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7章番外:染色合體(42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0:59
A+ A- 關燈 聽書

粉沫狀的藥,都不用碾了。

“喻色,你真要給唯衍喝了?”

“當然。”不然她也不會冒著生命危險去買這藥了,買了用不上,那豈不是白白冒生命危險了。

“那我要是不給傾傾喝點,那傾傾贏了也不光彩。”

“不用,這事是阿染挑起的,就要他來喝。”喻色幫理不幫親,“阿染討厭啦。”

“你真的確定?”藍景伊還是不相信喻色這决定。

“確定以及肯定。”喻色卻極篤定的笑了笑。

“那好吧,我也試試,不過我想多半不管用。”兩個人在玄武閣的櫃檯裏買了幾瓶礦泉水,還有幾袋小吃,然後再躲到角落裏各自擰開了一瓶水,這才把藥下進去。

無色無味,還真是半點也看不出來水裏摻了藥了。

這藥是真的好。

搖晃了再搖晃,生怕那藥沒有溶進水裏,做好了一切準備,一起回去茶室時,三個男人果然不在了。

還真是迫不及待呢。

玄武閣一號間,位置隱密,但是視野極好。

在玄武閣的頂樓一側,兩面的落地窗,窗子一開,便有微風徐徐湧入,空氣很清新,但是三個男人進去後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關窗。

如今的季唯衍,太多人盯著了,若不是他換了張臉,此時早就暴露身份了。

低調。

如今季唯衍要的就是低調。

然,此時這玄武閣一號間裏的三個男人哪一個是想要低調能低調得起來的?

他們三個自己要低調,但是這個世界裏的人一點也不允許他們低調,時時刻刻的都有人盯著。

所以,潜在的危險就時時刻刻的都存在著。

即便是還沒有發生,但是他們早就習慣了時時刻刻的警惕著。

一號間是玄武閣最講究的拳室。

一側裏是幾張沙發轉椅,轉椅上的一角可以放吃的喝的,靠上去邊看打拳邊吃著喝著,比去地下拳館看打黑拳還更讓人享受。

喻色和藍景伊到了,可推了推門,愣是沒推開,這才發現門上有摁鈴,摁下,很快門就開了,不得不說,這裡的安保做的不錯。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拳室裏,成青揚正坐在一把轉椅沙發上,手裡是才為她們兩個開門的遙控器,此時放下,示意她們各找各位坐下去。

拳室的正中央,季唯衍和江君越一左一右,像是已經有過熱身了,不過剛巧被她們兩個打斷。

喻色選擇坐到了季唯衍這邊,藍景伊自然是選擇自己男人那一邊。

不管兩個親家母關係多鐵多閨蜜,可是在各自的心裡最重要的還是自家的男人。

這讓成青揚一一看過後不由得的撇了撇唇,歎息了一聲道:“見色忘義呀。”

“你說什麼?”喻色白了成青揚一眼,不樂意了。

“沒說什麼。”成青揚看著她那如小獸一樣瞪過來的漂亮大眼睛,再想想靳雪悉每天都在他的耳朵邊裏說喻色對她有多好多好,所以,這個自己女人的閨蜜他成青揚還是少惹為妙,不然,少不了被自己女人知道了又不理自己了,到時再哄多麻煩呢。

喻色頓時圓滿了,扭頭看季唯衍,“阿染,歇歇再打。”說著,沖著季唯衍揚了揚手中的宝特瓶。

“不累,等等。”季唯衍單音幾個字,從來都是惜字如金的他今個一如既往。

“好吧。”喻色點點頭,不再勸了,不然若是男人懷疑起來,一會真的口渴了也不會喝她的水的,看他們打架,怎麼也要打一會的,一時半會完不了的,再晚點給他喝這個水,就既飽了眼福,又達成了目的,這一回就一次xin的教育他,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再來玩這個了。

再賞心悅目,她也不喜歡。

危險。

開打了。

兩個男人差不多的身高,差不多的體重。

不過,江君越偏邪魅些,季唯衍偏高冷些。

卻都是一樣的惹人眼球。

是的,剛剛喻色和藍景伊一起走過來的時候,外面就有服務生在討論著她們男人呢,兩個女孩子在爭論不休,一個說寸頭的季唯衍帥些,一個說頭髮偏長一點的江君越帥些,果然是各草入各眼,各不相同的感受。

藍景伊在另一邊看著,兩個俊帥的男人打架,這場面還真的如江君越所說的象看大片一樣,的確好看。

一招一勢,一拳一脚,一點都沒有違和之感。

“成哥,他們賭什麼?說了吧?”藍景伊好奇了。

“阿染的我知道,他要是贏了,就是要求藍姐夫把振東的去向告訴他,除此,不會有其它了。”喻色聽到了,認認真真的替成哥答了。

“嗯,喻小丫頭說的對,看來,還真是瞭解姓季的。”

