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番外:染色合體(40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13:15
A+ A- 關燈 聽書

天黑了,孩子們和季漫珍都睡下了,季唯雪也被薛振東强行帶去了臥室休息。

喻色陪著喻淵庭在客廳裏,龍驍剛剛打過電話說很快就過來,她也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人想要殺自己。

那麼狠的手段,讓她特別驚心。

無聊的遙控著電視頻道,其實什麼節目也看不進去。

忽而,財經頻道的一則新聞吸引了喻色所有的注意力。

說是新聞其實也不是新聞,只是這個頻道節目下方的一個滾動條。

新加坡季氏員工上街遊行請願,若是欠發的薪水再不發放,他們將罷工直至薪水發放才重新開工。

季氏亂了?

喻色緊盯著那行滾動條,這一刻,她的心是複雜的,若是季氏重新回到季唯衍的手上,她當然不希望季氏亂了,可是在江誠手上,亂也就亂了,他們也沒有任何辦法。

“小色,你想幫他嗎?”喻色正獨自看著那條滾動條出神,喻淵庭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問道。

喻色這才回神,輕輕點了點頭,“若能幫,我自然要幫他,爸,你不知道,與他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是我生命中最快樂的日子,他失踪的那幾年,若不是那些回憶支撐著我,我都覺得我活不到現在。”

喻淵庭緩緩握住了喻色的手,一個從出生就被拋弃的孩子能走到今天,他明白那其中的艱辛有多少,每每想起她一個人的艱難,他都是心疼的,“好,那就幫他。”

“嗯,我們幫他。”喻色呢喃著這幾個字,可要怎麼幫助季唯衍,她卻是迷惘的。

“乾爹,我來了。”客廳的門開了,龍驍大步走了進來,也擾醒了喻色的思緒,轉頭看龍驍,“是誰要殺我?”

龍驍看了一眼喻淵庭,見喻淵庭點了點頭,才沉聲道:“據我所查,應該是陳叔。”

“陳叔?他為什麼要殺小色?”喻淵庭吃驚的抬起了頭來,顯然,對於這個答案非常的意外。

“江誠和陳叔鬥起來了,我聽說兩個人狗咬狗了,江誠說是陳叔綁架了季唯衍然後把季唯衍藏匿了起來,可是陳叔說他只是派了人出去,但是根本沒有綁架到季唯衍,於是,江誠向陳叔討要季唯衍,陳叔給不出,最近天天都在火拼。”

“呵呵……”喻色笑了,這倒是季唯衍能做出來的事情,也許就是陳叔派了人去綁他的時候,他開始讓自己“消失”了,這樣,就成功的挑起了陳叔與江誠之間的內鬥,這招果然絕妙。

可是他的臉……

想到季唯衍的臉,喻色真有些後悔昨天晚上今天早上沒有摸一下那張臉,也不知那臉是真是假,若不是那張臉,她也不至於後知後覺的才認出他來。

壞阿染,他好腹黑。

“小色,你笑什麼?”

被喻淵庭問過來,喻色臉紅了,她能說她是在想季唯衍嗎,昨晚那個男人壞透了,“爸,阿染應該是自己自動消失的,這招不錯,陳叔與江誠狗咬狗了,也就分去了他們的一些精力,我想,阿染正在做他想做的事情。”比如季氏的員工大罷工,緊接下來季氏一定還有其它的新聞爆出來。

“嗯,我們也該以我們的管道來幫助他。”喻淵庭低喃一聲,就沒在說什麼了。

“乾爹,我覺得陳叔要對付小色,可能是要逼迫季唯衍出來,以證明他真的沒有綁到季唯衍。”

“嗯,有這個可能,所以,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他襲擊的目標,目的都是逼迫季唯衍出現。”

“陳叔很怕江誠?”喻色有些迷糊。

“江誠請了很多殺手,現在全都聚集在這座小城裏。”所以,季唯衍才會讓人保護他家人的安全,那些警詧的出現都不是意外的,是人為,現在他捕手了,為了女兒外孫,他也要保這別墅裏所有人的安全。

“就為了殺阿染?”喻色吃驚了,不管怎麼說江誠與季唯衍是表兄表弟的關係,兩個人的母親是親姐妹,江誠這樣,太狠了。

“是,還有保住他季氏總裁的位置。”

“真是無恥。”這一次,說話的不是客廳裏的三個人,而是正站在樓梯上的季漫珍,“那孩子從小到大都是老老實實的,為什麼偏要騙我奪走了季氏?我……我要跟妹妹理論去。”

眼看著剛剛聽到一切的季漫珍激動的要回房拿手機打電話給她的親妹子,喻淵庭開口了,“親家母,你打了她也不會接的,這世上,就是有人會為了錢財而把什麼血親都拋弃了,甚至,不惜恩將仇報。”

