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番外:染色合體(41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15:22
A+ A- 關燈 聽書

“嘉旭,你沒事吧,快走,都走,她是沖著我來的,她只是要殺我。”不想撒麗才一接通與‘阿郎’的手機,那頭的男人聽到的就是喻色驚亂中的高喊,那樣的清晰,又是那樣的熟悉。

“你納命來吧。”撒麗抬手就要再度刺向喻色,而身側的洛嘉旭早就被她手一揮就揮倒了,她想要結束什麼人的命,秒秒鐘的事情,男人也不行。

“撒麗,住手,你不能傷喻色。”手機裏,是男人驚恐萬分的聲音,那聲喻色叫得極為的親密,而她之前的話語中並沒有提到喻色的名字,可是阿郎他居然一下子說中,半點不錯。

“你……你們認識?”撒麗微微一怔,頓住了手上的動作。

“喻色是我親弟弟簡非凡的前妻,你不可傷他,否則……”簡非離速度極快的說到這裡,頓了一下下又道,“你們頭那邊要怎麼回應,我來處理,快走。”最後兩個字,透著的全都是急切,顯見的,簡非離在擔心她。

撒麗又怔了一秒,便轉頭看向喻色,此時包厢裏的人全都是喻色的同學,龍驍和喻淵庭的人一個也沒有沖進來,她若想要殺了喻色,只需揮手一刀,然後趁亂跑出雅間再按照她進來前查探好的退路離開,這次的任務也就完成了,可是,手錶裏的男人還在那邊低喊道:“撒麗別殺她,快走,快走……”

她耳朵裏全都是男人的聲音,魔咒一般的盅惑了她的大腦,舉在手中的刀到底還是沒有落下,只為,那男人一遍又一遍的勸說。

她想起來了,她唯一一次替簡非離接起的電話中,就是喻色,那時喻色說話的聲音她還記得,就是眼前的這個小女人沒錯了。

“阿郎……”輕輕的低喃,想到通話那端的那個男子,撒麗第一次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猶豫了走神了。

“嘭”,就是這麼片刻間的猶疑,喻淵庭沖了進來,“喻色……”冷冽的眸掃過雅間,當目光落在喻色與她身旁的撒麗的身上的時候,槍口直指向撒麗,甚至,手指開始扣動了扳機,只要鬆開,一枚子彈就會射向撒麗。

“爸,你別動她。”那聲低低弱弱的‘阿郎’,雖然只是呢喃的低音,可是喻色卻已經聽了出來,眼看著喻淵庭還有他身後的人都沖了進來,她慌了,這女人是簡非離的朋友,而簡非離是簡非凡的哥哥,這樣的關係,她怎麼可以去傷一個簡非凡的哥哥的女人呢。

不,她不可以。

這個世上,她傷害誰都可以,卻唯獨不能傷害簡非凡的人。

“小色,你傻了嗎?她要殺你。”喻淵庭舉在手中的槍微微顫動了起來,他緊張了。

因為,他距離喻色遠些,而那個拿刀的女人就在喻色的身後,還是一個訓練有素的女人,只要她想殺喻色,不過是秒秒鐘的事情。

雅間裏的同學能跑出去的都跑出去了,沒跑出去的此刻都躲在角落裏,只有洛嘉旭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扶著桌子吃力的站穩了身形,“喻色,她要殺你。”他看的清清楚楚,若不是他的手擋了那一刀,喻色現在有沒有命都不知道了,她這是怎麼了?腦袋秀逗了嗎?

“喻色,你瘋了嗎,她明明要殺你。”孟小凡也爬了起來,指著撒麗顫巍巍的說著,曉是她再大咧咧,可是這樣的場合,一個女孩子也還是害怕的,當然,撒麗除外,她是殺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才要說話,門前一個喻淵庭的手下就被人從外面推搡了開來,隨即,龍驍大步走入,挺拔的身形筆挺的穿過一個又一個的人而停在喻淵庭的身邊,一雙黑眸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投向喻色身後的女人了。

一身紅裙已經換上了金星大酒樓的工作制服,淺粉色的旗袍包裹著女人的身形特別的柔美,那種曲線美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陰柔之惑,龍驍響亮的吹了一個口哨,邪邪笑道:“女人,又見面了。”

“你認錯人了。”

“不會的,你化成灰我也認得你。”光天化日之下她居然能拿刀劃破了他的車胎,這種女人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他喜歡。

只是刹那間的接觸,可就是喜歡上了。

“驍兒,怎麼回事?”

