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3章番外:染色合體(41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18:18
A+ A- 關燈 聽書

窗開。

清揚的海風拂進來,也洗去了一室的清寂,不管季唯衍有多不樂意,喻色還是打開了窗子。

季唯衍已經發呆了一個上午了,她也陪著發呆了一個上午,再繼續下去,他們兩個就要一起在這個小房間裏發黴了。

季唯衍沒有離開,也沒有說起要不要離開,可是,她卻不敢隨意出去,如今,安全才第一。

這會,喻色餓了,想著樓上的房間有食物,便道:“我去拿食物。”她說著就要越過季唯衍上樓,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薛振東還在不在了,她和季唯衍不好打擾薛振東和季唯雪,就只能等著薛振東自己下來找過來。

可是幾個小時過去了,這都要過午了,那個男人的悲傷是不是已經淡去了一些些了呢?

去看看也好,免得太擔心。

不想,她才要走過季唯衍,就被他的大手扯住了,“色,哪也別去。”

他的手大而有力,拉著喻色一個趔趄,整個人便倒在了他的懷裡,他只輕輕一使力,她的頭便枕上了他的手臂,薄薄的唇落下來,只是輕輕的吻,輕的,帶著幾多的憐惜,“色,你不會離開我的,是不是?不會的,是不是?”季唯衍反復的念著,他被季唯雪的離開打擊到也刺激到了。

“不會,不會的。”喻色低低的回應著季唯衍,即使是被淹沒在他的吻中也依然繼續的呢喃著。

兩個人,魔障了一樣全都沉浸在季唯雪的離去中而無法自拔,“都怪我,是我不好,若是她早些進去醫院,是不是能多活些日子,是不是就可以等到她的孩子了?”季唯衍抬眸,靜靜的看著懷裡的女人,低低的訴說著,眸中有液休悄然滴落,這是喻色第一次看到季唯衍流淚。

她想像中的男人流淚一定很醜,可是此時看著他,那張不似記憶裏的面容配上他眸角流出的晶瑩的淚珠不止是不醜不說,居然一點都沒有消解掉他身上的男人味,相反的,還更濃了。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他受傷的時候沒哭,他被江誠搶了季氏沒哭,可此刻,因為季唯雪的離開,他真的哭了。

“丟人。”雖然他看著依然很男人,喻色的手還是禁不住的抬起,為他輕輕拭去那淚珠,男人突然間就摟緊了她,緊的,彷彿要將她的身體嵌入進他的身體裏一樣,有些疼,她卻一動不動,由著他繼續抱著。

“我是不是很沒用?”他輕聲問,很傷感。

“要不,你試試?”她輕笑撫摸著他的臉,瘦了,每一次見他都會瘦,是讓人有多麼的操心呢。

“妖精。”她嬌妹的小模樣讓他想起了她初初勾著他的第一次,就是在這個房間裏,最開始,她還勾的有模有樣的,可到了關鍵時刻,就全然的不知該怎麼辦了,原來她比他還是雛兒,裝老成罷了,可是這樣的她,他就是喜歡呢。

“他藏起來了,不然,不必要這樣久。”江誠的事,他從來都沒有對她說過,就是不想她擔心,此刻說起,是在向她解釋,不是他不男人,實在是一個縮頭的烏龜拿他真的沒有辦法,只能等烏龜伸頭出來的時候一下子拿下,才能從此解决,可,那需要等待,等待烏龜伸頭的那一刻,那是需要時間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我們慢慢等。”與他一起經歷了太多的事情,這還是喻色第一次看到這樣脆弱的季唯衍,原來男人也有這樣的一刻呀,她一直以為他是無所不能無堅不催的人物呢,不過也不對喲,她男人一向是有血有肉的,不然,哪裡來的他們的三個孩子,每每想到曉越曉美和曉衍,喻色的心都是暖暖的,“阿染,我們在一起就好。”

“可……”

“明天再離開這裡,可好?”她指尖摁在了他的唇上,不許他說下去,她要封锁他說離開,既然相見了,至少要陪她一天,出不去不安全也好,就這樣的守在這個小房間裏才是人生中的最大的幸福,她最愛的就是這個小房間,不是別墅也不是豪車更不是季氏,她要的,從來都是這個男人,哪怕是她撿他時他的淹淹一息一貧如洗,哪怕是他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得,只要是他,便一切都好。

