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番外:染色合體(42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3:35
A+ A- 關燈 聽書

“信。”喻色半點沒猶豫,不過,說完了繼續吃飯,“要殺就殺,不殺就滾蛋。”她懶著理這個王八蛋,太倒胃口了。

江誠的手指節泛起青色,還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樣直接蔑視他,而且,還是一個落在他手裡隨他處置的女人。

大手寸寸使力,他恨不得掐死她。

喻色身子不動如山的坐在椅子上,明明呼吸越來越稀薄,可她還是沒有半點反應。

江誠不敢殺她,這一點喻色非常篤定。

“你他媽的……”果然,江誠爆粗了,想殺又不能殺的感覺一點也不好。

“呵呵呵,哈哈哈……”江誠到底還是咬牙切齒的鬆開了手,喻色大笑,不屑的睨著他,“姓江的,你親姨你親表哥你也要算計,早晚你會遭報應的。”

“刷”的一聲後是“嘭嘭嘭”的器皿碎裂的聲音,喻色才用餐的餐具和食物全都被江誠氣急敗壞的給推到了地上,狼籍一片。

江誠轉身,大步往門前走去,喻色淡淡的笑,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的道:“姓江的,出來混的,早晚要還的。”

“嘭”,那是門重重合上的聲音,江誠走了。

那門也在外面落了鎖,喻色也不理會地板上碎裂一地的狼籍,反正,她已經吃的差不多飽了,幸好江誠出現後她一直在吃,所以,這會子看那些落地的食物也不心疼。

只是,很擔心季唯衍會衝動的來救她。

江誠來了。

江誠又走了。

但這一來一走讓喻色更是淡定了。

他氣成那個樣子也是不敢動她就證明一切了。

江誠請的殺手再多,可是他們找不到季唯衍也沒有辦法。

時間,在這封閉的空間裏走得特別的緩慢。

慢慢的度日如年般的走過了三天。

江君越沒來。

季唯衍沒來

喻淵庭也沒來。

可她知道,這所有的人一定都在找她,一定都在想方設法的要救她。

她出去,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這三天,每天都是那第一次給她送飯的女人來給她送飯加打掃,江誠再也沒有出現過。

若不是電視裏有時間顯示,她都不知道外面現在是白天還是黑夜。

全封閉的小房間,若不點燈,就是黑漆漆一片……

季唯衍的別墅裏。

藍景伊的手裡拿著手機,可是這手機的號碼卻是喻色的。

江君越親自去把喻色的手機辦理了掛失,然後,再重新申請了號碼。

此時,藍景伊正以喻色的名義再與季唯衍交流簡訊。

“老婆,過幾天就回去了,有沒有想我?”當這一條簡訊接收過來的時候,藍景伊臉一紅,雖然知道季唯衍叫的那個老婆是指喻色,可她還是不好意思的臉紅了。

那邊,正與喻淵庭和龍驍還有成青揚一起討論怎麼營救喻色的江君越一轉頭看到的就是微微臉紅的女人,刹時,他扔下眾人就大步朝著藍景伊走去,“小伊,他發什麼了?”

“啊?沒什麼。”藍景正不知道要怎麼回應那頭的季唯衍,手裡的手機一下子被搶走了,“傾傾,我……”當看到江君越低頭掃過季唯衍發過來的話語時,她的臉越漲越紅了。

江君越的臉頓時黑了。

雖然明知道季唯衍是發給喻色的,可是現在這收簡訊發短信的女人可都是他女人他老婆呢,看季唯衍這樣肉麻麻的叫過來,他不樂意了,指尖隨即翻動,三兩下就回了兩個字:“不想。”

是的,他江君越可是半點都不想他季唯衍,最好季唯衍永遠也不要再出現在自己老婆面前了,他現在看著藍景伊小臉通紅的樣子就恨不得砍了季唯衍,都是因為季唯衍這樣的簡訊。

可,他才回了,那頭很快就來了一句,“可我想了?怎麼辦?”

“凉拌。”江君越要吐了。

“傾傾,你在與唯衍說什麼?別忘了你是在以喻色的名義發短信給他的,不然,他若知道了,一準會出事,這個時候新加坡那邊正在緊要關頭,他不能出任何意外。”藍景伊走到江君越的身邊,低頭就朝著這新手機看了過去。

江君越的手一移,立刻就把手機移離了藍景伊的視野,“以後,這個手機與季唯衍的來往簡訊不必你回了,我來。”

“你來?你確定你行?確定你能不被他懷疑?給我。”藍景伊伸手就搶,“我剛可是快速的掃了一眼看到了,你那樣回答,他絕對懷疑的,喻色不可能那樣回給唯衍的,他們的感情一直很好,傾傾,你這是在添亂嗎?”藍景伊怒瞪著江君越,“快給我,我來。”

“不行。”江君越將手機舉得高高的,說什麼也不肯讓藍景伊搶到。

“叮”一聲響,季唯衍又發過來了。

江君越使壞的惦著脚尖將手機舉得高高的,然後仰頭看著手機荧幕,只見上面寫道:“色,是不是想了?不然怎麼好象是在說氣話呢?我不要凉拌,要不老公悄悄回去一趟給了你?”

