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番外:染色合體(41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16:08
A+ A- 關燈 聽書

從金星大酒樓離開,喻色懶懶的窩在車子裏,手裡的手機不知被她擺弄了多久了,久到,心都快要麻木了。

眼看著就要回到別墅了,她這才輕輕撥通了成青揚的號碼,沒有打給薛振東,是擔心人在季唯雪身邊的他沒有辦法在季唯雪的面前說出實情實話來,所以,問成青揚才最可靠。

“唯雪怎麼樣了?”

“等一下我會通知君越和景伊明天的飛機趕過來,至於她哥哥,要通知嗎?”成青揚先是頓了兩秒鐘,然後才低低的輕聲的說過,一個大男人,他的聲音一向沉穩,這是喻色第一次從他的聲音裏聽出點飄然的味道來。

“不能再長了嗎?”喻色閉了閉眼,一手揉起了太陽穴,她只知道季唯雪的病已經到了最嚴重的份上,卻沒有想到居然就是這幾天了,那季唯衍怎麼辦?

季唯衍若不回來去看季唯雪,那麼將來就只有遺憾了,若是出現在季唯雪的病房裏,只怕,他會有危險。

“醫生說就這幾天了,已經讓準備後緒的事情了。”成青揚接著追補了這一句。

喻色頭痛了,眼前的車裏車外,全都影影綽綽的再也看不清楚了,不是請了老中醫嗎?還是江君越親自請的,那時還說要季唯雪堅持到她和季唯衍大婚的,便是覺得沒問題了,季唯衍才放心的去做自己的事情的。

喻色不相信了,她怎麼也不相信季唯雪的病情會突然間的惡化,那麼多的中藥吃下去,還續不了她的命嗎?

江君越親自請的老中醫不會這樣不可靠吧?

“成哥,藍姐姐和藍姐夫那邊我馬上通知,就不用你打電話了。”她要好好的質問一下江君越,她要親自打過去。

掛了成青揚的,喻色直接就撥給了江君越。

T市的長途,喻色靜靜靠著椅背等待著江君越接起。

輕音樂徐徐緩緩的響在耳中,也慢慢的疏解了她心底裏氾濫成災的哀傷,季唯雪的生命真的要走到盡頭了嗎?

她不想,真的不想。

“喻色,這樣晚了打給我,有事嗎?”清清淡淡的男嗓,可是聲音裏依然透著一股子邪魅的味道來,江君越與季唯衍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兩種男人,一個邪一個冷,而她,更喜歡高冷的季唯衍。

蘿蔔青菜,各有所愛。

她愛季唯衍,藍景伊愛江君越。

“唯雪就在這兩天了,江君越,你請的老中醫怎麼這麼不可靠?”她吼過去,音量極高,讓坐在一旁的喻淵庭眉頭狠皺了起來,“小色,你好好說話。”

“我沒有辦法好好說話,唯雪快走了,快走了,江君越,我告訴你,唯雪要是等不到參加我和阿染的婚禮的那一天,這輩子我都不要再見到你。”

那頭,男人一下子安靜了。

許久也沒有說話。

他這樣的以不動制衡她的氣悶,卻讓喻色更氣了,“說吧,你和藍姐姐明天能過來嗎?”

“會的。”輕輕兩個字,隨即,江君越掛斷了她的電話。

是的,真的掛斷了。

聽著手機裏不住傳送過來的盲音,喻色狠狠的將手機摔在了椅背上,“特麼的……”她粗語了,真的粗語了。

“小色,江先生並不是故意的,人之一生,生死由命,富貴在天,你不該這樣責怪他,他請來醫生,就已經是盡力了,之前不是說連過年都挺不過去嗎,可是你看,這都過了年了,她能多活這麼些天其實都是江先生的功勞。

可,就不能再讓季唯雪多活一個月兩個月的嗎?

回握了一下喻淵庭的手,喻色流淚了,“爸爸,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太激動了。”可其實,她該說對不起的是江君越。

手機響了,響在安靜的車廂裏,彼時車子已經停在了別墅的車庫裏,喻淵庭推開車門下了車,與喻色在一起他惦念著三個外孫,所以這一刻他只想第一時間沖進別墅裏看到三個孩子無恙就好了。

“親家公,唯雪呢?”看到喻淵庭進來,一直坐在客廳裏的季漫珍揉著自己的肩膀詢問起才進來的喻淵庭。

“這個,我也不知道。”季唯雪的事情喻色並沒有打算告訴季漫珍,那麼,他便也不能說。

“不是說是與喻色出去買東西了嗎?”

