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番外:染色合體(38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06:15
A+ A- 關燈 聽書

一分鐘。

兩分鐘。

幾分鐘過去了。

阮明很有耐心的摁了又摁,身後的成青揚很安靜,彷彿很喜歡這樣的等待似的。

半晌,阮明惱了,狠狠一拳砸在門鈴上,“再不開門,老子直接把門砸了。”

門鈴這才有反應了,“哪位?”女傭的聲音,阮明看過去,這還打著哈欠呢,由此可見陳叔這地兒是習慣了早晨從中午開始的,不,應該是從下午開始,剛剛,佑大的一幢別墅裏居然沒人理會一直被摁響的門鈴。

“我找老陳頭,快開門,否則,直接砸了進去。”

“先生貴姓?”對於他的囂張話語,女傭略略有些緊張,卻並不見慌亂,只按規矩辦事。

“老子阮明,快點把老陳頭給我叫起來。”

他一口一個老陳頭,語氣中絲毫沒有把陳叔放在眼裡,女傭卻沒什麼反應,顯然已經司空見慣,只淡淡的道:“我家主人正在休息,他說過了,下午三點以前,概不見客,所以,先生請吧。”說完,女傭直接就掛斷了。

阮明愣了足有三秒鐘,才慢吞吞的轉身,攤了攤手,“老大,怎麼辦?”人家這顯然是經常遇到他這種來搗亂的,根本不理會他,一付任他愛咋地就咋地的意思。

人呢,不管你多能打,但是只能打在沒反應的棉花團上,那最後崩潰的只能是你而不是棉花團。

成青揚眸色加深,這種無理取鬧的事情他還是第一次本尊直接參與。

可想到季唯衍,便也只能硬著頭皮做了。

“去買個喇叭。”

阮明一樂,“老大,高,你真高明。”轉身樂顛顛就去買喇叭了,他摁門鈴對方可以不理會,他在這裡大喊大鬧對方也有可能聽不見,但是若拿著喇叭對著別墅大嚷大叫,老陳頭再想舒服的睡,只怕比登天都難了。

眼看著阮明就用走的去了,成青揚一皺眉頭,直接叫住了他,“開我的車去,不然,你天黑也回不來。”

阮明撓撓頭,“再慢也不用天黑吧,不過讓我開老大的車,我樂意,聽說你昨天讓季唯衍的女人喻色開你的車了?”這樣問著的時候,阮明還是有幾分不相信的,老大愛車,除了他自己或者江君越那厮,其它人要開他的車太難了。

“膠帶還有呢,要不要派上用場?”

阮明立刻就走,老大這表情像是要砍了他似的,不就是為了媳婦才把車給喻色開嗎,他就坦白一下能怎麼著?

成青揚慵懶的斜倚在中型客車的車身上,不著不急,彷彿他今天來只為了欣賞面前的這幢建築,與其它無關似的。

半個小時,他便維持著同一個姿勢,別墅裏安安靜靜,他更是安安靜靜。

半個小時,阮明回來了,等他一跳下車來,成青揚就道:“拿著喇叭給我罵。”

“就罵老陳頭嗎?”這事他樂意,這幾天在這座小城裏聽多了關於老陳頭的事情,對這個死老頭子他是一點也不待見,好賭之餘還好色,聽說專門玩雛兒,越小的雛兒他越喜歡,據說有個十二歲的小姑娘被他折磨的跳樓自殺了。

“對。”

“好咧,爺開始啦。”

喇叭聲調到了最大,阮明自己都覺得震耳朵,可是只要一想到別墅裏那個臭老頭被吵起來再也睡不著的跳起來的樣子,他就暗爽。

不知道是多少分貝的喇叭聲,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一公里範圍內都能聽得見喇叭的聲音。

五分鐘後,別墅裏終於有了動靜。

裡面的那道門開了。

幾個保鏢樣的男人闊步朝著大門走來。

“你是誰?”隔著鐵門漫不經心的看著成青揚,顯然,一眼就認出外面這搗亂的人中他是頭。

是的,成青揚便只是往那車身上一靠,即便是什麼也不說,他周身都縈繞著一股說不出的强大氣場。

“成青揚,麻煩轉告陳先生,我要見他,立刻馬上。”霸道的說完,人就轉向中型客車,“把人扛下來,今個陳先生若是不給我一個說法,我成青揚便不走了。”

“成青揚?”為首的保鏢若有所思,然後猛的一拍大腿,“原來是青幫的陳先生,您大概是不知陳叔的規矩吧,他白天從不見客的。”

“那是他的規矩,不是我的,開門,告訴他我來了。”

中型客車裏,兩個手下一人扛著一個死的跳了下來,好在死的都用白布包上了,否則看著絕對的驚悚,“你們這是?”

