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番外:染色合體(42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20:17
A+ A- 關燈 聽書

“是不是你毀的?”季唯衍冷冷的問過去,聲音中的寒意彷彿能將人凍住一般,惹得他身旁的喻色一個哆嗦,他這真是怒了,這一下,他和江君越之間有的好看了。

“什麼我毀的?”不想,那邊的江君越半點要承認的意思都沒有,彷彿不明白季唯衍在說什麼,不過,喻色覺得季唯衍猜得絕對沒錯,就憑薛振東與江君越的關係,這件事情就百分百的是江君越做的。

“監控,振東讓你做的?”繼續問過去,季唯衍的聲音越來越冷。

“呵呵,原來你是問這個呀,這可不是振東讓我做的,是我自己故意要那樣做的,怎麼,我哪裡做錯了?”不想,江君越不止是承認了,還一付他做的很對的樣子。

“唯雪姓季,薛振東他沒有權力帶走她,至少要讓她入土為安。”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入土她為安了,那振東呢?你有沒有想過他?季唯衍,季唯雪是你妹子,可是薛振東還有我這個兄弟,我不能看著他消沉了不管,他的事,我管到底了。”言外之意就是說你季唯衍甭想從薛振東手上搶走季唯雪,因為,他會幫著薛振東。

“你現在在哪兒?”季唯衍低低問著,可是聲音雖低,那氣勢讓常人聽過來只覺太冷,這讓季唯衍找上一定不簡單,不過江君越倒是一點都不怕。

“我在海邊,要不要帶你女人一起來散步呀?不過,我相信你沒這個膽子,哈哈。”

是的,季唯衍的確不敢帶上喻色一起壓馬路,海邊也在其中,那般,會害了喻色。

誰知道哪裡會有黑槍射向喻色呢,再有,暴露了他的臉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更是他不想的。

“玄武閣一號間,半個小時後不見不散。”

“呃,你以為你是我對手?”江君越淡淡笑著,一付興趣缺缺的樣子

“成青揚打不過你是因為他把你當娘們,捨不得動手打殘你,到了我季唯衍這裡,你想贏?作夢。”

“手下敗將罷了,哼。”敢說他是娘們,季唯衍是活膩歪了。

“有種呆會見。”

“可我現在俗仔怎麼辦?”江君越嘻嘻一笑,一付嘻皮士的樣子,一點也不在意季唯衍此時正怒著的恨不得要殺了他。

“果然變成娘們了。”季唯衍冷冷調侃著江君越。

“那倒不是,不過剛剛把種給散播了出去,所以麼,得等上那麼一小會才能再有,不然爺這個男人豈不是要被廢了被掏空了嗎,那是絕對不行的。”

“傾傾,你跟誰說什麼呢?”江君越身旁的藍景伊初時還是懶洋洋的聽著他打電話,可是這會這男人越說越下道了,播種這樣才做過的事也能說出來,她一張臉羞得紅成胭脂了,幸好此時他們周遭沒什麼人,不然直接就找個地縫鑽進去了,可是周遭沒人聽,江君越電話那邊是絕對有人聽的,不然江君越不會與人說起這些的。

“沒……沒誰。”江君越轉頭看了一眼藍景伊,便又對電話彼端的季唯衍道:“沒事斷了吧,忙。”

“玄武閣一號間,你敢不來,老子絕對讓你後悔。”

“呵,你又沒什麼把柄威脅我,你以為我怕?”江君越依舊笑,季唯雪走了他也難過,可是人這一生,生老病死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人走了就走了,其實更應該顧著的是還活著的人,對不對?所以,他要顧著薛振東,只要薛振東高興,那麼薛振東愛怎麼就怎麼,他都支持。

“成哥和你的照片,你若是不喜歡看,我直接發到小伊的手機裏就好了,嗯,我可以馬上發,你等著看她反應。”季唯衍煞有介事的說到。

江君越在那邊沉默了一秒鐘,隨即道:“算你有種,半個小時後玄武閣一號間,我們見了就打。”

“嗯,我很有種。”這話他沒說假,他今天與喻色什麼也沒做,他沒有江君越那麼放浪,男xin的種子都留著呢。

兩個男人的手機終於掛斷了,喻色立刻拉住季唯衍,“要去打架嗎?”玄武閣她聽說過,小城裏很著名的拳館。

“切磋而已。”季唯衍淡淡的。

“你騙我,你要跟藍姐夫打嗎?你還有精力嗎?江誠那邊你不管了?陳叔那邊你也不管了?”那些人都在對他虎視眈眈著呢。

“陳叔和江誠內訌了,嗯嗯,我只要防著那些殺手就OK,其它的,不怕。”江誠以為陳叔藏了他不交人,陳叔以為是江誠搶了他不交人,彼此誰也不相信了,這正是他當時借著陳叔要藏他而突然間消失的原因之一。

