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番外:染色合體(42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18:43
A+ A- 關燈 聽書

拎著食物下樓,喻色走得很慢很慢。

此時的她是衝突的,恨不得一下子就沖到季唯衍的身邊,可她又怕到了季唯衍的身邊,唯雪不見了,被被薛振東帶走了。

可季唯雪的後事還沒辦,季唯衍若知道了,一定會炸毛的。

可,不管多擔心,她到底還是推門走入了小出租屋。

這裡,不管有多簡陋,卻是屬於她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味,永遠都是她最愛最愛的房間。

喻色沒有說話,而是忙碌了起來,煮飯做菜,她忙得很。

雖然刻意的壓低了聲音,可還是驚動了一動不動躺在床上的季唯衍,他慢慢起身,頎長的身形走到喻色的身後,輕輕環住了她的小蠻腰,“累嗎?”他沒吃東西的同時,她也沒吃,可這會在煮飯的是她,想到她這幾天不離身的照顧季唯雪,他的心暖暖融融的。

“不累。”與他一起,喻色永遠都不覺得累,有時候就恨不得這世界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就可以時時刻刻的與他在一起了,也沒有其它的什麼亂七八糟的紛爭了。

季唯衍輕輕俯頭,薄唇在她的側顏上印了一下下,然後就從她的身後一下子抱住了她,長腿兩步邁到床前,放下,“你躺一會,我來煮飯。”女人是要用來寵的,不是用來專門為他服務的。

喻色沒有躺下去,而是安安靜靜的坐在床邊上看著男人忙碌著,做飯其實並不是一件可以稱得上賞心悅目的事情,可是男人做著時的一舉手一投足都帶給她賞心悅目的感覺,很優雅。

“振東還抱著唯雪嗎?一會飯菜煮好了你去叫他下來吃吧,然後一起商量一下唯雪的後事。”他只有一個妹妹,再是感傷唯雪走了,可也不能就此消沉而把後續的事情給撇開了,他是哥哥,什麼都要承擔起來。

逝去的人,入土為安。

喻色抿了抿唇,這一瞬間腦子彷彿要炸開了一樣,不過很快的,她就輕聲說道:“好。”先哄著季唯衍吃了飯再說,不然,不吃飯的他哪有精力做事。

等著他的事情太多了。

她想,他應該是要去追薛振東討回季唯雪的。

還有江誠。

還有陳叔。

一大堆的事情都很棘手,可她幫不上他,這些,他必須要親歷親為的指揮。

於是,半個小時後四菜一湯便煮好了,不得不說季唯衍的速度挺快的。

小房間裏飄著菜香飯香,讓早就餓慘了的喻色嘴裡不住分泌唾液。

季唯衍已經把飯菜擺上了桌,四個菜看起來很漂亮。

喻色不待他叫她就主動的起了身,悶聲不響的將四樣菜每一份都盛到了一個盤子裏一些,再打了一碗飯,“我拿上去給他吧,我覺得他一定不想下來吃,也不想見任何人。”

薛振東不想下來吃是真,不想見任何人也是真,所以,他直接帶走了季唯雪。

不過,他不在樓上。

“去吧,然後下來吃飯。”

“嗯。”她餓透了,每走一步都是眼冒金星一樣,可為了讓季唯衍能安心吃飯,她還是假裝的將飯菜送到了樓上。

沒有人吃沒關係,只要季唯衍能在樓下安心吃飯就可以了。

不然若季唯衍垮了,什麼都完了。

喻色很餓,不過她走得很快。

下樓的時候,男人正安靜的坐在餐桌前若有所思,筷子還放在桌子上,他在等她下來一起用餐。

喻色乖乖的走過去,坐在了季唯衍的對面,這樣的位置是他們以前在這裡租房子的時候坐慣了的位置,看著眼前的男人,時光彷彿又回到了那個時候,那時,男人是青澀的,甚至連吻她這樣的事也不會做,全都是她主動呢。

喻色還沒拿起筷子,男人就動了。

可,他並沒有先吃飯,而是夾了一塊肉遞到她的唇邊,“快吃,瘦了好醜。”

“你敢嫌我?”喻色咬下了肉咀嚼著,嘴裡含糊不清的說著,管他什麼食不言寢不語呢,她吃著肉也敢說。

“要不,試試?”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小臉頓時紅透,他之前一直摟著她,並沒有做更深一步的動作,她知道他是沒有那個心情,季唯雪走了,最傷心的不止是薛振東,還有季唯衍,可此時他這樣璦昧入骨的說了來,立刻擾得她心尖尖一顫,上一次夜裡如在夢裡的畫面躍然心間,人瞬間就有了一種醉了的感覺。

