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番外:染色合體(38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07:02
A+ A- 關燈 聽書

成青揚緩緩轉頭,目光淡淡的落在了陳叔的身上,只是那般看著,並不說話也並不起身。

見自己拋出的橄欖枝被無視了,再加上客廳裏還有自己的人在看著,陳叔似乎是有些不自在了,頓住了脚步,挺直了身板,“成先生,我陳某當你是兄弟親自來會見你,你就是這樣的態度嗎?我告訴你,你那兩個手下的死與我的人無關。”

“就是你的人下的手。”成青揚也不說有沒有證據,反正,就這一句就是定了陳叔的罪,“所以,我自然要找你要個說法。”

“放肆。”無端的被人扣了帽子,陳叔的臉都綠了。

“不是放肆,是講道理。”成青揚微微笑,一點也不被陳叔的氣勢所嚇倒,他雖然年輕,可是這些年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比這更驚人的場面經歷過無數次,這一刻的應對於他來說不過是小兒科。

“姓成的,你這明明是無理取鬧是栽贓。”

“陳叔,我敬你是道上一個人物,所以才親自登門拜訪,否則,只需阮明來就可以了,說吧,我那兩個兄弟你要怎麼賠償?”成青揚的語氣聽起來漫不經心,可是那字裡行間透露的卻是不容質疑。

“呵,恐怕要讓你失望了,不關我陳某人的事我是絕對不會擔在身上的,不賠。”陳叔比不上成青揚在各處的名氣,可也是這一行的老江湖了,見講道理講不通,那就來一個怎麼也不認帳,讓成青揚拿他沒辦法。

“陳叔是覺得我們人少你們人多,所以,就要強壓我們一籌?”成青揚優雅的將一條長腿疊在另一條腿的上面,閑閑的拿起茶几上才倒滿的茶輕輕啜飲了一口,意態閑閑的彷彿這裡他才是主人一樣。

“你……你胡說什麼?”當著自己手下的面被擠兌了,陳叔幾乎就要隱忍不住,一張臉上僵硬著笑容,恨不得讓自己手下結束成青揚的小命,可是這小子有膽只帶三個人過來,就讓他不敢輕舉妄動了,誰知道他還有什麼後招呢,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他們都是一路混過來的人,太知道這一行的風情了。

也許前一刻還是豔陽高照,下一刻就是電閃雷鳴了。

即便是父子兄弟,也有為了權勢而反目成仇的,更何况,他與成青揚之間只是慕名,從來沒有什麼瓜葛,今天,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嗯,每人一百萬,這樣,已經算是很公平了,陳叔是大咖,自然是不會在意這一點子小錢,聽說陳叔玩起遊戲來,一個晚上都是幾千萬的進帳呢。”放下茶杯,指尖點在茶几的案頭上,那姿態太過愜意了,看得聽得阮明一愣一愣的,他從不知道他這個老大能把討債這種遊戲玩得這樣爐火純青,而且,在茶香烟汽中還有幾分浪漫的味道。

“又不是我的人弄死的,我憑什麼給你們兩百萬,你這是入室搶劫。”陳叔氣衝衝的走到成青揚的面前,居高臨下的怒視著成青揚。

原本,兩個人這樣的姿勢應該是陳叔更占優,可是他犯了一個大錯,那就是怒了氣了。

這樣反將不怒不氣的成青揚顯得格外的成熟內斂穩重,他還是淡淡笑,“我和阮明進來的時候外面可是圍了一圈子的人,數目呢,少說也有幾百人,是你的人親自開的大門放我們進來的,那麼多雙眼睛盯著,我們明明是來作客的,怎麼就變成入室搶劫了呢?陳先生真會開玩笑。”

“你……你……”陳叔一屁股坐到成青揚側面的沙發上,“不給。”

“不給也行,人我就放在這大門口,嗯,把人放下去,白布抽掉。”成青揚沖著門外的兩個手下揮了揮手,他的聲音中氣十足,即便是門關上了,也足以透過門縫傳出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外面的兩個手下立碼就開始行動了,半點都不猶豫。

“給我攔住。”

陳叔也不是吃素的,被人家在自己的地盤上欺負成這樣,他怎麼能咽下這口氣,大不了來個你死我活,反正他人多,占優。

幾個保鏢頓時朝著門前走去,阮明才要行動,一眼瞥到成青揚還是剛剛那一付神態氣場,不慌不亂,彷彿這幾個保鏢出去不是要收拾他的人,而是要安撫他的人似的,才要動作的身體立刻就乖乖回到了原位,他倒要看看老大要怎麼處理這事,本來就是他們來無理取鬧的,可是能把無理取鬧做到現在這樣理所當然,連阮明也在心裡對成青揚刮目相看了,老大威武。

