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番外:染色合體(39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09:15
A+ A- 關燈 聽書

車子被攔住了,一個警詧敲了敲她的車窗,喻色只好打開,“這是……”

“你就是喻色喻小姐吧?”警詧看看她,再對照一下手裡拿著的一疊照片,很快翻到了她的那一張,點點頭問到。

喻色是吃驚的,因為她看到警詧手裡的其它照片了,全都是他們一家人的照片。

她的,薛振東,季唯雪,季漫珍,甚至於還有曉越曉美和曉衍,她要風中淩亂了,若是大人有犯什麼罪是有可能的,可是三個孩子還那麼小,能犯什麼罪?

最多是不聽話的小小小小小小的錯誤。

“你們要幹嗎?”喻色不擔心自己,可是她擔心三個孩子,還有季唯雪,季唯雪的身子太弱了,都不知道她能活到哪一天,這若是攤上事,真怕季唯雪受不住就……

警詧的面容冷冷的,一付公事公辦的樣子,然後又找到一張紙遞到她面前,居然是拘捕令,“喻色,這是拘捕令,請你隨我們去一趟警察局吧。”蓋著關防的拘捕令,再加上這麼多的警詧圍住了她的家,這絕對是不假的了。

“我犯了什麼罪?你們要抓我?”看一眼別墅的方向,園子裏也有警詧,別墅裡面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况,之前家裡的人都沒有打給她電話,那就說明他們都被控制了,此時誰也打不出來電話了。

“喻小姐有話可以到了警察局再說,你所說的話都將作為呈堂證供。”

喻色只好下車,焦慮的看著自家的方向,“我不管你們要做什麼,可我家裡三個孩子還有老人家都是無辜的,我小姑得了重病,她經不起折騰,你們能不能……”

“喻小姐放心,現在是法治社會,我們警詧是不會亂來的,對別墅裡面的人現在只是做監視居住,不過你嘛……”

“我知道,只要你們不為難我家人,要我去警察局,我就去。”長這麼大,她只去警察局裏見過季唯衍和簡非凡,但是以嫌犯的身份被帶進去,那是絕對沒有過的,如今,她是要破記錄了嗎?只是她一點也不知道自己被抓進去的原因。

她沒犯罪,從來也沒。

兩個女警朝著喻色走來,已經亮出了手銬。

“慢著。”就在這時,才跟著下車的成絮瀲開口了。

“這位女士,請你不要封锁我們正常辦公。”女警淡淡的瞥了一眼成絮瀲,不想理會她。

喻色通過這幾天與成絮瀲、靳雪悉還有成青揚的人的接觸,對成青揚與靳雪悉的關係還有成家的家事雖然不能說全都清楚了,但大抵也知道了一些,知曉這位老夫人的身份,在青幫裏,她的地位一點也不低。

“成姨,我沒事的,這件事情我自己會處理,我做沒做過虧心事自己知道,你回吧,不要告訴雪悉,我不想讓她擔心。”警詧來帶走她,一定有警詧的原因,“等水落石出了,我再去看雪悉。”低低的勸著成絮瀲,成絮瀲眉頭緊蹙,但還是理智的點了點頭。

“喻色,你放心,這事我不會不管的。”抬頭看了一眼別墅的方向,“我會照顧你家人的。”

“謝謝。”喻色點頭,便被女警銬上了手銬,帶上了警車。

前一刻她還在開著自己的車,等著回家與孩子們團聚,這一刻,她卻離家門越來越遠,警笛聲呼嘯在耳邊,可是很神奇的,她居然一點也不怕。

安安靜靜的坐在車裏,安安靜靜的看著車窗外的一切。

其實,每個人都想過一種沒有紛擾沒有折磨的生活。

可是,人就是人,誰都無法脫離這個社會,無法脫離人類這個群體而呼吸而生活。

那便,去坦然接受。

警察局到了。

喻色被帶下了車。

她以為接下來就會有一連串的審問,就會有什麼罪名扣在她的頭上,折磨著讓她承認。

可是沒有。

喻色被帶進了一個小小的房間。

有床有桌有椅有書報,還有電視。

只是,房間是封閉的。

只是,房門是被從外面鎖住的。

她出不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先還是緊張,可當翻了翻小房間裏的東西,再看自己已經解下手銬自由了的雙手,她現在除了不能出去以外,什麼都可以做了。

打開電視,卻只有娛樂頻道。

電影電視劇頻道,還有就是音樂和體育頻道,除此之外,再沒有了。

四個臺,簡簡單單,連選擇都沒有,喻色多少年以來第一次坐下來看起了電視劇。

韓劇。

消磨時間的最好的精神食糧。

她以為她被帶進來只是暫時的被關在這間小房間裏,很快就會提審她了。

然,等了半天也沒有。

吃午飯了。

門也在她進來後第一次打開了。

“喻色,開飯了。”一個託盤遞了進來,喻色才想到她這個房間是沒有小暗門的,所以送食物必須要打開房門,這女警就不怕她會出其不意的逃跑嗎?

