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1章番外:染色合體(42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2:14
A+ A- 關燈 聽書

季唯衍俯首看向喻色的影子打在了白色的牆壁上,唯美的就象是一幅黑白水墨畫。

輕嗅著她的呼吸,不知怎麼的,明明喻色就在眼中,可他卻有種不踏實的感覺。

指尖輕撫著她白皙的臉頰,女人還睡得香沉,只是下意識的抬手要推開他的手,那模樣看起來別樣的可愛別樣的嬌憨,讓他不由自主的就低下了頭,薄唇虔誠的印在她的額頭上,就在她迷糊著扭動著身體的時候,他已起身,轉身便向洗手間走去。

沒有拿晨褸,上次她來的時候他不得不穿,可是今晚,他不想穿了。

女人是他的女人,洗了澡出來就不必穿了。

現在,他已無需再象上次那般的向她隱瞞自己的身份了。

洗手間的門闔嚴,水聲淅瀝,沖著凉,看著迎面鏡子裏自己的那張臉,今天醫生給他打過電話了,再過一陣子就可以進行最後一次整容手術,到時候他就可以恢復為從前最初的樣子。

想想,心就舒坦了。

不管怎麼樣,他就是季唯衍,如假包換。

洗好了出去,僅腰間圍了一條浴巾,邊走邊擦拭著發上的水珠,有些心急了,這才離開喻色一會兒的功夫,他卻覺得她離開他的視線好久了。

短短的寸頭,只擦了幾下就好了。

只要不滴水,就OK。

再度來到小床前,女人還在甜甜睡著。

小床很小。

若是兩個大男人絕對睡不下。

可若是他與喻色,他覺得一點也不小,剛剛好。

可以負距離的男人女人,會節省很多床上的空間的。

彎身。

浴巾落地。

暴露出男人精壯的體魄。

整體修長而無一絲贅肉,六塊腹肌彰顯著男xin力量,古銅色的肌膚襯著他隔外的有男人味,再配上身上大大小小的疤,那種雄xin的氣息頓時滿滿的充斥在小小的房間裏。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男人的一舉手一投足都透著一份普通人難以模仿的尊貴雍容,他緩緩彎身,身體便移到了小床上,輕輕摟過喻色,喻色睡得正香,迷糊的嚶嚀了一聲就繼續睡了。

可那一聲嚶嚀再配合著她嬌身的柔軟,瞬間就激發了男人身體裏的荷爾蒙爆漲了起來。

慢慢翻過她的身體,初時,季唯衍只是想要親一親喻色,可是,當薄唇落在她白嫩的肌膚上時,男xin的喉結徐徐滑動,有一瞬間,他腦海裏是在告訴自己要克制的。

可當那吻真正開始的時候,當女人在夢中下意識的回應他的時候,一切便一發不可收了……

燈光暗影下,四面的牆壁上是男人女人投下的影子,就象是動畫片般的演澤著一個又一個的畫面。

喻色迷朦的眸子睜開時,男人正吻著她,大手如同帶電般的激起了她身體的層層顫粟……

“阿染……”喻色的意識漸漸回籠,吃驚的輕喚著季唯衍,但很快她的聲音以及嬌身便淹沒在了男人製造的層層的漣漪和氛圍中,再也無可自拔。

許久之後……

喻色懶懶的躺在男人的臂彎裏,所有的困意早就被男人給折騰的跑到了爪窪國去了,一雙眸子半眯著看著面前的男人,再次回到這小小的房間裏,這一刻的感受與上一次是完全不同的。

今晚在這裡有著的也是另外的一種體驗。

燈熄了。

可是黑暗中的喻色卻一點也不想睡了。

喻色半點困意都沒有。

小手牽起季唯衍的大手,手指絞著手指,“怎麼會想到住進這裡?”

“這裡安全。”

“你騙人,一定還有其它的原因,不然,警詧怎麼會讓你住在這裡。”陳叔和江誠是怎麼也不會想到季唯衍會藏身在這樣的一個地方的。

是的,若不是她已經知道了,她是絕對想不到的。

“警詧盯著陳叔很久了。”季唯衍手指撩起她的發拂到鼻間輕嗅著,分開了一陣子,再見,就覺得怎麼也膩不够,什麼時候開始,他一個大男人也開始膩起女人來了呢,可是,就是不想與她分開。

喻色好奇的靠近他的懷裡,“那是不是說這一次是有警方在幫你?到時江誠和陳叔要一起連窩端了?”

