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番外:染色合體(41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18:10
A+ A- 關燈 聽書

那天江君越和藍景伊就來了,可,為了能安全帶走季唯雪,喻色讓成青揚瞞了江君越和藍景伊。

再後來,為了安全起見,也為了不讓薛振東找過來,便也沒有通知他們兩個,這兩天喻色一直為這事情覺得對不住江君越和藍景伊,通知了人家從T市趕來小城,可又不讓來見到季唯雪,這的確不道地。

可是她沒辦法。

江君越與薛振東的關係太好,她不得不防。

眼見著三個人進來了,喻色卻沒理會季唯衍,而是眸光繼續望著他們的後面。

一秒鐘。

兩秒鐘。

幾秒鐘過去了,薛振東並沒有出現,喻色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唯雪……”季唯衍沖到床前,接替喻色握住了季唯雪的手,冰冰的,凉凉的。

床上的女孩靜靜的躺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季唯雪,你他媽的趕緊給我醒過來。”江君越低吼過去,居然爆粗了。

藍景伊扯扯他的袖口,“傾傾,你小聲點。”

“老子就要大聲喊,偏就要吵她,看她能把我怎麼樣呀,我等著呢。”江君越眼圈紅了,赤紅的眸緊盯著床上的季唯雪,讓人心生疼痛。

喻色輕輕一拉藍景伊,“藍姐姐,你們怎麼找過來的?”她已經吩咐過成青揚不許說出來了,以她對成青揚的瞭解,一定不是他說的,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了,喻色看向季唯衍,這個地方,他才最熟悉。

藍景伊的目光果然射到了季唯衍的身上,“是唯衍。”

喻色點頭,她果然猜對了。

還好他找來了這裡。

只希望他這個時候趕過來的並不晚。

只希望季唯雪還能醒過來,他還能與妹妹再說幾句話。

可,這個可能嗎?

喻色真的懷疑了。

“季唯雪,你要是不給老子醒過來,小心老子不給你入土為安。”

這麼狠的話,大抵也就只有江君越才能說出來了,喻色愣了一下,這男人是急了嗎?

“傾傾,你少說狠話,唯雪會醒過來的。”藍景伊低低勸著,皙白的手輕扯了一下江君越,他的眸色這才好看了些。

喻色走向季唯衍,好久不見了,那一天晚上他回家,也只是在她的夢裏。

此時靜靜的看著他,兩個人離得這樣近,她卻有一種陌生的感覺。

男人瘦了。

一張臉還是局子裏見過的那張臉,若不是知道是他,兩個人即便是迎面相遇,也會擦肩而過的。

“唯雪睡著了。”她輕聲說,人就站在他的身側,嗅著他身上獨有的氣息,竟有一種恍若如夢的感覺。

“唯雪,醒醒。”他低低喚,一聲接一聲,不管喻色說什麼,都是固執的要喚醒正在沉睡中的女孩。

喻色搖了搖頭,除了陪站再沒有別的選擇了。

然而,就在她認為無望的時候,床上的女孩蒼白的小臉上長長的睫毛突然間閃動了一下,季唯衍頓時驚喜的喚了一聲,“唯雪……”這一聲,較之先前的聲音高亢了許多,興奮了許多,也吸引著大家都看了過去。

果然,季唯雪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一張小臉明妹如花,“哥。”

“唯雪,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你看看,我來了,他也來了。”季唯衍側開了身形,讓季唯雪得以看到他身後的江君越。

“傾傾,呵呵,我能這樣叫你嗎?”

喻色大驚,季唯雪此時說話的聲音竟是這樣連貫,比之前還要連貫,這讓她腦子裏頓時閃過了四個字。

迴光返照。

“唯雪,你想怎麼叫他都成,他呀,有時候很混帳。”藍景伊迎前一笑,溫柔的看著床上的女孩,這一刻,不管心有多慟,都不能表現出來。

“傾傾,以後,替我照顧東東,好嗎?”季唯雪輕輕笑,一字一字認真說出來,依然很連貫,彷彿那個行之要去的人不是她一樣。

“好,我會照顧他的,你放心。”

季唯雪眸色再轉身藍景伊,“姐姐,我心裡早就把傾傾交還給你了,我如今愛的,只有東東一個,以後,你要當個媒婆,給他找一個好女人,至少不要象我這樣病病歪歪的,我要他安穩一生,幸福一生。”

“嗯嗯,我一定為他介紹一個好女人。”藍景伊臉上原本的微笑到了此刻已經再也堅持不下去了,淚,輕輕的流了出來,這個女孩,她曾經討厭過抱怨過,可是現在,一切都行將成為過去的時候,她也只剩下了不舍。