太色了。

江君越眼皮一挑,這樣的話要是再給自己女人看到,她女人沒反應,他絕對會自殺受不了的,不過,藍景伊也說的沒錯,他若是再是回些冷冰冰的話語季唯衍一定會疑心的,季唯衍這要是回來找不到喻色,那便慘了。

“傾傾,你別胡鬧了,給我。”藍景伊皺眉跳起來還是要搶,怎麼也不能由著自己男人胡來。

“不行,你想都別想。”江君越眉毛一挑,邪肆的看著自己女人,“季唯衍這樣肉麻的情話,你覺得你很適合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聽著男人狐疑的問她,藍景伊就覺得頭皮發麻了,她十分確定若是自己說‘適合’,這男人指不定晚點要怎麼折騰她呢。

她最怕的就是這男人把她衣服都脫了,然後賣力的挑弄她,等她有感覺了,他再不理她的直接起身走開,讓她上不下下不下的最難受了。

想了又想,小嘴抿了又抿,她低聲道:“不適合。”

“嗯,這才對嘛。”江君越頓時滿意了,大手撈過女人往自己懷裡一帶,同時,再看了一眼又響了一聲的手機荧幕。

“色,你再不回我,我訂機票了。”

季唯衍這一句,讓江君越立刻就精神了,隨手就回了一句,“想了還不行嗎?正事要緊,辦好了再回來,省得來回跑,折騰。”

回完這句,江君越抬頭掃向周遭,才發現原本正與他一起討論如何救喻色的幾個男人都在看著他的方向,看來這季唯衍的簡訊問題必須得找個人解决了。

不然,佔用著他的時間。

“成哥。”腦子裏有了决定,他立刻開始實施,半點也不能耽誤了,不然藍景伊不能回,讓他回他會吐了的,這些話他可以對著藍景伊說,可是對著季唯衍,原諒他,兩個大男人,他絕對會吐,他沒這愛好。

“在。”成青揚溫溫一笑,多少年來養成的習慣,江君越一出口,他就只想為江君越辦事。

“這小城裏的地盤混得熟嗎?”

“還行。”淡清清回江君越,成青揚不明白江君越這是要幹什麼。

“你夜總會裏給我找個可靠的乖一點的女人過來。”

“幹嗎?”

“會說情話的,回季唯衍的簡訊。”

“呃,這樣不好吧。”喻淵庭的臉頓時黑了下來,好歹季唯衍是他女婿,他自然是要站在自己女婿這邊的。

“那你想讓季唯衍回來?被人識破了他那張臉,他早晚出事,你信不信?”

喻淵庭這才搖了搖頭,“我不想他回來,還是我們替喻色回簡訊吧。”

“真不知道季唯衍那小子從前那樣高冷,見了面打招呼說話從來不會超過一句話的,這現在與喻色說情話倒是一套一套的,服了,小伊不能回,我是男人回了會吐,喻叔叔,你覺得你能回?”

喻淵庭頓時臉黑了,“不能。”季唯衍對喻色說的情話,他作為季唯衍的岳父更不能看了。

“既然不能,龍驍和成哥兩個男的自然也不行,你放心,我就找個女的來回季唯衍的簡訊,有保鏢看著回,不會出問題的,然後這女人等季唯衍搞定一切回來見喻色的時候再放了她給一筆錢就大功告成了,這樣不是挺好嗎?反正,我不想吐。”

“好吧。”喻淵庭只好同意了,不然,這別墅裏剩下的人誰也回不了,曉越曉美和曉衍不行,季漫珍一個老人家更不能回這個了。

“成哥,去找吧,找個可靠的聽話的。”再度重申了一遍要求,不然找個添亂的只會更麻煩。

“好。”

於是,成哥去打電話安排人去找了,這邊,江君越繼續拿著季唯衍的手機與喻淵庭龍驍開會。

“色,來回也就半天,不折騰。”

呃,江君越才到了沙發前,季唯衍就回過來了。

看來,季唯衍還是想回來見喻色,這個玩笑可開不得,不成。

咬咬牙,看了又看,他才慢悠悠的回道:“你回來吧,不過,我去新加坡了。”

季唯衍這才消停了,半晌沒有回他。

松了一口氣,他抬頭看面前的兩個男人,“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