“爸,你也遇見過這樣的事情?”喻色看著喻淵庭的語氣和眼神,好奇的就問了一句,不知怎麼的,她覺得這事與她有關。

“小色,你媽媽她……”喻淵庭欲語還休。

“乾爹,還是我來說吧,喻色,連香按照現代人的說法,其實是你媽媽的閨蜜,你媽媽還救過她的命,可是……”

“可是,我媽媽也因她而死,對不對?”甚至,也拋弃了她,問到這裡,她眼睛紅了,原來媽媽的故事那樣的淒慘,聯系他們對話的上下句,她便猜了出來。

“小色,是爸爸失察,被她瞞騙了,這次,什麼都查清楚了。”喻淵庭歎息了,他給了連香幸福,卻是連香給了他不幸福,失去靳芳,這些年,他何曾開心過快樂過呢?

“爸,那你要怎麼對那個女人?”她早知道母親過去的故事沒那麼簡單,可是,她又能為母親做些什麼呢,連香跟了喻淵庭這麼些年,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相處久了,自然而然就會生出一種無法言說的親情了。

“我……”喻淵庭沉默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誠,江誠,我找他拼了。”季漫珍已經下了樓來,大步就往外面走去。

“媽,你要去哪?”喻色急忙跟上去,拽住了季漫珍,這幢別墅裏的所有的人都被人盯上了,若出去,誰也保不齊下一秒鐘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那個臭小子,都是他害得我家唯衍大過年的有家不能回,都是他不要臉的搶了我家唯衍打下的季氏江山,我只是讓他協助打理而已,可他居然……居然……”季漫珍越說越激動,“都怪我,是我不好,是我相信了妹妹,我……我害了唯衍。”

“媽,哥哥不會有事的,你就不要再為他添亂了。”明明已經回臥室休息了,沒想到季唯雪還是聽到了這樓下的動靜出來了。

喻色望著臉色蒼白的她,心底一陣酸疼,“唯雪,你回房休息吧,這裡有嫂子呢。”

季唯雪沖著喻色點了點頭,隨即輕聲喚道:“媽,唯雪有些不舒服,你來陪陪我吧。”這一句,她的聲音極為虛弱,絕對是真的不舒服的樣子。

“雪兒,你怎麼了?”果然,季唯雪只一句,就成功的叫回了季漫珍,那時,喻色便沒當回事了,以為那不過是季唯雪要叫回季漫珍的一種辦法,卻哪裡知道,季唯雪其實也是真的不舒服。

佈置好了別墅的安保,安排好喻淵庭和龍驍的房間,喻色才回了房間,洗了個澡,換了家居服躺到床上的時候,卻怎麼也睡不著了,腦子裏全都是昨晚那男人的一舉一動,那每一個畫面都牽扯著她的心,像是甜蜜,又像是憂心,是的,就是痛並快樂著。

可,才有了點點睡意,手機就響了,看到是江君越的號碼,她隨手接起,“藍姐夫,這麼晚了,你……”

“誰讓你出來的?你那個便宜爹比警詧可靠嗎?”直吼過來的聲音,帶著濃濃的怒氣,江君越似乎很生氣。

喻色抿唇,“原來是你把我送進去警察局的?”到了這個時候,她再傻再笨也該明白了,“江君越,你也太無情了吧。”至少要提前知會她一下下,也讓她不至於被耍的團團轉。

“我那是保護你,可你居然給老子出來了,這樣季唯衍會擔心的。”

“我父親和龍驍有分寸,你放心。”

“龍驍?這個名字我聽過,你等等,我打聽一下他是不是可靠?”喻色正認真聽著,江君越居然就掛斷了她的電話。

兩分鐘後,江君越再度打了過來,喻色接起,淡清清的道:“查到了吧?”她親眼看到過龍驍與季唯衍的那場打鬥,龍驍什麼水准她自然知道。

“還凑和,嗯,有他盯著你們家我算是放下些心了,况且,成哥也在,你要是有事,靳雪悉不會放過成哥,小伊也不會放過我,行了,掛了吧。”

“藍姐姐也知道了?”

“發生那樣大的事情,她可能不知道嗎?還吵著要過去陪你呢。”

喻色靜靜聽,有一個姐姐這樣關心自己真好,“替我謝謝藍姐姐,就不要讓她過來了。”這裡這樣亂,江誠請來了那麼多的殺手,誰來誰都不安全,她是沒辦法置身事外,可是藍景伊可以。

“明天再說,就這樣吧。”像是也知道這個點很晚了,江君越很快掛斷了,可他的那句‘明天再說’開始讓喻色浮想聯翩了,他和藍景伊會再度來小城嗎?

她喜歡他們,也想他們來,只是,她不想他們有任何的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