。

喻淵庭沉默了一下後便點了點頭,“嗯,那我去小睡一下。”這三天他幾乎就沒有好好的睡過一次覺,因著擔心,睜開眼睛閉上眼睛腦子裏全都是喻色,心裡其實是有些埋怨季唯衍的,若不是季唯衍向他保證不會讓喻色出事,他也不會離開女兒再把女兒全權的交給季唯衍的,想想,就是後悔。

老人家去休息了。

客廳裏頓時就只剩下了江君越和藍景伊。

“傾傾,喻色不會有事吧?”沒了旁人,藍景伊還是擔心的問起江君越,這是女人的通病,事情沒解决之前,就是會忍不住的擔心。

“不會。”江君越半點都不猶豫,就怕藍景伊多想,直接就篤定的說到。

“希望你說的都對,不然,若是喻色真有什麼差錯,我對不起唯衍。”藍景伊悠悠的看著茶几上的某一點發呆,心思彷彿飄到了遠方。

“想誰呢?”江君越俊顏微轉,男xin的邪魅的氣息就噴吐在了藍景伊的臉上,帶起一片片的微癢,讓藍景伊垂下了眼瞼,輕輕道:“這不是飯店,也不是咱家。”

“又沒人,只是這樣看著你也會害羞,老婆,你故意要勾著我的是不是?”江君越淡清清的笑。

“混蛋,我哪有。”她是這樣的xin子,只要不是在屬於自己的私有空間裏,對於他碰她,她一向不踏實,粉拳敲在他的胸口,“再亂說,我休了你,壞傾傾。”

江君越邪邪一笑,就在女人一臉討伐的時候,薄唇迅速落了過去,轉而就印在了藍景伊的唇上,隨即就在她耳邊低喃,“你放心,喻色不會有事的。”

藍景伊正要從江君越的懷裡掙出來,突然間,樓梯口傳來了曉衍欲掩還休的小聲音:“准婆婆准公公,我啥也沒看見,不信,你們看看我是不是捂住眼睛了。”

藍景伊立碼從江君越的懷裡直起身子,不好意思的看著曉衍,“曉衍,過來。”

曉衍目光轉身江君越,像是在說“我能過去嗎?”。

“過來吧。”江君越看著自己女人喜歡這個小東西喜歡的不得了的樣子,不由得失笑,“不過是玩笑罷了。”

“什麼玩笑,曉衍都當真了,叫你准公公了,你沒聽見嗎?”

江君越淡清清的搖了搖頭,是不是天下的孩子媽都熱衷於為自己的孩子找另一半呢,而且,還都是提前找,壯壯和衍衍還沒多大呢。

曉衍屁顛屁顛的走過來的時候,江君越的手機又響了,看了一眼發過來簡訊的那個人,又是季唯衍沒錯了。

“曉衍,有沒有想爹地?”不等藍景伊說話,這次江君越居然先開口了,特別的熱情。

“有呀,很想很想爹地呢。”曉衍到了沙發前,就如小猴子般的靈巧的就爬到了藍景伊的腿上,舒服的靠坐著,“准公公能讓我爹地回家嗎?我和曉越曉美都想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