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番外:染色合體(42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1:48
A+ A- 關燈 聽書

“先生,下午就送到醫院了。”季唯衍蔔一上了車,許山就低低說到。

“嗯,去醫院。”

夜幕降臨,小城的夜色清雅優美,一景一物都透著海的靈韻,不知不覺間,季唯衍才發覺他竟是習慣了這座小城。

醫院八樓。

最裏側的VIP病房。

門外,是兩個女保鏢。

季唯衍才一走出電梯,兩個女保鏢就警惕的看了過來。

但是,當許山出現在季唯衍的身後時,她們頓時松了口氣,親自打開了那扇守了許久的病房的門。

季唯衍邁步走入,病床上,一個年輕的女人正舒服的躺在上面,肚子混圓,看起來應該是有**個月的身孕了。

“都檢查過了嗎?”他眸光清冷的問向一旁的看護,那正躺在床上玩手機的女子聽到他的聲音便漫不經心的轉過了頭,可當目光落在季唯衍的臉上時,眼睛頓時一亮,“就是你把我抓來的?”女人挺著大肚子下了床,繞著季唯衍轉圈圈,“還挺帥的。”

“檢查了,先生,一切正常。”看護恭恭敬敬,拿人錢財,替人辦事。

“喂,我問你話呢,是不是你把我抓到這醫院裏來的?真無聊。”女人仰起小臉看著他,季唯衍目光深冷的盯著這個女人,若不是她說起話來不可靠,第一眼看過去的時候,他真的以為她是唯雪。

倒是很有些相象的。

真不知道唯雪那丫頭是從哪裡找來這麼一個與她相象的女人,可惜,xin格和智商再加上這氣質,卻差了十萬八千裏。

根本不是一個層次一個等級的。

季唯衍退後了一步,只想離這女人遠些,“叫什麼名字?”

“你先回答我的話,我才告訴你。”女人搔首弄姿的看著季唯衍。

季唯衍淡淡的,“是我派人抓的。”這樣的女人他見了多了,從前在新加坡,比她姿色美又儀態萬千的女人都入不了他的眼,就這樣的貨色,若不是季唯雪把孩子託付到了這個女人的肚子裏,他絕對是一眼都不會多看的。

“哎呀,我問你,你憑什麼把我抓到這醫院裏來?”

“叫什麼名字?”季唯衍再不理會她的問題,冷冷的問過去時,那氣勢讓女人一凜,隨口就回道:“聶香香。”

“幾歲?”

“二十一。”

“為什麼要去墜胎?”

“呃,又不是你的孩子,我為什麼不能去墜胎?你管得著嗎?”

季唯衍大掌緊握,指節一點點的變白,‘哢哢’的響聲響在病房裏,清晰的讓女人身子一顫,“我墜胎又不關你的事,你還想打我不成?”

季唯衍挑了挑眉,若這女人肚子裏懷的孩子不是唯雪的,他絕對一拳揮向她,揍扁她,“她給了你三十萬,只要你生下孩子,你都做不到嗎?”

“誰給我三十萬了,你胡說什麼。”女人抵死不承認的低吼。

“嘭”,季唯衍一拳捶在身側的牆壁上,幸虧喻色給了他電話號碼後他立刻就派人去查了這個女人,否則,只怕再晚一步,女人就墜胎拿著唯雪給她的錢跑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世上,就是有這樣不要臉的。

“許山,把複印的資料拿給她看。”

“是,先生。”一直站在門前沒有走過來的許山拿出了公事包,打開,一份資料遞向女人,“這是你收了季小姐的三十萬的銀行轉帳記錄,這是你與她簽的協定,這孩子,你生也得生,不生也得生,生了,我們先生會再給你二十萬,不生,從這間病房出去就給你再換一個房間,你永遠也出不去。”

“生了就還有二十萬給我?”女人關切的,卻只是錢。

“對。”許山不屑的瞟了一眼這女人,幸好這女人懷的孩子只是寄養在她的肚子裏,與她沒有半毛錢的血緣關係,不然,他真擔心孩子生出來會隨了這女人而三觀不正了。

“不騙人?”

“不騙人,不過,我還要加一個條件。”季唯衍接過了話去,若不是為了唯雪,他半眼都不想看這個女人。

“什麼條件?”女人頓時來了勁頭,目光灼灼的看著季唯衍,彷彿就象是看著獵物一樣,恨不得把他一口吞了。

“孩子生下來之前,你不能離開醫院半步,還有,我的人要時刻跟著你。”說白了,就是監視,她可以去墜胎一次,說不定就有下一次,唯雪的骨肉,他一定要保住。

“那我還有一個條件,你答應我了,我就答應你,當然,二十萬你要照付。”

“說。”冷冷一個字,季唯衍淡淡的,只想談了就離開。

“在我生下孩子之前,你每天都要抽出一兩個小時來醫院陪我。”女人熱烈看著季唯衍,一看就是那種典型的高富帥,她喜歡上了。

“我們家先生……”許山不樂意了。

“許山……”季唯衍低低一喝,就制止了許山,對著女人道,“好。”答應了就轉身看向看護,“跟我出來。”

“好的,先生。”

“喂,你再陪我一會呀,這才來了就走,看來你對這個孩子也不是真心喜歡,這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呀?”

