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1章番外:染色合體(41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17:53
A+ A- 關燈 聽書

淩晨到了。

醫院裏一片安靜。

那種靜謐卻給喻色窒息的感覺。

里間的病房裏還是悄無聲息的,可是一種不安卻開始在心尖尖裏蔓延開來,喻色再也坐不住了,抬起手腕,時間已經過了淩晨一刻鐘。

“小色……”見她動了,喻淵庭也一下子精神了起來,他知道喻色一直沒有休息是有事情要處理,只是喻色不說,他便也沒有問她,他要做的只是保她平安而已。

如今的這個時候,沒有什麼比平安來得更珍貴了。

那是錢財也買不來的,而他要的就是女兒的平安。

喻色驟然站起,快步的走到了里間的門前,先是輕輕輕輕的敲了一下下,這是在提醒季唯雪,她要進去了。

雖然以季唯雪現在這樣的身體,裡面的一男一女在一起也做不了什麼少兒不宜的事情,可她還是要提醒一下,大家都是成年人,她不想自己突然間進去嚇到季唯雪。

沒有任何的回應。

季唯雪沒有回應是因為她動不了。

可是薛振東也沒有回應就證明……

季唯雪得手了?

那為什麼不通知她呢?

喻色心神一恍,下意識的就推開了病房的門。

病房裏安安靜靜,病床上一男一女躺在一處,有一瞬間,喻色想逃,可是下一秒鐘,她就鎮定了,因為,季唯雪正沖著她努嘴呢,示意她看薛振東。

喻色走過去,才發現薛振東睡著了。

他就睡在季唯雪的身邊。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了,面色安祥,嘴角帶著絲絲的微笑,沒有任何不愉快的反應。

“走吧。”季唯雪的目光全都在薛振東的臉上,彷彿再不看,就再也看不到了似的。

可是這個彷彿,卻是真的。

“好。”喻色先是幫助季唯雪下了床,每一下都是小心翼翼的不去碰到薛振東,就在他的好眠中季唯雪離開,這或許是最好最好的了。

喻色幫著季唯雪穿好了衣服的時候,她已經累得一動也動不了了,靜靜的靠在床前的椅子上,臉色更蒼白了,呼吸也有些困難似的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喻色叫來了喻淵庭,沖著他點點頭,喻淵庭便拿床單裹住了季唯雪。

“等等。”季唯雪輕聲封锁。

喻色和喻淵庭便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只見季唯雪費力的彎身,然後,紅唇便輕印在了薛振東的額頭上,再是臉頰上,最後落在了他的唇上,輕吻著,這才戀戀不捨的移開,“嫂子,走吧。”

喻色沖著喻淵庭點了點頭,喻淵庭便抱著她出了病房,外面,成青揚的人早就得了喻色的知會,帶著他們三個人便進去了電梯。

電梯直達地下停車場,於是,不過是五分鐘的時間,三個人便悄然的離開了這家高規格的私人醫院,而只把薛振東殘忍的留在了醫院裏。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一晚的隔天,醫院裏如常,只是頂樓VIP病房的那個病人的家屬瘋了一樣的把整個醫院都翻了一遍,之後是小城的所有的醫院,然,薛振東卻再也找不到季唯雪了。

小城裏喻色最熟悉的出租房。

上下的兩間都是喻色曾經租用過的。

下麵的那一間是屬於她和季唯衍的。

而她便是帶著季唯雪悄悄的住到了最頂上的那一間。

都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所有的人都不會想到她會把季唯雪帶到這裡來吧。

喻色不打算回別墅了。

這幾天她哪也不去,就當是從這個世界消失了好了。

只要她不出現在別人的視野裏,別人就會一直以為她是在別墅裏。

季唯雪睡著了,喻色拿出手機打回了別墅。

是龍驍接的。

這丫的終於從醉生夢死中醒了過來。

“還知道打電話回來?你婆婆還沒睡,等著你回來呢,估計你回來她一定劈了你,這是在以為你去泡小鮮肉了的節奏。”

“讓她接電話。”喻色沒時間跟龍驍開玩笑。

“真沒趣。”龍驍雖然懶洋洋的,不過還是沖著季漫珍喊了一嗓,“阿姨,喻色找你。”

“哦,好。”雖然很是懷疑喻色出去的目的,不過季漫珍還是很惦念她,於是,這樣晚了都沒有睡下,好在,她哄睡了三個孩子。

“媽,我和唯衍在一起,我們很好,你放心吧,嗯,就把曉越曉美和曉衍交給你照顧了,讓龍驍守著你們的安全。”

“唯衍和你在一起?快讓他接電話,媽想他了。”

