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番外:染色合體(41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16:57
A+ A- 關燈 聽書

再看照片下的內容,還真是將他們兩個人的關係從很多年以前開始扒到了現在,很多都是無稽之談。

而且,她從來也沒有喜歡過洛嘉旭,這上面卻說她以前很喜歡洛嘉旭的,與他做了男女朋友後又把他甩了跟了別的男人。

一條一條,全都是在指控她是水xin楊花之人,怪不得季漫珍一大早看她不順眼,現在看來,季漫珍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可她一沒做二也沒有那個心思,她心自坦蕩。

只是這幫她出名的人真的奇怪了,通篇只提她和洛嘉旭,全都是兩個人的原名,倒是沒有提起簡非凡和季唯衍。

若論她的‘風流史‘,簡非凡和季唯衍絕對是榜上有名,季唯衍第一,簡非凡第二,洛嘉旭算什麼,不過是她人生中的一個普通過客罷了。

“小色,我看看。”見她看得認真,喻淵庭也放下了碗筷走了過來。

“爸,都是無中生有的,你不用在意。”喻色收起了報紙,隨手丟進了垃圾袋,沒當回事的回到了餐桌上,繼續用餐。

季漫珍愣了愣,還以為喻色看過了報紙之後一定會向她解釋一下,或者說明一下的。

可是沒有。

她安安靜靜的開始吃飯,彷彿沒看過那份報紙似的。

孩子們還小,一點也不明白大人間的風起雲湧,三個比賽吃完了早餐,就去玩了。

距離正月十五還有幾天,他們要過了正月十五才會去幼稚園,不過今年的一切都是未知數,若是季唯衍在正月十五前沒有搞定一切,他們也就去不了幼稚園了。

吃過了早飯,喻色便上樓去拿了包,準備去看季唯雪。

樓下的客廳裏,季漫珍正等在那裡,一臉的階級鬥爭,“喻色,你還是要出去嗎?就去看那個洛嘉旭?”

“媽,那份報紙我看了,你不覺得那份報紙有問題嗎?內容裏只提及了洛嘉旭和我,不提唯衍也就罷了,因為可能是要黑我,可是連簡非凡也不提就古怪了,你不覺得嗎?畢竟,他是我名義上的前夫。”

頓了一下,喻色續道:“既是不提,那就是不想把簡非凡牽扯進來,我剛剛看過報紙的時候就思考了一下,刊登這一版關於我的新聞的人只是想要把我和洛嘉旭的關係擴大化,因為,洛嘉旭現在在這座城市裏,而簡非凡根本不在,所以,便提都沒有提起簡非凡,我不知這個人的目的是什麼,但是,與這次唯衍與江誠的鬥智鬥勇一定有關係,說不定這篇報導還是唯衍所為呢。”

“你胡說什麼?”季漫珍初時還認認真真的很給面子的聽了,可是最後一句,她不贊同了。

“我猜的而已,到時候等唯衍回來了你問他,一切就水落石出了,爸,我們走吧。”喻色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再不去看季唯雪,她擔心死了。

“我去叫龍驍一起走。”喻淵庭抬步就要去龍驍的房間裏叫人,叫上龍驍一起,他心裡才有底,畢竟,對方是頂尖的殺手,能力絕對不能小覷。

“爸,不用了,讓他睡吧。”喻色淡淡笑,回想昨晚那個一直在喝酒的男人,搖了搖頭,他那是桃花開了。

“那個臭小子,他天天就知道睡懶覺。”

“爸,他昨晚喝了好多酒,像是有心事,醉了,我找人親自把他送回房間的,這時候你叫他,絕對沒酒醒呢。”

“好吧,那我們兩個離開。”

“爸,這套衣服給你,一會我們出去的時候穿在外面,今天打的士,不開車。”喻色從手裡的包裏拿出了一套衣服遞給喻淵庭。

“打的?喻色你不要命了?”回想昨天,喻淵庭依然心有餘悸,以為她同學聚會的雅間裏很安全,卻不想殺手扮成了女服務生混進去了,害喻色差點受傷沒了小命。

“我們穿這樣出去別人以為我們是傭人呢,這樣的非常時刻,我們越是放輕鬆的這樣出去,才越安全,也才不會被人盯上。”都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這個道理,一樣一樣的。

喻淵庭沉思了一下,最終同意了。

傭人的制服,寬寬大大的,正好可以穿在衣服外面,等出去了,只要一脫,就換裝了。

兩個人在客廳裏穿上了,與喻色手裡的包也特別的相配,她是拿了一個大大的那種買菜要用的包,長長的發也盤在了腦後,戴上老花鏡就象是一個要去買菜的欧巴桑似的。

“喻色,你到底要去哪裡?”季漫珍追到門前,到了這個時候才回味過來喻色出去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不然,以她和喻淵庭的對話,出去的危險係數非常高,也是這個時候她才明白過來喻色出去也許並不是去看洛嘉旭。

