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9章番外:染色合體(39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09:04
A+ A- 關燈 聽書

“沒有。”喻色淡淡笑,絕對不承認。

反正成青揚已經快好了,若不是他頭上的傷口沒有完全癒合怕靳雪悉擔心影響她坐月子,成青揚早就來了。

“真的沒有?”差不多每一天靳雪悉都會拉著喻色的手問七問八。

“雪悉,你手機響了,別吵到沐泰。”兩個人的聲音低低的,可是手機鈴聲就有些刺耳了,一旁的成絮瀲緊張的看著孫子,這才睡著,她可捨不得孫子被吵醒。

靳雪悉拿過手機看也不看的就掛斷了。

“誰的呀?”喻色問,只想轉移之前的話題,再被靳雪悉纏著問了,她快要瘋了。

“不知道。”靳雪悉攤攤手,吵她兒子的都是討厭鬼,她不想接。

“你是不是以為反正也不是成哥的,所以不接也罷?”喻色掩唇笑著,弄得靳雪悉一張小臉頓時紅了,“我才不是,你不是在這裡嗎,我要陪你,我懶著理會別的人。”

“真的呀?”喻色眨眨眼睛,低頭看著手機裏才收到的簡訊,“你不是與雪悉在一起嗎?她為什麼掛斷我電話?”居然是成青揚的簡訊。

“絕對假不了。”靳雪悉信誓旦旦。

“雪悉以為是陌生人的電話。”喻色低頭回了成青揚一句,那邊就道:“我馬上到她病房了,別說。”

看著成青揚的回復,喻色笑得更厲害了,這是要給自己女人一個驚喜呢,從不知道成青揚原來也是一個腹黑貨色。

也不知一會成青揚到了靳雪悉還會不會理自己了,夠嗆,“真的假不了嗎?”她抬頭看靳雪悉,眉眼笑得彎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她馬上就可以檢驗了。

“當然。”靳雪悉回頭瞟了一眼繼續沉沉好睡的沐泰,心裡被孩子的出生填充的滿滿的甜甜的。

“我可記住了喲。”喻色笑,回頭看著病房的門,那門倏然被推開,隨即,一大束的紫玫瑰出現在視野裏,玫瑰的後面藏著的男人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是成青揚了,他居然也會送花了,還是那麼一大束的紫玫瑰,這男人也會玩浪漫了呢。

“誰呀?誰讓你進來的。”靳雪悉看不見被玫瑰擋住了的那張面容,更不知道就是成青揚,她這會因為一周多沒有見到成青揚正心情極度不佳呢,想著她在坐月子,他居然不管不顧的不來陪她,她就一肚子火氣,“快來人,把這人給我哄出去,他走錯房間了。”下意識的就沖向沐泰,纖弱的身子護著小傢伙,想成青揚死的人太多,所以,想挾持她和沐泰的也一定大有人在,她不得不小心,那是一種護犢情深的母親的真實反應。

喻色笑得如花般的燦爛了,這夫妻兩個倒是挺有意思的。

可,病房的門早在捧著玫瑰花的男人進來的時候就合上了,外面的保鏢彷彿不知道進來了人似的,根本沒有半點反應。

“蠢。”成絮瀲撇了撇唇,睨了一眼靳雪悉。

靳雪悉頓時睜大了眼睛,先是快速的拿出手機看了看才撥過來的號碼,是成青揚的,她大腦轟的一聲,整個人都覺得要燃燒了一般,她剛剛竟然掛斷了成青揚的電話。

“青揚?”帶著疑惑的聲音,靳雪悉一下子奔向成青揚,推開他手裡的花,男人的面容真真切切的就在眼前,還是那一張容顏,冷峻,淡寞,渾身都透著一股子成熟和內瀲的男xin氣息,“你,你回來了?”以前是怨他恨他,可是怨和恨的基礎是因為她的大愛,沒有愛,哪裡來的那麼深的恨?

“悉。”輕輕一個字,成青揚是一個不擅於表達的男人,更何况,對於愛情他體味過的與普通男人一點也不一樣,那遲到的體味讓他總是不知道要怎麼來表達出他心底裏的真正的感受,不過此時,當視線一眼瞥到女子眼角一顆晶瑩的淚珠時,他下意識的就抬起長指輕拭了下去,“真的遇到了急事才回晚了,你瘦了。”其實那一天若不是他接著靳雪悉的電話沒有及時關車窗,那枚子彈也不一定就打到他,車窗的玻璃是防彈玻璃的,可是一切就是那樣的巧合,一切就是發生了,他不怪她,是他自己太大意,不過這件事情他這輩子都不會與任何人提起,若是他蔔一傷了就說出來,只怕他那些兄弟會來雪悉這裡鬧場。

