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番外:染色合體(39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08:14
A+ A- 關燈 聽書

車停。

喻色跳下車等不及莫幹趕到就奔進了醫院。

她沒有打聽任何人,以她對許山的瞭解,許山一定要求院方不許透露半點的。

到底是誰住進醫院了,甚至還要許山時時刻刻的守到現在?

住院部的樓層,一層一層的走上去,她走的是樓梯,雖然開了燈,可是夜晚走在空無一人的醫院住院部的樓梯間時,那種感覺很陰森。

好在,只要出了樓梯間進了每一層的走廊,就熱鬧了。

正是吃飯的點,所以走廊上的人走來走去,有送飯的,也有吃過了飯在走廊裏活動的病人。

不過,都不見許山的人影。

十五樓,當喻色懷着一線希望推開樓梯間的木門後,終於發現了踪迹。

是她認識的一個保鏢,是季唯衍的人,經常跟著許山的。

喻色停住脚步,並沒有冒然出去,而是轉回了樓梯間,拿起手機就撥給了莫幹,“到哪了?”

“進地下停車場了。”

“那你直接到十五樓,病房前有保鏢的那一間就是我要查的人了,你悄悄打聽一下是什麼住進了那個房間,然後轉到樓梯口,我在十五樓的樓梯口等你,與你匯合。”喻色雖然很擔心那間病房裏的人是季唯衍,可是以許山瞞著她的情况來看,若是她現在過去了,只怕立刻就會被保鏢攔住,到時候弄巧成拙,她還是先確定裡面的病人是誰再做决定比較妥當。

可是等待的時間卻是那麼的心焦。

實在是太擔心那病房裡面的人是季唯衍了。

樓梯間的燈亮著,她輕輕的靠著牆壁,身子有些軟,這一層是神經外科,也就是腦外科的意思。

那麼,那間病房裏的人一定是腦部受了什麼傷。

聯想到季唯衍之前去T市的時候中的那一槍,喻色怎麼也沒辦法安下心來。

時間,一秒一秒的走過。

她安靜的等在那裡,可是心卻已經蕩開了無數的浪花,汹湧的衝擊著她的心房,全都是無盡的焦慮。

也不知過了多久,彷彿是一個世紀那般的漫長,樓梯間的木門外悄然傳來腳步聲。

是的,現代人習慣了電梯,更何况這是十五樓,除非是單雙層進錯電梯的,否則,絕對不會有人進樓梯間。

而此刻,不會剛剛好的真有人進錯了單雙層的電梯吧。

所以,這來人一定是莫幹。

喻色的心頓時緊繃了起來,眸光定定的落在那扇木門上。

終於,門開,莫幹一眼看到靠在角落裡面色有些蒼白的喻色,“家後,你沒事吧?”

喻色搖搖頭,“我沒事。”她只是緊張罷了,這個時候她既期待莫幹告訴她實情,可同時又很恐懼知道實情,若真是季唯衍……

喻色不敢想那後果了。

從許山趕到醫院到現在,已經過去七八個小時了,那就一定是病房裏的那個人還沒有脫離危險,否則,許山不可能走不開的而寸步不離的。

而能讓他做到這樣的人,最有可能的就是季唯衍。

“家後,我查過了,病房裏的人……”

“等一下。”喻色擺手封锁,臉色白得嚇人,她深吸了一口氣再深吸了一口氣,這才低聲的道:“你說吧。”

“家後,你放心,不是季先生。”莫幹雖然是粗人,但是也猜出了喻色是在擔心季唯衍,因為他跟著喻色回來小城,就是因為季唯衍不見了。

“不是他嗎?”莫幹的話才一說完,尾音還未散,喻色就覺得自己身體裏繃著的那根弦一下子松了下來,整個了軟軟的,若不是有牆壁支撐著她的身體,只怕她就要倒到地板上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是。”莫幹的語氣很肯定。

“那是……”喻色懵懵的,她想不出有什麼人會讓許山如此的親自守上七八個小時,甚至,還放了她的鴿子,這人於許山來說一定很重要,會是誰呢?

