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7章番外:染色合體(39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08:27
A+ A- 關燈 聽書

對於身後的亂,喻色充耳不聞,伸手用力一推,門便開了,門裡的人以為她是護士便開了口,“護士,還要多久能醒過來呢?這手術都結束三個多小時了。”

喻色的眸光落在了病床上那個男人的身上。

果然,是成青揚。

他靜靜躺在病床上,頭上纏著雪色的紗布,一眼就知道他傷在了哪裡。

“家後?”許山下意識的轉頭,看見喻色時愣住了,“你怎麼來了這裡?”門外莫幹與保鏢們的動靜已經傳了過來,他才驚覺不對。

看到是成青揚,喻色雖然暫時的放下了季唯衍,可同時的卻是對成青揚揪起了心,“他怎麼傷的?”成青揚是江君越的朋友,又是青幫的老大,不可能無緣無故受傷的,他受了傷,青幫的人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呃,你還敢問怎麼傷的,都是……”

“家後,我們出去說。”許山打住了阮明氣惱的話語,不想喻色知道更多。

喻色充耳不聞,直接走向阮明,“你說,成先生怎麼傷的?”

“家後……”許山只想叫住喻色,同時,拿眼神示意阮明不要說。

阮明看了一眼成青揚,頭便耷拉了下去,“等我們老大醒了才知道呢,到時候,你自己問他。”他倒是聰明,把什麼都推給了還在昏睡中的成青揚。

“中槍了?”喻色猜的,完全是第六感。

“你怎麼知道?”阮明眉毛一挑,不相信的看著喻色,他今兒還是第一次見喻色,對她原本並無任何感覺,但是只要一想到她是季唯衍的女人,而自己老大成青揚又是去見季唯衍的回程途中挨的黑槍,他就下意識的牽連到喻色身上了,對她沒好感了。

“我猜的,之前唯衍在去T市下飛機在機場的時候,也中了一槍,打在胸口上,也是差點致命的位置,所以我想……。”

阮明看著喻色的眼神亮了,“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這開黑槍的人有沒有可能與傷害唯衍的人是同一夥的?”

“這個,很有可能。”阮明點點頭。

看著阮明連想都沒想就點了頭,喻色便上前了一步,站定在他面前,“你說,成先生是不是因為唯衍才受傷的?唯衍在哪兒?”

“什麼?”阮明被許山瞪了一眼,顧左右而言他,“我當時不在現場,什麼也不知道。”

“你不要騙我了,成先生受傷一定與唯衍有關係,不然不可能我一說開黑槍的人可能是曾經傷害過唯衍的人你就認同了。”

“我為什麼不能認同?”阮明挑眉,越來越不敢小看面前的這個小女人了。

“成先生是青幫幫主,以前得罪的人一定不少,我想平時要殺他的人也是多不勝數,所以,站在你們的角度,誰都有要暗殺他的嫌疑,但是現在你卻認定了我才說過的話,那就證明成先生受傷與唯衍有關係,既然有關係,你們就一定知道他在哪兒,那麼,請你告訴我唯衍現在在哪裡?”喻色條理清楚的分析著,不慌不亂。

阮明再也不敢小覷了喻色了,原來她之前說的話不過是給他下了一個套,等他鑽進去了,她再收網,然後迫他說出季唯衍的下落。

可是他能說嗎?

他轉頭看成青揚,這會恨不得也象老大那樣躺在床上,裝死也行呀,就不用面對這個咄咄逼人的小婦人了,居然一點也不好胡弄。

“對了,你姓什麼?”見阮明不理會自己,喻色才想起她甚至不知道這人是誰。

“成先生身邊的得力幹將,姓阮。”許山也不由得佩服起了喻色,其實他從未看輕過這個女人的,那時季唯衍身體裏的盅,便是喻色找到的解盅之人,再看現在的情形,只怕成青揚見過季唯衍的事情是瞞也瞞不住了,喻色已經猜到了。

“阮先生,你為什麼不回答我的問題?”

“我哪有。”阮明吊兒朗當的轉身,他就不信了,他連一個小女人也對付不了。

“可剛剛阮先生的不回答,其實就已經給了我答案。”

“哦?什麼答案?”

“成先生見過唯衍,還因唯衍而受傷,你不回答就代表了默認,否則,你只需說‘不是’,便什麼都否定了,沒有說‘不是’,便是因為你在猶豫著要不要告訴我實情,是成先生手術之前有交待過你們不許告訴我,還有靳雪悉的是不是?”

