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番外:染色合體(40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13:33
A+ A- 關燈 聽書

摟著季唯衍的枕頭,喻色不知不覺中才睡著了。

那一夜,她一直在做夢,夢見十幾個殺手追跡著季唯衍,每個殺手都端著衝鋒槍朝著季唯衍掃射,眼看著無數的子彈飛向季唯衍,可是她卻沒辦法幫到他。

“阿染……阿染……”喻色被夢中的情境魘住了,她只想沖過去幫他,卻,怎麼也動不了。

“小色,我在,別怕,別怕。”忽而,低低的一聲輕喚,她只覺身上一暖,人便被擁進了一個厚實的懷抱裏。

“阿染,抱我,抱我。”她嬌身不住的往男人的懷裡拱去,只想從他的身上汲取更多的溫暖,那是一種有別於現實中溫度的溫暖,是只有最親近的有才能帶給她的感覺。

“睡吧,我在,一直都在。”溫柔的男聲,卸去了變聲裝置,季唯衍的聲音又恢復到了之前那沙啞的嗓音。

“阿染,你的臉怎麼變了?”睡夢中,喻色迷迷糊糊的抬手去摸男人的臉,她不懂他的臉是怎麼了,可她,最喜歡的永遠都是他最初呈現在她面前的那一張臉。

“手術罷了,再有一次,就恢復了。”低低的一笑,他以下頜輕蹭著她的小臉,軟軟嫩嫩的,她皮膚一向都好,就象是才煮好的雞蛋的蛋清似的,柔滑一片,慢慢的蹭著,身體裏漸漸的湧上一股子說不出的悸動的感覺。

下頜徐徐下移,直至移到她的脖頸處才停下,彼時,他的薄唇距離她的,只有一根手指的距離,呼吸著她才呼出的氣息,帶著她身上特有的女xin的味道,是他特別喜歡的。

她回家了。

有喻淵庭在,他可以放心的。

其實他不該回來的,卻,還是忍不住想來看看她,昨晚在一起的相傭一點也沒有滿足他心底裏的想念。

薄唇,到底還是忍不住的落了下去,輾轉著,碾壓著,他想把她碾進自己的身體裏。

這些天,他真是徹底的體會到了沒有資金什麼也玩不轉的感覺。

不過,不管怎麼樣的玩不轉,到了他的手上,死水也要掀起微瀾,再掀起驚濤駭浪,屬於他的,他早晚都要奪回。

只想著蜻蜓點水般的一吻,卻不曾想,當唇與唇相觸的那一刹那,季唯衍失控了。

身體裏的血液彷彿被喻色所點燃而沸騰了一般,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想要。

房間裏昏昏暗暗,窗子外遠處的霓曉閃閃爍爍,卻照不亮這個房間裏的一切,他看不清喻色,卻可以把她精緻的小臉描摹的清清楚楚,清楚到唇,到眼睛,到鼻尖,到下頜,到她長長的睫毛。

喻色,他的喻色。

輕柔,伴著手與唇的緩緩移動。

那所有,帶給喻色的都是一種夢幻般的感覺。

是的,她又‘做夢’了。

夢到男人回來了。

夢到男人在親吻著她。

她的阿染也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要過她的男人。

沒有簡非凡,誰也沒有。

她迷醉在這一場如幻的夢境中,怎麼也醒不過來了,只是緊緊的攀附著夢裏的阿染,除了他,她誰也不要。

許久許久,夢去,喻色累極睡去。

小手被輕握在一隻大手的掌心裏,指腹依然描摹著她的一切,美好而讓人流連。

直到天快亮了,季唯衍才緩緩的挪開了喻色的小手,再緩緩的鬆開了摟在懷裡的女人。

可他的身體才移開了女人一點點,她的嬌身就跟隨了過來,“阿染,別走。”

他可以不走嗎?

他還有好多好多的事情要去做,這個宅子的裡面已經被龍驍和喻淵庭封鎖住了,除了他,誰也進不來,但是,被鎖在這個宅子裏,他什麼也做不了。

“色,聽話,再忍幾天,我就回來。”

他輕輕的話語,就象是羽毛一樣的拂過喻色的心田,讓她漸漸的睡得安穩了,也讓季唯衍得以悄悄的起身。

站在喻色的床前,他不知看了她多久,其實黑暗中只有她淺淺的輪廓,可只是這樣看著,他也癡迷。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徐久徐久,季唯衍才毅然的轉身,悄悄的離開。

推開房間的門,走廊的盡頭,龍驍正抱著膀子站在那裡睨著他,“你可真是大膽,我的地盤你也敢駸犯。”

“呵,這不,一不小心就駸犯了,不過,你這發現的也太晚了吧,這說明你的安保做的也不過如此,再有,我要糾正你的措詞,這個地盤是屬於我的,不過是臨時交到你手上給我打打雜罷了。”慢條斯理的說著,他可是記得他受著槍傷的時候龍驍對他的大打出手。

