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番外:染色合體(39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08:45
A+ A- 關燈 聽書

“是,我一定要知道。”一字一字,喻色咬得極清極楚,眸光也是灼灼的落在成青揚的身上。

“好,我告訴你。”

“成哥……”阮明皺眉,成青揚這有點過了吧,手術之前警告他們不許對任何人說起,可他這現在要自己說呢。

輕咳了一聲,成青揚這才道:“季唯衍他……”

忽而,一股風至,高級VIP病房的門再度開了,又有一人進來了。

“君越?”彷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成青揚居然忘記了自己頭上的傷,一手撐著床就要坐起來。

江君越一身寶藍色的修閑便裝,質地考究奢華,一張英俊的臉上寫著冷意,長腿幾步就邁到了床前,“誰幹的?姓陳的?”問著時是疏冷的,可是伸手扶住成青揚躺下的動作卻是溫柔的。

不管怎麼樣,他一直是當成青揚是哥兒們的。

况且,成青揚現在已經有了妻子有了兒子,他過來,不過是來恭喜他喜添一子的,不想,遇到了這樣的事情。

“呵,什麼也瞞不過你。”成青揚苦笑,他知道以江君越的精明,要查出點什麼只要扯過來他身邊的人問一句,便什麼都知道了。

“不過是個地頭蛇罷了,想來,是活膩歪了。”

“江哥,明兒你帶著兄弟們端了他的窩,捏了他的七寸給老大報仇。”看到江君越了,那就有人給撐腰了,江君越在幫裏的威望一點也不比成青揚差多少,論打架論智謀都不在他們老大之下,這幾年來為青幫也做了不少的事情,所以阮明雖然以前對江君越是恨之入骨,但是這幾年看他與藍景伊出雙入對的樣子,那分明是在讓老大死心呀,不然,老大也不會與靳雪悉現在這樣的好好過日子,算起來,老大喜歡江君越也不是江君越的錯。

江君越回手拍了拍跟過來的阮明的肩膀,“別急,早晚報仇的,不止要報仇,嗯,該要的也一併的都要過來,我覺得這地兒是風水寶地,你瞧著,季唯衍在這裡得以重生,成哥也在這裡喜得貴子,青幫的勢力範圍是要往這裡擴一擴了,都砸了多可惜直接拿過來為我們所用才是上上策。”

“行,你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

“呃,我也不過說說,什麼事還得成哥能動了親自來操作,我這來一下就要離開了,大過年的,我飛過來我們家老爺子差點沒拿拐仗敲我的頭,還有我媽,也是一樣。”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哥,那你這說了不是等於沒說嗎,只說不練,你逗哥幾個玩呢?”阮明不樂意了,人呆在這病房裏,快餿了。

江君越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上,然後壓低了聲音道:“我不這樣說,你們老大估計得賴在這病床上不起來了,這不是給他找動力嗎。”

阮明眨眨眼睛,然後耷啦下了頭,“好吧,我錯了。”

喻色看完了三個男人間的互動,皺了皺眉頭,“藍姐夫,你和成哥的見面儀式結束了吧?”

“怎麼了?”江君越低低一笑,不明所以的看著喻色。

“那讓開,我有事情要問成哥。”

“季唯衍的事情?”江君越淡淡笑,眸光悠然的落在喻色的身上,“小嫂子,你放心,姓季的不會有事的,他不過再玩猫捉老鼠的遊戲罷了,嗯,他這遊戲暫時還不需要你的加入,所以,小嫂子只要每天安安靜靜的在家裡帶著我女婿和兒媳婦就好了,我保證一個完好無損的季唯衍不日就會回到你身邊。”

喻色抿唇,她不樂意,“藍姐夫,你們是不是商量好了?”

“若真是商量好了,你覺得成哥會傷嗎?他不出現肯定有他不能出現的理由,嗯,我跟你一道去看看雪悉。”

“呃,要是他們兩個住一家醫院就好了。”

“好什麼好,那早晚被嫂子發現成哥受傷了,那還了得,她也不用坐月子了,一定天天往成哥這裡跑。”阮明調侃,頓時把病房裏的沉悶的氣氛去了大半。

從成青揚的病房出來,江君越隨喻色上了她的車。

“喻色,你嫁了一個很有能力的老公,放心,他不會撇下你的。”

“呃,我還沒嫁呢。”只是求婚了罷了,季唯衍還不算是她真正的老公,“他哪裡有能力了,要是有能力,至於這樣消失不見嗎。”

“呵,你以為我來是為了看成哥的孩子嗎?那個小屁孩,要來看他也是要我女人來看的,哪裡輪得到我一個大男人,至於到了就遇到成哥受傷的事情,也是巧合。”

“那你……”喻色迷糊了,“難不成你還是為了阿染而來的?”這不可能吧,據她所知,江君越對季唯衍一向持有有色眼鏡,江君越不喜歡季唯衍曾經深愛過藍景伊。

“他要收回季氏,我來,只是想要借他資金,只是想要無條件的幫他。”

“哦?”

