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6章番外:染色合體(40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12:19
A+ A- 關燈 聽書

斗室很小,可是該有的都有了。

只要心寬,只要不去胡思亂想,這裡,又何嘗不是一個避世的好地方呢。

可以拋卻紛擾。

只是,她很惦念三個孩子和季唯雪,除此,倒是沒有什麼不放心的。

公司有許山在打理,季唯衍雖然不露面,可是,他也不會放任不管的。

他居然又變了一張面容,而她居然一點也不知道。

這男人,背著她到底做了多少的事情呢。

喻色在房間裏或者看電視,或者猜想著季唯衍現在在外面做著的事情,時間雖然過得慢了些,但也不至於太難熬。

又一天要過去了。

早飯中飯都吃過了。

喻色看著電視上顯示的時間,下午四點鐘了,看來,今天又不會有人提審她了,經過了昨晚,經過了季唯衍那個壞男人,她已經明白了,她來這裡的意義或者與嫌犯沒有任何關係。

要是昨晚她猜到他是季唯衍,也不至於那麼丟人了,居然還對他又吼又叫的。

扯下了雜誌的封面折了一架紙飛機,紙飛機飛呀飛,落了地,撿起再飛,無聊的重複著這個動作,腦海裏全都是季唯衍淡淡轉身離開時的背影。

她可真蠢,昨晚上她摔倒他沖進去扶住她的時候,他的那種急切就證明他心裡是有她的。

她真是太過後知後覺了。

“喻色,你可以出去了。”正胡思亂想著那男人會在什麼時候把她接出去的時候,房門開了,女警站在門外叫她出去了。

喻色有些懵,“騰”站直身體,“你的意思是說,我現在可以離開這裡了?”

“是的,有人來接你了。”這次,女警的口氣很篤定。

“誰?是誰來接我的?”太快了,她以為季唯衍那樣麻煩驚動了那麼多的警詧好不容易把她象模像樣的送進來,這還沒兩天就要出去了,這不可能,這不符合他的作風。

“跟你一樣的姓,你出去就知道了。”

“喻淵庭?”跟她一個姓的,除了喻瑤就是父親喻淵庭了,從她回來小城,一直都沒有與喻淵庭聯系,若是喻淵庭,她真不知道他怎麼知曉她被關進來的。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出去就能在大門口看見他了,到時候你就可以確認了。”

“哦,好,好的,謝謝你。”這幸福來得太突然,突然的她一下子竟是回不過神來,看看周遭,就覺得直接這樣出去不妥,可一下子大腦又回不過來彎似的也想不出是哪裡不妥。

“對了,這是你家人替你拿來的衣服,你可以換上了再走,不急,你去換吧。”女警將一個袋子遞給喻色,喻色伸手接過就進了洗手間,很快換好了出來,這身衣服她以前沒見過,是全新的。

但是,特別的合身,根本就是為她量身定做的,想來,除了季唯衍不會是別人了,換上內衣的時候,她想像著那個男人把衣服和內衣放進袋子裏時的畫面,心尖尖一顫,彷彿貼身的布料上都是他的體溫似的。

走出警察局,外面陽光燦爛,很美好的一天。

只是,就快要是夕陽西下了。

大門外的一輛越野車外,喻淵庭正筆挺的站在那裡,五十幾歲的年紀了,可是看起來就象是四十歲左右似的,一點也不顯老。

她就猜著是他。

季唯衍的人把她送進來,如今,卻是父親把她接出去,季唯衍知道了一定氣壞了。

“父親……”她快步奔過去,心底有些酸,都說患難見知已,雖然她進來不會有什麼事情,只是季唯衍的一個安排而已,可是見喻淵庭千里迢迢的趕來,又想辦法把她弄出來,她真的很感動。

這一刻,她更加不後悔當初認了這個父親了。

或者,上一輩的恩怨也不該延伸到她這一輩人的身上來。

那些她從來也沒有經歷過的歲月,她哪裡知曉其它的故事呢。

那聲‘父親’讓喻淵庭的身形微微一顫,“小色,出來就好。”

父親果然是擔心了,想了一想,喻色還是壓低了聲音的道:“父親,我進來,可能是阿染把我送進來的。”所以,喻淵庭這接她出來,不知會不會把季唯衍的什麼計畫給打亂了,喻色有些擔心了。

喻淵庭黑眉微凜,“他沒本事保護你才把你送到這樣的地方,從此刻開始,我保護你,小色,上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爸爸……”想了又想,喻色才叫出了這個親切的昵稱,那與‘父親’二字的意義又不相同,父親的稱呼太嚴肅,這個,拉近了她和喻淵庭的關係,有這樣一個親人,他會在你最需要的時候出現,拯救你于水火,你又如何能不感動能不親近呢。