“媽,他不方便,你懂的。”喻色低低說,只能如此騙過季漫珍了,不然,老人家一定又是想七想八的胡思亂想了,乾脆,她就用季唯衍她兒子來搞定一切好了。

“好吧,這孩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把一切搞定,唉,都是我給他惹得亂子,我就不催他了。”說起季氏被江誠盜走,季漫珍是很內疚的,所以只要一提起這件事情,她就不想多說了,很快就掛斷了電話。

喻色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安心的在小出租房裏照顧季唯雪,雖然這裡很簡陋,可是季唯雪並不挑剔,於她來說,這樣已經算是最好的了。

季唯雪離開的時候,季漫珍不會看到,薛振東也不會看到,還有季唯衍這個哥哥也不會來,她生命裏最重要的人雖然都不會來,可她還是很知足,因為,她還有個喻色這個嫂子,這是她自願的。

成青揚請來了一個醫生,帶了藥過來,可是輸液的作用只是止疼罷了,除此,根本緩解不了什麼。

季唯雪一直安靜的躺在床上,不知她是睡著了還是只是閉目養神。

喻色並不打擾她,就在床邊的椅子上打個盹,也就近照顧季唯雪。

一夜。

又一夜。

悄然過去。

又一個天亮了的時候,喻色醒來,床上的季唯雪已經睜開了眼睛,看到她醒過來,便輕聲道:“紙,筆。”

喻色會意,急忙去拿了紙筆,季唯雪伸手接過,慢慢的寫下一個又一個的數位,數位歪歪扭扭,可至少能讓人看得精楚。

“半個月後……會生……打電話……我的……他的……孩子……”季唯雪斷斷續續的說出來這每一個字,這樣幾個字普通人說起來簡單的很,可是於現在的她來說卻是那樣的困難。

喻色先是分析了一下她的話語,隨即眼睛一亮,“你和他的孩子?”

季唯雪輕輕點頭。

喻色已然明白了,接過她才寫下的手機號碼,“你放心,這是你送給他的最好的禮物,到時,我一定會親手交到他的手上的。”她終於懂了之前在醫院裏季唯雪所說的要送薛振東的禮物是什麼意思。

那是一個小小的生命,還是她和薛振東的孩子。

她病成這樣,還惦著這件事情。

“其實你早該告訴我的。”這樣,她也就少操些心了。

“驚喜。”季唯雪吃力的說著這兩個字,她是想要給每一個至親的人一個驚喜的,結果,她等不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天了。

“嫂子,照顧他,哥,還有媽,還有……還有……”不知道她一早醒過來是不是只是為了等喻色醒來,此時的她連說話都困難了,每一個字的音量都低低的,喻色若不仔細聽,根本聽不清。

喻色點頭,拼命的點頭,“你放心,我會照顧所有人的,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的。”喻色淚如泉湧,緊握著季唯雪的手,她的眼睛卻在慢慢的閉合著,喻色猛然抬頭,就見原本正在輸的輸液已經越來越緩慢了,那瓶透明的藥液似乎已經無法進入季唯雪的身體了。

“醫生……醫生你快來。”喻色驚叫,手抹了一下眼中的淚就要把位置讓給醫生,然,卻怎麼也松不開剛剛還緊握著的那只冰冰的手。

季唯雪的手一直與她的緊握在一起。

“喻小姐,還要搶救嗎?”醫生過來翻了翻季唯雪的眼皮,檢查了一下,便低聲的詢問著。

喻色攥著手裡的電話號碼,搖了搖頭,“讓她安然的去了吧,她留下來,只更多的痛苦。”

醫生沒有說什麼了,只是悄然的退到一邊,只餘喻色一個人靜靜的守護著季唯雪,她會陪著季唯雪走完生命的最後一程。

人的一生,不管你是貧窮還是富貴,都免不了生與死。

一生一死,便是一生。

誰也逃脫不了這樣的生死輪回。

只不過,時間早些晚些而已罷了。

季唯雪的唇角掛著淺淺的笑容,她似乎並沒有什麼痛苦,甚至於也不在惦念那個被她拋在私人醫院裏的男人了,她有的,就是悄然的離開,到另一個世界裏為這一個世界裏的至親祈禱,恭祝。

誰的愛誰來寫就。

她的愛是她刻骨銘心的記憶。

只是記憶,就在這一天的清晨裏悄然寫下了句號。

“嘭”,安靜的空間裏,房門猛的被推開,喻色還沒轉頭,一道熟悉的氣息就飛奔了過來,“唯雪……”

喻色轉頭,他們終於找過來了。

季唯衍。

江君越。

後面,還緊跟著藍景伊,那是季唯雪曾經的情敵,如今,什麼都花落曲散了,再也回不到如初的最亂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