“你……”龍驍火了,可他才要回敬過去,喻淵庭的房門就打開了。

“驍兒,是我放他進來的。”

“呵,我就說呢,以你自己的能力根本沒有本事不聲不響的衝破我的防線的,原來是乾爹放你進來的。”龍驍頓時圓滿了,此一刻,他與季唯衍之間的相爭已不僅僅是口舌間的相爭,而是能力的體現。

“驍兒,他是進了喻色的房間我才知道的,所以……”所以,他才沒有打擾他進去,因為,季唯衍是喻色的男人,也是他的女婿,他自然就沒必要打擾了。

“乾爹,你……”喻淵庭這樣的回答,讓龍驍才討回來的‘倍有面子’一下子又消失的乾乾淨淨了,他還是沒有防住季唯衍,喻淵庭的發現與他的防線無關。

“行了,天要亮了,趕緊讓你的人放他出去,我不想他出任何事情。”喻淵庭沉著一張臉,不想季唯衍在這一刻浪費時間。

“好吧,季唯衍,你等著,等你以後有時間了,我們好好的擺上一局玩一場大的,那樣才好玩才刺激。”龍驍低低笑著向季唯衍挑戰。

“行,你等我。”季唯衍淡淡一笑,轉身便朝著走廊的盡頭走去,很快消失在了黎明前的黑暗中,望著那扇他才消失的窗子,喻淵庭揉了揉額頭,“我果然老了,若是讓我跳下去,絕對不會沒有半點聲響。”可是季唯衍做到了,若不是他親眼看見季唯衍跳下去,他絕對不相信有人可以悄無聲息的跳下去然後離開的。

“我也能。”

“你比他小,自然能了,那算什麼能耐。”喻淵庭淡幽幽的瞟了一眼龍驍,龍驍頓時耷拉下了腦袋,這一場,他的確輸了,季唯衍從別墅裏出去,他的人又是沒有發現,他的防線於季唯衍來說,形同虛設。

清晨,陽光透過窗紗溫溫柔柔的撒進室內,喻色懶洋洋的醒來,睜開眼睛,看到熟悉的房間,心底一陣暖融,爸爸來了真好,她有了依靠。

動一下想要起床,才發覺渾身都酸疼酸疼的,驀的,她嗅到了空氣中一股熟悉的歡愛後的味道,小臉一紅,再度感受了一下身體,然後掀開身上的空調被看著一床的淩亂,還有自己沒有穿一物的身體,睡衣掉落在了地毯上,“阿染……”喻色起身,飛一樣的沖進了洗手間,再是陽臺的門前,可當看過,哪裡也沒有季唯衍的踪迹,他是來了又走了嗎?

那麼昨晚的那一場夢其實根本就不是夢,而是真實的了?

換上了衣服,喻色出了房間,孩子們早就醒了,少年不識愁滋味,他們一點也不知道最近發生的事情,三個孩子玩得熱鬧,季漫珍和喻淵庭坐在沙發上看著孩子們瘋鬧著,時不時的低聲喝止曉越和曉衍不要太調皮,廚房裏飄出了早餐的味道,這樣的一個早晨真的很美好。

可是,哪裡都沒有季唯衍。

那個傢伙偷偷的回,又偷偷的走了。

喻色回房洗了個澡,這才舒服了些,也消解了些腿間的酸疼,下了樓,隨著家人一起吃早餐,可是心,卻不知道飄忽到哪裡去了。

“振東,唯雪呢?醒了嗎?”才吃了一半,薛振東就下了樓,看見他,季漫珍擔心的問到。

“沒事,就是懶怠動,讓我下來給她盛些粥,她想在房間裏吃。”

“行,我去盛,你給端上去就好,我讓人做了她愛吃的皮蛋瘦肉粥,這孩子從小就愛吃這一口,也不用小菜配著,只吃粥就可以了。”季漫珍說著,很快就盛了滿滿一大碗遞給了薛振東。

“謝謝媽。”薛振東接過,轉身便往樓上走去。

“你終於肯叫我媽了。”背對著她的男人脚步一窒,唇張了張,想要說什麼,卻到底沒有說出來,季唯雪讓他叫的,他自然要叫,這個時候,季唯雪讓他做什麼他都會做的。

“這孩子……”季漫珍搖了搖頭,重新坐到餐桌上,繼續吃她的早餐。

樓上,薛振東端了粥進了房間,季唯雪懶懶的靠在靠枕上,看他進來,懶洋洋的道:“東東,你喂我好不好?”

“好。”

“那我吃一口你吃一口,你嫌不嫌我?”

“口水都吃過了,你說嫌不嫌?”遞過去一勺到季唯雪的唇邊,她輕輕含進口中,徐徐咽下,有些吃力,卻必須要吃下,可不管怎麼吃力,她吃粥的樣子還是那樣的好看,可以用賞心悅目來形容。

薛振東沒有吃一口,只是喂她一下,就看著她慢慢的咽下,“雪,去醫院吧,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