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1章番外:染色合體(37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59:51
A+ A- 關燈 聽書

而那時,季唯衍也只是查到些端倪,並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置自己於死地,只為,他的記憶還沒有恢復。

現在想來,他還真是命大,一次次的從死亡線上逃離而新生,自有老天庇佑。

喻色靜靜聽他說著,她一直覺得當年的事情不簡單,卻不曾想,原來是江誠和李秋雪聯合起來做的一個局,也果然分開了他們兩個,而季唯衍更是九死一生,算起來,江誠和李秋雪也算是成功的,只是可惜,又讓季唯衍活了過來,也成了江誠現在最大的私吞季氏的敵手和障礙。

“阿染,上次機場槍殺你的那個女人,是不是也是江誠派去的人?”所有,都聯系了起來,她心驚了。

“還不確定。”季唯衍輕聲的低喃,“老婆,你什麼時候回來?”她走,他就追了過去,可是處理完了事情又趕了回去,陳叔那邊他不能言而無信,也更想儘快的結束那一個月的交易,過了年,就什麼都解决了。

“你現在不在T市?怎麼有人說看見你在T市了。”喻色詫異,藍景伊應該不會隨便亂說的。

“本想著去看你,可是事發突然,你知道的,我晚上還有其它的工作要做……”他嗓音喑啞,顯然也在為去了T市而沒有時間去看她而懊惱。

“阿染,不管怎麼樣都要注意身體,還是要保證睡眠,別讓我擔心,好不好?”

“你什麼時候回來?”從她走了,他的眼皮就一直在跳,就覺得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一樣,讓他時刻都不安著,又如何能睡得香呢,那於現在的他來說根本就是一種奢侈。

原諒他,一個大男人居然就信起了第六感,可是那種感覺烈了,讓他想要忽略都不成。

喻色想到還在醫院裏的簡非凡,眉頭皺了皺,想了又想才道:“可能要晚點。”

“新年前回來,好嗎?”似乎,這是季唯衍第一次這樣的微帶著點祈求的意味的請求她,那種不安太强烈了,可是,他又不能在這樣的時候告訴她,畢竟,只是一種感覺罷了,若是真讓她回來而什麼都沒有發生,那他豈不是糗大了。

“怎麼了?”喻色低低笑開,為著他的有點不同往常的反應而雀躍著,他這是捨不得她離開呢,可他這個人一向懂得尊重,她要來他便放手了。

“想你了。”他輕聲呢喃,嗓音喑啞。

輕輕的三個字,喻色卻只覺全身有一股電流悄然流過,暖暖的,酥酥的,麻麻的,她也想他了,可是,她現在還沒辦法回去,“年前我儘量趕回去。”

“好。”他低低一個字,便掛斷了,他是男人,這樣子婆婆媽媽的也說了有一會了,再繼續下去,只怕他會渾身都起雞皮了,那不是他的xin格。

聽著那頭低低的盲音,喻色還捨不得把手機還給站在一步開外的藍景伊,靜靜的回味著他說過的每一個字,心底裏甜甜蜜蜜的,有他如此,她很滿足。

“呃,這人沒在這你都能這樣的發花癡,這要是人現在就在你面前,估計你一準撲上去了,哈哈。”藍景伊調侃的低笑,“我的手機你是準備留著繼續回味,不還給我了?”

喻色急忙將手機如燙手山芋般的交到了藍景伊的手中,“誰要你的手機了,我的呢?莫幹把我的包和手機拿去哪裡了?”

“喏,在樓下的客廳。”藍景伊上來時就發現了樓下客廳茶几上的喻色的手拎包,從下了飛機,她就拎著那個的,“說吧,你現在是要去醫院還是繼續留在這地兒回味唯衍才說過的話呢?”

“去你的。”喻色一拳打在藍景伊的肩膀上,“就知道欺負我。”可是這樣說著的時候,她小臉已經飛紅,大有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

“喻色,李秋雪雖然被抓了,可是江誠還逍遙法外,最近,你最好還是小心些,出入不要單獨一個人,一定要帶著保鏢,或者,最好不出門。”

喻色下著樓梯,淡淡笑道,“都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著,若是江誠要對我動手,我帶一個保鏢他會派兩個打手對付我,我帶五個保鏢他會派十個打手對付我,人家在暗,我們在明,怎麼都是吃虧的。”既然如此,那不如順其自然。

藍景伊默,隨著喻色出了簡家別墅再上了她的車,她才開口說道:“喻色,非凡的病只要好好的休息就會好了的,可是他的心病……”

喻色懂,可她只有一個,沒有辦法把自己分成兩半一半給季唯衍一半給簡非凡,“我知道的。”

