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番外:染色合體(42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0:45
A+ A- 關燈 聽書

茶香四溢,玄武閣的雅間,倒是風雅獨特,與拳室裏應該是絕對不一樣的感受。

拳室那裡,就是冷硬的風格了吧。

想到即將要進行的打架,喻色頭痛了。

真想勸了季唯衍不要打了,可是這男人根本不可能聽她的。

男人與男人相對而坐,喻色坐到一邊。

兩個人最初還是意態閑閑的聊著說著無關緊要的事情,但很快就轉移到了打拳的話題上。

“怎麼突然間想起打拳了?”成青揚端起服務生才泡好的茶,輕輕抿了一口,淡淡的問道。

“這個,你還是問江君越吧,怎麼,你要護著他?”季唯衍瞥向成青揚的身後,語調隨意,漫不經心的問到。

“他是男人,不需要我護著。”成青揚眸光掃過桌子上正悄然倒過來的身影,不需要轉頭,只嗅著身後那人的氣息,他便知道,江君越來了。

“呵呵,果然是心有靈犀。”季唯衍哈哈一笑,從來都冷俊的面容現出了不常見的揶揄的味道。

“找死。”季唯衍只一句,江君越就火了,沖上去一把搶下他手中的茶杯再擱到桌子上,由於動作狠了些,茶水四濺,濺的桌子上到處都是,自然也濺到了季唯衍的手背上。

那是才沏的茶,絕對的滾燙。

季唯衍卻沒事人般的輕輕點了點頭,姿態閒散優雅,“真是不好意思,你說的那個字暫時還找不到我頭上,所以我還得活著,還是很愜意的活著,真是讓你失望了。”

“君越,坐下喝茶吧。”成青揚抬手拍了拍江君越的肩膀,他明白江君越是因為季唯衍的那句‘你要護著他’而火了,江君越最討厭別人提起他和他之間的那段早就不堪回首的過往。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輕輕淡淡的聲音,再加上這茶室裏飄著的茶香,讓江君越慢慢的清醒了過來,選了四角位置中的第三角,不挨著季唯衍也不挨著成青揚,兩個,他都不挨,“傾傾,唯衍的茶礙著你了?”後面趕到的藍景伊一點也不知道剛剛三個男人間都說了什麼,就只看到江君越搶下季唯衍的茶杯摔在了茶桌上,好在,只是濺了些茶,茶杯並沒有損壞。

“礙著了。”藍景伊來了,江君越頓時又恢復為了之前的那個江君越,邪魅惑人,唇角勾著迷死人不償命的弧度,大手捉住了藍景伊的,拉著她坐在他的身邊,然後,握起藍景伊的手,與她十指相扣的一起置在兩個人中間的案頭上,那兩隻手,一大一小,一個白皙些一個泛著古銅色,可是握在一起的畫面看起來又是那樣的和諧,那樣的惹眼。

藍景伊試圖掙開,可是沒用,男人根本不給她機會,讓她特別的無言,但是茶桌上五個人呢,她也不好發作,只好任由男人握著了,不過目光卻是對上了喻色,“喻色,你瘦了。”

喻色沖著藍景伊眨了眨眼,“我想去洗手間。”

“哦,我也想去。”藍景伊立刻會意,喻色這是約她單聊呢,說實話,她也不想看季唯衍和江君越打架,但是看今個這架勢,這場架不打不行了的樣子。

然,藍景伊根本起不了身,手被緊緊握著的同時,男人的手也扣在了她的腰上,“一會進了拳室裡面就有洗手間,比公用的乾淨多了,再者,你來之間不是才上過洗手間嗎?緊張?”

“我就現在想上。”藍景伊火了。

可是江君越現在反倒是很平靜淡定了起來,不驕不躁,“你放鬆些就沒事了,都說了只是點到為止,你聽話。”柔聲的哄著她,就象是在哄一個孩子一樣一樣的,平日裏他對她也總是這樣,但大都是只有兩個人的時候,然,這會現場可是這麼多人呢,成青揚和季唯衍兩個大男人都在,她實在是不好意思發作,只好道:“你們男人聊你們男人的,我們女人一起說說體已話,怎麼,這也不行嗎?”

她冷聲的反問,讓江君越緊握著的手到底還是鬆開了,在外人面前不給自己女人面子的後果很嚴重,那以後藍景伊也絕對會效仿他的在外人面前不給他面子的,“行,你去吧,一會兒回來若是我們不在這裡,就去一號間,嗯,可以買幾瓶水和零食過去。”

呃,這是要打多久呢?

連水和零食都要備用了。

藍景伊不由得瞪了江君越一眼,“還要打過癮?不過癮不走?”

