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番外:染色合體(38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03:39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謝謝你幫我。”靳雪悉是在三個多小時後醒過來的,醫院裏最好的VIP病房,她的身側就是一個小小的人兒。

初生的嬰兒乖乖的睡著,小模樣有點象靳雪悉有點象成青揚,倒是集中了兩個人的優點,靳雪悉指尖輕落在小東西的小臉上,愛不釋手著,從她醒過來,就一直這樣不停的撫摸著小東西嬌嫩的皮膚,她愛極了這個孩子。

“舉手之勞,謝謝就免了,我和景伊是朋友,既然你和景伊也是好朋友,那我們以後也做好朋友吧。”說起好朋友,她想到了孟小凡,這大過年的小凡終是回來了小城,可她之前在T市,也便沒有約小凡見面,這回來了,也要抽個時間與小凡見個面,可是季唯衍……

想想,又是心痛。

“那當然了,對了,你幫我參謀一下我兒子的名字,我早先就起了三個,可一直决定不下來用哪一個才好。”

“呵,這個我可不在行,只能瞎參謀。”

“沒關係,你聽著哪個順耳告訴我就好了。”

“那你說吧。”

“靳沐景,靳沐許,靳沐泰。”輕聲念過三個名字,還沒生的時候她就在給孩子起名字了,男孩的女孩的都起了三個,不過如今也只能用男孩的了。

“呃,怎麼中間都帶了一個沐字?是你們靳家的家譜中這一輩的中間要取這個字吧。”

“不是,我喜歡這個字。”她從小就無父無母,哪裡有什麼家譜呢,不過是喜歡罷了,便順從了自己的心。

“我比較喜歡沐泰,不過……”

“不過什麼?”見喻色遲疑了一下,靳雪悉手指頓在小人的小臉上,看向了她。

“你真的不讓孩子姓成?那他……”

“喻色,我不想這個時候提起他,以後在我面前也不要再提那個人了,否則……”否則什麼朋友就也不必做了,不過這後面一句是喻色自行腦補的,看來,靳雪悉還真是被成青揚傷得不輕了。

身體傷了可以醫治,可是心傷了,卻是連醫生也沒有辦法的。

喻色想起成青揚手指上的傷,想說什麼,終究是什麼也沒有說出來,“那你先休息吧,我明天再過來看你。”家裡還有三個小的,季唯衍如今又人影不見的,她真的沒心思繼續留在這醫院了,靳雪悉母子平安的生了就好。

“好,喻色,記得明天帶小朋友過來呀,也要與我家沐泰成為好朋友呢,將來,他們要互相扶持的。”

“好。”喻色起身,便悄悄走了出去,病房裏此時就需要安靜,尤其是那個小東西,受不得半點的嘈雜,不然,絕對睡不好。

“喻色,她怎麼樣?”身後的門還沒關嚴實,在外面不知坐了多久的成青揚就迎了上來,眸光落在了她身後的門上,“她還是不想見我嗎?”

喻色看著他沒有做過任何措施的手指,搖了搖頭,“你自己怎麼惹她不開心了,那便怎麼還了她吧。”

“我……”成青揚滿臉黑線,一張臉上寫著欲言又止。

喻色才要越過他離開,突然想起小東西的名字,便又道:“她給孩子取了名字,叫靳沐泰。”說著時,故意的加重了那個“靳”字的音量,起名字用的是靳雪悉的姓而不是他的姓,那所代表的意義就不言而喻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哦。”成青揚的臉色果然更黑了。

從醫院出來,喻色打了的士便回家了。

她如今,只想快點回去,雖然一直都沒有季唯衍的任何消息傳來,可她總有一個感覺,她與他,只有她在別墅裏才能感覺到離他近些。

“喻小姐,你要回去了?”趙媽拎著才買回來的米粥迎住了喻色。

“嗯,你好好照顧她,明天我會讓傭人做一些下奶水的食物送過來。”

“好的,家後她可有醒過來了?”

“醒了,還給孩子起了名字,叫靳沐泰。”

“靳……”一字念完,趙媽便收了口,看著渾身上下都不對勁的成青揚,搖了搖頭。

“我拿進去吧。”成青揚根本不理會趙媽那可憐他的眼神,大手接過她手中的食盒轉身便進了病房。

“先生……”

“讓他進去吧,有些心病總要心藥醫的,越是拖得久越不得治。”依她的感覺,靳雪悉對成青揚也不是沒有感覺,不然,怎麼會生下他的孩子呢。

“趙媽,沖些奶粉吧,沐泰醒了。”靳雪悉正低著頭看著才醒過來的兒子,雖然喜歡女孩,可是兒子也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這從醒來就盯著看,此時,已經看得順眼了,也越看越是喜歡,這就是當媽的與孩子間天生的骨血關係吧。

