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番外:染色合體(38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00:39
A+ A- 關燈 聽書

一個多小時的飛機,喻色就一種感覺。

度秒如年。

回想上一次來T市,來的時候她和季唯衍同坐在頭等艙,那時雖然有阮菲菲同行,可是,他是在她身邊的,他的心裡還是有她的。

算起來也沒有過多久,如今,他們雖然兩心相悅,可是他又一次的出事了。

飛機上的電影,雜誌,喻色什麼都看不進去。

曉美睡得很香,她卻半點睡意都沒有。

一晚上做惡夢的她根本沒得到什麼休息,渾渾噩噩的恨不得飛機立刻抵達目的地。

飛機還沒停穩,喻色已經叫醒了曉美拎好了行李,只等飛機停下就第一個沖出機艙。

第一次這樣迫切的想要回到小城。

步下舷梯,看著熟悉的都市,喻色就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走的時候還有季唯衍送她,可是回來的時候,他卻不知道去了哪裡。

“媽咪,小姑夫在那邊。”出口處,曉美一眼就發現了薛振東,喻色也看到了,牽著曉美的小手往那邊走去,卻見薛振東的身旁還有一個陌生的男子。

男子目測一八五左右的身高,挺拔如松的與薛振東站在一起,兩個人,薛振東瘦些,男人更精壯些,只往那一站,渾身都透著一股子濃烈的男人味。

粗獷,卻不失陽剛。

到了,她停在兩人的面前,“你是……”

“成青揚,我是君越的朋友。”

喻色恍然,沒想到江君越速度這樣快,他的朋友已經到位了。

不過,成青揚這個名字於她卻是陌生的,但是,成青揚叫起君越時的親絡就證明他和江君越關係匪淺。

三個人邊走邊說著,很快就上了車,“季家後,請問出事前季先生有給你打過電話嗎?”

“昨天一早,他應該是從會所裏回到了家就打給我的。”喻色摸出了手機找到了那通電話的來電時間,遞到了成青揚的面前,“哦,就是這個點。”

“他有沒有說些什麼?”這次,換薛振東問她了。

喻色想起了季唯衍向她索要的那個飛吻,臉有些紅,“說得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不過,他似乎很不想掛斷電話,說完了好久就只是默無聲息的聽著彼此的呼吸聲。”說到這裡,她還有些不好意思,可仔細回想起來,他那樣的舉措才更值得她懷疑什麼,因為從前的他從不這樣婆婆媽媽的。

不捨得放下,就象是在擔心什麼。

“嗯。”成青揚若有所思,轉頭看正開車的薛振東,“以許山的判斷,這事不像是江誠所為。”

“可是除了江誠,季先生在這裡好象也沒有其它的什麼仇家了,其它的人沒有理由要對他動手的,畢竟,他也不是好惹的,他還有我們這些朋友,惹了他一個,更是惹了我們大家,成哥,難道那人不知道江君越還有你這麼一個哥們的存在?還有,難道那人不知道季唯衍還有藍景伊那麼一個非幫不可的朋友?而江君越是不可能不幫著自己老婆的。”薛振東細細的分析著,“所以,我覺得這個人一定是實力不俗,不然,他絕對不敢對唯衍動手的。”

“許山曾經說過,有一個姓錢的,唯衍與他打過交道。”

“錢永海?”

“嗯,小城這麼小的地方也就那麼幾股子勢力,陳叔最有勢力,不過他也在找唯衍的下落,簡兄那就不必說了,他是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即便是要做,也要等喻色回來後再做,這提前做了,不是再把喻色往這裡送嗎?他是斷不會的,所以這個錢永海,倒是有些嫌疑。”

“嗯,你這樣一分析,似乎也只有錢永海有這個可能了。”薛振東低低點頭。

兩個男人低低的討論著,喻色雖然聽得懂,可是道上的這些事情她一向很少參與,他們在討論,她也在思考。

江誠。

錢永海。

似乎也只有這兩個可能了。

她記得錢永海這個人,當初簡非凡進去的時候就是錢永海做的。

而後來季唯衍是怎麼把簡非凡弄出去的,她就沒有仔細問過了。

那時的她只要結果就好,就是只要簡非凡出來就好,還真的沒有問過當時人是怎麼弄出來的。

現在若去問簡非凡也沒用,他當時在裡面,外面的人做了什麼他都不清楚,人家為他使了力,他便出來了。

“也許是錢永海。”喻色低低的回應,可是第六感卻又像是在否决她,好象這不是真正的答案。

但是,他們也想不出這件事究竟是誰做的了。

就象當初她在T市被綁架,那時的他們根本沒有想到江誠這號人物,也壓根不知道有那麼一個敵人一直在暗中的窺視著他們。

所以,人家在暗,他們在明,這場仗才特別的難打。

車子抵達了別墅,喻色下了車,許山已經迎了出來,“家後,這裡的染色,還有新加坡那邊的公司,雖然在過新年,可還是有一些公事要處理。”畢竟,這兩個地方不是Z國,住著的也不全都是Z國人,所以,那些不是Z國人的人是不過農曆新年這樣的節日的,所以很多人還要工作。

