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番外:染色合體(39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07:10
A+ A- 關燈 聽書

三角梅開得瀲灩,成青揚徐徐步出客廳,步伐沉穩,不慌不忙,彷彿剛剛那個挾持陳叔的人不是他一樣。

看著他的背影,陳叔咬牙切齒,可是成青揚越是從容淡定,他越是不敢讓人動手。

不然,在他的地盤,只要打起來,他以多欺少絕對穩贏的。

或者,換個人陳叔都敢動手,可是成青揚的背景太深,之前季唯衍的那個朋友江君越與他的關係也不一般。

想到季唯衍,陳叔的眸色深了又深。

季唯衍不見了,他原本是想在大年三十夜把季唯衍拘禁了的,這樣,季唯衍就可以為他所用了,不然,過了年就到了他與季唯衍的一月之期,這樣的賭界高手,他實在是捨不得,但是,那一晚派去跟踪季唯衍的人只跟踪到XX街附近就再也跟不上了,從那一刻開始,季唯衍就彷彿人間蒸發了一般,怎麼也找不到人了。

就連他家裡的人也在四處找他。

似乎,是真的不見了。

想到這裡,陳叔的腦海裏閃過江誠這個人,當初是江誠建議他拘禁季唯衍的,難道是江誠自己動手了?

“頭,你沒事吧?”保鏢凑了上來,擔憂的掃視著他。

“一群窩囊東西。”陳叔一脚踹下去,若不是忌憚成青揚,他至於此刻這樣窩囊嗎。

保鏢一動也不敢動,由著他連踹了兩腳,他這才做罷,“快去把季唯衍給我翻出來,上天入地都要給我找到人,還有,給我盯著江誠那邊的人,我懷疑是他把人弄走了。”

“好的。”

保鏢戰戰兢兢的退下了,陳叔打了個哈欠,驚魂未定的靠坐在沙發上,剛剛成青揚的手法太快,這人果然不能小覷。

園子裏,季唯衍一身園丁裝,可是那背影就是那樣的熟悉,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子,那背影都不會變的。

挺拔修長,好在那身園丁裝才掩去了他身上逼人的尊貴氣息。

“這是什麼樹呀,挺漂亮的。”成青揚漫不經心的問過去,也開啟了兩個人之間的話題。

“木棉。”

低沉沙啞的男嗓讓成青揚一愣,這聲音與他記憶裏的聲音相差了十萬八千裏,難道這人不是季唯衍嗎?

不可能的,季唯衍說他就在這裡,可自己這都要離開了,都沒見季唯衍的出現。

成青揚一步繞到這人的身前,眸光迅速的掠過眼前的男子,頓時微微愣住了,這個時候,在陳叔的地盤,他什麼也不能表現出來,除了那雙眼睛,整張臉都是陌生的,“你是季唯衍?”這一聲,極低極低,低的只有他和對面的男子兩個人才能聽到。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是,告訴所有找我的人,我很好,不用惦念我,時間到了,我就回去。”

“你……”成青揚還想說點什麼,但園子那邊卻有人過來了。

“張亮,快點幹活,別婆婆媽媽的,再聊天直接捲舖蓋回家。”應該是陳叔這裡的管事,對季唯衍頤指氣使著。

成青揚再看了一眼季唯衍的臉,那是一張他根本認不出來的臉,若不是看到他的背影相象,就單憑他的聲音還有這張臉,他根本不能相信這就是季唯衍。

現在的季唯衍並不是如其它人所說的那般臉上都是疤痕,疤痕已經沒了,應該是做過整容手術吧,可,也不象從前的季唯衍,他變了一個人似的。

他必須要離開了,不然,被那兩個人發現异常那季唯衍就有危險了。

可,就這樣走嗎?

他辛辛苦苦拋下了老婆孩子過來這裡演了這出戲,就為了季唯衍一句話?

那他打電話直接告訴阮明就是了,也免得他跑這一趟。

為陳叔那兩百萬,也不值得他親自出山呢。

“給許山。”忽而,拿著超大的剪刀剪枝葉的季唯衍就在轉身的時候,一手極快的遞給了成青揚一個小紙團一樣的東西。

成青揚倏的快速接過,拿到這個,他才圓滿了,這才不需此行吧,轉身,不做任何遲疑的離開了陳家。

陳老頭果然多疑的沒有追出來。

快步的走出陳叔的別墅,阮明那厮的中型客車還停在原處,此時正坐在駕駛座上望著大門的方向,臉上全都是焦慮和擔憂的表情,成青揚搖了搖頭,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有那麼讓你不放心嗎?”

“老大威武。”終於聽到他的聲音看到他的人,阮明立刻笑了,啟動了車子便走,這地兒他一秒鐘都不想多留。

成青揚正要上車,手機突兀的響了起來,他伸手摸出,看到是靳雪悉的號碼眸中便染上了笑意,“有事?”

