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小東西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8:04
A+ A- 關燈 聽書

奇怪,平常沁沁一醒,藍景伊都會眯起眼睛看過來,然後叫她一聲‘媽媽’叫醒她來打理小東西的,但是今天卻沒有,藍晴抬首看向藍景伊的病床,卻哪裡還有藍景伊躺在那裡呢。

“伊伊……”一種說不出的心的蝕骨的痛,如同發現失去小壯壯一樣的感覺,藍晴的一下子徹底的清醒了,這一次,她抱起了小沁沁,也不管小傢伙是不是在哭,急忙的沖到了護士站,高聲的喊道:“伊伊沒了,伊伊丟了……”

於是,報警的報警,找人的找人,一下子醫院亂了套,藍晴六神無主了起來,已經沒了一個外孫,這要是女兒再有個三長兩短,她也不想活了。

她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在護士站前團團轉,可是手上還有一個小沁沁,她不敢出去找,小東西生下來才幾天呢,被她親媽冷落著,現在,居然又撇下她了。

幸好,報警後兩分鐘,警方打來了電話,根據院方的描述和形容,他們確定已經找到了藍景伊,她正被人送往醫院,救她的人在途中已經打電話報了警,說是凍昏在了路邊。

來了,刺耳的救護車的聲音,藍景伊又被送回了醫院,輸液,救治,小腹上的傷也咧開了,她靜靜的睡了一天一夜,悠然醒來的時候,床邊坐著焦急不堪的藍晴和陸文濤。

眼看著她睜開了眼睛,藍晴這才轉悲為喜,“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伊伊,好好休息,再別出去了,好嗎?”

“媽。”藍景伊一頭趴在藍晴的懷裡,她找不到她的兒子了,她真的徹底的失去了那個漂亮的小東西了。

半個月過去了,藍景伊已經出了醫院回到了小小的出租房,房間裏明明是有一個孩子,可是有生氣的也只是小沁沁一個,任憑她如何努力的想要逗著她老媽和外婆開心,可是兩個大人誰也不給她面子,還是每天唉聲歎氣的,一個笑容都沒有,好在,藍景伊的Nai水很給力,都說產婦心情不好會影響Nai水,可是,她吃什麼都有Nai水,身體裏的Nai水彷彿早就為小傢伙儲備好了一樣,小東西想吃她就有,特別的給力。

一個月子,就在陰沉中過去,最終,瓦倫索的警方也沒有追查到小壯壯的下落。

小沁沁滿月了。

藍景伊終於可以出去了。

四月了,天暖和了些,帶著小沁沁帶著藍晴,藍景伊便開始了尋找兒子的旅程,一天天一日日,不管陸文濤怎麼勸也沒用,她就是不死心的到處尋找著兒子,用她的話來說,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藍景伊總有一種感覺,她的兒子不會撇開他的,那小東西,第一眼見,她就覺得他跟自己特別的投緣,就在手術室裏,小東西還朝她笑了一下下呢,每當回想著那小傢伙的笑容,她就越發的堅定了去找孩子的心。

T市。

夜色深沉。

江君越的人正在迷天會所裏,他一點也不知道瓦索倫發生的事情。

他在玩牌,這陣子總是心神不寧,已經有一個月了,他總是覺得自己身上好象出了什麼大事,可是,無論他怎麼想也查不出來是哪裡出了事,雖然最近他懶於打理公司,不過,公司的員工各司其職,依然被他們打理的井井有條,那是因為他管理有方,他在與不在,那些手下都很賣力的再為江氏做事。

輸了。

連著輸了幾天了,這是絕無僅有的,倒楣。

淩晨四點鐘,他玩了最後一付牌,然後,那一牌桌的人便散了。

江君越慵懶的邁著長腿往迷天會所的大門走去,最近,賀之玲很安靜,再也沒吵著讓他去相親了,他巴不得耳根清靜呢,可是,真的靜了,他卻覺得好象是哪裡有古怪。

只是,怎麼也想不出來是為什麼。

玄黑色的蘭博基尼,這次,其實他真的應該換了這次的,這是那個女人讓他換的車,可是,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居然一開就是近一年了。

四月的T市正是好時光,不冷不熱,氣候最是宜人。

江君越一襲長款的風衣,黑色襯著他隔外的帥氣逼人,一舉手一投足間都散發著一種尊貴的王者之氣,他朝著他的車走去。

半明半暗中,目光所及的車裏卻彷彿有什麼一閃,彷彿是有人在動一樣。

可那是他的車,裡面是空的才對,怎麼會有人呢?

