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番外:染色合體(42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1:25
A+ A- 關燈 聽書

“什……什麼?”喻色很想逃,因為,她從男人的眼神裏看到了警告,原來他讓她把門反鎖了,是要在這只有他兩個的地方懲罰她。

可,這地方是不是有點怪怪的?

拳室咧。

絕對沒床這種物什。

只有沙發轉椅是舒服的所在。

可是外面喻淵庭一定還在等著她咧。

“你猜?”季唯衍低低一笑,長指輕輕挑起她的下頜,黑亮的眸子明明很深情,可喻色卻覺得直發毛,他這樣的之後,每次都是……

“不要……”喻色低呼,緊張的手扯著季唯衍的衣角,這裡空間太大,不適合做……做那個,可男人的眼神分明就是要……

“不要什麼?”季唯衍低低問著時,大手扣著喻色的身子便貼上了他的,兩個人之間轉瞬就從點點距離到此時的零距離。

“沒……沒什麼,我……我們走吧,爸爸還在外面等著呢。”喻色顧左右而言他,腦子裏全都在轉著要怎麼打消季唯衍此刻的念頭,那太瘋狂了,她慌。

“我已經讓他回去休息了。”

“什……什麼時候的事兒?”喻色的小身板顫了,原來男人早就萬事俱備,只欠此時付諸行動了。

“剛剛。”

“那你……你要留在這裡?”喻淵庭走了,他們就沒車了,這要離開可怎麼辦?

男人的手一隻依然緊扣著她的腰,一隻卻開始在解著她上衣的扣子了,動作不快不慢,可那動作讓喻色的心跳瞬間加快,慌慌的看著他,小臉上酡紅一片,“不要……”

“可我擔心你下次不長記xin,這次就一定要讓你知道長記xin。”

“我……我知道要長記xin的。”

“是嗎?”扣子開了兩顆,露出她白皙的脖頸,皮膚好的如水嫩白菜一樣,看著特別的可口,他輕聲問,喉結順勢滑動了一下,看在喻色的眼中就只剩下了興感惑人的男xin味道,讓她下意識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男人太帥,惹人犯罪。

“是。”喻色想要掙脫開男人的輕摟,卻發現她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扣子徹底的全開了。

他的吻落下,描摹著她的臉形,從上到下,一點一點的舔舐著時,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粟著,竟是那麼的渴望,渴望他接下來要做的一切。

睜開眼睛,閉上眼睛,全都是季唯衍,不過睜開眼睛時她眼裡有著的新面孔的季唯衍,閉上眼睛時她的腦海裏有著的是初初認識的那個季唯衍的面容。

那時的他,更帥。

讓她春心萌動。

如今的他,男人味太足,只需一個動作就攪得她的心一陣小鹿亂跳。

喻色的腦子裏全都是漿糊了。

他的舌烙在了她的唇上,細細的碾壓著的同時,帶著她的身體不知不覺就到了沙發轉椅前,壓著她徐徐的靠了上去,窄小的空間裏,兩個人貼得越發的近了。

那絕對是一種另類的感官體驗,是喻色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一種感官體驗。

季唯衍果真是把這一場另類的感官體驗當成是給喻色的懲罰了。

當寬敞的拳室裏低喘聲止,她喻色靜靜窩在窄小的沙發轉椅裏一動也不想動的時候,她徹徹底底的體味到了季唯衍所謂的懲罰。

季唯衍不說謊。

他說懲罰就是懲罰。

結束了這樣久,喻色的身上還到處都是細細小小的汗珠。

回想著剛剛男人把她挑弄著彷彿上了天一般而卻怎麼也不給她所有的那種感覺,上不上,下不下,就是一種吊在半空中的感覺。

到底是她軟軟柔柔的求了他,他才給了她一切。

此時想起,喻色一陣臉紅心跳。

男人的外套蓋在她的身子上,空氣裏還飄著讓人臉紅心跳的味道。

季唯衍從洗手間裏走出來,高大的身形立刻籠罩住了喻色的嬌小,“色,可以離開了嗎?還是你想再休息一會兒?都可。”

喻色試著動了動,渾身如同散了架一般,根本就動不了,微微的搖頭,她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季唯衍看看外面已經暗下來的天色,“我抱你?”她餓了,她沒說話,可他聽到她肚子的咕咕叫聲了。

笨女人,他這樣子懲罰她算是寵她了,這世上,大抵也就只有她一個人才能逾越他的底線了。

喻色先是搖搖頭,可隨即想到自己快要餓扁了的胃,又馬上轉為了點頭,“好。”

季唯衍也不会,拿過她的衣服為她穿著,期間,喻色什麼也不管了,反正,她早就被他給看過了,隨他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抬胳膊抬腿穿衣服褲子,她全都乖乖的如木偶一樣的由他擺佈著。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三分鐘後,喻色被穿好了衣服,季唯衍望著如猫咪一樣懶懶躺著的她,輕輕笑道:“還累?”