“媽,我要去代唯衍處理一件事情,回來再告訴你。”最好季唯雪沒事了,她回來就可以向季漫珍彙報了。

這是喻淵庭第一次退下軍裝或者便裝而穿上傭人的外套,喻色看著走在前面的父親,就連走路都有些不自然了,不由得失笑了,“爸,你就當自己是個退休的老人家,現在出去買買菜散散步,嗯,就這樣想就好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好。”喻淵庭應了一聲,再慢慢往外面走去,果然走路自然多了。

出了大門,慢慢往菜市場的方向走去,喻色不急,彷彿真的只是出來散步一樣。

從別墅到菜市場,大約走了十幾分鐘的樣子,喻色全程都是同樣的速度,而她快喻淵庭就快,她慢喻淵庭也慢,這麼多年軍隊上摸爬滾打過來的男人,著實有些不適應,可是為了喻色,喻淵庭什麼都做到了。

終於進了菜市場的時候,喻色長長的呼出一口濁氣,借著買菜的名義仔細觀察了身後,並未見有人跟踪過來,若是真有殺手盯上了她,她早就沒命了。

昨天在金星大酒店大門前下車的時候,只是從車前走到大酒店裡面的那一小段短短的路都有人要槍殺她,但是現在走了這樣久都沒事,就證明她這樣的選擇是對了的。

緊盯著別墅大門外面的江誠的人一定是把她和喻淵庭當成是傭人了。

是的,絕對沒有人會想到喻淵庭堂堂一個軍長大人也會穿這樣的傭人服的。

可他就是穿了。

“爸,往那邊,我們離開。”

“好。”正是上午買菜的點兒,菜市場的人很多,喻色與喻淵庭先往人多的地方擠過去,這樣才能徹底的甩開有可能的跟過來的人,繞來繞去,確定百分百沒有問題了,喻色便閃進了一家賣魚丸的店面,買了兩斤魚丸,這裡的店面後門是對著菜市場裡面的,正門外就是街道,從正門出來,兩個人已經換下了一身的傭人服,便裝打了的士,也是這個時候喻色才想起來她甚至還不知道季唯雪住在哪家醫院。

匆匆的撥給了成青揚,那邊報過來了,原來是小城的一家私人貴族醫院,人少,不過待遇全都是高規格,便是因為病人少成青揚才選擇了那裡吧,那樣季唯雪才相對安全些。

因為,病人少安保也好,殺手便是想要混進去也不容易了。

報給司機,車子便駛往了那家私人醫院。

此時,喻色的腦海裏全都是剛剛成青揚說過的短短幾字。

“唯雪的情况很不好。”

看看時間,江君越和藍景伊應該在三個小時後抵達小城,到時候讓他們自己打車過來就好,去人接,更不安全,興師動眾的,季唯雪的私人醫院只怕就要被曝光被發現了。

到了,喻色付了車資,與喻淵庭兩個人快步走進了醫院住院部,一路都很順利,果然變裝是最好的法子,喻淵庭對喻色的看法又多了嘉許,若不是她腦袋瓜靈活,此時即便是龍驍送他們趕來一路上也是危險重重。

頂樓的VIP病房,超高規格,也是整座私人醫院裏最最安靜的一隅。

門外,兩個便衣守護著,看到喻色點了點頭,便抬起手腕對著手錶說了一句什麼。

很快的,病房的門開了,成青揚迎了出來,“她要見你。”

喻色進去了,這才發現病房裏還有隔間,裡面是季唯雪的單獨的病房,只有一張陪護床,那是薛振東的位置,而外間有三四張陪護床,這裡可以說話聊天看電視,但是絕對影響不到裡面病房裏的季唯雪的休息。

不得不說,她把季唯雪交給成青揚交對了。

他做的很好。

“嫂子……嫂子……”低低的輕喚,與昨天她送季唯雪來時她的聲音相比,此刻,更是虛弱了,那每一個字都揪著她的心快步走進了季唯雪的病房,只想快點看見她,只希望她的情况能好轉。

可是,可能嗎?

昨天晚上就連江君越都說老中醫是盡了力的。

如今,多半是回天無力了。

“唯雪,我來了。”喻色輕聲邁入,病床上的季唯雪直落眸中,蒼白的臉上毫無血色,目光則是望著她進門的方向,顯然,她在盼著自己的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