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番外:染色合體(42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2:43
A+ A- 關燈 聽書

路燈一個接一個的延伸向前方,喻色走了半天也不見一個計程車經過,明明她選的這個方向已經是很熱鬧的方向了。

可這個時間點,路上的行人幾乎絕跡,計程車更是少之又少,偶爾有一輛車從身旁呼嘯而過,也不是計程車而是私家小轎車。

她有些急,拿起手機就要撥給藍景伊。

就在這時,她落在前面人行橫道上的視野中,一道影子正在接近她,看起來速度越來越快。

接呀。

藍景伊快接。

這樣在心底裏呐喊的同時,喻色撒腿就跑。

一直有人要暗殺她而要脅季唯衍,這個她是知道的,所以,小心些總是沒錯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若那人對她無害,她就跑了也沒損失什麼。

害人之心不可有,可防人之心一定要有。

可,她快,那人更快。

一看就是訓練有素。

喻色的腦子裏閃過了那個叫撒麗的要殺她的女人,她的頭皮發麻了。

此一刻,周遭根本沒有什麼人。

而她已經走離了警察局了,就算是呼救也來不及了。

對方是殺手。

而她,殺只雞都不敢殺呢。

無論怎麼想,她都不是人家的對手。

“喻色,這麼晚了,出什麼事了嗎?”手機那頭藍景伊終於接了起來。

喻色的心快要跳到了嗓子眼,“藍姐姐,我剛從警察局出來的路上,有人要殺我,阿染和許山手機關……”她還沒說完,手裡的手機就被打掉了,隨即,頭上一痛,身子便再也站立不穩,“救命……”她驚呼著,可是全然來不及了,對方的動作太快。

生命裏又一次被人綁架了。

在昏過去之前,喻色的腦子裏迅速重播的就是在T市季唯衍親自為她擋了炸彈的那一幕。

這每一次,都與江誠有關。

只是那時他們不知道是江誠在作惡,而現在知道了罷了。

可是明明知道,還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就象是坊間人的至理明言,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著。

她時時刻刻被人惦著,到底還是出了事。

怪她自己,是她太擔心季唯衍了。

擔心則亂。

昏昏沉沉中,喻色醒了過來。

幽暗的房間,一如她在警察局裏所住的那個小房間,沒有窗子,但是目光掃過之後,該有的倒是都有。

甚至連電視也是有的。

從另一個封閉的小房間到這一個封閉的小房間,看似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可她這一次卻是真的失去了自由。

低頭審視了一下自己,還好衣著整齊,那個綁她的人並沒有對她做什麼流氓的事情。

喻色開始鄙視自己了。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兩次了。

她這真是蠢。

這次,絕對不能再發生上次讓季唯衍替她擋炸彈的事情了,再讓他九死一生一次,她寧願那個受苦遭罪的是自己。

打開了電視,喻色一邊聽著電視新聞一邊檢視著這裡,很普通的小房間,並沒有發現什麼危險物品,看來,江誠的人並不想馬上弄死她。

是的,是要拿她來要脅季唯衍的。

她真是蠢,又給季唯衍添麻煩了。

若那男人知道,此時一定急壞了。

她乾脆死了算了,這是有多沒用呢。

鎮靜。

喻色告訴自己一定要鎮靜。

她想起來了,在她被掠之前,藍景伊接起了她的電話。

她說的那些藍景伊一定都有聽到。

江君越,她現在只能期待江君越來救她了,最好是江君越,這樣能减少些季唯衍那邊的壓力。

想到那通電話,喻色便淡定了,拿過一旁小桌上的零食,也沒檢查,就吃了起來,江誠的人不想她死,所以,暫時的她絕對沒有生命危險。

小房間的那道門她沒去試,因為試了也不會有用,一定是在外面被鎖上了的。

吃著零食聽著新聞,若不是被關在這裡加上惦著季唯衍,這一刻倒是挺舒服的。

可惜,她一直惦著季唯衍為什麼會關手機。

還有許山,兩個人居然是一起關機。

新聞還是老樣子,千篇一律的,她也就是看個熱鬧。

正想著要換臺,新聞的届面一下子晃到了新加坡。

當主播口中的季氏出口時,喻色的手一下子頓住,全神貫注的開始認真聽了起來。

季氏的員工正在舉行罷工。

公司員工,工廠工人,上到管理層,下到小警衛,正在舉行罷工活動。

這樣的活動她之前也在電視上看到過,只是這一次的新聞看上去似乎罷工的程度特別的浩大。

江誠的麻煩來了。

是季唯衍嗎?