“好,有緊急的事情就發給我處理,不過我想阿染是昨天晚上才不見的,暫時的應該沒什麼事情需要我處理吧,不過過幾天就會有很多了。”

“家後英明,先生一直有一個習慣,工作不處理好就不休息,所以,這幾天的工作他並沒有耽擱,可是公司的事情家後還是要儘快上手,這樣,即便先生要晚些日子回來,你也能頂上去。”

喻色點頭,“我知道了。”

客廳的大門開了,曉越和曉衍一溜的朝她奔了過來,“媽咪,季爹地昨晚過新年都沒有回家呢,今天也沒回,不過小姑把季爹地要給我們的紅包發給我們了,小姑說季爹地去辦事了,還好媽咪回來了,不然這個新年沒有媽咪也沒有簡爹地和季爹地,好無聊呢。”

喻色拍了拍曉越的小臉,“沒事,媽咪回來就不無聊了,去帶著妹妹們玩去吧,媽咪和你們成伯伯小姑夫還有許叔叔有事情要談。”

曉越和曉衍也不是粘人的,向幾個人拜了年,就拉了曉美去玩了。

孩子們的世界,最是乾淨,他們一點也不知道這個世界的險惡和醜陋。

喻色並不怕,這一次有這麼多人幫她,比她從前每一次都要一個人面對好太多了,她相信季唯衍很快就可以出現了,他們會找到他的。

進了客廳,沙發上季唯雪臉色蒼白的就站了起來,“嫂子,你可……”可隨即的,她就頓住了,轉頭看向身邊的季漫珍,沖著喻色一笑,“你再不回來,媽要派人去T市把你綁回來了,你一走,家裡可冷清了,好無聊。”

喻色頓時反應了過來,看來,季唯雪這還瞞著季漫珍呢,老人家身體並不是特別好,季唯雪這是怕季漫珍太過擔心季唯衍吧,雖然以前季漫珍對她多有刁難,可是看在季唯衍的面子上,她也不會與老人家計較的。

“媽,阿染在忙著公司的事情,有一個大客戶來了,你也知道的,客戶不是Z國人,所以是不過春節只過耶誕節的,所以,他不接待不好,幾億的大單子呢,那邊離不開他。”

“呃,怎麼也不至於大年夜也不回家吧。”

喻色看了一眼許山,笑道:“他不是不想回家,是回不來,他去新加坡那邊的公司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呃,這可倒好,我來了這裡,他卻回去了,早知道他回去,那我還來這裡幹什麼?”老人家越說越是氣惱。

“媽,可是你來這裡也沒虧了呀,你不是認了三個孫子嗎?”

一說起三個孩子,季漫珍的眼睛才亮了,“曉美也回來了吧?我去給她發紅包,幾天不見了,想那孩子了,三個中就數她最乖巧最懂事。”

“好的,在外面玩呢。”

季漫珍便樂顛顛的去了,可不過是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回頭,對喻色道:“讓唯衍打個電話回來吧,人回不來,電話也不打一個嗎?真是過份。”

“媽,他昨晚打給我了,讓我代表他給全家拜年了,可能是客戶那邊催簽訂單催得緊,你也知道的,他最近一直都很忙。”

“呃,這兒子真是娶了媳婦忘了娘,知道打給你,就不打給我了嗎?連他自己的兒子女兒也不打個電話過來關心一下,真是過份了。”

“媽,瞧你說的,他不是忙嗎。”喻色笑著說到,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季唯衍就真的去談一筆生意了似的。

“好好好,他把工作做好就成,你們小倆口開心就好,我去陪我孫子孫女了,你們年輕人的事兒,我就不管了。”

眼看著她出了大客進了園子,喻色才長舒了一口氣。

額頭全都是汗,這一關險險過了,可是撒一次謊的後果就是,只要季唯衍一天不回來,她就要一天與老人家撒謊。

而她,最不擅長的就是撒謊了。

阿染,回來吧。

她想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