成青揚默無聲息的將食盒放在一旁的小桌上,便悄然沖起了奶粉。

他是第一次沖奶粉,雖然不會,可之前靳雪悉沒有醒過來的時候他看著趙媽沖過,也便有樣學樣的沖起來,只是動作就沒那麼熟練罷了。

這樣的活計,他以前還真是從來都沒有做過。

不過沒關係,什麼都從此刻開始學起。

沐泰,他喜歡這個名字,不過姓氏嗎,就由不得靳雪悉了,他的兒子自然是跟著他的姓。

成沐泰,叫起來也挺順耳的,他和她,一個取名一個取姓,這樣,很公平。

奶粉沖好了,他學著趙媽的樣子把奶粉滴在了手背上試了試溫度,不冷不熱,剛剛好。

拿著奶瓶,成青揚便蹲在了床前,一雙黑眸靜靜的看著醒了的小東西,孩子是他親自接生生下來的,在現在這樣的社會裏,他這樣的絕對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奶瓶的嘴一觸到小東西的小嘴,就被穩穩的叼進去了。

那是嬰孩天生的本能的反應,“果然是餓了。”他輕輕低喃,看著孩子的目光全都是慈愛,或者從前他與靳雪悉之間的感覺還是很微妙的,可是從沐泰出生的那一刻開始,他們兩個人之間就多了一份聯系的紐帶。

這孩子,他很喜歡。

他甚至在想等沐泰長大了就把青幫交給這個兒子,他的兒子,一定是人中龍鳳。

“怎麼是你?”手裡的奶瓶一下子被搶走,靳雪悉不可思議的看著這才進來又為沐泰沖了奶粉的男人,她一直以為是趙媽呢。

“嘶……”她這一搶,奶瓶剛好從他手指上的傷劃過,條件反射的,他冷嘶了一聲,不過也就一聲,便打住了,心底裏暗罵自己沒用,不過是被咬了一口罷了,何時他竟是這樣奈不住疼了,“雪悉,之前的事是我不好,可是,你能不能……”

“不能,沐泰與你沒關係。”彷彿知道他接下來要說什麼似的,靳雪悉直接趕人,“這裡不需要你的存在,你可以走了。”

“雪悉,你還說不需要我?你生孩子的時候若不是……”

“嘭”,悶悶的一拳捶在成青揚的肩膀上,靳雪悉像是使了很大的力氣,可是才生產完的她又能有多少力氣呢,不過是軟綿綿的撓癢癢一樣的一拳罷了,成青場根本沒感覺,卻還是又“嘶”了一聲,彷彿極疼似的。

“你……”靳雪悉的目光從成青揚的臉開始往下,一寸一寸的掃視著他,“你受傷了?”他從來不怕傷的,想起那一次她用三棱軍刺傷了他,縫合的時候連麻藥都沒打,可也沒見他吭一聲,此時居然連連低哼了兩聲,可見他這傷受的一定不輕,“傷了哪裡了?”

成青揚正不知要如何回來,一旁的小東西“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也給他解了圍,小東西剛剛正吃奶粉吃得歡實著呢,突然間被靳雪悉給搶了過去,沒的吃了,自然就哭了,這也是他現在唯一能抗議的管道了。

“給孩子吃吧,你再番對我不滿,可孩子總是無辜的,就算是你再氣我再怨我,那這孩子也是我接生的,難不成你還不想讓我接生再把他送回你肚子裏去?”

靳雪悉被他的話逗得“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那也要能送回去才行。”

“你知道就好。”他一手極自然的輕握住她的手,一手慢慢拿下她手裡的奶瓶重新又喂起了成沐泰,小東西有的吃了,立刻就乖了,全神貫注的對付著奶瓶裏的奶粉。

可男人的手還握著靳雪悉的,也是這個時候她才覺的手上燙燙的,“你放手。”

“不放。”他溫溫淡淡的看著她,“孩子都給我生了,雪悉,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他強勢的向她宣告,卻又哪裡還有溫柔在了。

靳雪悉就惱了,她還在與他生著氣,可他這樣子又哪有半點道歉的意思呢。

“成青揚,我都說了,孩子是我的,與你無關。”靳雪悉恨恨的瞪著他,堅持了這樣久,怎麼也不想在這一刻破了功。

“怎麼會無關呢,沐泰身體裏流著我的血,瞧,他一半象你一半象我,你還要怎麼說他與我無關。”

“你……你……你無賴。”靳雪悉低吼,小手也在奮力的要從他的手裡掙脫出來,她怎麼也想不明白,她和他,怎麼現在又在一個房間裏了?

而且,手與手還是握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