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3章番外:染色合體(39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10:21
A+ A- 關燈 聽書

“要不要瞧瞧另一件證據?這次,我親自帶你去看。”季唯衍唇角勾起淺淡的笑意,可偏就是這笑意彷彿能勾人的魂似的,看得喻色心頭一陣輕顫。

盅,她又是想到盅這一說了,“不要。”

“若你不看,那就不關我的事了,嗯,爺要休息了。”季唯衍說著,便往床前走去。

一米二的床,睡一個人剛剛好,睡兩個人絕對擠,除非是兩個人緊摟在一起那才可能。

江君越那厮也太壞了。

不過再細想,其實他這樣安排才象真真的一樣,也才方便他下手,因為,這房間裏只有一張床。

“別,你別過去,好,我就去看看你的證據。”看男人走向小床,喻色懵懵的了,要是他睡床,那她今晚睡哪呢?打地鋪?

那連個鋪在地上的被子都沒有,直接躺到冰涼的地板上她一定會凉到的,從生了三個寶貝,不知是不是因為坐月子的時候太想季唯衍而犯下的病,她一受凉就渾身難受,總要幾天才能好轉,還要是天氣好的時候。

“行,那我就帶你去看看。”季唯衍一個漂亮的轉身,長腿便邁到了喻色身邊,不等她反應過來,他略略彎身,打橫一抱就將喻色抱在了懷裡,然後,兩步就到了浴室門前。

“你……你幹嗎?”喻色明明該覺得冷的,因為,腿上的褲子是潮潮的濕濕的,穿在身上一點也不舒服,可這樣被季唯衍抱著她卻覺得身上著了火似的,男人的體溫透過薄薄的布料傳過來,傳到她的身上滾燙滾燙的。

“這樣快些,我累了,你洗過了澡,該輪到我洗了。”說著時,他已經抱著喻色進了浴室,裡面還是濕嗒嗒的,到處都是喻色才出去浴室前的水珠,她正迷惑著,季唯衍已經停在了盥洗池的前面,頎長的身形映在鏡子裏格外的打眼,再加上懷裡的一個她,那畫面看上去要怎麼璦昧就怎麼璦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就不能放下我嗎?”喻色看不下去了,低頭,對手指,她怎麼可以跟一個‘陌生’的男人看起來越來越親近了呢。

“你太慢,嗯,我的東西都在這裡面,一把刮胡刀,一支牙刷,一個刷牙杯,還有一塊男士用香皂,抽屜裏一共四樣東西,你看吧。”說完,他伸手拉開抽屜。

果然,裡面是他才說過的四樣東西,一件不差,全都是正確的。

喻色傻眼。

她總不能說他有透視眼能透過那不透明的抽屜看見裡面的東西吧。

他看不見的。

因為她也看不見。

所以,她一點也不知道這抽屜裏有東西。

“現在,你還說這房間是你先來的嗎?”季唯衍理直氣壯了。

喻色不吭聲了,這次,她找不到半點理由來反對他了。

“要不要再重新洗一次?”他真想兩個人一起洗個鴛鴦浴,可問出來的時候就知道不可能了,那這女人會砍了他的,除非,他說出他的真實的身份。

她可真是笨呀。

“滾,才不要跟你一起洗呢,我洗過了。”

“穿之前的衣服,你不嫌髒?”

喻色瞪了他一眼,她之前就為這個想了半天才决定洗澡了的,所以他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樂意,不要你管。”

可季唯衍知道她一點也不樂意,她洗了澡是一定要換乾淨的清爽的衣服的,哪怕是破了洞的,只要是乾淨的就好,穿過的讓她再穿在身上,她會覺得渾身癢癢,認識她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了,以前在小出租屋的時候,她就是這樣的習慣,他全知道。

“要不,我的衣服借你穿一晚?你重新洗?”季唯衍試著勸她,不然,她今晚甭想睡了,沒換衣服睡覺,她會身上長刺般的一直翻來覆去,絕對絕對的。

“你洗你的,不用管我。”她還是出去琢磨一下怎麼出去吧。

煩死了。

“好吧。”擔心物極必反,季唯衍到底還是放下了喻色,白皙的腳丫落在地板上,可這脫離季唯衍的瞬間,喻色居然有種心底空落落的感覺。

轉身走了出去,身後的浴室裏很快傳來淅瀝的水聲,男人在洗澡了。

也是這個時候她才想起不對來,他好象沒拿換洗的衣服進去,他是抱著她進去的。

呃,那他也要如她現在這樣穿了穿過的衣服出來?