阮明急得要跳脚了,一張臉忽而紅忽而白,想要說,可是又不敢說,看著喻色抓耳撓腮,“我……我……”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又支支吾吾了,有就是有,不知怎麼回答就是想不到要怎麼否决我。”

“是的。”忽而,低氣壓的病房裏響起了低低弱弱的一聲,而那聲音的來處,不是別人,正是病床上的男人,成青揚。

頓時,病房裏所有的人都看了過去。

“成先生,你怎麼樣?”喻色沖到床前,即便成青揚不是因為季唯衍而受的傷,就憑他是江君越的朋友,她也要關心一下的。

“我無事,雪悉有沒有打過電話給你?”他的聲音低而弱,甚至有些斷斷續續,好在她離得近,也聽得清楚,“有。”

“她擔心我了嗎?”這樣問過來的時候,他的唇角掛著的居然是一絲淡淡的笑意,眼神也是無比期待的等著她的答案。

所以,他還是愛著靳雪悉的,所以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問的便是靳雪悉,“嗯,她擔心了。”

“阮明,我的手機。”成青揚輕輕的卻也是吃力的轉頭,這一刻,他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的女人。

見他如此,喻色也不好强行追問季唯衍在哪裡了,只好往一邊退了退,阮明便拿著手機站到了她剛剛所站的位置。

“撥她的號碼。”成青揚低聲吩咐。

“可是你的聲音……”阮明不放心了,他這樣的聲音傳過去,靳雪悉一定會懷疑的。

“我讓你撥。”又是低低的一聲,可帶著的全都是堅持。

“好吧。”阮明不情不願的開機,再替成青揚撥通了靳雪悉的手機,再將手機放到他的耳邊。

果然,只響了一聲那邊就接了起來,顯然是手機就在手中,時時刻刻都在等著似的,“青揚,你去哪了?媽已經到了,你什麼時候回來?你沒什麼事吧?”

急急的聲音,伴著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成青揚唇角咧開了笑意,隨即抿了抿有些乾澀的唇,開口了。

“雪悉,幫裏突然間遇到急事,我要親自過去處理一下,可能要十天半個月的,委屈你和沐泰了,我會讓喻色多過去陪陪你,行嗎?”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明明才剛剛醒過來沒一會兒,與別人說話的時候還是低低弱弱的,可是與靳雪悉說話的時候,他卻提高了音量,若不仔細聽,還真聽不出他是一個才動完手術才幾個小時的人。

“到底什麼事要那麼久?”靳雪悉反問了過來,她在坐月子,他不回來,她自然是起疑的,就差沒問他是不是又去見那個很象江君越的小白臉了。

“幫裏起內訌,我不親自處理難以服眾,你放心,我每天會給你電話報平安,這樣總行了吧?”

阮明聽他看他溫柔笑語,人已經呆掉了,手拿著手機吃驚的睨著成青揚,彷彿他是一個怪物一樣,在他的印象裏,成青揚似乎只除了江君越以外,對誰都沒有這樣溫柔過。

老大是真的變了。

或者,這就是陞級做父親的好處吧。

“好吧,你自己多保重就好,媽到了,她惦念你呢,一邊等著與你通話呢,嗯,我給媽了。”

成青揚立時對阮明搖搖頭,阮明會意,便將手機拿起,自己對著話筒道:“乾媽,你就惦念老大,不惦念我嗎?”

“臭小子,青揚呢?怎麼只跟雪悉說話,輪到我就變成你這個壞孩子了。”成絮瀲狐疑的問過來,果然是疑心了。

“媽,我出去一下,阮明向你彙報。”成青揚用力的喊了這一句,可其實出口的聲音一點也不大,然,他的臉卻已經憋紅了,這一聲幾乎耗盡了他所有的力氣,也是這一聲,能讓成絮瀲放心。

“好吧,雪悉和沐泰就交給媽了,你就放心吧。”

成青揚沖著阮明點了點頭,阮明便開始與成絮瀲聊了起來,這一聊,就有十幾分鐘,急得喻色在一邊直跳脚,可是她半點聲音也不敢發出來,若是被靳雪悉知道她也在阮明身邊,那她去見靳雪悉的時候,靳雪悉一定會問個不停的,所以這會,她還是乖乖的。

也是這時候她才明白成青揚把接電話的權力交給阮明的原因,若依他現在的身體,根本支撐不了十幾分鐘,為了不讓成絮瀲發現他受傷了,那就不如直接不說話。

阮明終於掛斷了,喻色再也隱忍不住,“成先生,你告訴我唯衍在哪裡,好不好?”再不知道,她要瘋了。

成青揚緩緩抬眸,靜靜的看著喻色足有三秒鐘,才淡淡笑開,“你真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