“嗯。”喻色小嘴癟著,為什麼動的一直是他,被泄藥折騰的也是他,可最後不能動的還是她而不是他呢?

季唯衍好笑的一把抱起了喻色,懷裡的女人柔弱無骨頭一般,“下次,還敢不敢了?”

“不敢了。”這會的喻色特別特別乖,要是再被他挑弄的全身起了反應而弃之不顧的讓她求他,她覺得她會死了的。

求他要她的那一瞬,他蔔一欺上身來,她就覺得那一刻是全世界最美最妙的一刻了。

原來,她早就對他的所有都上了癮。

為她穿好了衣服,再細細的擦去她臉上的細汗,季唯衍這才傾身一抱,很快就將她抱在了懷裡,喻色的小臉貼著男人的胸口,他大步朝著外面走去,並沒有人能看見她的小臉,可她還是覺得很不好意思,所經,不住的有人低低說話,而她每一次聽見都是恨不得把自己藏進季唯衍的身體裏,這樣,就不會有人看見她了。

出了玄武閣的大門,一陣海風拂過,清爽清新的讓喻色就覺得自己剛剛在玄武閣的一號間裏是做了一場夢,一場椿夢。

一部車穩穩的停在臺階下麵。

車門開,季唯衍抱著喻色就坐進了後排的位置。

不等喻色有什麼反應,也不用季唯衍吩咐,車子便啟動了。

“先生,去哪兒?”是許山的聲音,是他開得車。

“老地方。”

“先生,你確定?家後也去?”

喻色慢悠悠的從季唯衍的懷裡探出了小腦袋瓜,“老地方是什麼地方?”喻色好奇季唯衍最近都住在哪裡了。

“你去過的。”

季唯衍只一句話四個字,喻色就反應了過來,“警察局?”

“呵呵,聰明,給個獎勵。”季唯衍低頭在她的臉頰上狠狠親了一下下。

車行在馬路上,周遭是不住倒過的景物,卻再也入不了喻色的眼了,好奇的眨著眼睛,“你現在的身份是……”

“協警,行不行呀?”季唯衍輕輕笑,很少笑的他這一笑起來簡直就是在佑惑她,佑惑她想犯罪,輕輕的一抬頭,小嘴就在他的臉上印了一下下。

季唯衍喉結再度滑動了幾下,薄唇貼上了她的耳際,喑啞的道:“又想了?”

“滾,你才想了呢。”喻色臉紅了,一急,便極力的反對他,可季唯衍的三個字聲音極低,低的只有他兩個才能聽到,她這一嗓子可比他的嗓門高多了,說完,喻色的臉更紅了,完了,許山一定聽到了。

好在,正開車的許山自動遮罩了後排座位上正‘打晴罵俏’的兩人,繼續認認真真的開車。

喻色急忙把小臉往季唯衍的懷裡一藏,如同小烏龜一樣把頭縮進了殼裏,再也不肯被季唯衍給算計了。

“呵呵……”季唯衍手指輕撩著她垂在身側的長髮,記憶裏第一次看到喻色的時候,她挽起來的長髮就有一縷散落了開來,落在正被她擦身的他的肌膚上,癢癢酥酥的,那時的第一眼,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小女人改變了他人生的軌跡,讓他不再烦乱於對藍景伊的愛了。

或者,落海中的九死一生與他來說更是一種幸事。

被人抱著,又是那麼一個溫暖又舒服的懷抱,喻色眯著眼睛不知不覺間竟是舒心的睡了過去。

萬事有男人在,她什麼也不想管了。

他在,他就是她的天她的地。

從此,只需膩在他的懷裡就好。

車停。

許山依然坐在車裏,雖然易了妝容,可他還是要小心些,被江誠請來的殺手盯上了一點也不好玩。

江誠到底是下了多少的血本呢,請了一個又一個的殺手,全都是殺手界有名的人物,那是讓人防不勝防的。

季唯衍長腿徐徐步入警察局,那個小小的房間雖然小,可是該有的都有,如今又有了喻色,更是完美了。

有她在,便什麼都美妙了。

開門,踏步而入。

喻色還睡著,小臉紅撲撲的如同熟透的蘋果,讓人想要採摘,不過想著他還有大事沒有完成,他到底只是輕輕的把她放在了小床上,再俯首如同對待珍寶一樣的親了親她的小臉,隨即轉身,大步離去。

小女人,等他回來,他再懲罰她一次,那般,她應該就再不敢做他家的內賊了。

他的目的只有一個,她不膽肥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