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昏倒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7:55
A+ A- 關燈 聽書

“你放心,我幫你找,一定找得回來了,就算是被抱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幫你找回來。”陸文濤緊緊握住了藍景伊的手,三天了,除了最初的那一刻她還會哭,後來,她一直沒哭過,這一刻,因著陸文濤這一句話,她突然間再也遏止不了自己的心傷,“嗚嗚……”藍景伊低泣了起來,“我真沒用,我居然連我自己的孩子都保護不了,到底是誰抱走了我的寶寶呢,真壞,真壞呀,陸文濤,你說孩子會不會被弄殘了,然後被扔在街道上向人乞討呢?你說那個人會不會虐待他呢?”

“不會的,不會的……”陸文濤輕撫著她的手背,一遍遍的安慰著藍景伊。

“哇……哇……”小沁沁好象是感覺到了媽媽在哭泣,所以,她也跟著大哭了起來,原諒她媽媽吧,後來,再也無心去想什麼名字,於是,這兩天那個原本還覺得不怎麼好的名字此刻就成了小傢伙的稱呼。

陸文濤這才被小傢伙吸引去了目光,入目的第一眼,他就愛上了這小東西,太象她媽媽藍景伊了,他彎下身試著抱起了小東西,誰知,小傢伙一到他的懷裡,立刻就不哭了,眨著一雙還水靈靈的大眼睛,靈氣的看著,那樣子,哪裡像是才出生三天的小東西呢,“陸……陸先生,給我抱吧。”藍晴彆扭的叫了他一聲,“可能是尿了,一點不舒服也不幹。”

“哦。”陸文濤卻是不舍的把孩子在懷裡晃了一下,這才遞給藍晴,“真象伊伊。”

“可不是嗎,唉,那個不象,是不是就因為不象伊伊所以就跟伊伊不親丟了呢?真不知道是哪個天殺的做的這喪盡天良的事情呀……”說著說著,藍晴又哭了,眼淚刷刷的往下掉,一時間,病房裏的氣氛又沉悶極了,只有藍沁沁小朋友眨吧著大眼睛,臉上還帶著點笑意,她啥也不知道,或者不知道最好吧,就象是江君越,他也不知道,所以,他一點也不會痛苦,現在最痛最苦的就是藍景伊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藍沁沁小朋友再心寬也耐不住外婆只是把眼淚水往她身上灑,讓她身上越發的濕而不幹了,“哇哇……”在等待了一會兒沒人給她換尿不濕之後,她又抗議的幹嚎了兩聲,卻是幹打雷不下雨的那種,純粹是嚇唬人的,不過,收效特別好,她外婆立碼擦了擦眼淚,屁顛屁顛的給她換起了尿不濕,丟了一個孩子,還好還有這一個,不然,娘兩個尋死的心都有了。

小東西很快就被脫`光`光了,卻一點女孩子的樣子都沒有,不含蓄的揮舞著小手,還沖著陸文濤笑呢,那笑眯眯的小樣子太甜了,讓他忍不住的就喜歡上了,“伊伊,這孩子我認了做幹女兒了。”

“嗯。”藍景伊閉上了眼睛,她累極了。

“你吃點東西吧,我已經與警察局溝通過了,會下大力氣去做地毯式的搜尋的,只是,有點錯過了孩子失踪的最佳的時間,伊伊,我會盡力的。”

“嗯。”她還是應,緊閉著眼睛,有氣無力著。

那邊,藍晴已經俐落的給小沁沁換好了尿不濕也包妥當了,小傢伙舒服了,更撒歡的樂呢,若不是手脚被包起來了,還在那得瑟的揮著呢。

藍晴拿起了Nai瓶去沖Nai粉,陸文濤的手指便落在了小傢伙紅潤潤的唇邊,手指才一觸到,那小嘴就緊跟上了陸文濤的手指,“伊伊,你不為你自己,還不為你自己個的女兒嗎?你不吃東西哪來的Nai水,難道你要一直給她喂Nai粉?貴且不說,營養哪有母Ru來得好?”陸文濤開始了他的苦口婆心,實在是太喜歡手下的這個小東西了,只一眼,他就喜歡上了,若這小東西是自己的女兒多好,真是便宜江君越那個小子了。

“餓死她才好,都怪她,若不是因為她,她外婆為了抱她而把她哥哥放在這病房裏,那孩子也不會丟,餓死她才好呢。”藍景伊氣惱的低吼,這後面兩天,她還真的沒怎麼管著女兒,都是藍晴在管。

藍晴一聽,氣了,“伊伊,孩子才出生,她懂什麼?你這樣說孩子,不是在變相著說我嗎?說我沒有抱好我外孫,你若是嫌你媽礙眼,那我走,我再也不管你們了。”抬腿就往外走,外孫子丟了,她心裡能好受嗎,她比藍景伊還不好受,因為,是被她給弄丟的,只以為這國外的治安好,卻不曾想這樣的糟糕,可她如今就算是悔死也悔不回那孩子了。

