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1章番外:染色合體(39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09:33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定在原地。

忘記了關上蓮蓬頭,也忘記了趕緊擦乾身體穿上自己之前脫下的衣服以遮蔽住自己。

她只是呆站在那裡咬了咬唇,再咬了咬唇,她一定是魘住了,所以現在眼中才出現了迷幻的感覺。

是的,就是迷幻的感覺。

馬賽克的玻璃門外的那個男人,即便她看不清他的臉,可只看他的身形,那種感覺除了阿染再無他人了。

只一眼,她就認定了是季唯衍。

所以此刻,她沒有半點慌亂。

有的,只是奇怪。

奇怪他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他怎麼進來的?

這太神奇了。

是吧,是他進來了。

喻色的唇再咬了咬,疼,真疼。

那麼,門外的男人就是真真實實的存在了。

她的意識漸漸恢復,先是再定定的看了門外的男人幾眼,再確定是他之後,什麼都忘記了的直接一步邁到了門前,小手急切的打開了門。

喻色只開了一條窄窄的只容她一顆頭看出去的縫隙就停住了,因為這個時候她終於後知後覺的想起來了,她身上什麼也沒穿不說,還頂著一身的水珠。

門外,男人的俊顏真真切切的就落在眼中了。

可是這一眼,喻色頓時又怔住了,“啊”的一聲驚叫,小腦袋瓜也及時的縮了回去,“你是誰?你出去,快出去。”喻色開始手忙腳亂的拿過浴巾擦著身體,然後,恨不得一下子穿上衣服,雖然浴室是馬賽克的玻璃隔著的,雖然外面的人不能完全看到她的身體,但是顯然的,可以若隱若現的看到她的身形,一如她可以在裡面看到他的身形一樣。

想到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看到了,喻色慌的不行,可是越慌越急她身上的衣服越是穿不上,不是穿反了就是拉不上拉鍊,折騰了半天,還是衣著不整的,她急了,回頭再看一眼外面的男人,他居然還站在那裡,半點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天啦。

“你……你是誰?”帶著顫音的聲音,她慌極了,“是要提審我嗎?那能不能換個女警過來?”男人沒穿警詧的制服,不過她想人家應該是便衣員警吧,沒穿也正常,只是,他那樣一個警詧的身份卻如‘禽獸’般的看著她,是不是過了?

門外沒有聲音,男人沒有回答,依然還是如之前那般靜靜的站在那裡。

喻色回想剛剛看到他第一眼時他臉上的淡淡冷冷的神態,若不是那張臉不是季唯衍滿是傷疤的臉,只看神態的話她還真當他是季唯衍了呢。

好象呀。

這一走神,正穿褲子的她,一條腿一個沒站穩,整個人就倒了下去,“啊……”手忙腳亂的扶住了一旁的盥洗池,這才沒有太過狼狽,可,才穿了一半的褲子落在水汪汪的地板上濕了。

門,‘嗖’的一下被推開,偉岸的身形一個子沖過來,一下子托舉住她扶著盥洗池才勉强沒有落地的身體,隨即一下子落在了男人的懷裡,緊緊的,不帶一絲縫隙。

“啊……啊……”喻色嚇壞了,一張小臉花容失色,她掙扎的推拒著這突如其來沖進來摟抱住她的男人。

這怎麼可以呢?

她要瘋了。

真的要瘋了。

想到自己嫁給簡非凡那麼幾年都沒有被簡非凡碰過的身體此時卻被一個‘陌生’的男人抱住了,她慌亂的不行了。

“放開我,放開我。”一邊‘嘶吼’著一邊低頭就狠狠的咬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小城一年四季都是差不多一樣的氣候,冬暖夏涼,若是節儉的人,一年四季只要兩套衣服就够換洗了。

所以,此時男人的身上穿的並不多,多了會很熱。

只有一件薄薄的襯衫長褲,除此,再沒有了。

所以,喻色這狠狠咬下去的一下直接就透過薄薄的襯衫咬破了男人的肌肉組織。

可,男人還是一動不動的緊摟著她。

喻色她急壞了,以至於出口的力道用上了所有的力氣,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在交待她的這個咬人的動作。

鼻息間,有血腥的味道。

可是男人還是沒有半點反應,彷彿被咬了的不是他而已,只是淡淡的開口,“還要咬多久?報個數?”低啞的男聲,還是陌生的。

季唯衍淡定從容的抱著還咬著他的女人站直了身體,然後緩緩拉門走出了浴室,再把她置放在身前,喻色這才迫不得已的松了口,他太高,他手扶著她的腰讓她的牙齒够不到他的肩膀了,所以只能麻木的鬆開。