“嗯。”季唯衍拾起喻色的手,貼在臉頰上輕蹭著,動作親昵的再度重繪了喻色的感官刺激,他今個,很粘她,有記憶裏以來最粘她的一次。

喻色看著認真的若有所思的男人,再也忍不住的仰起小臉,他可以吻她,那她更可以吻他了,回吻了回去,陽光依舊好,溫情依舊在,她輕闔著眼眸,什麼也不想,只想他,想他……

那一擁,轉眼就是天黑,只是相傭而坐,只是深深的吻,時間就走得那樣的匆忙那樣的讓人伸手抓也抓不住。

兩個人的肚子一起抗議了。

‘咕咕’叫了一聲又一聲,喻色才掙開了季唯衍,“我去拿些食物,等我。”

兩隻大手這才緩緩的鬆開喻色的腰身,她起來整理了一下衣著,這才開了門出去往樓上走去。

頂樓的房門前,一片肅靜。

喻色深吸了一口氣,才慢慢緩緩的推開了那道門。

遮著窗簾的房間裏一片安靜,那張原本坐了薛振東和季唯雪的床上,此時已經再無一人。

她早知道薛振東是要帶走季唯雪的,只是不知道他是怎麼帶走的,不想讓季唯衍再操心,乾脆就打給了江君越,畢竟與薛振東最鐵的人是江君越。

“藍姐夫,振東呢?是你叫車送他和唯雪離開的嗎?”季唯雪要辦後事的,再者,薛振東也不可能抱著她打的離開再藏於何處吧。

“不見了?”不想,那邊江君越反問的語氣似乎並不像是假裝。

“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快說。”她沒時間開玩笑,有些後悔自己上來晚了,總覺得這房間裏空調開得低,薛振東不會那樣快走人,不想……

“我真不知道。”退去了所有的邪魅,江君越真的是一本正經的回答喻色這問題的。

“快找。”喻色急了,可還是不想讓季唯衍知道。

“不必找了。”清冷的男聲,直接就否决了喻色的提議。

“你……”

“他來小城之前就購買了一輛露營車,裡面應有盡有,還有一樣最重要的東西。”

“什麼?”江君越口中的那個他沒有提名字,可是喻色知道他指的是薛振東,江君越對薛振東瞭解頗深,這很正常,薛振東算是他的哥兒們,跟發小差不多,只是不跟他的另外幾個發小一個圈子裏耍罷了,因為,他早年是警詧。

“特製的冰櫃。”江君越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剛好可以平放一個人的冰櫃。”

“他瘋了嗎?他要把唯雪帶去哪裡?”喻色頓時就明白了過來。

“這個,我就不得而知了。”江君越語氣很平靜,薛振東是什麼xin格,他太清楚了,只要是薛振東想做的事情,十匹馬也別想拉回去,所以,從知曉薛振東買了露營車後他也沒勸過薛振東什麼,每個男人都有守護自己愛情的權力與管道,或者,不懂愛的時候還不理解,可如今,他有了藍景伊,他深深懂得。

“可,唯雪還有一個禮物要給他呢,他不能走,你告訴我他現在去哪裡了?我去追他,去找他,唯雪的禮物……”

“呃,什麼禮物?為什麼不早些給他?”江君越皺眉,把喻色想成了低智商者,卻哪裡知道那份禮物是真的提早給不了。

“我……我……唯雪不讓說,時機還不到。”

“那對我呢?也不能說嗎?”江君越淡清清的問過來,語氣也淩厲了些,“你信不信你要是不說,我就給季唯衍拆臺,讓他根本沒有籌碼再與江誠鬥了。”

“你敢……”喻色磨牙,真想砍了江君越。

“傾傾,你少胡言亂語了,多大的人了,還開這樣的玩笑,手機給我吧。”那頭,藍景伊低斥了一聲江君越,便從他的手上搶過了手機。

“喻色,你別聽他胡說,我和傾傾趕過來一是來看望季唯雪,二也是他留在T市吃不香也睡不香,吵著要來這裡給季唯衍助陣的,放心,他不會搗亂的,有我在,他就算是有那個賊心也沒那麼膩膽。”

“藍姐姐,姐夫可是被你吃得死死的了。”喻色低低笑,這一刻已經釋然了,薛振東是以露營車帶走了季唯雪,以現在的時間,若她和季唯衍要去追人,也許還是可以追得到的,可是追到了呢?

薛振東又豈會把季唯雪還回來?

不會的,他準備了那麼久,便是早就確定了後面該如何去做。

或者,放手也便是一種另類的成全吧。

“喻色,你可是我兒子的未來丈母娘我女兒的未來婆婆,咱們兩家要好好的,以後你只和我聯繫,不必再理會傾傾那個瘋子了。”

“呵呵,好。”

這個親家母,喻色很喜歡。

可,看著滿室的冷清,她不知要如何下樓與季唯衍說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