“這個,要問喻色,我也不清楚。”說多錯多,到時候等喻色進來兩個人說的不一樣,那他還不如現在就什麼也不說,以免亂了一切。

“曉越那孩子就讓我打電話問喻色,可我想著應該是沒什麼,唯雪昨天跟我說她要吃霜淇淋,我說那東西太凉了,吃中藥的人不能吃凉的,是不是她讓喻色帶她偷偷去吃霜淇淋了呢?”

“媽,振東帶唯雪出去玩了,他們要過二人世界,我讓爸爸的人派去保護他們兩個了,嗯,唯雪現在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她開心就好。”喻色推門進來了,面上掛著輕輕的笑意,卻是笑比哭還難看,想到剛剛江君越的那個電話,他說老醫生真的已經盡力了,她閉了閉眼,隨即睜開,人各有命,她能做的都做了。

只是在烦乱季唯衍要不要回來送別季唯雪。

這個時間點發生這樣的事情,對季唯衍來說最是不利了。

可她也沒辦法封锁這樣天灾的發生。

“那孩子,我昨個瞧著臉色不怎麼好,不過她還是蠻有精神的,還給我講笑話呢,呵呵,我這個女兒呀,真想她能長命百歲。”季漫珍歎息了起來。

“媽,她會長命百歲的。”知道這是騙人的話語,可是有時謊言也是善意的,這時候若是季漫珍知道了實情再有個三長兩短,她根本應付不來。

“嗯,有你在,我就貼心了,他們兩個年輕人愛怎麼瀟灑就讓他們瀟灑去吧,喻色,媽想好了,等唯衍回來,咱們還是搬去新加坡吧,你同意嗎?”

“好的。”現在季漫珍說什麼就是什麼,喻色不想反駁,她現在就想著要怎麼安撫老人家,只要不讓她想七想八的就很好了。

“你能答應真的是太好了,親家公,你可是給我生了一個好兒媳。”贊著喻色,季漫珍想起初初來小城時對喻色的為難,便有些不好意思了,“喻色,媽剛來的時候誤會了你,還說了一些不應該說的話,你不要記在心上。”

“媽,不會的。”不看佛面看僧面,季漫珍是季唯衍的母親,有季唯衍擺在那裡,她對季漫珍就只有尊重。

“這樣就好,這麼晚回來,應酬去了?現在出去很安全了?”這幾天別墅裏的事情季漫珍並沒有參與,但是大概的她也知道一些。

“嗯,同學聚會,就是前天來家裡做客的那個孟小凡通知我去的同學聚會。”

“既然安全了,也可以出去了,這兩天你抽個時間帶三個孩子去一趟遊樂場吧,再悶著孩子會把他們悶壞的。”

“好。”只要季漫珍不要她現在帶孩子們出去就好,拖一天是一天,季漫珍開心就好。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天色晚了,季漫珍上樓睡了,喻色監督了三個寶貝洗了澡上了床,再為他們講了兩個故事,最後,才都乖乖的睡著了。

別墅裏安靜了下來,可那種安靜於喻色來說卻是別樣的,她的心怎麼也安靜不下來。

腦子裏全都是這一整天裏發生的所有。

不放心季唯衍,不放心季唯雪,也不放心那個要殺她的女人。

睡不著,她靠著靠枕隨手翻著手機,從沒有一刻是這樣的想念季唯衍,他若回來了,她也就可以卸下身上的重擔了,有他在的時候他什麼都不用她操心,可是現在,他不在,家裡的所有的事情都壓在了她一個人的身上,也是這個時候她才知道那個男人以前為她承受了多少,只有更多,沒有更少。

什麼事情,都等著明早天亮的時候再去處理吧。

但是現在,她還要再打一個電話。

那就是簡非凡的電話。

指尖撫上脖頸,是撒麗傷了她,可她居然一點也不生氣,那時在金星大酒樓她被一連串的事情給嚇到了,以至於沒有時間來分析一切,此時回想在酒樓裏發生的每一個細節,撒麗的表現猶如一個殺手。

殺手這兩個了貫入到腦海裏的時候,喻色的心驚了。

撒麗就是江誠請來的要殺她的殺手嗎?

卻沒想到是那樣一個年輕漂亮的女殺手。

“非凡,找到非離哥哥了嗎?”電話打通了,看來簡非凡已經到了R國,否則,在飛機上的他根本不能接手機。

“他已經離開天堂鳥了,喻色,你能不能在你的朋友那裡再給我尋找一些線索?”

喻色搖了搖頭,“我朋友也不過是在天堂鳥那裡偶遇到非離哥哥罷了,非凡,你一有非離哥哥的消息就請一定要告訴我,好嗎?”想到撒麗是殺手,喻色擔心簡非離了。

與殺手打交道的人或者是為了找殺手殺人,或者是接近殺手要殺了殺手,那麼簡非離呢?

她不懂他接近撒麗所為如何?

只是那個男人,他不會殺人的,不會,她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