掃了一眼託盤上的食物,兩菜一湯,很簡單,可都是她愛吃的呢,“你們這的被押的犯人都有排骨吃?”這樣的待遇,倒不像是犯人像是客人了。

糖醋排骨,香菇炒肉,沙蟲蘿蔔湯。

女警看了她一眼,這一眼卻是面帶微笑的,“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喻色很想問一句‘那你知道什麼?’,可想想還是算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人家對她再客氣,她不還是沒有人身自由了嗎?

接過託盤轉身便進了房間,放在桌子上拿起筷子就吃了起來,至於房門,不必她關女警也會關好的。

那她又何必挨那個累呢。

酸酸甜甜的排骨,是她喜歡的味道,再吃一塊香菇喝一口湯,這時才發現自己有多餓,其實看電視上的時間早就過了午飯的時間了。

她手機和手錶都被搜走了,電視上的時間是唯一可以提示她的。

吃飽了,託盤放在一邊,還是沒人提審她,她也只能繼續看電視。

然,一部電視劇今天的幾集都演完了,眼看著時間已經下午三點多鐘了,喻色有些急了。

這裡的生活再愜意她也想要出去。

孩子們在外面,季唯衍還沒有回家,她如何能放得下心呢?

“喂,憑什麼抓我?抓我過來又不提審我?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她走到門前大喊大叫,只想引起警詧注意,可別忘了她還被關著呢。

然,她的聲音彷彿傳不出這小房間似的,她喊了七八聲都無人理會,再繼續喊,一樣的無人理會。

很快的,就覺得喉嚨不舒服了。

轉身回房間倒了杯水,喝下潤潤喉,然後再喊。

可,喻色喊了足足有一個多小時了,沒一個人理會她。

嗓子真啞了,喊出的聲音連她自己都不想聽。

最後,喻色只好繼續看電視。

雖然看不進去,可是她也沒其它的事情可做。

好在,晚飯時間要到了。

然,送晚飯的女警也只是送晚飯,收了她中午吃剩的託盤出去,再將新的託盤遞給她,不管她怎麼問怎麼求,女警都不回答一個字。

“喂,能不能告訴我你們什麼時候提審我?”

“還有,我犯了什麼罪?這是要關我多久?”

“你能不能說句話?我無聊死了,要是我沒罪也不需要提審我,那就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嘭”,不管她喊多大聲都沒用,女警充耳不聞一般,放下她的晚餐便離開了。

房間裏又恢復了寂靜。

靜的,只剩下了她氣的氣喘的聲音。

許久許久,喻色的呼吸才終於平穩了。

再看託盤裏的兩道菜,居然還都是她喜歡吃的。

水煮肉片,炒三鮮,外加一個魚丸湯,就連魚丸也是她喜歡吃的那一種。

看了半天,眼看著盤子和湯碗上的熱汽越來越少,最後,她還是拿起了筷子吃了起來,不管怎麼樣,她沒犯罪,她也沒必要跟自己個過不去。

吃好了。

看看時間,喻色想洗個澡。

洗手間不大,不過是可以洗澡的,也很安靜,只是,她沒有換洗的衣服。

想洗,又不想洗。

平日裏,除了那時去為季唯衍找解盅的人,她從來都是每天都要洗澡的,一天不洗澡都難受。

可是今個,她要不要洗呢?

洗了沒衣服換難受。

不洗了渾身都難受。

算了,還是洗吧。

不然,她渾身都癢癢般的難受。

喻色進了洗手間,關上了門不說,還在裡面上了鎖,這房間裏雖然現在只有她一個人,可是外面是被人鎖上的,她總有一種隨便一個人只要手中有鑰匙就都能進來的感覺。

若是一個男人進來了,她怎麼?

難道被人看光光?

水聲淅瀝,喻色洗了起來,她很認真,就覺得自己今天特別的晦氣,就想洗去一身的晦氣。

慢慢的洗著,如今的她旁的沒有,就時間多的是,大把大把的。

正洗得認真,忽而,當眸光不經意的掃到門前時,她悚然一驚。

馬賽克的玻璃門外,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站在那裡。

那樣的身高與體型,讓喻色可以十分的確定。

門外站著的是男人。

而她此時,什麼都沒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