“派人去接機了嗎?”靳雪悉雖然也不太待見成絮瀲,可是看在沐泰的份上,她還是想著孩子的出生有老人家祝福總是好的。

“嗯,我親自過去。”沒想到今天一切順利,這個點他趕過去機場去接成絮瀲一切都來得及。

“哦,那好吧,我掛了。”

“不是‘你掛了’,是你要‘掛機了’,下次注意。”不知道怎麼的,他一個大男人居然就迷信的介意起她這樣的話語了。

靳雪悉努努嘴,“‘我掛了’就掛了唄,反正,你也不喜歡我,你現在對我好,不過是因為沐泰罷了。”

成青揚黑眸眯起,長腿邁上了車,一邊啟動一邊低聲道:“你還要怎麼罰我?嗯?”

“我要你把那個小子殺了,殺了我就信你。”靳雪悉隨口說到。

不想,男人那邊半點猶豫都沒有,直接就道:“好。”那日若不是遇到了那個男孩子,靳雪悉也不會跟她鬧起來,算起來,都說紅顏禍水,其實男人也是禍水的。

“喂,你真的要殺人家?”聽著他沉穩的聲音,很是一本正經,靳雪悉信了。

“你不是要我殺了嗎?既然老婆下令,為夫的自然要殺了他。”他這話說著時的語氣很是嚴肅認真,可是出口的話語一點也不正經。

靳雪悉先是頓了一下,腦補了一下那個小男生的面容,隨即道:“我才不要你真殺了他呢,說到底,錯的是你,又不是他,他很無辜的,不過,為了考驗你,你把他請到醫院來給我當護工,我要考驗你一個月,嗯,除非你看到他沒有半點反應了,我才原諒你。”

成青揚:“……”

女人都是這樣無理取鬧的嗎?

那晚他不過是喝醉了,然後把那男孩當成是江君越了……

結果,被靳雪悉撞見,她就離開他出走了。

若不是這次生孩子他替她接生,只怕女人是打算一輩子都不原諒他了。

“喂,我說什麼你聽見沒有?沒聽見就算了。”靳雪悉磨牙,就覺得自己遇上他是這輩子最錯的事情了,遇上就遇上了唄,偏偏又愛上了。

而愛上便是錯了。

不愛,便沒有了與他的因果。

“別掛斷。”成青揚低低封锁,她還在月子中,女人這個時候脾氣都不好,他將就她些就是了,况且,他對那個男孩一點感覺都沒有,真正有感覺的不是男孩而是江君越,可惜,江君越根本不可能與他……

“有話快說,沒話快掛。”

“呃,你是在詛咒你老公我快掛了嗎?又不注意用詞了,那個字,不能亂說,可懂?”他低低訓她,很嚴肅。

車子已經啟動,只不過,忙著接電話的他騰不出手來,所以沒有摁下關車窗的按鈕。

“行了,一個大男人的那麼迷信,哪裡有那麼多的忌諱……”

“撲”的一聲悶響,靳雪悉的話還沒有說完,成青揚的手機裏就傳來這一聲悶響,不是很響,卻足以讓她聽得清楚,大腦頓時“轟”的一下,“青揚,什麼聲音?”

成青揚任由頭上才緩緩冒出來的鮮血沿著臉頰流淌,車還在開,他不能停,他中槍了,就是從剛剛路邊射過來的,頭有些暈,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會在路上中槍。

“青揚,你說話呀,你怎麼了?出事了嗎?”靳雪悉越來越慌了,他這樣的沉默讓她就是開始胡思亂想了,女人的第六感常常沒道理的,反正,她現在就是擔心了,再是跟他生氣,可是他若出事,她卻是不樂見的。

成青揚咬了咬牙,咬得唇上泛起了清白,才鬆開輕聲的道:“沒事兒,我答應你讓他去醫院照顧你,可是,你可不能跟他扯得太近,能答應我嗎?”

靳雪悉聽著他如玩笑般的話語,呃,這是怕她惹上那個小白臉呢,“你放心,我月子中,現在什麼也做不了,就算是想惹小白臉也惹不上的。”

“你乖乖的就好,這兩天我就讓他過去。”車依然在開,頭依然在痛,血依然在流,他卻渾然不覺的與靳雪悉說著話,不疾不徐,不見一絲慌亂,他不想靳雪悉在月子裏擔心她,那便不許她感覺到他出事了。

“好,去接你媽媽吧,青揚,拜。”

“拜。”成青揚低低一個字,隨即掛斷手機,再也無力多說一個字了。

可是再無力,這個時候也不能停車,更不能什麼也不做。

指尖吃力的按下阮明的手機快速鍵,好在阮明接得很快,“威武的老大,又有什麼吩咐?”

“停車等我,我中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