可她不怪小沁沁,大人的錯誤,不能撒在孩子的身上,也是這時候,她才反應過來這兩天為什麼藍景伊對這粉嫩可愛的小東西不管不問了,原來,是氣這個呢。

“晴姨,景伊是氣話,你別多想,你走了,說不定連沁沁也丟了,再說,你不在,景伊哪裡能吃好睡好呢,都是當***,你就理解理解你女兒的心吧,我覺得,那孩子一定可以找回來的,你放心,我跟你打保票。”陸文濤勸了這個勸另一個,第一次的覺得累,也第一次的知道原來藍景伊也會小家子氣,以前,不管他在外面怎麼風流,她從未這樣過,這會居然把氣撒在了自己的孩子身上。

他卻不知,便是因為最親,所以才會氣,而最親的人是不會記仇的,藍晴不會記著藍景伊的仇,藍景伊也不會記藍晴的仇,又怎麼會真的對一個小小的嬰孩怨念呢,不過是氣話罷了。

果然,眼看著藍晴就往門前去,一付要走的樣子,藍景伊一下子慌了,顧不得刀口還有些隱隱的痛,人掙扎著就要下床,“媽……”

“伊伊,小心。”眼看著藍景伊不顧一切的要下床,陸文濤忙移了過去,卻還沒有扶住她,藍景伊便“啊”的一聲下意識的驚叫出聲,她這一急,真的扯動了傷口。

“伊伊……”就是這一聲,藍晴已經不請自回的沖到了藍晴的身邊,“伊伊,是不是扯痛了?”藍晴啥都忘記了,忘記才還生著氣呢,扶住藍景伊慢慢躺回到床上,“讓媽看看你的傷口。”說著,便要去輕輕撩起藍景伊的病服,陸文濤也識趣的轉過了頭。

“媽,我沒事,你別走。”藍景伊哽咽了,小腹上很疼,可她不想讓媽媽看到,不想媽媽囙此而內疚而擔心她,孩子沒了,媽MB她還難過還自責,這幾天媽媽瘦了她都看在眼裡,她也心疼,可是,她那才出生就丟了的孩子呀……

心,只剩下了痛和牽掛。

天黑了,陸文濤送了吃的就離開了。

藍晴也終於再也熬不住的摟著小沁沁睡著了。

病房裏是那樣的安靜,那安靜抽打著藍景伊的心,她坐不住也躺不住,悄悄的下了床,穿了外套就打開了房門走了出去,走廊裏冷冷清清的,大家都睡了,只有護士站的護士還在低頭抄錄著什麼,藍景伊飛快的走在走廊裏,目光迅速的掠過每一個角角落落,她要找孩子,能動了,她現在只想找孩子,這一個樓層沒有,她就一個一個樓層的去找,整幢大樓都找遍了,卻哪裡有孩子的影子呢。

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她早就忘記了她是才生產過兩個孩子的產婦,推開醫院的大門,就踏進了Chun寒料峭的夜色之中。

其實,孩子丟了那一晚她就要沖出去找孩子的,可是,麻藥勁沒過,再加上藍晴拼命的攔著,她終究沒有追出去,這會兒,她要去找她的孩子了。

風,冷冷的吹在身上,很冷很冷。

藍景伊迷亂的走在瓦倫索的小鎮上,好象哪裡都有可能藏著她的孩子,又好象哪裡都沒有她的孩子。

走在風裏,她彷彿聽到了那小傢伙的哭聲,她心疼了,藍景伊越走越快,可是所經,又哪裡會有她的孩子呢?

寶寶,是不是因為媽媽說媽媽喜歡女孩了,所以,你就調皮的藏起來了呢?

可是,即便你是男孩,媽媽也喜歡你,寶寶,你出來吧,媽媽想你,外婆也想你,妹妹也想你,快出來吧。

藍景伊用心的在呼喚著,天空中,突然就飄起了雪花,一片一片落在她的衣裳上,白色的雪,那樣的純淨,入手就化成了一攤純淨的水,彷彿湧入到她的皮膚裏,冰冷一片。

漸漸的,藍景伊的脚步踉蹌了,眼前,白茫茫一片,她什麼也看不清了,只有那一張漂亮的小臉在眼前晃動著,那是她的寶寶。

一行行的淚濕,很快凝結成冰,幾天沒吃東西了,她再也走不動了,藍景伊昏倒在了路旁。

藍晴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淩晨三點鐘,她是被小沁沁給哭醒的,藍晴皺了皺眉頭,這孩子即便是尿了便便了也從來不會這麼大聲的哭的,她下了床,便要去給小沁沁換尿不濕,沒見過這麼愛乾淨的小東西,尿濕一次就得給她換,不然,她不幹,就使勁的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