喻色依然站在撒麗的身前,“爸,龍驍,你們都退後,我要你們放她離開。”

“若我不退呢?”不等喻淵庭說話,龍驍先拒絕了,這女人,他一定要捉到手。

一步一步,男人的身形越走越近,原本就不大的空間,此時,龍驍距離喻色只有三米遠的距離了。

“站住,否則我殺了她。”撒麗的語速極快,可是更快的是她手上的速度,她的尾音還未落,喻色已經被她挾持了,脖子上冰冰凉凉,是那把早先要殺她的刀,至於現在撒麗是不是還要殺她,喻色不得而知,但是,她想放撒麗出去卻是真真的。

瘋了,她覺得自己瘋了,一個要殺自己的女人,她就是要放了。

“小色。”喻淵庭急了,魁梧的身形欲要封锁,可是他現在什麼也做不了。

場面就是這樣的混亂,他還不明白喻色是怎麼回事,此一刻,只有喻色自己才明白她在做什麼,也唯有她自己才理解心底深處那份除了衝突還是衝突的情誼所為何來。

只是為了非凡。

只是為了非凡。

“退後,都給我退後,否則,我就用喻小姐這脖子試一試我這刀是不是足够鋒利。”撒麗脚步輕移,可是每一步都是穩穩當當,不見半點慌亂。

她移,喻淵庭的人就只能往後退,就只有龍驍還站在原地不動,“行,那就試試,反正,喻色跟我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乾爹,驍兒今天就無理了。”

龍驍沒有動。

而撒麗已經抵著喻色停在了他的一步開外,“嘶”,喻色只覺脖子上一凉,頓時,便有粘稠的液體沿著她皙白的脖頸流淌了下來,流進領口,這一次帶起了滾燙和顫抖,說不怕是假的,她只是一個有血有肉的小女人。

“龍驍,你給我退後。”“嘭”的一槍打在龍驍的脚下,喻淵庭火了,喻色脖子流血了,全都是因為龍驍。

“乾爹,你……你會害了喻色的。”

“我讓你退後。”“嘭”,又是一槍,象他們這樣的硬漢,到了關鍵時刻,都是玩真的了。

“好吧。”龍驍狠狠一跺脚,“女人,我是看我乾爹的面子,否則,你一準會是我手裡的玩物。”

“是嗎?那以後,我們拭目以待吧。”撒麗說著,嫵眉的眼瞄向周遭,押著喻色很快就到了門前。

有喻色的配合,所經,喻淵庭的人只能退後再退後。

“姓喻的,你女兒不傻,也是這不傻撿了她一條命,你放心,我不會動她。”眼看著就要出去金星大酒店的側門了,撒麗雖然沒回頭,卻是對著喻淵庭說了這樣一句,隨即,就在出門的瞬間猛的將喻色推回門裡,再將門反手一拉,“哢嚓”,門在外面上鎖了。

門外,是她進去金星大酒店時偷來的一部車,誰也不會想到她會開這部車離開的,這個角落裏所有的監控都被她給爆了,不會有任何影像留下來。

“小色……”喻淵庭第一個沖過來,動作比龍驍快了一倍都不止,這就是血肉親情帶給人的力量嗎?

即便是老了,他也不會比年輕人差了。

“爸,我沒事。”喻色喘息的靠在喻淵庭的身上,就見龍驍已經越過她和喻淵庭狠狠的撞開了那扇側門,門外,清風明月,霓虹閃爍,哪裡都不見那個女人的影子。

“Shit!”龍驍低咒一聲,沖出去就奔向了喻淵庭的另一部車,去追撒麗了。

“小色,快,爸爸送你去醫院。”

“爸,不用的,我真的沒事。”只是皮外傷罷了,她還沒那麼嬌氣,“休息一下,我們回家。”她現在,只想回去別墅,然後給薛振東或者成青揚打個電話,她現在最不放心的就是季唯雪了,同學聚會雖然被撒麗的出現給搞亂了,可是至少她想見的同學這一次都見到了,她不後悔。

“喻色,我已經報警了,你要不要緊?”洛嘉旭踉蹌的也追了過來,手上,紅鮮鮮的全都是血。

“誰讓你報的警?趕緊撤了,就說是誤會,嘉旭,害你受傷我很報歉,可這真的只是一場誤會,改天,我請你吃飯向你道歉。”她和撒麗的關係說出來太過複雜了,這會子也不是敘那一段的時間,說來,只會讓人更不相信而已,可是她記憶裏那個女孩的一聲‘阿郎’叫得那樣甜蜜,她一直都記得。

“誤會?真的是誤會?”洛嘉旭揚了揚受傷的手,“你還說這是誤會嗎?”

“她若真想殺我,早殺了,可是到最後,她都沒有真的動手對不對?”

“好,我答應你。”洛嘉旭臉色蒼白的點了點頭,或者,真的是他上輩子欠了這個女人的吧,所以這輩子才會隨時隨地的來償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