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番外:染色合體(38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05:21
A+ A- 關燈 聽書

成青揚緊握著靳雪悉的手,然後將成沐泰的小手也從抱被裡扒了出來,在靳雪悉迷糊的眼神中將小小的手先是放在靳雪悉的手中,然後再合在一起放在他的大手中,“我,你,還有沐泰。”三個人,代表著一個家。

“青揚,你……”看著眼前被男人强行握在一起的三隻手,大中小三個等級,可是看著卻是那麼的好看。

“坐月子哭了會影響奶水的,難道你想沐泰一直喝奶粉?”成青揚指尖輕拭著靳雪悉眼角的淚珠。

靳雪悉推開他的手,再擦了擦眼淚,小嘴又撅了起來,“可我還沒有原諒你呢。”

“你要怎麼才肯原諒我?你說了,我就去做。”他輕聲語,黝黑的眸子靜靜的望著她,女人的臉色蒼白,卻依然掩不去她帶給男人的那種驚豔的柔美。

靳雪悉一直都是漂亮的,從他第一眼認識她的時候就是美麗的。

只是那時,他的眼裡只有一個江君越。

花兒一樣的女孩,十八歲時就跟了他。

靳雪悉又揉了揉淚眼婆娑的眼睛,想了又想,才道:“罰你天天給孩子換紙尿褲。”

“成。”

“罰你天天給我煮飯。”

“這個也成,不過,我煮的沒營養,我擔心你吃了會沒奶水,到時候你不吃我就白煮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可以自己吃。”

成青揚哭笑不得,女人不講理起來是不是都這樣胡攪蠻纏呢?

可偏偏,看著這樣的靳雪悉他只覺她很可愛。

再回想自己最近被她拒之門外的可憐相,他鄭重的點了點頭,“可以。”

靳雪悉漂亮的大眼睛定定的看著他,似乎在極力的想著罰他的事情,可是,這個很難想呢,她以前從來也沒有罰過人,驀的,她一下子想起來了,“我月子的時候,我怎麼做,你怎麼做。”

“嗯?”成青揚一下子沒明白過來。

“我不能天天洗頭髮的,我不洗你也不能洗,我也不能天天洗澡,那你就也不能天天洗。”

“呃……”讓他幾天洗一次澡,這可能嗎?

“你答應不答應?”她去掐他的手背,可才要動手,才赫然發現他手指上的傷,深深的一排牙印,帶著紅鮮鮮的顏色,“這怎麼回事?”

成青揚淡淡的瞥了一眼自己的手指,“沒事。”

“誰咬的?”那樣的牙印,一看就是被人咬的,靳雪悉一時之間想不出能有什麼人敢咬成青揚了,大概也就只有大佬才敢吧,可是,大佬會做這樣的小兒科的咬人的事情?

成青揚雲淡風輕的摁下了她的手,“你來這裡,是不是因為季唯衍也在這裡?”

“他……他……他也在這座城裡?”

“喻色是他的家後。”

靳雪悉睜大了眼睛,喻色一到了她那裡就趕上她要生產,她還真的不知道喻色原來是季唯衍的家後,“季唯衍還活著?”

“嗯。”

靳雪悉的眼睛亮了,“他還真是命大,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嗯,喻色姐姐有福了。”

“可是,他現在突然間消失不見了。”這,好象算不上是福氣。

“你跟我說這些……”

“去找他的時候遇到個瘋……遇到個人咬了我,所以就傷了。”他的女人才不是瘋子,所以,他及時的收了口,淡淡說過,彷彿不過是一件小意外小插曲,他不想讓靳雪悉知道是她咬的,其實咬得很深,只怕要有幾天才能癒合了。

這幾天,他的傷口也不能碰水。

“好吧,看在你受傷的份上,在你傷口癒合之前允許你不用煮飯。”靳雪悉小嘴嘟著,一付女王在施恩的小模樣。

成青揚微微一笑,“遵命,老婆大人。”

“誰是你老婆了?”

“你是。”他握著她的手,緊緊的,不容許她有半點置疑。

“大男人主義。”

“很多年的習慣了,我儘量改。”

靳雪悉的眼睛再度睜大,她也不過是說說罷了,她是不是犯踐呢,她其實竟是喜歡他這樣的霸道,“你的車是不是髒了?”想到自己在他的車上產下沐泰,她的小臉微紅。

“沒。”

“肯定髒了。”回想她生孩子時他為她接生時的畫面,她雖然已經記不清所有了,可是有些還是知道的,那樣的姿勢簡直是羞人的,可他全然不在乎,居然親手為他接生了,或者,就是因為這個,她此刻才會心軟的原諒他吧。

“你的,都不髒。”