不過無理取鬧這樣的事情他們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從大廳到門前,只有七八米的距離,走過去不過是秒秒鐘的功夫。

很快的,那為首的保鏢的手就落在了玻璃大門上,彼時,成青揚手裏的茶又入喉了一杯,落下茶杯,他輕輕笑道:“陳叔會後悔的。”

“哼,你休想賴在我陳某人身上。”

“刷”,阮明只覺眼前一晃,隨即,與陳叔分明隔著三米左右的成青揚人已經到了陳叔的身邊,不等他的保鏢反應過來,他一把匕首已經架在了陳叔的脖子上了,“或者,是很久沒有嘗過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的感覺了,陳叔懷念了?”

“你……你個瘋子。”這從挾持了陳叔到說完一句話,整個時間算起來還不到半分鐘,陳叔的保鏢已經嚇傻了,但是現在,他們也不敢隨便輕舉妄動,因為陳叔就在成青揚的手上。

“果然是老了,一點也不好玩。”成青揚指尖彈了彈匕首的刀鋒,發出鋥鋥的響聲,震得陳叔的臉青一片白一片,多少年了,他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挾持,這個成青揚果然有些本事,動作快得他根本無法避開。

“你,你要怎麼樣?”

“簡單,兩百萬付了,然後許我在你的園子裏逛逛,也沾沾你這裡的好風水,爺自然就回去陪著老婆孩子了,對了,我女人兒子都在醫院,若是他們沒出什麼事最好,若是出了,那動我女人孩子的人我絕對滅了他的九族。”

月子中的靳雪悉還不能回T市,老媽也來了,說實話,他跟陳叔玩的這一出他不怕陳叔找上自己,但是很擔心找到自己的女人和孩子身上,至於母親他就不怕了,成絮瀲的手段比他弱不了多少,嗯,有老媽替他守著女人孩子,這其實挺不錯的,至少,不至於讓他在做事情的時候畏首畏尾,瞻前顧後。

“你……你……”陳叔的身子一直抖個不停,這幾年自從簡非凡‘從良’了走上商途,小城裏他一向都是橫著走的,何曾受過這樣的待遇。

“兩百萬難道不值一刀?不然,我就劃下去試試值不值?”

“別……別呀。”陳叔眯起了眼睛,沖著還在門前不敢行動的幾個保鏢道:“都回來吧,嗯,我和成先生再開玩笑而已,別動他的人。”說完這句,他小小聲的對成青揚道:“老弟,匕首是不是可以放下了?”他的一世英名只怕今天要盡毀在成青揚的手上了,此刻只想盡力挽回些顏面。

“對對,不過是玩笑罷了。”成青揚淡淡一笑,無理取鬧白白弄來兩百萬,他很知足,這個大早沒有白起,很值得,况且,一會兒去園子裏還能看到季唯衍,那個男人變成什麼樣子了,他此時更好奇呢。

“現金還是支票?”陳叔低聲問。

“現金吧,支票那玩意只要錢還沒到自己手裡,就總覺得不是自己的,陳叔你說對不對?”

“呵,是的,行,那我讓人拿現金給你。”

“謝啦。”成青揚依然還是緊挨著陳叔坐著,匕首早就從陳叔的脖子上移到了腰上,那鋒尖對著皮肉,只要陳叔稍有一個不慎,絕對真的成了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陳叔叫了人拿了現金出來,他這樣的好賭之人一下子拿出這麼多現金很正常,成青揚沖著阮明點了點頭,一直像是在看大片的阮明才反應過來,此時的大片已經輪到他出場了。

打開箱子,檢查,一箱子的現金真真的,半點也不摻假,檢查完,他沖著成青揚點了點頭。

成青揚便道:“既然陳叔這樣仗義的幫著手下解了圍,我成青揚也不是死纏著不放手的人,嗯,阮明你帶著他們先回車上吧,不必等我。”

“老大……”阮明一驚,傻了,成青揚這是要一個人呆在這陳叔的地盤上?這是多大的膽子呢,反正,若是他,半點也不敢。

感覺現在的陳叔一定是恨不得撕了成青揚的。

成青揚淡淡的點了點頭,“走吧。”那一付雲淡風清的樣子彷彿他留下來這裡,還要到人家的園子裏只是要賞賞花看看草而已。

什麼時候他家老大對花草樹木也有了感覺了。

不過,阮明還是乖乖的走了,門外的兩個死的雖然死了,可到底曾經是兄弟,要趕緊把人送到車上冷藏了,然後回去就準備後事。

做人,總要有始有終的,他只是有些不爽,從他進來陳叔的地盤到現在還沒有看到季唯衍,傳說中的季唯衍在哪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