江君越頓時整個人都警惕了起來,脚步沒有任何的遲疑,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現一樣,只是,目光如炬的緊盯著自己的車。

那道人影依然在晃。

江君越的脚步越來越快,有膽子進他的車,那就要有膽子承受他的狠,只是,這一刻的他有些不解,到底是誰這麼本事居然可以輕而易舉的就上了他的車呢?

就要到了。

江君越直接用沖的,快步的朝著車門前一閃,同時,在做好了防護的準備之後,猛的一拉開門,一記手刀就朝著那個黑影劈去。

“啊……”他的動作太快,快的等那人反應過來之時,人已經被擊到了,很慘烈的一聲,也讓江君越怔住了,“洛美薇,你怎麼在我車上的?”緩緩放下了另一隻硬生生收勢的手,江君越不明所以的盯看著車裏的洛美薇。

其實,一問了他就後悔了,因為,現在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洛美薇是用車鑰匙開了車門進來的,而那個向洛美薇提車鑰匙的人除了賀之玲又會有誰呢?

“真疼。”洛美薇揉著頭,“我一定被你打成腦震盪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洛美薇嘟囔著,卻是在這時,江君越在打開車門後第二次的怔住了,這次不是因為洛美薇,而是因為她懷裡正抱著的一個虎頭虎腦的小東西。

半明半暗間,他就覺得那小東西很眼熟,“咯咯……”小東西笑了,咧開的嘴裡一顆牙也沒有,卻,看起來要多可愛就多可愛,“哪來的孩子?”

“生出來的唄。”洛美薇白了江君越一眼,“你快上來,給你看看。”她說著,就往裏移了一移,招呼著江君越上了車,而,江君越只覺得自己彷彿被那孩子的大眼睛給牽引了一般,居然就隨著那雙眼睛不由自主的就坐進了車裏,雖然是他自己的車,可是他坐在這後排車座上,這是絕無僅有的。

他伸手一按,就按開了車裏內寘的燈,燈光乍起,那孩子的大眼睛便開始骨碌碌的亂轉了起來,“咯咯……咯咯……爸……爸爸爸……”象有無意識的,又像是有意識的,那個‘爸’字讓江君的一張俊臉迅速的堆起了一層層的嚴肅,“洛美薇,你休想找一個跟我相象的孩子來胡弄我,我才不信是你生的呢。”還沒等洛美薇說出什麼,江君越已經猜到了。

“呵,你不信我可以,可是,你總該相信科學吧,真金不怕火練,這孩子我就交給你,隨你怎麼折騰,是驗血型呀還是驗DNA呀,反正,他百分之百是你的種。”洛美薇說著,便將小東西往江君越懷裡一塞,然後,側過身去一推車門就下了車,“我都累了幾個月了,現在,該你這個做父親的辛苦辛苦了。”

洛美薇真的下了車。

小東西落在了江君越的懷裡,他伸手就要把小東西丟出去,他會信了才怪,那一晚,他一點與洛美薇在一起的記憶都沒有,他才不會上那個女人的當,推開車門,他就要把小東西丟出去,以為拿個假孩子就能拴住他,那她洛美薇可就是大錯特錯了。

車門真開了,江君越也真的把孩子往外送了去,可,那孩子明明很小,卻是機靈的很,兩隻小手一隻抓著江君越左胳膊的袖口,一隻抓著江君越右胳膊的袖口,江君越鬆手的時候,小東西居然就像是在做體育鍛煉似的,整個小身子就憑著那兩隻小手的力道懸掛在半空中,就是不往地下掉,而輔以那驚人動作的還有他的甜笑,確切的說,那更像是討好的笑,那張酷似他的小臉笑得好不燦爛,嘴裡還咕噥著,“爸……爸爸……爸爸爸……”

那可愛的樣子,那一聲聲的爸爸,在小身子足足被懸掛了五秒鐘後,江君越伸手一撈,小東西就被他撈回了懷裡,雖然只是第一次見,可是,他居然……居然一點也不討厭這小東西,相反的,怎麼看怎麼喜歡,彷彿與小東西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親切感似的。

難道,小東西真的是他的種?

可是洛美薇……

“越越哥哥,我等你驗了咱兒子的DNA我再來接他離開,嗯,這幾天他就交給你了。”洛美薇說完,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小東西在江君越的懷裡直立了起來,小脚不住的又踢又蹬的,江君越就那麼看著他,越看這孩子越是可愛,越看越是放不下手。

“咯咯……”小東西還在笑,完全無害的一種笑。

下一秒鐘,江君越再也不認為小東西的笑是一種無害的笑了,他胸口濕了,而此刻還有水注正嘩嘩的不住的噴灑在江君越的身上,沿著他的胸口蜿蜒向下,一直濕到他的褲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