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番外:染色合體(38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01:36
A+ A- 關燈 聽書

“振東,到底怎麼回事?”客廳裏,喻色疲憊的靠在沙發墊子上,又回到這個家裡了,可是季唯衍卻不在,她如何能不擔心呢。

“昨天是大年三十,不然往常,我每天都是跟著季唯衍去會所的,昨天他說這大過年的,就讓我留在家裡陪著唯雪,再照顧一下家裡的老老小小,所以,我就沒有陪他一起過去。”薛振東聲音略略沉重的解釋著。

“是他不讓你跟過去的?”喻色又問,想起昨天早上季唯衍打給她的那通電話,心裡越發的不安了。

“是。”

“沒想到你只一晚沒有跟過去,他就不見了,陳叔呢?”季唯衍若不見,不止是她這一家子著急,估計嗜賭如命的陳叔更著急。

“陳叔也再到處找唯衍,他都要把小城翻過來了,可,怎麼也找不到,依他的能力都找不到,我覺得這事情很蹊蹺。”

“嗯,是有點意思。”一直坐在一旁不說話的成青揚手指點在沙發扶手上,若有所思。

“成哥有什麼想法嗎?”

“陳叔他找他的,我們找我們的,嗯,就這樣,分頭行動,先找人,其它的事情再後議,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成青揚說著就站了起來,高大的身形便移向了客廳大門。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是江君越的人,喻色只知道他與江君越素來交好,既然是這樣,這眼下已經到了吃飯的點,她怎麼也要替藍景伊盡一盡這地主之宜,“成哥,不如留下來吃完晚飯再走吧。”

成青揚低頭看了一眼手機,輕輕笑道:“不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那好吧,成先生隨意。”喻色望著成青揚的背影,他這個人與江君越其它的那一干朋友倒是有些區別,與紈絝這個詞沾不上邊,倒是很有點黑道老大的味道,看起來沉穩內斂,頗有風骨。

然,成青揚還沒有走出去,他手裡的手機就突兀了響了起來,也打破了這客廳裏短暫的寧靜,也讓大家才從他身上移開的視線轉而又下意識的落在了他的身上,只見成青揚先是瞄了一眼來電顯示,隨即接起,聲調溫淡的道:“趙媽,怎麼了?”

“成先生,太……家後肚子疼,你快……快過來吧。”

成青揚的臉色頓時變了,見紅的事情他見得多了,可是這女人肚子疼,這可是他經歷的第二遭,那第一遭還是靳雪悉流產的那一次,每每想起他都心有餘悸,這麼幾年了,她這一胎懷得極為不容易,這預產期明明還有半個月呢,“雪悉呢?她能接電話嗎?讓我聽聽她的聲音。”

“成先生,你知道的……”趙媽遲疑了。

“她還是不肯接,是不是?”成青揚低低沉沉的聲音,帶著些許的無奈與焦慮。

“成先生……”

“好了,我馬上過去。”

“可是家後不許你……”

“她都要生了,這樣的時候還有力氣擋在門前不許我進去?給我留著門,我馬上過去。”低吼的聲音,帶著急切,帶著期待,那是期待新生命降臨的一種希望之益,他以為他這輩子都不會當父親了,可是現在,這個可能馬上就要實現了。

“成先生,你家後要生了嗎?”喻色聽得明白,想到成青揚是江君越的朋友,再聽到成青揚說他家後要生了,她便不由得擔心起來,“不如,讓我也過去看看吧,畢竟,我生過孩子。”

“對對,我嫂子生過三個呢,瞧瞧,還是三胞胎,七月生都活得這樣健康,我嫂子是一個有福之人,成先生讓我嫂子跟過去給你出出主意總沒錯的。”季唯雪搓著手,其實她也恨不得過去,她更喜歡小孩子,可是她這身子……

搖了搖頭,終是不敢有這個想法了,她這幾天身子很虛弱,多走幾步路都累得不行,這能說說話,她已經很知足了。

成青揚脚步一頓,想到靳雪悉到現在也不願意看他一眼,甚至不許他進她的門,但若是有個女人從中幫襯著說些什麼,似乎比透過傭人說話更好些,轉頭,他對喻色微微笑道:“那就麻煩季家後了,傭人打過來電話說雪悉肚子疼,要趕快送醫院了,我們馬上過去。”

“好。”喻色也來不及換衣服了,隨著成青揚就要去他家後靳雪悉那裡,季唯衍的事情她急也沒用,必須從長計議。

園子外,成青揚超眩的悍馬個頭有些大,喻色還從來沒有看過這樣龐大的車,才要坐到副駕上,成青揚就叫住了她,“季家後,這車,你能開吧?”

