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番外:染色合體(39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09:57
A+ A- 關燈 聽書

“呵,這是我的房間,我憑什麼不能進來?”季唯衍淡淡的笑睨著她,越來越覺得江君越送他的禮物好玩了,而且,相當受用,他愛慘了這個小女人,這會子的她再也沒了曾經主動勾他上船時的那種灑脫了,驚慌如小兔子似的。

“你……你的房間?”喻色環顧四周,乾乾淨淨整整潔潔,沒有任何男人的私用物品,“這又沒你的東西,你胡說。”再者,這是警詧把她送進這裡的,警詧怎麼可能做那麼缺德的事情把她往一個‘陌生’男人的房間裏送呢?那不是把她送入狼口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不可能的。

“對,我的房間。”季唯衍很篤定,目光灼灼的看著又慌了的女人,身子一抖一抖的,也在一下一下的摩擦著他的身體,那種感覺就彷彿過電一樣,很舒服,他甚至想,就這樣的摟著她一輩子也行了。

不過,喻色卻一點也不知道此時季唯衍的感受,小獸一樣的還想脫離開他的鉗制,“你有什麼證據這是你的房間?”

季唯衍輕輕搖頭,黑亮的眸子裏寫著莫測高深,一付喻色你玩完了的樣子,“若真有,你要怎麼辦?”

“若真有,我算你有……”‘種’字才要出口,喻色及時收嘴了,這字可不能說出來,不然就覺得這空氣裏的味道都變了似的,怪怪的,那種璦昧的感覺讓她特別的慌。

“行,一會兒我告訴你證據在哪兒,女人麼,還是乖些的比較好。”

“我乖不乖不用你管。”喻色惱怒,她怎麼就掙不開他呢。

季唯衍眼看著面前漲得紅彤彤的小臉蛋,越看越是佑人,情不自禁的,他微微俯首,薄唇離著她的越來越近,太是懷念她曾經的味道了,很美味很美味。

喻色此時正低頭看著男人的胸口,透過薄薄的襯衫隱隱透出一股男xin的肌理,强健結實,不知怎麼的,就這樣看著,若是忽視了身前男人的這張臉,她對這男人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熟悉。

莫名的熟悉感。

輕嗅著那種她無法忽略的熟悉的氣息,喻色迷糊了,以至于連危險襲近也不自知,直到臉上拂過一股極淺極淺的什麼掠過的微風她才發覺不對,卻已經晚了,下意識的抬頭時,對上的正是男人俯沖下來的薄唇。

溫暖,柔軟,帶著濃濃的男xin味道,喻色的大腦先是一片空白,隨即是酥麻麻的電流滑過身體,“啊……”像是驚懼也更像是慌亂的聲音很快被男人的柔軟包裹住了。

初時,喻色還想抗拒,可是漸漸的,她被那種熟悉的感覺侵襲的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與她親吻的不是陌生的男人,而是她自己最愛最愛的男人。

是阿染。

“阿染……”她呢喃著,可呢喃的聲音全都淹沒在了男人的或者自己的口中,根本散播不出去。

吻越來越深,喻色也越來越迷糊,那種入夢一樣的感覺太强烈了。

她有多少天沒有過這樣的感覺了。

阿染早就把他忘記了一般,幾天都沒有聯系了。

她真不懂那個男人現在在哪裡,又在幹嗎,居然連與他見一面都是奢侈的了。

直到氧氣的即將殆盡,季唯衍才緩緩的移開了唇,喻色大口的呼吸著,舌尖一陣陣的麻,意識也漸漸的恢復到清明,手指著季唯衍,“你……你居然敢吻我?”這是什麼狀況?她怎麼被吻得迷迷糊糊了?

“難道你不陶醉嗎?我的感覺是你很投入,很享受。”季唯衍淡淡笑開,可是那微微的笑意看在喻色的眼裡卻是那麼的欠扁。

喻色咬牙,她現在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剛剛她……她……她好象真的迷失了自己,就覺得這男人吻著自己時就象是阿染吻著她一樣一樣的。

可,怎麼可能是呢?

慌亂的搖頭再搖頭,“你是不是給我下了什麼盅?”認識季唯衍之前她從不信盅,但是經歷了阮菲菲,她便徹底的信了,“是不是?你快說。”感受了一下身體,她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

可她剛剛的身體還有大腦好象完全被身前的這個男人控制了一樣,完全隨著他的指引而走了,以至於她真的被一個‘陌生’的男人深深的深深的吻了。

喻色的手也不去推季唯衍了,而是落到了唇上,使勁使勁的擦著再擦著。

眼看著她要把她自己的唇折磨的快擦破皮了,季唯衍不忍了,大手捉過她的小手置在了他的手中,輕輕握著,“嫌髒嗎?”

