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番外:染色合體(41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16:28
A+ A- 關燈 聽書

夜深了,喻色很想去看看季唯雪,卻,哪裡敢去呢。

之前遇到的殺手若不是撒麗,她此時的小命早就沒有了。

想一想,都是後怕。

所以此刻,她不能再給龍驍和喻淵庭添麻煩了。

可,卻怎麼也睡不著。

乾脆換了一身家居服下了樓,只想淺淺的喝上一杯,卻不想,她這想法有人與她不謀而合了。

吧台前的高脚椅上,龍驍背對著她而坐,此時正低頭看著手裡的高腳杯。

酒紅色的液體,想來是紅酒,“有心事?”喻色徑直坐到龍驍的身旁,想出去又不能出去的心很是煩躁。

“那個女人是誰?你認識嗎?”龍驍依然低頭看著杯中的酒液,一股酒氣飄然而來,再看他面前的酒瓶,一個空一個只剩一點點,他應該是獨自品酒品了有一會兒了。

“不認識。”喻色實話實說,所有的只是憑感覺猜測到的。

“我不信。”

“真不認識。”

“不認識?不認識她殺你你還要保她?還不許我和乾爹動她,喻色,你能對我說點實話嗎?那女人到底是誰?”龍驍繼續望著杯中的酒液,表情若有所思,彷彿魔怔了般的就是想要知道撒麗是誰。

喻色搖頭,“我也只是猜測,什麼也不確定,若以後確定了她是誰,我一定告訴你。”拿過龍驍只剩下一點點的酒瓶,倒在了自己的杯子裏,淺淺嘗了一口,入喉後只覺身體裏有一股熱流在緩緩流淌。

“喻色,記住你才說過的話,若是有一天你知道了而不告訴我,我不饒你。”龍驍又拿過一瓶酒,啟開,倒滿杯子,一點也不用她相讓,宛然這裡是他家而她才是客人一樣。

喻色只好自己倒了一杯,笑道:“龍驍,我若不告訴你那也一定是有原因的,你有什麼可不饒我的。”喻色開始在心底裏揣測起這男人的心思了,怎麼就有種他對那女人很上心的感覺呢,可是不對喲,撒麗應該是與簡非離是一對的。

是嗎?

她完全不知道,那是一個她無法走進去的世界。

“我不管有什麼原因,反正你若不告訴我,你等著瞧。”孩子氣的說完,龍驍端起桌上的酒杯,將一整杯酒一仰而盡。

喻色煽了煽空氣裏飄過來的酒汽,“這酒很烈的,龍驍,你喝多了吧。”

“沒有,我才沒喝多呢,我沒多。”

龍驍開啟了悶悶喝酒的管道,心事越來越沉重一般,一杯接一杯,很快的,三兩瓶酒就喝光了,慢慢的,他醉透了,趴在吧台上呢喃著喻色聽也聽不懂的話語,喻色只好叫來了個人合力把他抬進客房去休息。

龍驍醉了,她卻一點也沒醉,精神著呢。

夜更深了,酒喝的身體裏一陣暖,喻色慢吞吞的起身,回房,安靜的躺在床上,靜靜的望著頭頂的天花板,徐久之後才悄悄睡去,那時,已是近黎明。

“咚咚……咚咚……”急切的敲門聲,震得喻色‘激棱’爬了起來,剛好敲門的人等不及她回應的就推開了門,“喻色,唯雪的電話打不通了,這是怎麼回事?”季漫珍沖了過來,手裡的手機還在撥著季唯雪的電話。

“我也不知,打個電話給振東問問就好了,也許是手機欠費了也許是手機壞了,這些都有可能的。”她也不知道季唯雪的手機為什麼關機,可聽到的這一刻不管有多焦慮也不能在季漫珍的面前表現出來,不然,只會讓季漫珍越來越心慌焦慮。

“我……我沒有振東的手機號碼。”季漫珍有些不好意思,女兒與女婿,她還是偏著女兒重些,天底下的母親都是這樣的,不過這樣告訴喻色,就怕喻色會多心她心底裏也是一樣裝著兒子多些裝著喻色少些。

喻色全然不以為意,“我有,我來打。”拿過枕邊的手機便打給了薛振東,那邊響了幾聲才接起,“喻色,有事兒?”