是的,她的牙齒早就麻木了。

看到喻色沒有聽出自己的聲音,季唯衍覺得他戴著的這款變聲器只要一投放到市場上絕對可以大賣了。

“你是誰?你是男警怎麼可以隨便進我的房間?我是女人你知道不知道?”喻色恨恨的看著她,若是目光可以殺人的話,她已經把他殺了一千一萬遍了。

季唯衍靜靜的望著面前的女人。

朝思暮想了這麼幾天,終於再見到了,卻不曾想會是在這樣的場合。

“你說話?你到底是誰?你……你出去。”喻色也是這個時候終於回過神來,她現在只穿了上衣,好在上衣的下擺長些,不過,根本遮不住她兩條美腿白皙而纖長落在男人的眼中,她不是固意的,可是這兩條腿在男人不經意的眼神掃過之後,他的喉結開始不正常的湧動了起來。

身體裏有血液在强烈的衝擊著他的大腦。

“噗”,有鮮血緩緩從鼻間流了出來。

幾天的禁欲的後果,季唯衍完全沒有辦法封锁。

“你流鼻血了?喂,你這個色胚。”喻色又恨得咬牙切齒了,她的褲子一少半在一條腿上只穿了半截,一多半拖在地板上已經濕了,此時也顧不得了,急忙彎身撿起了快速的穿在身上,拉好拉鍊,整個動作快的連她自己在結束的時候都咋舌了,這一次,動作很快不說,而且很精准。

很快的,除了褲子濕讓她不舒服以外,她身上終於不那麼露了,也讓她頗為自在了些,剩下的,就是要教訓一下面前的這個男人了,他居然看了她的腿不說,還流了鼻血。

季唯衍深深的呼吸了一次又一次,才終於緩過了那股子熱血般的衝動,正不知要如何回應喻色,手機突的振動的響了起來。

他的新號碼,現時只有許山一個人知道。

可是在看到短信提示上的號碼時,額頭頓時皺成了川字型,居然是江君越的,他發什麼簡訊過來?

想了又想,季唯衍還是打開了。

“姓季的,送你的禮物如何?**吧?”

兩個問句,問的他想要發作吧,卻又覺得沒有辦法發作。

江君越把喻色送給他了,他要發作什麼?

可是,眼前的女人雖然是自己的,但是明顯的,女人不準備讓他享用。

他突然間改變的相貌讓她不認識他了。

而他,暫時的還不能公開他現在的身份,

所以這一刻,他是痛並快樂著。

冷冷的回了江君越一個字,“滾。”

江君越還是滾回T市的好,江君越這根本不是好心,是在折磨他呢。

而且,以他對江君越的瞭解,江君越分明是想讓他與喻色的感情好到永遠也分不開,這樣,他就不會再對藍景伊動心了。

可是,他的心早就不在藍景伊的身上了。

槍傷的那一天與藍景伊再見後,他與藍景伊的結局早就已經有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只是江君越還小心眼他在這個世界的存在。

失笑的搖了搖頭,江君越大抵是這個世上最小心眼的男人了吧。

他真是受不了江君越了。

回完了那一字,他直接關機,任憑江君越再有多少句發過來,他都不會再看到了,這會子,他要充分利用江君越的‘好心’一次,既然見了喻色,他就不想立刻離開。

看到她的感覺真好。

慢慢抬起頭,看著她氣鼓鼓的鼓著腮幫子恨不得殺了他的樣子,越發的覺得這小女人可愛了。

原來她拒絕一個男人時是這個樣子的。

好玩。

他想逗逗她。

季唯衍是行動派的,想到就做,伸手一摟,就又是把喻色摟在了懷裡。

“你……你幹嗎?你信不信我繼續咬你?”喻色急了,又踢又推的,可男人就象是定海神針般,筆挺的站在她面前,兩條腿紋絲不動,根本不被她所干擾。

“你不是說我是色胚?我若是不做點什麼,是不是很對不起這個稱號?”鼻子上的血早就擦乾淨了,他緊摟著喻色,姿態優雅如豹子般的彷彿在看著自己才獵到的小獵物,吃起來一定很香的樣子。

“你難道不是嗎?無聲無息的進我的房間,無聲無息的站在我的浴室前看……看……”看著什麼也沒穿的光光的她,可是這後一句,喻色說不出來了,簡直太丟臉了。

“呵……”季唯衍低笑了一聲,他是被喻色的窘迫的表情逗笑的。

“你笑什麼?”喻色惱,可又掙不開他,但她很確定,她喊也沒用,外面的警詧應該不會管她的死活,否則也不會由著這壞男人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