“能。”車這玩意,都差不多的,給了油門,轉轉方向盤就OK了,只是這只車身又高又長,開起來一定特別的帶勁。

“那你來開車,我要在車上打幾個緊急電話。”成青揚吩咐完,已經坐進了副駕,喻色便也不会的就跳上了駕駛座,第一次開這樣的車,她有點不得要領,不過很快就開得很好了,車身高,坐著也舒服。

副駕上,成青揚正打著電話,一個接一個,有安排人去找季唯衍的下落的,有交待幫裏的事情的,而最多的,就是找醫生,只是他女人生個孩子而已,他居然一連串的打了七八個電話,找的全都是醫生,他把小城裏最好的婦產科的醫生全都叫去了醫院,半個小時必須全部到位,囑咐了又囑咐,這才掛斷電話,而喻色已經按照他上車時的訓示把車子開到了小城的郊區,一座小小的出租樓下。

到了這裡,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與季唯衍初初相識的時候住的就是這樣的出租屋。

只是位置不同罷了。

可是現在看這個地方,似乎與開著悍馬的成青揚極為的不相匹配,皺了皺眉頭,有些沒想到成青揚能開悍馬,卻讓自己的女人住這樣偏僻簡陋的地方,這男人也太過份了。

女人心就是這樣的,她忍不住的就在心底裏腹誹起了成青揚,這也太說不過去了。

可,今天到底是她第一次見到成青揚,而找季唯衍的事情還要仰仗這個人的相幫,所以,她便忍了,不過,雖然沒有訓斥成青揚,但是眼底眉梢間對他的不贊同卻一點都沒忍著,全都寫在一張小臉上。

車子穩穩的停住,她已經開得很順手了,果然好車就是好車。

“幾樓?”下了車,也不回頭,喻色沒好氣的問著成青揚。

“一樓。”

“一樓?”喻色倏然轉身,“姓成的,你不知道我們這裡是海邊小城嗎?守著海,一樓很潮濕的,還有這個地方,你怎麼就捨得……”喻色說得咬牙切齒了,他一個男人怎麼就捨得還懷着他孩子的女人住在這樣的地方呢,即便是不喜歡這女人,那怎麼也要等這女人為他生了孩子,再把孩子搶走,然後他在一脚踹開女人吧。

成青揚的腦子裏現在有的全都是對靳雪悉的擔心,一點也不知道喻色此時心中所想,焦慮的就往前面走去,一邊走一邊道:“一會進去了,你小心說話。”他其實是想讓喻色勸勸靳雪悉的,可這馬上就要進去了,一時之間他也沒辦法與喻色說清楚他和靳雪悉的關係,况且,都說家醜不可外揚,他和雪悉的事情他也無從開口。

“小心說話?成青揚,有你這麼對老婆的嗎?居然讓她住這樣的破地方,你這也太摳門了吧,好歹這女人懷的是你的孩子,她是不是懷的是女孩?所以喜歡兒子的你就不待見他了?既然這樣,她生孩子就生孩子唄,你還巴巴的跑來這樣的地方看她,你是不是有點……”

正要推門的手倏然停住,成青揚轉身,“喻色,你說什麼?”這次,他沒有客氣的叫什麼季家後了,而是直呼其名,顯見的,對於喻色剛剛的話語很不滿意。

也許是女人最懂女人的難,再加上喻色對成青揚並不瞭解,還以為對女人他是來者不拒有很多女人呢,而這個要為他生產的女人不過是他眾多女人中的不幸一個,所以,便冷冷的道:“你要孩子,至少也要等她生完了再把她趕出家門吧。”

成青揚頓時笑了,推門的手也垂了下來,“你以為是我把她趕來這樣的地方的?”他是有多無辜呢,他給靳雪悉準備了一套山水別墅,周遭要山有山要水有水,風景好空氣好,距離商圈也特別的近,開車只要幾分鐘就可以了,可是,靳雪悉不肯住進去他有什麼辦法呢?而且,還跑來了這麼偏遠的小城,現在想想,若不是靳雪悉來了這裡,他也不會來這樣的小地方的,或者,江君越也找不上他幫忙季唯衍吧。

“難道不是嗎?”

“趙媽,的士還沒有叫過來嗎?我……我肚子很疼。”低低的女聲透過虛掩的房門傳出來,喻色才發現這個時候可不是與成青揚討論他和她女人之間劇情的時候,趕緊的把靳雪悉送去醫院才是正事。

喻色推門就走了進去,“成家後,車來了,來,我扶你上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