大概也就只有他才能把江誠逼到絕路上吧。

這樣做,果然是不用什麼資金就會逼得江誠無路可走的。

當然,也要江誠做了什麼對季氏不力的事情讓季唯衍找到把柄,否則若江誠做的好,是根本讓季唯衍無縫可插針的。

討薪。

供應商追要欠款。

員工要求减少加班時間,提高員工待遇。

看著電視上遊行的人舉著那些標語,雖然五花八門,可是人多就是有氣勢,那麼多的人,她想著是不是江氏所有的在職的員工都參加了昵?

這除非是有非常號召力的人出現,否則,怎麼可能鼓動那麼多的人走上街頭。

也是由這樣的場面,喻色才清楚季氏到底是一個多麼大的公司。

那也曾是季唯衍的心血。

在她遇到他之前,他所有的精力全都在季氏上,卻沒有想到為了一個藍景伊而落了海,季氏被季漫珍拱手相讓給了江誠。

這樣的陰差陽錯,真的不知道該去怪誰。

新聞只有短短的幾分鐘就沒了。

可是喻色看過之後卻看到了希望。

阿染一定沒事,否則,不會有關於季氏的這樣一條新聞。

他是去新加坡了嗎?

這只是她的猜想。

可他若離開了小城,至少應該告訴她一聲吧。

喻色真的想不明白了。

大白天的,她餓了。

側耳傾聽著門外,悄無聲息的,她真的不知道自己這是在哪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房門才響了起來。

門開。

一個女人走了進來,跟在她身後的是一個男人。

“吃的放下,出去。”

女人便把託盤上的兩菜一湯放在了桌子上,轉身離開。

喻色也不理會那個男人,走過去拉過椅子坐下就開吃了。

這個時候,吃飽了比什麼都重要。

她也才有機會有力氣逃了。

菜雖然只有兩樣,不過吃著還算可口,再加上她是真餓了,吃著特別的香。

男人的影子慢慢靠近,打在她面前的牆面上,細細的一個人形。

“呵呵,你倒是心寬,也不怕飯菜裏下了毒吃死你?”

喻色看都不看男人,“你們要是想讓我死,不下毒我也死了,與其擔心害怕不如坦然面對,人餓了不吃飯豈不是對不住自己。”香香的吃著,想開了,什麼都是美美的。

“呵,果然是季唯衍看中的女人,智商還行,不比他差了,不過,就算你智商再高,不也是被我的人帶來了嗎?喻色,你現在就是我手上的一枚棋子,我想要怎麼擺弄就怎麼擺弄。”低沉的聲音透著一份陰冷,難聽極了。

喻色繼續吃了一口菜,這才漫不經心的轉頭,看向面前的男子,不高,一米七零左右,細瘦的身形若竹杆一樣,長臉,小眼睛,一眼看過去就給喻色賊眉鼠眼的感覺,一點都不舒服。

“你就是江誠?”知道這名字很久了,這卻是喻色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半點好感都沒有。

“聰明。”

“真醜。”只評估了這兩個字,喻色就轉頭繼續吃飯了。

“呃。”似乎沒想到喻色只給了這兩個字的評估就不理他了,江誠微惱,眉頭慢慢皺起,皮笑肉不笑的道:“我醜不醜不關係,你都已經在我手上了。”

“那又怎麼樣,你還不是無法掌控季氏,呵呵,新加坡那邊已經亂了起來了,你這個季氏的總裁還能繼續坐得下去嗎?”

“那都是季唯衍在搗鬼,只要我告訴他你在我手上,嗯,你說他會怎麼樣呢?我猜,新加坡的罷工立刻就會停止了,呵呵,你這樣的一張王牌,我若是不好好的打一打,豈不是浪費了?”

“罷工停了就停了,都上班也好,這樣也是給季氏創造利潤,這樣唯衍接過季氏的時候才更容易上手,這沒啥,阿染不會吃虧的,倒是你,現在的名聲臭氣薰天。”

“你……”江誠的臉色白了,“我告訴你,季唯衍不會得逞的。”

“什麼叫他不會得逞,他又沒做什麼虧心事,季氏原本就是屬於他打下的一片江山,倒是你,活脫脫的一個不要臉的小偷,偷走了季氏。”

“季氏是我的,六年了,一直是我在經營季氏,所以,季氏就是我的。”

得,喻色不想理會這男人了,與喻瑤一樣的三觀不正,絕對劃等號,這樣的人你是沒辦法跟她講道理的。

說了不如不說,還是自己舒舒服服的吃飯才好。

“你怎麼不說話?”她不理他,他果然自已不自在了。

“跟個小偷說話,無聊不說,掉自己身價。”

“你……”江誠徹底的惱火了,一伸手就掐住了喻色的衣領,“信不信我立刻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