“你知道就好。”她挑釁的看著他,越來越覺得這男人熟悉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曾經在哪裡見過這個男人,可一個曾經算是認識的人居然敢親吻她,那以後他們再見面她要怎麼再面對他?

真希望現在就能與他分開,可是當看到這房間那扇唯一的門時她知道,她想要從他的身邊走開只怕沒那麼容易。

“你進來了,門還會在外面上鎖嗎?”帶著一絲絲的希望,她低低問道。

“不知。”他淡清清的兩個字,他是的確不知道,這個房間他今天是第二次進來,第一次把衣服送了進來休息了一會,這第二次才一進來就發覺不對了,浴室裏的水聲襯出喻色的身形,他才發現是喻色進來了,因為,透過馬賽克的玻璃他一眼就看出裡面是喻色在洗澡了,以至於看得失了神,竟然沒有做任何動作,那會子的他絕對沒想到喻色是被江君越給送進來的,江君越還真是能耐呀。

“我……我去看看。”喻色用力的一甩江君越的手,便朝著門前奔去。

小小的斗室,兩秒鐘她就到了門前。

然,不論她怎麼拉怎麼扯怎麼拽都沒用。

那扇門根本不開。

折騰了足有兩分鐘,喻色無望的狠狠一脚踢過去,可才踢了一半,就被一條長腿給隔了開來,“會疼。”季唯衍不介意她折騰那門,可介意她折騰自己的脚,那可是鐵門,踢上去絕對會疼的,就算是木門他都不會允許呢,更何况是鐵門了。

“要你管。”他這樣的反應讓她更慌了,“你走開。”

“我的房間,我要走到哪裡去。”季唯衍攤攤手,一付無可奈何狀。

“證據在哪兒?”

季唯衍輕笑的搖了搖頭,然後手指著一旁的一個小小的衣櫃,“那裡有我的衣服。”仔細的想了想,放在這裡的衣服都是喻色以前沒見過的,也是他這幾天後買的,所以,讓她看了也無防,她認不出自己的。

真是一個小笨丫頭,那時他留長髮毀了容時她就沒有認出他來,如今他再一次的變容她居然又沒有認出他來,有一瞬間真想把她摁到這小小鬥室內唯一的一張床上,然後好好的蹂躪蹂躪她的屁股,該打。

可惜,小女人的樣子讓他不敢亂來,搞不好他若真動了她,看她的樣子會鬧自殺都說不定。

果真是痛並快樂著的感覺。

喻色從門前沖到櫃子前,猛的一拉門,果然有幾套男人的衣服掛在裡面。

瞧著那幾套衣服,喻色皺了皺眉,隨即轉身就道:“一定是你一進了房間就掛在裡面的,然後才站到浴室前,所以,這房間是我先進來的,這不是什麼證據,所以,後面進來的你就想辦法給我滾出去,我不喜歡你,我討厭你。”想起剛剛那吻,她就氣得不打一處來,偏偏她自己好象還真的如他所說的那般陶醉了,她可真沒用。

“可我,有點喜歡上你了,怎麼辦?”豈止是喜歡,根本是不要他的命他都要保她周全的那種深愛,江君越來到小城,原本他是不要江君越的任何幫助的,他是男人,他可以靠自己的,可是江君越一直說他好不容易親自來一趟,怎麼也要做點什麼再離開,不然不是白白跑這一趟了嗎,於是,他就讓江君越保他一家人平安,卻沒有想到江君越居然來了這招,不過這樣,也算是保了平安了。

有警詧日夜守著,喻色不會有事,他所有的家人都不會有事。

只是,他們會心裡不舒服罷了。

可很快就會有一天,他們知道這些全都是為了他們好。

付出總有回報,這是他一直堅信的。

“那是你的事,跟我無關,反正你不能證明這是你的房間,你給我出去,出去。”她沒辦法出去,但她想這男人一定有辦法的,不能再跟他在一起了,不然她覺得自己彷彿真的被人下了盅一般,他吻她的時候,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那種感覺她不要再有一次了,再有,她就覺得對不住阿染了。

“若是我再找一條證據證明這是我的房間呢?那是不是應該出去的就是你了?”季唯衍唇角勾起了抹笑意,越發的覺得逗弄這個小女人有趣了。

“你……你還有證據?”喻色不相信的掃過周遭,“不可能的,你誑我。”她若信了她就傻了,眼前的一切一目了然,衣櫃她是沒有翻過,可是這房間裏其它的,她都看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