“我這兩個兄弟被貴幫的人打死了,我今天來,就是要給我成青揚的兄弟討個說法,討不到,便不會離開。”

“就憑你們幾個?”陳叔的保鏢質疑了。

“對,就憑我們幾個。”可是成青揚卻是半點都不驚亂,“我們四個足够了,若不是要扛人過來給你們看著,只要兩個人就可以了,這多來了兩位,還請好茶好點心的招待,嗯,把大門打開。”

“不行。”

成青揚眯了眯眼,“為什麼不行?”

“來者是客,不過,成先生四個可以進來,至於那兩個,還是免了吧。”帶著死人入家的宅子,那會壞了人家的風水的。

對於青幫的顯赫之名,道上混的人幾乎無人不知,而且今個是成青揚親自出山,出來相迎的人也不敢怠慢。

“阮明,繼續。”成青揚半個字都沒回應,彷彿沒聽見剛剛那保鏢的話語似的,吩咐阮明繼續使用喇叭,“花錢才買的,總也要物盡其用,不然浪費了。”

“你……”他低沉又仿似愉悅的聲音,讓那幾個保鏢中為首的一個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可阮明已經扯開了嗓子震天般的喊起來了,見勸不住,他只好道:“陳叔在休息,你們這樣分明就是來搗亂的。”

“對,老子就是來搗亂的,再不開門放我們進去,就把全城的人都喊過來。”別墅比特處僻靜的地段,但是再僻靜也扛不住那大喇叭的聲音,很快的,走過的,路過的,還有住在這附近的,很多人就圍觀了過來。

場面一時壯觀了起來。

眼見再不想辦法封锁,圍著的人就越來越多了,幾個保鏢在大門裏商量了一下,然後,一個就轉身跑回了別墅,大概是去請訓示陳叔去了。

成青揚也不急,依然由著阮明大罵,男人這種生物,常常就圖個過癮,這大概是阮明第一次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罵一個大咖,反正有什麼事都有成青揚給頂著,他怕什麼,於是,越罵越起勁。

幾分鐘後,那才跑回去的保鏢就轉了回來,與為首的那個說了幾句什麼,那為首的保鏢就點了點頭打開了大門,“成先生請進。”

成青揚手一揮,阮明立刻放下了喇叭,笑嘻嘻的調侃道:“早知現在,何必剛剛,瞧瞧,被這麼多人圍觀了,真是不值得。”

看他搖頭歎息的樣子,那幾個保鏢的臉色已經變了,只是沒理會他,“請吧。”

四個人外加兩個白布裹著的死的,就這樣大搖大擺的進了龍潭虎穴一樣的地方。

阮明時不時的拿眼尾掃成青揚,可是成青揚面色平靜,不見半點波瀾,好吧,老大都不怕,那他要是怕了就是孬種了。

但是,到了客廳的玻璃門前,扛著死人的兩個還是被攔下了,“成先生,他們在這裡等著就好了吧。”

成青揚微微笑,“可以。”陳叔能讓到這個份上,已經可見對於他的到來是有些畏懼的。

客廳的大門開。

一眼掃過去,阮明覺得自己真是開了眼界,他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把客廳佈置上賭場的。

果然,賭是陳叔的擺在第一位的大愛。

“成先生阮先生請坐,陳叔就快要下來了。”

“不急,人都有起床氣,再加上他老胳膊老腿的,慢點可以理解,我們不急,閑著也是閑著,一邊品茶一邊聊天也挺爽的。”

這話說的淡幽幽的,把幾個保鏢氣得恨不得把成青揚的嘴給剜了,可是,看著他周身所散發出來的那一股子强大氣場,愣是不敢有任何行動。

青幫的人惹不起。

青幫的老大就更加惹不起了。

他既然只帶了三個人來,以他的身份就一定是另有部署,所以,不管人多少,都不能掉以輕心。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所以,幾個保鏢雖然個個都氣得不輕,卻沒有一個敢多言。

成青揚眸光依然幽冷,彷彿淬了冰一樣,只是被他那麼一掃,就會讓人從脚底開始生起一股冷徹骨髓般的寒意。

“死老頭什麼時候下來?要是今個不給我兩個兄弟一個說法,老子今天就挑了這地兒。”阮明似乎是對於之前在大門外的叫駡還覺得意猶未盡,此時依然還想過癮,死老頭叫得順口極了。

成青揚也不封锁,由著他過癮,驀的,視線在掠過門外自己的另兩個手下時,客廳外的園子裏一道身影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只是一道背影,卻是那樣的熟悉。

快七年了。

雖然只是這樣遠遠的一瞥,可他的心卻翻起了濤天巨浪。

是季唯衍,一定是季唯衍。

“成老弟,你來了呀。”就在這時,樓梯上響起了雜踏的腳步聲,陳叔被兩個保鏢貼身護著一步一步朝著樓下走來,眼底眸中,倒是親絡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