“你這樣與他一起,會給他生出些許的希望的,其實更是……”

“其實更是剪不斷理還亂,是不是?好吧,我想想辦法,不如,我給他介紹女朋友好了,怎麼樣?”喻色腦洞大開,居然要當起紅娘來了。

“不好,他病著呢,你親自給他介紹,那不是往他的傷口上撒鹽嗎?再有你那個同父异母的妹妹喻瑤,她還纏著非凡呢,若是那個女孩三官正些倒也可以接受,可惜是個不懂事的,根本配不上非凡。”

“我會給父親打電話讓他派人來帶走喻瑤的,她再留在T市,根本是給喻家的人丟臉。”倒貼到了喻瑤那個份上,她也真是醉了。

到了醫院,藍景伊便回了,她與簡非凡的關係其實並不算特別熟稔,不過是因為簡非離的原因罷了,可如今,簡非離卻突然間消失不見了。

喻色推開病房的門,清脆悅耳的童聲是那樣的好聽,病房裏,曉美正邊唱歌邊跳著舞,小模樣清靈動人,真是好看,而簡非凡也非常給面子的一雙眼一瞬不瞬的看著小傢伙,甚至連喻色進了病房都沒有注意到。

喻色掃了一眼角落那裡的行李箱,她得換件衣服了,想著便走向了行李箱,打開,伸手開始挑衣服,病床上的男人終於發現了她的存在,一下子緊張了起來,“小色,你在幹嗎?”

“找衣服。”

簡非凡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找好了就去弄東西給我吃,我餓了。”他以為她是在整理行李箱要離開了呢。

“排氣了?”

“嗯。”

“那也只能吃米湯之類的。”他這樣的病,真是沒辦法,才手術後的胃必須要好好的養著,“以後,不許再喝酒了。”

“嗯。”

“也不許再去酒吧或者夜場那樣的地方了。”

“嗯。”

“我讓父親把喻瑤帶走吧。”

“嗯。”

喻色倏然轉頭,她說什麼他都一個單音應著她,他不嫌單調,她嫌不自在了,“這麼聽話?”

“昨天的事情事出突然,我也不知道這間病房被人事先安裝了監控,李秋雪那個女人還是挺有手段的,居然在喻瑤打了120之後就開始布控醫院裏的一切了,要不是江君越及時發現,只怕還沒那麼快抓到她。”

“我也沒什麼損失,不過是無聊了一個晚上而已,再就是擔心曉美。”

“我們猜想李秋雪可能會監聽家裡的電話,若是你打出來,她一定知道家裡有人的,難免會猜到什麼,要知道,她以前對簡家可以說是瞭若指掌,父親晚年的時候是太寵著她了。”

說起簡鳳樓,喻色的手立時就頓住了,這個世上,對於一個已經死了的人,她唯一還有怨念的就是簡鳳樓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若不是簡鳳樓當初讓强子偽照了她和簡非凡在一起的場面,她也不會以為曉越曉美和曉衍是簡非凡的親生,這一念之間就是六年,而簡非凡也不至於在知道真相後這樣的消沉酗酒。

更不會喝了這樣多的酒,把胃喝成了胃穿孔,“別跟我提他。”

簡非凡默了片刻,像是下定了决心才輕聲說道:“父親也是為了我,為了讓簡家有後,哥哥不肯娶妻,他以為你嫁了我,我們也許還會再生孩子,可惜,他全都料錯了,你還是你,即便是我花費了這麼幾年也沒有讓你改變初心。”

“非凡,我……”喻色轉頭,這件事情最受傷害的是她,可是簡非凡又何嘗沒有受到傷害呢?他的傷不比她的淺一分。

“這不怪你,是我管不住我自己的心,要過年了,年前,你回去吧。”像是知道了季唯衍對她說過的話似的,簡非凡居然就在這一刻這樣的勸起她來了。

可他這樣說,她哪裡還好意思離開他,讓他一個人留在T市過年呢,那樣的他太孤單了,“若是非離哥哥回來了我就走,有他陪著你我也放心,若是非離哥哥回不來,我就要……”

“這個年,他不會回來了。”簡非凡卻是直接打斷了她的話,冷不丁的給了她這樣一句。

“你說什麼?非離哥哥過新年也不會T市?你有他的消息了?他去哪了?是不是與那個女人在一起?”

“什麼女人?”簡非凡抬頭看她,眼神灼灼。

“哦,那時你進去局子裏的時候我打過他的電話,是一個女孩接的,還叫他叫得很親昵,所以,我一直猜想他是跟那個女孩在一起。”

“你可知那女孩是誰?又叫什麼名字?”簡非凡黑眸微亮,急切的問了過來。