“我瞧著,那幾個保鏢好象是青幫的人,所以……”

聽到青幫二字,古妍兒心裡‘咯噔’一跳,“是成青揚?”是的,只要提到青幫,她自然而然的就想到成青揚了。

可莫幹還沒回答她,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拿起來看過去號碼,居然好巧不巧的是靳雪悉,她沖著莫幹點了點頭,示意他不要說話,便接了起來,“雪悉,今天怎麼樣?吃的還習慣吧?我們家裡的傭人也不知你的口味,就只按照坐月子的伙食要求煮了。”

“喻色,煮的很不錯,我吃得也習慣,真的是麻煩你了。”靳雪悉不好意思了。

“我可沒麻煩,我就只早上煮了一餐,後面都不是我煮的,嗯,我來公司了。”

“你在公司?我還想問今天你有沒有見到過青揚呢。”靳雪悉聽到她說在公司,不免就有些失望了。

“沒有。”這樣回答的時候,她抬頭看了一眼樓梯間的木門,也許,成青揚就在這一層樓裏,可若真的在,她更不能說了。

“其實也不是我找他,是他媽媽找他,他媽媽過了午的飛機就到醫院了,可他明明說好去接機的,但現在也不知道人跑去哪裡了,只派了阮明去接人,但這人都接回來了,這都過了晚飯的點了,他還是沒回來,打電話還手機關機,真是讓人操心。”才生了孩子,身子不舒服,靳雪悉的聲音有些氣惱,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她對成青揚原本就有意見,聽現在的語氣只怕是更有意見了。

“也許,是有什麼急事吧,雪悉,你別急,他一定會給你打電話的,我瞧他之前很緊張你和沐泰呢。”

“其實也不是我急,是婆婆急,這一下午不知念叼多少次了,嗯,我一個女人,又在坐月子,門外雖然有保鏢,可他的人也不給我個實話的,你要是有他的消息,就打電話告訴我,好不好?”

“好。”喻色應的沒有任何猶豫,可是心底卻是沉沉的。

再看樓梯間的門,她已經百分之九十的確定了這一層裏那間被保鏢看守的極嚴的病房裏住著的是成青揚了。

**不離十。

掛了電話,喻色垂下了頭,一手握著手機,一手插進了褲袋裏,她慢慢的踱著方步,若有所思。

半晌,她抬頭對莫幹道:“我們先離開。”

“家後……”莫幹不明白她這是要做什麼。

“我們一起去換套衣服,然後偽裝一下,我不想別人一眼就看出我是喻色。”成青揚的病房,她要硬闖了,可由著青幫封鎖消息連靳雪悉都不許知道的情况來看,他們是不希望被人知曉的,而她冒然的走進那個樓層,以她在小城的知名度,只怕這一層裏住著一個大人物的消息立刻馬上就會不脛而走了。

若出事的是成青揚,他不讓靳雪悉知道才是正確的選擇。

坐月子的女人最是心嬌了,若是因為此而一下子上了火氣,只怕最糟心的不是靳雪悉,而是小沐泰,因為那會影響靳雪悉的奶水下來的。

半個小時後,喻色與莫幹再度回到了醫院裏。

但是這一次,兩個人都換了衣服。

喻色是一身中xin打扮,長髮已經藏了起來,一頭短髮隨著走路而輕輕飄動,不得不說,這假髮做的真好,就象是真的一樣。

莫幹走在他的身後,一身的休閒裝也配了一個超墨,整個的喻色的保鏢。

喻色這次沒有走樓梯,而是走電梯了。

十五樓,秒秒鐘就到了。

出了電梯,兩個人直奔那個有保鏢保護的病房而去。

“兩位先生,請問找什麼人?”可就在喻色要往那個方向走去的時候,護士站的護士叫住了她,這應該是那一間的人的交待吧,要她們萬事留意,所以才有了此刻的詢問。

喻色淡幽幽的摸出手機,不疾不徐的翻弄著,很快找出一張照片,“我找這個人,他是我哥哥,姓許。”

護士看了過來,手機裏真的是許山,喻色相信只要許山在裡面,護士一定會放行的,她與成青揚才認識兩三天,所以並不是特別熟悉也沒有他的照片,就只好拿許山的出來唬人了。

可還是被小護士給攔住了,“小姐是不是找錯地方了,醫院裏並沒有這個病人。”

喻色推開小護士攔著她的手,“是他自己打電話告訴我他在這裡的,他不是病人只是病人的朋友,這還能有錯嗎?”說著時,她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小護士,就見小護士愣了一下,隨即低喃著,“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呀。”

“什麼不可能?他分明就在這裡。”說完,喻色手一推,便推開了小護士朝著那間病房走去,她現在,也只能硬闖了,她的速度很快,莫幹跟得也很快,快得等病房前的保鏢發現的時候,喻色離病房的門只有三四米遠了,喻色的脚步半點都沒停,更快的朝著那扇門走去,後面,莫幹默契的攔住了要擋住喻色的保鏢,走廊地方狹窄,人多更施懂不開,再加上莫幹本身是高手又有些出其不意,一時間,他還真是纏住了那幾個擋住喻色的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