“可是我怕。”

“你怕什麼?呆在這裡等會我讓你父親來接你回別墅,哪也不許去。”

“可我擔心你,季唯衍,你懂不懂我會擔心你呀?我要跟你一起去。”兩個男人既然約好了,就絕對沒有可能不去的道理,對他們,喻色是瞭解的,不說便不做,可是說了就一定會做。

她想她去了,藍景伊也一定會去的,到時候,合她們二人之力,兩個男人至少可以做到點到即止,誰也不傷到,這樣最好了。

“不行。”可是,季唯衍直接就否决了。

“季唯衍,你若不許我去,我告訴你,那別墅我也不會回了,你管我一時,管不了我一世,我天天出來別墅。”

季唯衍的目光一下子冷冽了起來,“你敢?”她這不是在給他添亂嗎?

“我有什麼不敢的,是你不許我跟你過去的,你既然從來不聽我的話,我又為什麼要聽你的話呢?季唯衍,我很敢。”喻色磨牙,他要去與江君越打拳,她怎麼可能不過去呢。

“我是去與他商量事情的。”

“商量事情可以去茶館或者咖啡廳之類的,用得著去玄武閣嗎?季唯衍,你撒謊也要撒的象一些,不讓人懷疑的才好,是不是?”

“景伊在,我和他不會有什麼的。”那個他,自然指的就是江君越。

喻色淡淡笑了,“藍姐姐都可以去,為什麼我不能去?還是你心裡面只有藍姐姐,而沒有我呢?呵,我明白了,你一直不給我名份,一定是覺得我為你生了三個孩子才被迫的與我在一起的,不然,你理都不會理我。”他的初戀呀,那是藍景伊,這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

“色,你明知道不是的?”季唯衍的臉色頓時急的漲紅了。

“那就讓我跟你一起去。”喻色咬牙堅持,非要跟去不可,“否則就是你只想避開我單獨見到藍姐姐。”

季唯衍的眉輕皺了皺,隨即舒展開來,“也好,你跟我一起過去。”

喻色還在氣惱,不過男人已經什麼都不管了,霸道的牽著她的手就走。

樓下,喻淵庭一直守在那裡。

他不放心喻色。

自己的女兒自己心疼自己擔心,這是必須的。

可,快到了門前,季唯衍卻停下了,“父親。”他低低叫。

“在。”

“把車開到門前來。”他不想任何人看到他的臉。

這個時候,小心為重。

喻淵庭上了車,一倒一踩油門,越野車便到了小樓的樓門前,掩著臉,喻色和季唯衍一起上了車。

只要上了車,就暫時的安全了。

“父親,你坐後面,我來開車。”

“好。”喻淵庭雖然有點不樂意,畢竟他車開的水准也不賴,不過他對這個女婿還是挺滿意的,所以,還是答應了季唯衍。

“坐穩。”季唯衍低聲說過,目光便全在車前車後了,只要一發現有人跟踪,他絕對要甩開。

好在,從小樓到玄武閣的一路上並沒有人跟踪,看來,這小樓果然是最最危險的地方,所以那些殺手以為他們不會過來,便沒有守著盯著這裡了。

這倒是成全了他們。

越野車開得不疾不徐,這樣,才不引人注目。

這一款越野車不是喻淵庭和龍驍開過的,看來喻淵庭是極喜歡越野車這種車的款兒,在這裡所租所買所用的車都是越野車。

“父親。”

“嗯?”喻淵庭皺眉,不懂季唯衍喊他一聲是做什麼。

“下一次換一款的車吧,不然,我不知道別人,以後我只要一在大街上看到越野車,一定會想成是父親的車。”

喻淵庭點了點頭,這話季唯衍沒說假,他的確是疏忽了,“我記得了。”為了喻色的安全他也要記得。

喻色瞪了季唯衍一眼,可想說他點什麼又不知要說什麼,他的確沒有說錯。

好在,玄武閣很快到了。

車停在大門前,三個人下了車飛快進了玄武閣。

“呵,來得不慢,比君越快多了,不如,那邊去坐會喝杯茶吧,届時,君越也就到了,不想,成青揚到的居然比江君越和季唯衍都快,此時的樣子,彷彿他是這裡的主人似的。

可是玄武閣,怎麼會與他有關?

以前喻色在小城裏絕對沒有聽說過玄武閣是成青揚開的類似的傳言。

看來今個,這裡似乎要相當相當的熱鬧了。

不止是季唯衍和江君越,就連成青揚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