“嗯,不過只是我的打算而已,沒到最後,誰也不知道會怎麼樣。”摟著她纖細的腰身,生過三個孩子的女人還是那樣的纖瘦,一點也不像是做過母親了。

喻色軟軟的在他身上輕蹭著,她也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忙些什麼,不過以她對他的瞭解,他那樣的智商比她强多了,這一點她是絕對服氣的,“阿染,你睡會吧,我幫你按摩一下。”想著他最近的辛苦,為她為孩子為母親還要為季唯雪,更要為季氏,所有的重擔都壓在了他一個人的身上,她心疼了,尾音還未落,嬌身便坐直了起來,坐在男人的身側,小手落在他的額頭,輕輕的按摩著他的太陽穴。

“嗯。”他輕應,似乎是真的累了困了,忙了這許多天,剛剛又狠狠的折騰了那麼一回,一點也不比在玄武閣的拳室時折騰的差了,不過,喻色再是腰酸背痛還是捨不得男人。

兩個人的空間,她為他按著,就象是一種另類的催眠一樣,不知不覺間,季唯衍悄然睡著了。

聽到他均勻的呼吸,喻色這才小心翼翼的躺在他的身邊,中間也硬生生的隔了一道細細的三八線,生怕吵醒了她。

可,她才一躺下,男人的身體就無意識的貼近了她,然後大手輕輕一摟,以他們從前每晚在一起的姿勢再度將喻色鎖在了懷裡。

喻色滿足的閉上了眼睛,女人的呼吸與男人的絞在了一起,不久,小小的房間裏便靜寂的只剩下兩個人的呼吸了。

夜色彌漫的夜,處處都變成了唯美。

隔天,喻色慵懶的醒過來時,半天才反應過來自己身在何處,可是小床上,那個一直擁著她而睡的男人已經不見了。

一旁的桌子上擺著飯菜,她起身過去感受了一下,還是溫的,而飯碗下正壓著一個小字條。

展開。

小字條上龍飛鳳舞的兩個字。

等我。

好吧,看來她只能繼續的留在這個小房間裏了。

好在,吃喝拉撒什麼都好解决。

這一次再度光臨這裡她至少不用害怕也不用擔心什麼,只需看看電視看看報紙再看看手機打發時間就好了。

等他。

這兩個字是這樣的溫暖。

就象是一個妻子在等待丈夫一樣。

只是,他欠了她一個名份而已。

喻色吃著他留給她的飯菜,明明很簡單,卻覺得是那樣的美味。

那一等,就是一整天。

好在,中午的時候有人送來了飯菜。

這次,喻色看著飯菜看著獄警也不覺得彆扭了,彷彿這裡就是另一個家一樣。

什麼時候開始,兩個人的家竟是搬到了這裡。

傍晚的時候,季唯衍很早就回了,兩個人一起晚飯,他看起來已經不似昨日那樣疲憊了,也讓喻色多少放下了些擔心。

吃了飯,洗了澡,兩個人膩在一起,即便是什麼也不做,她只是靠在他的懷裡看看電視,那時光也是那樣的美。

“色,明天我……”要睡了,他突的在她耳邊低喃。

“什麼?”他磁xin的嗓音太低太低,以至於她沒有聽清楚。

“沒什麼,我明天可能要很晚才回來,你別等我,早些睡,嗯?”

“好。”喻色應了一聲,便安心的睡了過去,有他在,她睡得才安穩。

隔天一早,依然是她醒來的時候他已經走了。

喻色繼續等,她留在這裡的意義好象就只剩下了等他,還有每一晚他相傭她而眠時的最美。

然,這一等,不止是吃過了早飯午飯,甚至連晚飯也吃過了,季唯衍還是沒有回來。

這一次不比上一次來到這裡,上一次她是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度過的。

然,這一次她卻開始了擔心。

晚上十點多鐘了,季唯衍還是沒有回來。

等了又等,喻色再也等不及了。

回來晚了,打個電話的時間總是有的吧。

手裡的手機攥得滾燙,她的眉頭也越來越皺了。

淩晨過了。

喻色再也忍不住的拿著手機撥了季唯衍的號碼。

然,回應她的是機械的女聲“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試”。

一次.

兩次。

三次.

都是一樣的答案。

他關機了。

可是這樣晚卻沒有半點消息。

這樣晚了,喻色卻一點睡意都沒有。

相反的,她緊張了,她著急了。

小屋裏如熱鍋上的螞蟻般走來走去,最後,她下定决心的打給了許山。

總以為這次會有人接起,然,回應她的還是那道機械的女聲“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試”。

兩個人的手機一起關機。

這說明兩個人應該是在一起的。

喻色開始了胡思亂想。

這個時候,她必須要做點什麼了。

這裡,她再也呆不下去了。

小城裏的人她可以找父親,可是父親正守著婆婆守著三個孩子,她不想再為喻淵庭新增危險。

想來想去,她還是選擇了藍景伊。

藍景伊和江君越不在的時候,她自然是要選成青揚的,可是他們在,於她來說,藍景伊和江君越更親近。

喻色悄然的離開了小房間。

外面的獄警並沒有阻攔她離開。

夜色深深。

警察局外的馬路上車少人也少,只有霓虹閃爍在遠處美輪美奐。

喻色邊走邊注意著計程車,等打到計程車趕去飯店找到江君越和藍景伊就好了就安全了。

她的脚步在前,身後,卻有一個影子不疾不徐的緊跟著她。

那個人的影子拉得斜長,拉得猙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