“呃,那成哥的意思是說我不够瞭解傾傾了?”藍景伊撇唇,不贊同了,“傾傾也沒有什麼要從唯衍身上得到的吧,所以,即便是他贏了,也沒啥好處。”

喻色認同的點點頭,笑了,“那他來了真是傻蛋,哈哈。”

“誰是傻蛋?”喻色才笑完,那邊正在打拳的江君越居然就分神的回應了過來。

“你唄。”季唯衍冷冷二字,一拳揮向江君越的胸口,江君越揮掌迎上,喻色這才反應過來原來他們從頭至尾的對話那兩個正在打架的男人都有聽到。

神啦,一心可二用。

藍景伊還不理會正在打的兩個男人,“成哥,傾傾到底賭了什麼?”

成青揚端起一杯水來,眸色高深的笑了笑,“這個,你還是問君越和唯衍吧,君越說的時候太小聲了,我根本聽不到,不過,唯衍聽到了立刻就答應了下來。”

“那是什麼?”藍景伊越來越迷糊了,越是不知道就越是想要猜出來。

“我知道。”喻色古靈精怪的笑睨著藍景伊。

“什麼?”

“他要是贏了,以後再不許阿染去見你,哈哈,一準是這樣的,藍姐夫最小氣了,醋桶一個。”

“這樣麼?”藍景伊的小臉上染上了笑意,指尖愉悅的點在沙發轉椅上,“那還真是醋桶一個。”

“鬼話,假的。”場上的江君越低吼了過來,不過,不知為什麼,喻色覺得他的吼聲半點底氣都無。

季唯衍也不理會,一拳揮過去,頓時讓分了神的江君越招架不住了,連退了兩步才堪堪站住,好在,沒有中招。

“傾傾,過來喝口水吧。”眼看著兩個人暫時停了手,藍景伊揚了揚手中的礦泉水示意江君越,彼時,成青揚正低頭看手機,手機裏是一個個的彩信圖片,迅速掠過時正好季唯衍和江君越各自到了自己女人的身邊。

又不是真的要拼命,的確沒有不要命打拳的道理,該歇還是要歇,該吃也還是要吃,這點上,兩個男人是很一致的。

季唯衍接過喻色遞過去的礦泉水就狠狠喝了一大口,“爽。”打架出汗天經地義,此時喝一口水,絕對是爽。

另一邊,江君越接過了藍景伊的水瓶,可他才要喝,就被突然間起身的成青揚搶了過去,“我只帶了一瓶,喝光了,你這瓶給我。”成青揚的動作太快,加上猝不及防,一下子就得手了。

江君越抗議了,“憑什麼?這是我女人買給我的,你要喝,回去朝你家雪悉妹妹要吧。”在成青揚面前,江君越最不願吃虧,這像是一種習慣一樣,其實算起來,都是成青揚給慣著的,只要江君越在,他一向低姿態。

不過今天,在看過了手機裏的照片後,成青揚卻根本沒有要還回給江君越的意思,拿起那瓶水‘咕咚咕咚’的就喝了起來,“成哥……”藍景伊欲封锁,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不過是轉眼間,成青揚就喝了一大半。

喝好了再揚了手中剩下的少半瓶,“君越,你若是還要,我就還給你。”

“滾。”江君越狠狠瞪了一眼成青揚,成青揚喝過的,他怎麼還會要呢,只好又拿了一瓶,悶悶的喝了起來,“老婆,你當他是瘋子。”生怕藍景伊多心,江君越低低的說了一句。

可藍景伊半點都沒有聽進去,腦子裏全都是那邊的季唯衍喝了,她這裡的男人卻沒喝,那一會再打起來,季唯衍一定輸了。

這,真的有點不公平了。

咬牙看成青揚,都是他壞了事。

可是這個時候,她能說什麼?

封锁嗎?

已經來不及了。

她正走神的功夫,兩個男人已經各自放下了水瓶走到了場子中央,而喻色正沖著她打了一個OK的手勢。

藍景伊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一點也不淡定的搖了搖頭,再看了一眼成青揚,然後沖著成青揚點了點頭。

喻色不懂了。

顧不上看兩個男人絕對賞心悅目的打拳,低頭就玩起了手機,“藍姐姐,你什麼意思?”藍景伊那眼神那手勢根本就是有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

藍景伊急忙回起喻色的簡訊,“傾傾的水被成哥搶下去喝了。”

喻色看過,蔫蔫的靠在了椅背上,“順其自然。”除此,她還能怎麼辦?

只是,目光再也放不到別處了,全是兩個正打架的男人。

看來季唯衍今天要百分百的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