“小色……”喻淵庭拉住了喻色的手,可也不過是一下,就趕緊鬆開的道:“快上車,還是車上安全。”

“沒事的,爸,我們這可是在警察局的大門外呢,光天化日之下,那些人就算是膽子再大,也不敢在這裡對我動手的。”喻色雖然感動喻淵庭的緊張,可也覺得有點太過了。

“還是上車吧,狗急還跳牆呢,小色,多防範些好。”

“好的。”都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她多聽聽也沒什麼損失。

喻淵庭親自為喻色打開了車門,推她上車的時候,警惕的掃過四周,忽而,眼角的餘光撇到後視鏡裏開來的一部車,“快關門。”說完,他閃身就往駕駛座的方向繞去。

“撲撲撲”,幾聲悶響,若不是才關的車窗的玻璃瞬間裂開了幾朵花來,喻色根本不知道是有冷槍打過來了。

是的,是冷槍。

用的是消音的槍。

“該死。”喻淵庭跳上了車,便啟動了車子,同時,對著駕駛座上的對講機道:“才開過去的那部車,給我跟住,我要知道是什麼人對我女兒下手,還好沒傷到小色,若是傷到了,我會要他後悔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上。”

“乾爹,你也會爆粗口了,哈哈。”

“驍小子,還開玩笑,趕緊追。”

“等你告訴我都晚了,正追著呢。”

喻色往那車的方向看過去,果然,就在那車才駛過的位置邊上突的閃出與這輛車一樣的越野車,飛快的追了上去,那應該就是龍驍的車了。

“小色,你沒事吧。”喻淵庭穩穩把車子開走,還是擔心了的問了一句。

“沒事,只是打到了車窗玻璃。”好在是防彈的,所以她沒傷到,不然,她覺得她一定比成青揚還慘,要知道對方是連發的子彈,一下子飛過來了四五顆,全都打在了她頭部位置的車窗上,只要一想像剛剛那樣的場面,都是後怕,若是喻淵庭動作再慢一點,她的小命就休矣了。

“居然還有人敢動我喻淵庭的女兒的主意,真是活膩歪了。”

聽他感慨,喻色笑了,“爸,這的人還不知道我有你這樣一個親爸爸吧,所以,是他們傻了。”

“嗯,是該時候讓他們知道知道了。”

“爸爸是要登報紙或者上電視嗎?這個得提前安排才行。”喻色想,或者,就承認與喻淵庭的關係吧,她是姓喻,從記事起就一直姓喻的,這是再也改變不了的事實。

“不是。”不想,喻淵庭直接否决,他還有更好的辦法,可以給那些想對喻色動手的人一個警醒,告訴他們喻色不是好惹的,喻色還有他這個父親,是的,是爸爸。

爸爸,聽著這個稱呼他的心就暖暖的,總是他和靳芳的女兒,聽喻色叫他爸爸,就彷彿聽到了初生兒的第一聲爸爸那般,讓他特別的欣喜,“小色,你爺爺想讓你回去老家呢。”

“爸,我……”

“別急著拒絕我拒絕你爺爺,我們給你考慮的時間,好不好?”喻淵庭打斷了她,生怕她一下子就拒絕了。

喻色還真是想直接拒絕的,可看喻淵庭這樣勸她,到底還是點了點頭,“好。”

越野車往別墅的方向駛去,終於自由了,那種感覺真的無法言說,“爸,我被帶進去的時候,警詧也包圍了別墅,我家裡的人怎麼樣了?孩子們沒事吧?有沒有影響到唯雪?”

她一連串的問題問過去,喻淵庭居然一邊開車一邊摸了一下自己的頭,“這個,我……”

看他不好意思的表情,喻色笑了,“爸,你一定是一下了飛機弄到了車就直接趕到警察局接我了,對不對?”所以,對於她的問題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他自然是不知要怎麼回答她了。

“嗯,你說對了,等到了就知道了,我在國內接到的消息是圍著家裡的警詧只是包圍而已,並沒有進一步的行動,依我的看法,只是一種保護罷了,你不用擔心。”

喻色松了一口氣,如果是這樣就最好了。

看來,是有人要對他們一家人有什麼喪心病狂的舉措,所以,季唯衍的人才會想到這樣一種保護她和家人的辦法。

女警還給她的包裏手機早就沒電了,不過眼看著就要到家了,她也不想打電話了,直接回去就什麼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