“她怎麼樣了?手機為什麼關機?媽問呢。”喻色直言,因為季漫珍貼近了自己,若是被季漫珍一不小心聽到什麼,只怕,她就有的忙了,要照顧小的照顧病的,還要照顧這個老的,她會心力交瘁的。

“欠費了。”薛振東淡聲說過,沒有半點不妥。

喻色抬頭看季漫珍,後者的臉色這才妥當了些,“振東,你和唯雪什麼時候回家?出去二人世界我不反對,可唯雪還病著,一兩天就好了,快回吧。”

那頭,薛振東一個大男人一下子不知道要怎麼回應了。

喻色見薛振東一直不說話,只好對季漫珍道:“媽,振東那麼喜歡唯雪,這幾年都是他在照顧著唯雪,他有分寸的,你就不要給他添亂了,嗯,下樓吃早飯去吧。”喻色沒睡飽,滿臉都是起床氣,天快亮之前才睡著,這會沒睡飽的她一點也不舒坦。

季漫珍聽著有些不舒服,可看看喻色,到底還是沒有發作,“好,我下樓去了。”走到門前的時候忍不住小聲嘟囔了一句,“真懶,這麼晚了還不起。”

那一聲低低的,可喻色還是聽見了,怔怔的看著季漫珍拉開門離開,再面對的就是一扇門了,她輕輕搖頭,她之所以睡得那樣晚還不是再為季漫珍的兒子女兒憂心嗎?

可季漫珍居然這樣說她。

呵呵。

果然天底下最不好相處的就是婆媳了。

若不是曉越曉美和曉衍是她生的,還是季唯衍的孩子,只怕季漫珍根本不會待見她。

可她對季漫珍,還不是看季唯衍的面子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但她對季漫珍從來都是尊重的。

這世上,有些人有些事,不是你付出多少就有多少回報的,很多都不成比例,若是細究,只會讓人傷心。

起床換了衣服,她打算吃了早餐就去醫院了,大白天的出門總好過晚上去看季唯雪吧。

不過,今天她打算偽裝了出去。

她去看季唯雪不怕危險,卻擔心被人發現季唯雪在醫院裏。

昨天撒麗失了手,今天江誠不知又會派什麼殺手來殺他們一家人。

到了樓下,餐桌上就只少了她,“媽咪,早安。”曉美乖乖巧巧的問候她。

喻色輕輕一笑,“都早。”

喻淵庭抬頭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想說什麼但是沒說。

季漫珍卻忍不住了,“喻色你又要出去嗎?要去哪裡玩?”

呃,她這是要出去玩嗎?

她這是要出去九死一生的。

可,她又不能說她是去見季唯雪。

想來想去,只得道:“昨天我同學受傷了,我想去看看他們。”

“洛家那個小子對不對?”季漫珍劈頭問過來,像是很知道昨晚的內情似的。

喻色回想了一下,昨天回來的時候她只匆匆與孟小凡打了一個電話,孟小凡告訴她昨天的場面雖然很亂,可是只有一個殺手,囙此除了洛嘉旭和一個女同學因著急著離開而崴了脚踝以外,再沒有人傷亡了,這也是不幸中的大幸。

看來,季漫珍是從哪裡知道了什麼消息,“媽,他因我而受傷,我去看看他沒什麼不對吧?”

“可是那小子暗戀你很多年了,再者,昨天你的同學聚會你根本就不應該去,你瞧瞧你,為了自己的快樂,都不管你爸和龍驍的死活了嗎?差點出了人命,今天就不要出去了,那個姓洛的小子我讓人買點東西送過去交給他就好了,就算是你去看過他了。”

“媽……”喻色皺眉,她出去不是要去探望洛嘉旭的,洛嘉旭手上的傷只是皮外傷,她出去是要看望季唯雪才是真,偏,又不好與季漫珍說明。

“就這樣定了,你今天在家裡陪著孩子們,哪也不要去了,等過幾天唯衍那邊處理好了一切,便都好了,到時你要再去看誰讓唯衍陪著你去就好了。”

聽她連珠炮般的說了一大堆,一旁始終沒作聲的喻淵庭臉黑了,“親家母,你這是不放心我家喻色嗎?她昨天出去還不是為了……”

“爸……”喻色急忙制止喻淵庭,不想他說出來自己去金星大酒樓的目的完全是為了季唯雪,這世上的事情,你越解釋人家越是懷疑,你若不解釋,也就不了了之了。

非常時期,家和萬事興,她不想再起什麼爭端了。

可,她越是壓制,季漫珍越是來勁了,“親家公,那個洛嘉旭喜歡喻色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她明知道現在江誠的人對她虎視眈眈還偏要去參加什麼同學聚會,若不是對同學聚會裏的人感興趣,她至於一定要去嗎?你去看看今天的早報,她和那個姓洛的都上了娛樂版的頭版頭條了,唯衍只是暫時不在家而已,你這是讓他不省心呀,他若是一不小心看到了,心裡會多難受?”

“早報?”喻色再也吃不下了,起身就沖到了茶几前,拿起茶几上的報紙翻看了起來,果然,娛樂版上她和洛嘉旭的照片被放大了的刊在報紙上,看畫面,應該是金星大酒樓側門的位置,就是撒麗甩下她而洛嘉旭追上來的時候被人偷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