靳雪悉呆看了成青揚足有三秒鐘,才驚醒過來自己有些失態了,之前還跟喻色說成青揚出現她不會不理喻色呢,可是這會真的把喻色撇在了一邊,不由得撓撓頭不好意思的道:“我哪有瘦了,喻色天天煲大骨湯雞湯魚湯給我喝,還有大魚大肉,我多長了好幾斤肉。”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哈,靳雪悉,你終於想起我的存在了。”掩唇笑著靳雪悉,喻色笑得花枝亂顫。

“我……我……”靳雪悉轉頭看成青揚,然後急中生智的道:“我就是覺得他的頭髮怪怪的,所以多看了幾眼嗎。”

喻色鄭重其事的看過去,佩服的對成青揚點點頭,他還是挺聰明的嗎,不過想來是太在意在自己女人面前的形象了,原本剔得亂七八糟的,有長有短有光的頭頂此刻頂著的是黑亮亮的頭髮,一看就是假髮嗎,也難怪靳雪悉一眼就發現了,她和成青揚曾經那樣親近,自然是知道他的了。

成青揚略略皺眉,這已經是他在所有賣假髮的地方找到的跟他之前的差不多的一款了,沒辦法,只能將就了,“不過是長長了罷了。”比他自己之前的長了一些些。

“你以前從來都是留寸頭的,這還第一次長這樣長都沒剪,不過看起來也挺順眼的,就留著吧。”靳雪悉品頭論足的給了結論。

成青揚欲哭無淚,他的頭髮已經全剪了,與其亂七八糟不如全剔光光再重新長起來,但這依著靳雪悉現在的說法,那他豈不是要帶一兩個月的假髮了?到了那會才能長這樣長吧?

喻色看著兩人兒之間的互動,頓覺自己多餘了,腦子裏一閃而過季唯衍,她哀怨了,成青揚都知道給靳雪悉一個驚喜的出場,可是季唯衍呢?

從那天打過電話給她之後,居然再沒有出現過,電話簡訊也都沒有了。

那男人,即便他真給她驚喜了,她也不樂意了。

“喻色,今兒你們家的三個小朋友去幼稚園了嗎?”那邊一直沒說話一直在看熱鬧被大家給不小心忽略了的成絮瀲終於開口了。

“沒,過了正月十五元宵節才上。”喻色笑眯眯的回到,已經猜到成絮瀲接下來要做什麼了,果然世上只有媽媽好,她也是希望她的兒子能徹底的正常徹底的從江君越的陰影中走出來吧,所以,如今看他如此對靳雪悉,她很欣慰,也很開心。

“青揚,那既然你回來了,你今兒就留這裡照顧雪悉吧,再不許出去野了,我照顧了這麼幾天連醫院的大門都沒出過,嗯,我隨著喻色去她家裡了,透透氣。”

成青揚不好意思了,一個大男人也才想起自己剛剛忽略成絮瀲的存在了,“媽,兒子這幾天……”

“行了,你好端端的回來守著你媳婦和兒子就好了,嗯,你是打算讓他們母子兩個一直住在這醫院裏嗎?”雖然是最高級的VIP病房,可到底還是病房,哪裡有自己的窩住著舒服。

“我已經找好房子了,明天搬過去。”成青揚微微笑,找到的房子是新房子,裝修也沒多久,他不放心室內的空氣品質,這兩天找專業人士做了專門的檢測,確定沒問題了,才决定明天搬過去住。

若不是擔心靳雪悉身體沒有恢復好,他其實是想帶她和沐泰直接回去T市的,畢竟那裡的環境住著更舒服更放心。

“行。”成絮瀲說完就拉著喻色往門口走去,一邊走一邊熱烈的道:“上次你來就只帶了曉美過來,那個小女孩文文靜靜的好可愛,你另兩個孩子呢?也一樣的xin格嗎?”

“不是喲,那兩個太調皮,我要是帶過來,只怕會把你們家沐泰當成布娃娃給玩了,所以……”所以,她不敢。

成絮瀲笑了,“那是真的太皮了,不過男孩子皮了正常,你那個小三女兒也皮?”

“嗯。”喻色摸摸下巴,一想起季曉衍,她就皺眉,象個小男生似的。

“那要是你再生一個象曉美那樣xin格的女孩,以後一定要給我家沐泰做媳婦,我家沐泰就要那樣的,可惜曉美大他太多了。”

喻色的臉紅了一片,“阿姨……”她還能再生嗎?

也不知會不會有機會了。

季唯衍那男人是真的結紮了。

車子不疾不徐的開著,與成絮瀲聊著有的沒的,女人在一起,最喜歡的話題就是孩子,做了奶奶的成絮瀲每每說起小沐泰都是眉飛色舞。

其實,在自己的眼裡,最好的孩子就是自己家的孩子,別人家的孩子再好也是別人的。

就要到別墅了,可是,喻色的眸光卻凝重了起來。

警詧。

車窗外面,視野裏的人全都是全副武裝一身制服的警詧。

她的家,被包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