原來醉了可以無關乎酒,只要他一句話,她便完了。

“快吃,不然沒力氣做。”她只是紅了臉並沒有說話,不過男人已經將她的反應盡收眼底了,不要臉的又來了這樣一句。

這世上,大抵能把這樣的話說得一本正的男人也就只有一個季唯衍了,可她卻罵不出他是流氓下流的話來。

不管他說什麼做什麼,周身都透著一付優雅的氣度,尊貴若神邸般的氣質任誰也沒有辦法從他的身上割下去,那是他隱匿在骨子裡的男xin味道。

喻色不說話了,半點反應也不敢有。

樓上沒人了。

趕緊吃飯讓季唯衍去追人吧。

不然,等他知道真相一定會殺了她的。

雖然覺得這個不可能,可她還是想像著他可能會暴跳如雷的樣子,似乎好象她還沒有看到過那樣的季唯衍。

今天會嗎?

於是,吃了飯喻色乖乖的就起身要去洗碗。

可她才一站起,男人的手就捉住了她的手碗,“放著,去樓上,與薛振東商量事情,這裡我讓鐘點工來收拾。”

到底,他還是要去樓上了。

喻色想到他才吃了兩碗飯,心情便好些了,沒有掙開他的大手,而是小手回握住了他的,“阿染,有件事我要告訴你了。”

“什麼事?邊走邊說。”季唯衍牽著她往門前走去,他太忙,現在每一分鐘的時間於他來說都是寶貴的,江誠的事他就是太急了,現在特別的棘手。

喻色手上微微一用力,季唯衍並沒有抵抗她的用力,而是隨著她的力道站住,轉首,看她,“那你現在說。”她的表情有些怯怯的,再加上她現在的反應,季唯衍的腦子裏又爆開了,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又似乎什麼也沒有想到,只是認真的看著她,恨不得一口把她吃了。

女人其實很美味,從前的經歷已經很證明這一點了。

“唯雪走了。”喻色深吸了一口氣,終於下定了决心的開口了。

這一句,可以有兩種解釋,一是季唯雪逝去了,一是季唯雪不在樓上而被帶走了。

然她只一句,季唯衍的腦子裏的混燉就開明了,一點也不猶疑的道:“說重點,是不是薛振東已經帶走唯雪了?他們不在樓上?”

他只一猜,便對了,“嗯。”喻色小小聲的應了一聲,像是才做了壞事的孩子一樣,可她,真的沒有做壞事,她乖乖的。

“Shit!”季唯衍低咒了一聲,讓喻色驚詫的仰起小臉看著他,這還是男人第一次這樣爆出口,不等她反應什麼,他已經拉著她就出了房間,“我們走。”

“別,外面很亂,你忘記了?”他們這樣出去,太危險了。

江誠的殺手遍佈整座小城,那個撒麗就很厲害,江誠請的其它殺手的能力和水准也一定不在撒麗之下。

季唯衍猛的一拳捶在了門楣上,那“嘭”的一聲悶響驚得喻色一個抖擻,這一拳要是打在她身上,她估計她身上一定多一個血窟窿。

果然,男人生氣了,那後果一定很嚴重。

季唯衍打起了電話,一個又一個。

十分鐘後,回過來了第一個電話。

是許山打過來的,這人的辦事能力果然沒有浪費季唯衍的重用。

“先生,小樓附近的我所查過的監控全都壞了,什麼也看不到。”

低低這一句後,許山就不說話了。

小樓附近的監控說多不多,可說少也不少的。

不過,在小樓附近以外的地方就很多很多了,許山他能查一小片,但是要查一大片,那是需要時間的。

喻色想起薛振東的露營車,他急著帶著季唯雪,還要守著季唯雪,再加上他要開車,他真的有能力在短時間內既帶走了季唯雪又毀了那麼多的監控?

不可能的。

即便是小樓附近的監控也是不少的。

那麼會是誰呢?

她這樣想的時候,季唯衍便道:“我知道了,這件事情你不用再插手了,我自己會處理,你去做我之前交待你的事情,要快,多爭取時間。”

“好的,先生。”許山對季唯衍絕對忠誠,季唯衍就象是他眼裡的一個神,他只甘願為季唯衍服務。

掛斷了一個電話,季唯衍又打起了另外一個,喻色看著他摁下號碼時他手機荧幕上顯示的稱呼。

江君越。

“找我有事?”淡清清的聲音飄地來,帶著慵懶帶著邪邪的笑意,那邊,江君越正牽著藍景伊的在散步,小城的氣候很好,這個時節正是不冷不熱的時候,既然來了,那便好好的享受一下也未嘗不可。

總不能一天到晚都為了賺錢而賣命吧,他如今早就想開了,錢財最是身外之外。

健康和親情才是人生中的最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