好吧,他居然會甜言蜜語了,她聽著就是一個甜蜜,懶懶的靠著靠枕,肚子突然間咕咕叫了起來,成青揚這才想起他進來病房的任務,“趙媽去買了粥來,你今晚隨便吃些,明天喻色會送飯過來,你的伙食,她全包了。”這樣,他也才放心些,外人做的,總不如自己人親自做的更營養,他這是要欠著季唯衍老婆一個人情了。

“喻姐姐人真好,也只有她這樣的才配得上季唯衍,青揚,這次多虧有喻姐姐,不然我生產不會這樣順利的,再者,既便不看喻姐姐的面子,就是季唯衍這個人,你也一定要幫忙的。”

“知道啦。”江君越親自打電話給他了,他又如何能不幫這個忙呢,而且,老婆也在這座城市裏,他不過是捎帶的做一件事情罷了,不過,說什麼也不能讓靳雪悉知道這是江君越要求他做的,不然,不知又要生出多少枝節來。

他和她之間,好不容易才走出了江君越的那道坎。

拿過了粥,他笨拙的就要喂她,靳雪悉直接搶了過去,“我自己來就好。”她是正常生的孩子,剛剛喻色告訴她就是縫了幾針,其它的就沒有什麼了,所以,她完全可以自理的。

只是,下麵會疼些而已,但是,都在可以忍受的範圍之內。

瘦肉粥,稠稠的,很好吃。

她吃,成青揚就在一旁看著,一忽看看她,一忽看看成沐泰,只是幾個小時而已,他就陞級做父親了,那種感覺真的無法言喻,很舒服的感覺。

滿滿的一大盒,靳雪悉全都吃光光了,孩子要奶水,她不吃東西就沒有奶水的,所以,她現在的任務就是吃吃吃。

而為了沐泰,即便是自己胖了她也不在乎。

病房的門響了,輕輕的聲音像是怕打擾到他們兩個的二人世界似的,卻,又不得不打擾。

“進來。”成青揚低沉的聲音響過,趙媽便推了門走了進來,先是不放心的掃過兩個大人,見房間裏沒有什麼不和諧的氣息,她才長出了一口氣,兩個人這是和好了嗎?

可她也不敢問。

“先生,家後,我買了雞蛋,一會兒我蒸雞蛋羹,再煮幾個雞蛋給家後做亱宵,對了,先生晚飯都沒吃呢,要不要我去外面買,還是就多煮幾個雞蛋?”

靳雪悉看看時間,已經快淩晨了,“青揚,你還沒吃晚飯?”她昏睡過去的那個時間點正是晚飯的時間,他明明可以吃的,可卻一直沒吃……

“呵,不餓。”他習慣了,她不在的時候,他總是饑一餐飽一餐,這些年都是這樣,下麵的人既便是給他端來了飯菜,可他若是不吃,他們也是沒辦法的。

“成青揚,我讓你吃,你就得吃。”不知道是不是生孩子折騰的太厲害的原因,靳雪悉的脾氣不好了起來,對著他低吼著。

以前,她很少這樣對他發脾氣的,喊完,靳雪悉才發現時間和地點有些不對,畢竟這裡多了一個趙媽,她居然在外人的面前給他臉色看了,可當她驚覺自己的口氣不對的時候,男人卻淡淡笑開,“好,你讓我吃,我就吃,趙媽,不必去外面買了,一會兒你給雪悉煮什麼就給我也煮一份,煮雙份。”

“好的,先生。”

乾淨的病房一家三口在一起,很安謐很祥和,那是靳雪悉在生產之前想也想不到的事情,趙媽蒸的雞蛋羹好了,果然是兩份,兩大碗,一一的擺在她面前的小餐桌上,她推了推成青揚,指著一碗雞蛋羹,“你的,要吃完。”

“好。”他拿起勺子吃著,可只吃了一口眉頭就皺了起來。

“不好吃?”靳雪悉放下了勺子,迷糊的問他,她的她覺得很好吃呢,反正,只要看著沐泰,她吃什麼都是香香的。

“不會。”

“哎呀,我兩碗裏放得鹽都一樣多,是不是淡了?”趙媽擦著手,這個時候才想起來。

“不淡,挺好的。”靳雪悉能吃,他就也能吃,只是,他從前從來也沒吃這樣女人味的東西,感覺怪怪的。

“成青揚,你乾脆就跟我一起坐月子好了,嗯嗯,就這樣定了,我吃什麼你吃什麼。”看在他手傷了的份上,她沒讓他自己煮已經是格外開恩了。

可,他只吃了幾口,手機就響了。

看了一眼因為手機鈴聲而蠕動了一下的成沐泰,成青揚急忙摁斷,然後把手機調成靜音。

“誰的電話?是不是有季唯衍的消息了,藍姐姐知道季唯衍還活著的時候,是不是很開心?”看著他體貼的把手機改成靜音,男人因為孩子的降生也學會了細心,靳雪悉的臉上現出了甜甜的笑容。

原來,她竟是這樣容易滿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