想想都是難受呀。

喻色在房間裏轉著圈圈,想了又想也想不出可以自己出去或者讓男人出去的辦法。

她烦乱了。

浴室裡的男人洗完了。

喻色正烦乱的不知道要怎麼辦的時候,男人打開了浴室的門,學她之前的樣子只露出了一張俊顏,“女人,給我拿一套家居服過來。”其實他想全都露出來的,只是怕嚇到了她,那就不好了。

“我又不是你的女傭不是你的助理,不給拿。”喻色不想理他,她還沒想出可以出去的辦法呢。

“行,不給拿也行,我也不強迫你,那我就這樣光著出去自己拿了再穿上了。”季唯衍不急不慌,淡幽幽的說著時,一張臉上沒有任何覺得這很可耻的感覺,相反的,就覺得這樣才理所當然。

喻色立刻回過神來,飛快的道:“你別出來,我幫你拿。”她怕她一不小心漏看了他的身體會身上長針眼,她才不要呢。

季唯衍這才笑開,“那麻煩你快一些。”

喻色打開了櫃子,挑了一套家居服就沖到了浴室前,手遞進去了,可是身子卻是扭著沖著門前的,“你接過去,快。”離他還有一扇馬賽克玻璃門的距離,可是門是有縫隙的,所以,喻色還是覺得離他這樣近有不安全感。

季唯衍好笑的接過去,不緊不慢的換好了,那頭喻色早就一溜煙的跑了。

舒服的出去,短寸的頭上全都是水珠,在房間裏白熾燈的照射下閃灼著點點的反光,喻色正好回頭,看見舒爽休閒的男人心底裏羨慕極了。

她也想換套乾淨的衣服,可惜她沒有。

嫉妒呀,她嫉妒男人了,為什麼他有她沒有呢?

季唯衍摁開了電視,有一眼沒一眼的閑看著的同時,在吹著自己的頭髮,他的頭髮短,其實不用吹一會也就幹了,不過這會實在是沒什麼事情做,不如就吹吹頭髮吧,然後,就可以舒服的躺到床上了,他倒要看看他占了床喻色今晚要怎麼辦,不會真穿那一套穿過的還濕了半邊的褲子將就一晚吧。

可是今晚將就了,那明晚呢?

他有點心疼自己的女人了。

那濕了半邊的褲子穿著多難受呢,可偏偏,女人現在對他全都是敵意,這一時之間也讓他想不出辦法來說服她。

情况有點不妙,有點難辦。

喻色無聊的坐到了房間裏唯一的一把椅子上,季唯衍看電視,她也看電視。

真不懂這警察局裏警詧把她和他關在一起是什麼意思?

喻色的腦洞在這一刻開始開動起來了。

難不成她是被人當作禮物獻給這個男人了?

其實她這樣想還真是想對了,她就是江君越獻給季唯衍的‘禮物’。

以她和季唯衍的關係,這‘禮物’名正言順,誰也說不出什麼來。

不過喻色一點也不知道男人是季唯衍。

所以此刻也特別的烦乱。

若她真是這男人的禮物,只怕她今晚不知道能不能逃過這男人的魔掌了,看著他放在身邊的手機,喻色又開始了豐富的想像,“喂,你是犯人還是便衣?”

季唯衍優雅的轉身,手上的吹風機收了起來,有點吵,“我不叫喂。”

喻色撇撇唇,知道與他這樣子杠下去著實沒勁兒,便道:“先生,你是犯人還是便衣?”麻煩給個說法吧,她快要被好奇寶寶給開腦了。

“這個,我有告訴你的理由嗎?”

“那你還讓我叫你先生。”他這是誑她。

“那是禮貌問題,與我要不要回答你的問題沒有直接關係。”季唯衍一句回了她,便走到了床前,身子一歪,這一次他舒舒服服的躺到了床上,兩手枕在頭下,再把電視換成音樂頻道,剛好有舒緩的音樂播放出來,很適合睡眠,“丫頭,關燈。”

“你……你說什麼?”關了燈,孤男寡女在一個房間裏,只要一想想那樣的畫面,喻色的皮就癢癢了。

“關燈,我要休息了。”

喻色看看時間,也才晚上十點多鐘,這也太早了吧。

“可我不想休息。”所以,她不關,她也沒有休息的地兒,她沒床,看著他占著那張床,她心底特別的不爽,“先生,你是男人不是?”

“是。”季唯衍恢復了他言簡意賅的風格。

“既然是男人,那就應該你睡椅子我睡床,男人總要讓著女人的,沒聽說要女人讓著男人的。”

季唯衍長身坐起,她終於提到這點上了,這樣好,“讓你睡床也行,不過,我有個條件。”

“你說。”喻色眼睛亮了,有希望了,她今晚不用坐冷板凳睡了。

“把你身上那身髒兮兮的還半潮濕的衣服換了,不弄髒我的床我才同意,否則,這床我不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