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丟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7:46
A+ A- 關燈 聽書

“寶寶,笑一個,笑一個吧。”她期待著,期待著小東西笑一下,可是,她卻徐徐閉上了眼睛,給藍景伊來了一個我就不理你,看你能把我怎麼著的反應。

小東西拽著呢,她怎麼覺得這小傢伙這拽勁有點象江君越呢,可是,她明明是女孩呀,怎麼也得應該是象她,至少要含蓄點。

就那麼的看著小東西,心底裏卻在盤算著要給兩個小東西起個什麼名字呢,其實之前她也想了好多,可是,這一刻卻覺得那每一個都不够好,她得再想想,好好想想。

藍沁沁。

藍壯壯。

不算特別好。

那就再想。

可是想著想著,她覺得有些不對了,藍晴出去最少也有五分鐘了,五分鐘都能够把這醫院的整個樓層走三圈了,“媽……”她低聲喊,生怕吵醒了正睡得香沉的女兒,可沒反應,一點藍晴的反應都沒有。

心,開始突突的狂跳了起來,藍景伊有些慌了。

她伸手就去按鈴,那邊很快接起,藍景伊急著用法文道:“我兒子呢?是不是不見了?”脫口而出的就是這一句,說完了,連她自己都嚇呆了。

不見了?

不會的,不會的,一定不會的。

藍景伊喃喃自語著,她想下床,可是試著挪了挪身體,半個身體都麻著呢,根本不聽她大腦的指揮。

“來人呀……來人呀……兒子……兒子……”藍景伊的情緒一下子大亂,“藍壯壯……藍壯壯……”她喊著才起的還不怎麼滿意的名字,但是這一刻,卻半點那孩子的踪影都沒有了。

她的喊聲一聲聲的穿過病房沖到走廊裏,藍晴終於回來了,“伊伊,你別急,也許是被哪個護士抱著去哪玩去了,你不是不知道,那孩子長得虎頭虎腦的,太可愛了,人家一定是喜歡他才抱他玩的。”藍晴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她是在勸著藍景伊先別急,可是她自己已經急得滿頭大汗,眼圈都紅了,像是才還流著淚,原本極精緻的一張臉此刻也顯得憔悴而落魄。

“媽,你快去找,快去找呀。”藍景伊的手臂還能動,她使盡了吃Nai的力氣去推著藍晴,“你快去找,一定要找回來,一定要找回來……”晶瑩的淚水頓時如雨點般滾落,濕了面頰,鹹澀了一顆心,“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呀……”她喃喃的低語,眼淚不住的往下流,手指輕輕落在女兒的小臉上,“寶貝,那是你的小哥哥,你們是心有靈犀的,你醒醒,你也找找他,好不好?”她撫摸著女兒的小臉,想讓她醒來,或者,她哭一哭,那哭聲就能把小哥哥的心給攪亂了讓小哥哥也哭了呢,那樣循著哭聲就能找到她的寶貝了,都說龍鳳胎的孩子不好養,而且,兩個孩子一向是一個生病另一個也生病,一個好另一個也好,彷彿他們的心是連在一起的似的。

“沁沁,你醒醒,你快醒過來,你快喊你哥哥呀……”她捏著女兒的小手背,明明是捨不得的,可是這時候也顧不得了,女兒卻沒反應,只為,她捏得太輕了,她捨不得下手太重了呀,這可是她親生的女兒。

“沁沁,你醒過來醒過來呀。”眼看著女兒不醒,這一次,她下手重了些,一掐之下,再小的孩子也知道疼的,藍沁沁“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小東西在抗議呢,抗議她這個媽***心狠。

“沁沁,你小哥哥不見了,你快喊他。”女兒哭著,她卻無心去哄,只想以那哭聲來召喚回自己的兒子。

那孩子,她只看了兩眼,只看了兩眼呀,若是兒子出了什麼事,她也不想活了。

真的不想活了。

眼淚,撲簌簌的往下落,病床上的一大一小很快就哭成了淚人。

幾分鐘後,藍晴回來了,憔悴的面容加上那一臉的哀傷告訴藍景伊,孩子沒找回來,“媽,報警,快報警。”若是那個人,這一次,她即便是死也要把那個人給揪出來,一邊讓藍晴報警,一邊吃力的去拿手機。

她還記得那個陌生人的電話,她存在了手機裏,費力的打過去,心還在突突的狂跳,她的心,彷彿被掏空了一樣,已經不屬她的了。

可,她一遍遍的打過去,那邊都是一遍遍的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打不通,怎麼也打不通。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頹然的躺在病床上,一顆心,已經焦慮的失了魂魄一樣,“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她一直喃喃著這幾個字。

那個人,到底是誰呢?