季唯雪已經不再看她,最後將目光落在了季唯衍的身上,“哥,照顧媽,照顧嫂子,照顧我三個侄兒,還有……還有……”

眼看著她說不下去,一口氣上不來眼睛睜圓了的樣子,喻色急忙介面,“還有唯雪的孩子。”

“嗯……”一聲悠長的低音,隨即,季唯雪便躺回了枕上,一雙眼睛卻全都在幾個人站位的縫隙間,那個方向,正是門的方向。

她在看著那裡,她在等著一個人的出現。

可也是她,躲開了那個人。

薛振東,他到底也沒有陪她走過生命中的最後的時光,可她不後悔。

季唯衍的手輕輕落下,一點一點拂下季唯雪的眼睛,再將她身上的被子拉拉好,拉至她的脖頸下麵,“開空調的時候,唯雪一向喜歡蓋嚴被子,我就為她的拉好。”

“阿染……”喻色一下子趴在他的肩膀上,這幾天,壓力最大的是她,此刻眼見季唯雪到底還是走到了這一步,她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來。

“傻,唯雪以後就不會再有痛苦了。”季唯衍輕輕呢喃,喻色知道他的話是對的,季唯雪的病越是到最後受折磨的越是她自己。

那是誰也無法替代無法解除的。

“江君越,既然你來了,唯雪的後事就交給……”

“不許,我來。”就在季唯衍要把季唯雪交給江君越的時候,一直沒有闔上的門突的閃進了一道高大的人影。

“振東……”

“把她給我。”到底,他還是找過來了。

只有這四個字,此外,他沒有再說一句話,慢慢走到床前,慢慢的抱起床上的女子,將被子為她裹好,就那樣抱著季唯雪安靜的坐在床上,“你們都出去。”

這五字出口,所有的人都悶聲不響的退了出去。

喻色牽起季唯衍的手,冰的仿如季唯雪剛剛的手一樣,那樣的凉,明明是他勸著她說其實走了更是解脫,可是,他比她還放不下這個心結。

一個活鮮鮮的生命到底還是離開了這個人世。

門闔上。

江君越停了下來,“季唯衍,不是我不幫你,既然振東來了,還是交給他辦吧,他更懂她的心。”

這話,絕對不假,季唯雪的心最懂的就是薛振東了。

“好。”輕應了一個字,他大手就牽起了喻色的手,一聲不響的下樓。

樓下,就是他們曾經住過的小房間,也是在那裡他們慢慢的培養了感情,更是在那裡她佑著他到底有了彼此的第一次。

她的第一次給了他,他的第一次也給了她。

季唯衍完全無視了身後的兩個人,開了門,拉著喻色進去,再隨手把門關上,門就自動再裡面上了鎖,不等喻色勸他,他便道:“喻色,我想靜靜,誰也不想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季唯衍,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嗎?”門外,江君越果然狠狠的敲起了門,見他不反應,又道:“那我可就帶著小伊去住飯店了,別怪我不管你的事情,這可是你自己的選擇,嗯,老婆大人,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嗎?”

“唯衍,節哀。”藍景伊頓了幾秒鐘,才鄭重的說了這二字,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是多餘的了。

好在,他們送了季唯雪的最後一程。

小出租屋裏安靜了下來。

男人靜靜的如雕像般的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喻色走過去,人站在他的身前,看著他哀傷的眼神,手臂輕輕一摟,便摟過了他的頭靠在她的胸口,“阿染,你還有我,還有……”

季唯衍閉上了眼睛,真的靠在了她的身上,額頭輕蹭著她,“她還那樣年輕……”

是的,季唯雪還是那樣年輕。

兩個人就這樣緊緊的相擁在一起,許久了,他終於又走回了她的世界,那種如夢的感覺始終漾在心田,若不是剛剛試著咬了咬唇很痛,她甚至覺得這不像是真的。

沉浸在與他相逢的喜悅中與失去季唯雪的哀傷中,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有些壓抑有些興奮。

季唯衍的身體一直在顫抖,那是無法形容的悲傷。

季唯雪的走到底還是帶給了他沉痛的打擊。

喻色不忍了。

突然,喻色想起了季唯雪寫給她的那張字條,那上面是季唯雪寫給她的電話號碼,“阿染,唯雪說她還有一個孩子,快了,就快有了,大約半個月後就有了。”

“你說什麼?”季唯衍猛的抬起頭來,不可置信的看著喻色。

“具體的情形我也不知道,等過了半個月,等你這邊處理好了一切,我們便去接回她所說的那個孩子。”或者是代孕,或者是試管嬰兒,總之,季唯雪的話喻色是全然相信的。

季唯雪的孩子,一定會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