“可他全都拒絕了,他說他要憑自己的能力解决江誠,好吧,也許他真的可以。”手指輕點在扶手上,江君越的眸中閃爍著欣賞的意味,而喻色則是愉悅的,被人讚美自己的男人是强的她當然開心,可是連她也猜不出季唯衍要怎麼與江誠對抗。

看過了靳雪悉再把江君越送到飯店,喻色回到家裡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別墅裏靜悄悄的,孩子們和季漫珍都睡了。

推開客廳的門時,季唯雪正窩在沙發上靠著薛振東,像是睡著了的樣子。

可她才一進了客廳,季唯雪就坐了起來,“喻色,有沒有什麼好消息?”

喻色想了又想,只好點頭道:“有消息了,阿染他沒事,只是暫時不能露面而已。”

“哦耶,我就說我哥能耐著呢。”季唯雪回身摟住了薛振東,客廳裏就秀起了恩愛,讓喻色特別的無言,“怎麼,欺負你哥不在,秀給我看呢?”

“嘿嘿,我哪敢呢,振東,我們快上樓了,就不在這裡秀給小嫂子看再刺激她了。”

薛振東起身,打橫一抱,抱著季唯雪就上了樓,很快回了房間。

喻色洗了個澡,身體舒服了,可是心情還是鬱悶的。

憑什麼成青揚江君越都知道季唯衍在哪裡,就是只有她不知道呢?

躺在平常季唯衍睡覺的位置,空氣裏飄散著乾淨清冽的氣息,象極了他身上的味道。

迷迷糊糊中,喻色睡著了。

迷迷糊糊中,手機像是響了一聲,她閉著眼睛接了起來,“喂,哪位?”意識一點都沒有回復,完全的睡眠狀態中。

“色。”

低喃的一個字,輕輕嫋嫋,溫溫柔柔,卻彷彿驚雷一樣的在喻色的心口炸起,“阿染?”她騰的坐了起來,就在黑暗中驚喜的喊了起來。

“我沒事,一切安好,很快就會回家,等我。”他輕聲語,那樣低的聲音似乎是在避著什麼。

“那能不能一天給我一個電話?哪怕是簡訊也好。”

“行,我儘量,貪心鬼。”

寵愛的男聲,讓喻色的心很暖,“阿染,有沒有想我?”他不說甜蜜的話,那就換她來說好了,反正,她是真想他了,才不要藏著掖著的,他們可以光明正大的。

“有。”低低啞啞的聲音,彷彿在壓抑著心底裏的想念。

喻色這才圓滿了,“時時都要想我喲。”

“知道啦。”

聽到他的聲音又低了一度,她咬唇,“不方便是不是?”

那邊靜默了一下,才道:“改天再打給你,乖,晚安。”

“晚安。”

季唯衍掛斷了電話。

喻色呆呆的聽著手機裏的盲音,看不到他的時候,甚至連這才結束的電話的盲音都是好的。

她喜歡聽。

若不是太晚了,她真想去出租房那邊去轉一轉。

呆呆的看著手機裏季唯衍的名字發呆,她覺得她要把他的名字改一個聽起來親密些的昵稱了。

唯衍?

不好。

衍衍?

怎麼感覺象在叫江衍衍。

阿染?

之前叫慣了,就不能換個新穎點的呢?

老公?

當這個稱呼閃進腦海的時候,喻色想也不想的就把‘季唯衍’的昵稱改成了‘老公’兩個字。

雖然還沒大婚,可他已經是她心底裏百分百確認的老公,不管有什麼變數,這都是不可改變的。

改好了,她又在想像著他手機裏的關於她的昵稱是什麼樣的呢?

色?

小色?

喻色?

還是其它的什麼?

等他再出現,她一定把他的手機拿過來好好的查看一番。

手機放在枕頭邊,那是離自己最近的位置,只要他打過來,她就能第一時間摸到手裡第一時間聽到他的聲音。

想想,就是美的。

如今雖然暫時的分開了,可是他的心裡還有她,這樣晚也會找機會打給她,她就是幸福的。

一轉眼,喻色在公司和靳雪悉那裡的忙碌中就度過了新年。

初七新年一過,小城又恢復了從前的熱鬧。

成青揚的傷也好的七七八八了,只是頭上的傷在做手術的時候把頭髮剔了,現在才長出一點點,看起來特別的古怪。

“喻色,你說青揚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這不,她又同喻色念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