突然,她想到了喬#8226;約翰,他和那個人有過聯系的,若不是他,媽媽也得不到腎源,也不會得到救治,藍景伊急忙又打給了約翰先生,那邊,卻是很快就接了起來,“藍小姐,你好。”

藍景伊的唇不可遏止的顫抖了起來,這一刻的她甚至于連說話都有些困難了,咬了咬牙,半晌才道:“孩子,我的孩子不見了,約翰先生,你幫我問問那個人,是不是他帶走了我兒子,謝謝你了。”哭著說完,她已經泣不成聲,或者,作為母親她應該堅強,可是這一刻,她真的再也堅強不起來了。

這幾天她就一直眼皮狂跳,總是覺得要發生什麼了,現在,真的發生了,原來,她才生下的兒子不見了。

這一定不是普通的遺失孩子的事情,一定跟那個人有關。

“行,我幫你問問,就是不知道還能不能聯系上,以前,都是那個人聯系我的,唉,後來我打過去給他的號碼,從來也沒有打通過的。”

似乎,她也是,她也打不通那個人的電話,可,即便是如此,藍景伊也還是帶著希翼的等待著,等待著約翰先生帶給她好消息。

一分鐘過去了。

兩分鐘過去了。

三分鐘過去了。

……

藍景伊的手機終於響了起來,她看著約翰的號碼,緊張的伸手接起,那邊,立刻傳來了約翰先生的聲音,“藍小姐,真報歉,我打過去,一個號碼也撥不通,你放心,我這就趕去瓦倫索,我幫你找孩子,我馬上過去。”約翰的電話掛斷了,他要趕來幫她了。

是的,若是當時她這裡再多一個人,一個能照顧她那才出生的兒子的人,是不是孩子也就不會丟了。

陸文濤,他若是不走該有多好。

驀的,藍景伊又想起陸文濤昨天接電話時的神情,似乎,他公司那邊出事就是這一兩天的事情。

難道,是有人故意的要引走他的?

藍景伊的思維陷入了極度的迷亂之中。

她想要理清一切,卻,怎麼也理不清楚了。

腦子裏全都是那才出生的小傢伙的小臉,那麼的象江君越,那是她和他的兒子呀,看到那張小臉,才能證明那是她給江君越生的,但是現在,她才只看了兩眼的兒子沒了。

時間,悄悄的走過。

一天了,警方也來查看過,甚至還調取了醫院的監控錄影,可惜,她所在的這一個樓層靠近她病房的監控剛剛好的壞了,根本就捕捉不到孩子被人抱走的影像。

一天了,藍景伊只呆呆的躺在病床上,甚至於也沒有再哭泣,亦或是在孩子失踪的那一刻,她已經流盡了她的眼淚,此刻,她能做的就是靜靜的等待,等待那個壞人突然間發善心的再把兒子還回給她。

可是,會有那個可能嗎?

她知道可能Xing微乎其微,但是,她還是抱著一點點的希望。

有希望總比絕望了要好。

她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就如同一尊雕像一樣,好在,沒排氣也不能吃東西,於是,她可以什麼也不吃,只那般的在床上想著她的兒子,她一直一直在努力的把記憶裏看到兒子的片斷深深的刻印在腦海裏,會找到的,一定會找到兒子的。

藍晴守著她,哭了太久,一雙眼睛都紅腫了。

第三天,病房裏的氣壓還是那麼的低沉,彷彿世界末日到了一般,只有小沁沁總是一個人在那裡哭著,不停的哭著,可是,媽媽不管她,外婆也經常不管她,就由著她哭了好半天,她們才突然間反應過來似的給她換換尿不濕,喂她喝一點Nai粉。

小傢伙抗議呀,可是抗議無效,病房裏的兩個大人的魂全都被她的小哥哥的失踪給帶走了。

陸文濤趕到病房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慘兮兮的畫面,發生了這樣大的事兒,院方的人已經在第一時間通知他了,因為,他臨走前給了醫院一大筆錢,讓院方務必保證藍景伊他們母子平安,現在,孩子沒了,院方哪裡敢隱瞞,第一時間就通知了陸文濤。

邁著沉重的步子,陸文濤走到了床前,他高大的身形也籠罩住了床上的一大一小,一抹斜長的影子正好灑在藍景伊的臉上,“傾傾……”那抹影子,讓藍景伊下意識的一怔,隨即,低聲喚了一聲,可是抬頭看時,她又失落了,不是她的小傾傾,是陸文濤,“你……你怎麼來了?”她費力的出口,唇瓣已經開裂,臉色慘白的沒有一絲血色,已經排氣了,可她不想吃東西,一口也不想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