季唯衍轉頭,“不管是誰的孩子,要是出了半點差錯,孩子怎麼樣,你就怎麼樣。”說完,他抬腳踢在了身旁的一把椅子上,只聽“哐啷”一聲響,椅子便碎成了一塊塊。

那響聲那場面,驚得女人唯唯喏喏,“好的,好的。”

從病房出來,看護便引著季唯衍去了醫生辦公室,很快就知道了孩子的所有的情况。

十天后就有可能生了。

十天,他就每天過來一下也未嘗不可。

孩子能平安降生,這比什麼都重要。

可是,他卻忘記了,許多人都在找他,只是他變了樣貌才沒有被發現而已。

從醫院出來,季唯衍隨意的找了一個僻靜的小館子與許山一起隨便的吃了兩碗面。

“先生,要告訴薛先生嗎?”

“他已經知道了,他說,等生了,他會回來。”

“那小姐呢?”許山有些暈,不懂季唯衍這是要怎麼處理小姐的後事,老太太還不知道小姐走了,可早晚要知道的,自己的女兒沒了,總要入土為安吧。

季唯衍沉默了,許久許久才吃下了一口面,才輕聲的道:“順其自然吧。”他也沒有想到薛振東對唯雪是這樣深情,好在,唯雪走了江君越派人跟上了薛振東,不然,他還真是擔心那男人會去殉情。

這樣的時代,男人為女人殉情,那要是多深的感情呢。

有薛振東如此,唯雪泉下有知也欣慰了。

兩個人悄然吃過了面,付錢,便離開了小館子。

夜深了,季唯衍怎麼也是放心不下家裡的老老小小。

季漫珍年紀大了,三個小的也才五歲多,雖然喻淵庭回去了會守護好那幢別墅,可他還是不放心,拿起手機撥給了龍驍,還是問問龍驍情况吧,不然這個時候只怕喻淵庭也睡了。

這一陣子他幾乎是寸步不離的守著喻色,一天兩天還行,時間久了再是鐵打的人也要休息的。

“季唯衍,何事?”才一接通,龍驍就接了起來,果然還沒有睡下。

“我母親和孩子們怎麼樣?”

“都好,有乾爹罩著,你放心,他的寶貝外孫誰要是敢碰一根毫毛,那人就是找死。”

“我媽呢?還不知道唯雪的事情吧?”這才是他最最擔心的事情,也是他打過來電話的原因。

“不知道。”

“那就好,若是我媽問起我和喻色還有唯雪,就按照之前的告訴她。”

“知道了。”

“怎麼,還在惦著那個穿紅衣服的女人?”季唯衍忽而笑開,淡清清的問了過去。

“你怎麼知道?”

“酒後吐真言,你喝醉了自己說的。”

“沒有,你胡說。”龍驍極力否認。

“據我所知,那女人姓陌,名撒麗,嗯嗯,你可以順著這個線索查一下她的來歷。”

“她有家人嗎?她多大?”

“報歉,這些我便不知了,只知她叫陌撒麗,她動了我的女人,若不是看你的面子,你覺得,我以後會放過她嗎?”季唯衍輕輕笑,他這話一點也不是開玩笑的,對喻色不利的人他全都記下了,早晚有一天會全都還回去的。

“你他媽的要是敢動她一根毫毛,老子立刻就毀了你全家。”

“呵呵,終於承認了,你小子還算是有種,那我問你,若她現在去殺我母親和曉越曉美曉衍,你要怎麼辦?”這個問題,正是他打給龍驍電話的第二個目的。

好在,這次龍驍並沒有猶豫,直接就道:“若她連老的小的都不放過,那老子第一個不放過她,打殘了養在房裏,玩膩了,再丟了。”

“真殘忍。”

“老子就只是想玩玩她而已,你以為我會愛上一個女殺手?”

“行了,你就別逞能了,那邊就交給你了,最多半個月,OK?”

“OK。”

掛斷了電話,車子剛好到了警察局,季唯衍下車,長腿邁入,不疾不徐的走進了那個小小的房間,開鎖,進入。

小房間裏,是女人均勻的呼吸,泛著女人獨有的甜香,惹人欲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