江君越挑了挑眉,才鬆開的大手輕拍了拍藍景伊的皙白小手,然後語調極為輕柔的道:“大片一樣的賞心悅目,自然是要久一些,讓你看個過癮。”

“滾。”藍景伊低喝,要不是人多,真想跟他大吵一架,可是成青揚和季唯衍都在看著她了,她只好站起來狠瞪了他一眼,再看向季唯衍,“唯衍,你不用客氣,傾傾這個人,就得給他些教訓,他才能長記xin。”

江君越這次沒挑眉,而是不会的翻了個白眼,“老婆,我就那麼不禁打?”

藍景伊頗有深意的睨了成青揚一眼,其實她也覺得江君越從前與成青揚比打拳每次都是成青揚讓著這男人,可他自己不覺得她也沒辦法,“行了,喻色等我呢,走了。”轉身就走,三個男人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吧,她現在,就想與喻色一起討論討論兩男人要是真打起來了她們怎麼辦?

難不成就真的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打架?

喻色正在外面等著藍景伊,等著太無聊,所以此時正蹲在一盆盆栽面前好奇的欣賞著,

“呵,喜歡那盆栽?”藍景伊迎上去,那不過是一株綠色植物罷了,沒有花朵,除了青葱翠綠,只有那枝葉的形狀比較獨特。

“無聊唄,你可終於出來了。”喻色熱絡的挽上了親家母的胳膊,“等你等的我都快要站在這裡睡著了,怎麼,你男人捨不得你被我拐走?”喻色笑,笑得藍景伊有些不好意思了。

“才沒有呢,我不過是要多教育他幾句罷了,真不懂他們男人了,為什麼都愛打架?”藍景伊撇唇,一想起男人要打架就不樂意,以前她看江君越與成青揚打架也是生氣,可她管不了江君越。

“這裡打架合理合法呀,哈哈,藍姐姐,走,我們去隔壁店裡逛逛。”喻色挽住人就走,臉上一派輕鬆。

“喂,會不會不安全?”藍景伊可是知道有人要對喻色下手,很是擔心的瞄了瞄四周,就覺得每個人都象殺手,是了,上次要暗殺喻色的是個很漂亮的女人,所以這一刻男人女人老老少少在她眼裡都像是殺手了。

“不會,沒人知道我來這裡,大抵那些殺手還以為我還在別墅裏呢,我們快些走,一出大門就進隔壁的藥店。”

“藥店?你難道是要去藥店而不是去選衣服?”藍景伊困惑的看著喻色,她還以為喻色所說的隔壁是指玄武閣右側的精品時裝屋呢,不想,居然是左側的藥店。

“姐姐,是藥店沒錯了,嘿嘿嘿。”喻色壓低了聲音,腹黑的看藍景伊,“讓他不聽我的話,這次,我要教訓教訓阿染。”

“教訓唯衍?怎麼教訓?”藍景伊揣測著喻色腦子裏的彎彎繞繞,心裡猜到了七八分,不過,不敢確定會是真的,看喻色不像是那麼腹黑的人呀。

喻色給了藍景伊一個莫測高深的眼神,便帶著藍景伊不疾不徐的出了玄武閣再進去了隔壁的藥店。

“美女,請問有什麼需要?”年輕的售藥員熱情的迎了上來。

喻色眨眨眼睛,低低的問道:“我肚子漲,有沒有那種吃了就可以通便的藥?要吃完了就有反應的,難受死了。”

藍景伊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扯了扯喻色,然後薄唇便趴在了喻色的耳朵上,“姐已經玩過這招了,六粒以上果島片,不過,你確定要給你男人吃?”

“你玩過了?”喻色不相信的看藍景伊,瞧她現在一付准媽媽的端莊模樣,怎麼也不像是那種會用果島片玩人的調皮女孩吧。

藍景伊低下了腦袋,不好意思的道:“我那次給他下果島片,結果……結果……”

“結果怎麼了?”喻色一下子來了興致,還不知道藍景伊也有那麼邪痞的一面呢,這太不可思議了。

“結果被他媽媽就是我婆婆給吃下了,所以後來婆婆看我特不順眼。”

“哈哈,你家的傾傾運氣真好。”喻色哈哈大笑,隨即又强行的憋住了笑,然後一本正經的道:“其實也不是你家傾傾運氣好,是你家婆婆運氣太背,哈哈哈,哈哈哈。”

“小姐,你看這種行嗎?進口的,吃完幾分鐘就能見效,立竿見影。”

“真的?”喻色拿過了藥盒,看著上面全都是字母,她全都不認識,“這什麼文?”

“阿拉伯文,我同事前幾天給她男朋友試過了,據說療效不錯。”

“那行,就這個了,來三盒。”量大些,更容易立竿見影。

拿了藥,付了錢,兩個人就離開了藥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